日升家园目录

侯门医妃有点毒 第484章 就怕有对比(三十二更)

时间:2018-12-13作者:我吃元宝

    过了腊八就是年。

    宫里突然传来消息,薛贵妃暴毙。

    原本因为新年即将到来而显得喜气洋洋的京城,像是被泼了一瓢冷水,瞬间冷却。

    薛贵妃的死,又勾起大家几个月前的记忆。那场宫变,可是死了不少人。

    光是一个京西营,几乎被打瘫痪。

    那段时间,京城仿佛家家户户都有丧事要办。

    还有,裴蒙带领的两千天狼军就住在京西营。听闻整日操练,一日不曾懈怠。

    众人回过神来,天狼军不走,宫变这事就不算完。

    哎呦,这个年还能过吗?

    别没几天,京城又是腥风血雨。

    “不能吧!储君已立,肯定乱不起来。薛贵妃死,那是死得其所。”

    一大早,户部衙门低品级官员就聚在一起闲聊。

    “薛贵妃固然是死得其所,可是宫里为何传出暴毙?别的理由不好吗?”

    “谁知道呢!或许陛下没想要薛贵妃的命,结果薛贵妃自己想不开死了呗。”

    “咳咳……”

    “大人来了。”

    “参见大人。”

    “都聚在这里做什么,还不赶紧去做事。”

    户部尚书板着脸,不怒自威。

    还有空聚在一起闲聊八卦,看来还是差事太少。得多安排点差事给他们。

    户部尚书最近有些愁。

    天子的身体情况每况愈下,已经不能下床。

    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

    天子金口玉言,要求丧事大肆操办。

    治丧得银子,得由户部出。

    可是户部钱库空得能跑耗子,去哪里找五六十万两给天子办丧事。

    明年的税银,早就分配出去,一个子都不剩。京官的俸禄还拖欠着,快过年了,总得补足今年的俸禄,叫大家过个不那么寒酸的年吧。

    钱啊钱,他都快愁死了。

    都是财税部门,隔壁少府富得流油,户部却是个穷得响叮当。

    师爷知道户部尚书的心酸事情,给他出了个主意,“大人,户部没钱,可是南城门外有大把的银子。那么大个工地,几百万两的银钱都投进去了,区区几十万两只是等闲。”

    户部尚书哼了一声,“别管南城门外有多少钱,那都不是户部的钱。”

    师爷有着三寸不烂之色,“大人请旨设县,赶在过年前,先把县衙立起来,等开了年就能从南城门外收取第一笔银子。

    之后,各种税费一收,那可是笔不小的收入啊。下官听说,南城门外的集市火红得不得了,天南海北的商人都跑到那里做生意,每天进出额都十分惊人。

    可是因为没有设县,地皮说起来还是诏夫人的,税曹只能找诏夫人收取她那份税银,集市上的税,那些上了户口的流民人口税,是一文钱都收不到。这些可都是白花花的银子啊。”

    眼看着白花花的银子从眼前飘过,却不能收上来,师爷很受伤,心很痛。

    同样心痛的还有户部尚书。

    他问师爷,“南城门外的集市,果真火红?”

    “下官不敢欺瞒大人,那集市上,每日都是人挤人,都在抢购低廉质优的商品。就连京城很多人情愿多走七八里路,也要去南城门外集市购物。害得京城不少商家都在抱怨,说生意都被抢走了。”

    户部尚书想了想,“叫人准备车马,本官要亲自去南城门外看一看。”

    师爷喜笑颜开,赶紧叫人做准备。

    户部尚书上了马车后,直接从南城门出城。

    出了城门,不远的地方,就是流民聚集的窝棚区。

    过去户部尚书来过这边好几趟,不过那时候都是为了救济灾民。

    自顾玖经营南城门外,他就没来过。

    记忆中脏乱差,恶心得隔夜饭都能吐出来的窝棚区,干净得让人不敢相信。

    在窝棚区跑跳的小孩,都穿着厚实的棉衣,脚上还踩着棉鞋。

    同当初衣不蔽体,每日冻饿而死无数流民的凄惨景象相比,简直是一个天一个地。

    他还记得,去年冬天来这边巡视,也有小孩在路上跑跳。

    小孩穿着单衣,光着脚,流着鼻涕,浑身脏兮兮。看人的目光,都透着饥饿的吃人的光芒,还带着刻骨的仇恨。

    那些孩子,自小就仇恨官府。

    短短一年,同样的地方,一样的流民小孩,他们脸上都在笑,笑得开心灿烂。

    他们穿着厚实的棉衣,新作的棉鞋,在干净整齐的地面上跑跳玩耍,无忧无虑。

    小孩的眼神不再是对食物的渴望,他们已经摆脱了饥饿,对未来充满了希望。

    户部尚书下了马车,不让马车跟着,只带了几个随从和师爷们相伴。

    他重点关注了窝棚区。

    窝棚区比记忆中的小了一半。

    原本满是垃圾堆的地方,已经被围墙围起来,围墙里面是一栋栋已经建好的房子。

    师爷在旁边说道,“大人,这是二期工程,对外发售,主要针对京城小民居住所需。”

    户部尚书嗯了一声,“这里面的房子卖出去了吗?”

    正说着,一群打扮整齐的小民谈笑着从二期大门走出来。

    户部尚书直接上前,“请问,买房子找谁?”

    “你也是来买房子的吗?不巧,你来晚了。二期第一批房子早在半个月前就卖完了,我们今天是来拿钥匙的,明儿就开始搬家。过年就在新房子里面过。”

    “你们,都买了这里面的房子?”户部尚书有些惊讶。

    这些人,穿的都很整齐。可是看衣料,看鞋面,看模样,就知道他们都是京城小民,做一天活挣一天钱。挣的钱只够吃喝,哪有钱买房子。

    “这里房子好,结实又便宜,还有围墙围起来,离着南城门也不远,有钱当然要买啊。”

    “我家三代十一口人,挤在两间屋里,实在是逼仄得落脚的地方都没有。孩子们大了,眼看着要说亲,得买新房子,至少要让孩子有间单独的屋子。要不然人家姑娘不肯嫁过来。”

    户部尚书试着问道:“这里的房子不便宜吧!”

    “当然不便宜,一栋要一百多两。好在可以贷款买房,只要交十两首府银子就能拿到钥匙搬进新房。”

    “贷款利息那么高……”

    “不高不高。”一个老汉打断了户部尚书的话,“现在很多钱庄,都学着少府钱庄,月息只要一分五厘。这已经很便宜。但是房贷比这个更便宜,少府放出来的利息,一年才多少?”

    “一年利息三分五厘。”

    户部尚书同他身后的一干随从,全都倒吸一口凉气。

    一年利息才三分五厘,何止是良心价,简直是赔钱的买卖。

    一百两一栋房子,就算贷个十年八年,利息也才几十两而已。

    难怪京城的小民,手上只有几两银子的积蓄,也敢拿钱出来买房。

    老汉乐呵呵的,显然很高兴眼前这群人被震住了。

    “你们都是外地来的吧,好多像你们这样的人,听到这么低的利息,都是这个模样。不过你们来得不巧,这里的房子已经卖光了。你们想买,要等明年开春才有新房子推出来。”

    “多谢告知。”户部尚书客气说道。

    “不用谢。你们进去逛逛吧,有样板房,可以随便看。”

    户部尚书带着好奇走进了二期大门。

    二期这边,分成了两部分,一边是工地,用木板隔开。一边是已经修建好的,一排排整齐的小二楼。

    找到样板房,进去参观。

    以户部尚书的眼光来看,房子没有任何美感可言,但是胜在结实,玲珑小巧,该有的都有。

    每套房都带着少则四间卧房,多则七八间卧房。一家人足够住了。

    因价格不同,有的宅院带了小花园,还带水井,这样的房子得要两百多两白银。以京城的物价来说,依旧便宜得吓死人。

    有的宅院只有一个小小的天井采光,也不带水井。打水得去公共水井。这样的宅院,一栋只要一百来两,依旧便宜得吓死人。

    房子内部,全都刷了大白墙。

    一栋栋房子,像是列队的士兵,整齐的排列在一起。

    “这个顾玖,果然心思剔透。”

    户部尚书感慨了一句。

    师爷说道:“这边带花园的小宅院还不错,这么便宜的价格下官都有些心动,想要购置一栋。自己不住,拿来租赁也好。”

    其他几个随从连连点头,他们也是一样的想法。

    这房子结实,规划得整齐,漂亮。小归小,但是麻雀虽小五脏齐全。

    一百多两又不贵,买个几栋放在这里租赁给南来北往的商人,或是上京的举子,都是极好的。

    户部尚书哈哈一笑,“被你们这么一说,本官都有些心动。走,我们再去一期工程看一看。”

    师爷急忙介绍,“一期住的都是流民,已经住了一半人进去。下官打听到,根据诏夫人的计划,等到明年开春,窝棚区会被强拆,所有流民都必须买房搬走。不买房就不能在工地上做工挣钱。”

    “对付这帮流民,顾玖的手段是一套接着一套。她要强拆窝棚区,就不怕流民闹事?”

    师爷笑了起来,“定然是不怕的。那些流民,早就被诏夫人下面的护卫队给驯服了。”

    哦?

    户部尚书充满了好奇。~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