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侯门医妃有点毒 第481章 送人头(二十九更)

时间:2018-12-13作者:我吃元宝

    送上门给他刷功绩的机会,宁王岂能错过。

    蔡家是姻亲又怎么样,又不是亲儿子。

    为掩盖罪行屠村,这可是大案。

    宁王要是因为儿媳妇的面子,就放过了大好的刷功绩的机会,那他就不是宁王。

    宁王回府,得知情况后,就下令严查此事。

    并且安排人,严加看守许氏,防止有人狗急跳墙。

    次日一早,由常恩带着许氏去报官,正式立案。

    金吾卫接到报案,不敢耽误,赶紧进宫请示天子。

    天子正嫌日子无聊,如此骇人听闻的大案,查,必须严查。

    相关人等,全部抓起来。

    就算过了二十年,也不能放过一个凶手。

    金吾卫得了天子的手令,办起案子来,那是肆无忌惮,先是派人包围了蔡府,又拿着名单全城索人。

    当年跟随蔡大将军去梧州平乱的将士,多是京畿人士。

    这倒是省却了金吾卫的时间。

    蔡家犯事,京城人心动荡,人人惊疑不定。

    蔡家不是宁王府的姻亲吗?

    前些日子,因宁王被立为储君,蔡家还借故摆宴席庆贺。

    怎么一转眼,就被金吾卫给围了。

    蔡家得罪了哪路神仙,还是储君出了意外?

    “自然是蔡家犯了天怒,储君亲自派人报案,天子命金吾卫严查。”

    “蔡家可是储君的姻亲,竟亲自报案?储君这是连姻亲都不顾了吗?”

    “储君是未来天子,姻亲又如何,犯了事照样跑不了。”

    “听说二十年前,蔡大将军带兵平乱,为掩盖手下将士罪行,接连屠村,栽赃乱贼,蒙混过关。”

    “竟然屠村?如此骇人听闻,丧尽天良,蔡家人不得好死。”

    “谁说不是。”

    “储君大义灭亲,不愧是陛下钦定的储君,一心为民。”

    随着二十年前的案子被人揭开,宁王在百姓心中,刷了一波好感。

    宁王很得意。

    “哈哈哈……本王正愁无处下手,蔡家就来给本王送人头。蔡家真是好姻亲啊。”

    常恩抿唇一笑,“王爷洪福齐天。”

    宁王喜不自胜。

    自宁王被立为储君后,就一直以储君的身份监国,同朝臣们一起料理朝政。

    然而,在朝堂上,宁王一直有种拳打棉花,无处着手的感觉。

    朝臣们敬着他,也只是当菩萨一样敬着。

    正儿八经的朝政,都不让他插手。

    他要插手,朝臣们总有各种各样的理由推辞,甚至还搬出天子。

    堂堂储君,沦为胡萝卜章,宁王十分气闷。

    一直想找个突破口,却无处下手。

    正在烦闷之际,刘诏给他送来大好机会,拿蔡家开刀,将兵部,刑部,政事堂全都一网打尽。

    宁王这会神清气爽,只要能将蔡家的案子办扎实了,从今以后看谁还敢阳奉阴违。

    宁王心情好,“本王要重赏老大,你去库房挑些好东西,给东院送去。”

    “老奴遵命。只是三公子和三夫人那里,该如何是好?”

    “先不用管他们。等这案子办完后,再来料理蔡氏也不迟。”

    “老奴知道了。”

    常恩在库房挑选了几样贵重礼物,亲自送到东院。

    刘诏不在,顾玖收了礼物,还留着常恩喝了一杯茶。

    “咱家最近跟着王爷一起忙活,难得有空能坐下来喝杯清茶。这还是沾了大公子的光。”

    顾玖浅浅一笑,“能请到常公公喝茶,是我和公子的荣幸。蔡家这桩案子,不好办吧。”

    常恩了然一笑,就知道顾玖会提起蔡家的案子。

    “的确不好办,毕竟事情已经过去了二十年。很多知情人都已经不在了,或是散落四方,一时间也找不齐全。”

    “哦,常公公要找当年的证人吗?”

    “正是。”

    顾玖笑了起来,“我倒是有个办法。”

    “夫人有办法找到当年的证人?”

    顾玖说道:“常公公也知道,我在外面做了些生意,南来北往的商人都认识一些。快到年底,很多商人出完手中的货物,就要赶着渭水冰冻之前回乡过年。

    不如官府出一纸公文,就说寻二十年前梧州屠村证人,由这些商人带回去,将消息在全天下散布开。

    想来,当年的证人要是还活着,得了消息,定会露面。只要当地官府配合,将证人送到京城,等到来年开春,说不定就能找齐一二十个人证。”

    常恩听完,哈哈一笑,“夫人这法子不错,省钱省力又省事。一纸公文的事情,就算没找到证人,也不费事。要是能找到几个证人,那可替王爷解决了大问题。”

    顾玖抿唇一笑,“我也只是借助客商们的力量。”

    “都说夫人最擅借力打力,果然名不虚传。咱家佩服!”

    “常公公客气,能帮上常公公忙,我很高兴。另外还有一事,要麻烦常公公。”

    “夫人请说。你帮了咱家的忙,咱家也该投桃报李。”

    “常公公言重了。我是想问,南城门外设县一事,可有动静?”

    常恩蹙眉,“夫人确定南城门外要设县?”

    顾玖点头,“我确定。此事陛下亲口允诺。”

    常恩心头一动,如果南城门外设县,王爷倒是可以趁机插手,干涉户部运作。

    这是个好机会啊。

    常恩笑道:“此事咱家会替夫人留意,有了消息,咱家会派人第一时间告知夫人。”

    “多谢常公公,这是我心目中南城门外设县后县令最佳人选。”

    顾玖将顾喻顾四哥的履历推到常恩面前。

    常恩挑眉,看来顾玖是早有准备。

    “夫人这是何意?”

    顾玖说道:“陛下病重,不能理事。南城门外若是设县,便是父王的机会。我不敢过多要求,只求将此人安置到新设县的县令位置上,配合我将南城门外项目做下去。”

    常恩迟疑了一下,翻开履历,“这位顾喻,是夫人的族兄?”

    “正是。请常公公行个方便。”

    常恩斟酌了一下,才说道:“如果王爷真能拿下这件差事,咱家一定帮夫人从中斡旋,将这位顾大人推上县令位置。”

    顾玖喜出望外,“多谢常公公。”

    顾玖亲自将常公公送出东院。

    她不敢相信天子,怕天子最后阴她。

    等到宁王以储君身份监国,顾玖就动了心思。

    想要确保顾喻能顺利出任县令一职,就必须拉拢更多的人。

    常恩是极好的选择。

    刘诏不一定能说服宁王。

    但是常恩一定有办法说服宁王。

    ……

    有人欢喜有人愁。

    顾大人最近两天就很发愁。

    宁王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就拿姻亲开刀祭旗,将他吓了个半死。

    他也是宁王的姻亲,屁股下面同样不干净。

    万一宁王收拾完了蔡家,又来收拾他,该如何是好。

    顾大人惶惶然,幸亏他要守孝,不用去衙门当差,避免了在人前露出心虚的一面。

    “宁王不是善茬啊。”

    顾大人唠叨了一句。

    管家顾全说道:“宁王以储君身份监国,动蔡家,其实就是杀鸡儆猴。”

    “这道理本官懂。正因为懂,本官心里头才会惴惴不安。宁王连姻亲都不放过,其心狠手辣可见一斑。原先还想着,他日宁王登基,本官也能跟着沾光。如今看来,别说沾光,能不将金吾卫招来就该谢天谢地。”

    顾大人忧心忡忡。

    管家顾全安抚道:“老爷放宽心。蔡家是蔡家,顾家是顾家。蔡家姑娘嫁的是王府庶出三公子。我们家姑娘嫁的是王府嫡长公子。

    一个嫡出,一个庶出,身份地位千差地别。老爷在宁王心目中的地位,自然也比蔡家高出一头。宁王定不会轻易对老爷动手。”

    顾大人愁眉不展,“但愿如此。不行,还是得给小玖去信一封,叫她试探一下宁王的态度。否则本官无法安心。”

    管家顾全问道:“这信要怎么写?”

    顾大人说道:“本官再斟酌斟酌。”

    有小厮敲门进来,“启禀老爷,谭姨娘和春姨娘又闹了起来,太太不管事,叫小的禀报老爷,请老爷定夺。”

    顾大人闻言,顿时怒火冲头。

    谭姨娘同春姨娘,从一开始就互相别矛头,就连怀孕也要拼个先后。

    两人先后怀孕,却又先后流产,这里面要说没有鬼名堂,鬼都不信。

    到底是谭姨娘害了春姨娘,还是春姨娘害了谭姨娘,还是两个人互相伤害,顾大人懒得理会。

    他有那么多子女,并不稀罕两个姨娘替他添丁进口。

    生下来无妨,流产也无妨,就是这么个态度。

    本以为流产后,这两个人也该消停了,却没想到闹得越发厉害。

    谢氏也撂手不管,全都推到顾大人这边。

    顾大人十分恼火,“你去告诉太太,别占着茅坑不拉屎。身为太太,打理内宅,管束妾室,这是她的本分。若是连本分都不守,那她就赶紧让出位置,让能者居之。”

    小厮闻言,惊恐不安。

    管家轻咳两声,提醒道:“老爷忘了吗,因为三姑奶奶的事情,太太告病好几天了。身体沉重不能理事,也是能理解的。”

    顾大人蹙眉,“整日里操心一个外嫁女,我看她是得了失心疯。罢了,罢了,你替本官走一趟,敲打敲打两个姨娘。再敢闹腾,全都给本官到佛堂跪着。”

    顾全正要领命而去,门房又来报,“老爷,不,不好了。楚王府派人来,叫,叫我们府上出几个人将三姑奶奶接回来。”

    “怎么回事?顾玥又干了什么事情?楚王府到底想干什么?”

    一桩桩一件件,就没消停的时候,顾大人心情异常暴躁。

    “小的也不清楚。楚王府只是派人传话,传了话就走了。楚王府说明日午后去接人,多备两辆车。”

    “荒唐!”

    顾大人恼怒不已。

    顾全说道:“老爷,要不派个人到楚王府问一声,看看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顾大人点点头,“叫顾喻替本官走一趟。他最近不是闲着没事做吗,正好去楚王府打听消息。”

    “小的这就派人去请顾喻少爷。”

    ……

    楚王府。

    顾玥的伤口已经愈合,只是身体还很虚弱,需要休养三五个月才能恢复元气。

    她靠坐在床头,脸色煞白。

    管事婆子的嘴唇张张合合,她已经听不清对方在说什么。

    此刻,她还震惊于王爷驱赶她出府的消息中回不过神来。

    管事婆子还在唠唠叨叨,顾玥张嘴打断她的话,“我不信王爷会将我赶出府。一定是王妃背着王爷做的,对不对?你这贱婢,我可是堂堂王府良娣,你有什么资格驱赶我出王府。滚,滚出去。”

    管事婆子轻蔑一笑,“良娣真会说笑。这么大的事情,没有王爷的首肯,我家王妃能随意驱赶你吗?你自己也不想想,你做了什么事,又是个什么名声。一个破烂货,也敢继续留在王府,真当王府是善堂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