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侯门医妃有点毒 第480章 我信你(二十八更)

时间:2018-12-13作者:我吃元宝

    “夫君!”

    三夫人蔡氏深情呼唤,愁肠百结。

    她捧着心口,似乎已经到了极限,哪怕一点点刺激,都将要了她的性命。

    蔡家有罪,可那毕竟是二十年前的案子。

    物是人非,一定要追究下去吗?

    蔡家将会有什么下场?而她又将落到何种地步。

    三公子眉头紧蹙,似乎无法决断。

    内侍常恩站出来,“今日傍晚,王爷应该能回府。三公子如果拿不定主意,不妨听听王爷的意见。”

    三公子仿佛找到了救星,“我听父王的。父王说查案就查案,说不查那就当做什么都没发生。”

    许氏燃起的希望,瞬间破灭,脸色灰白。

    刘诏挥挥手,“带许氏下去,好生用药吊着性命,不能让她出事。”

    常恩说道:“大公子放心,没人敢在咱家眼皮子底下动手脚。”

    常恩这话分明是在警告某些人,不要伸手,伸手必被斩。

    许氏被带下去。

    三夫人蔡氏身体一软,就朝地面倒下去。

    三公子下意识伸手去扶,可是手伸到半空中又变得迟疑,没能扶住三夫人蔡氏。

    好在一旁的丫鬟眼疾手快,在三夫人蔡氏落地之前,扶住了她。

    裴氏说道:“事情既然已经清楚,都散了吧。蔡家人做的孽,竟然让我们王府的人承担后果,真是岂有此理。老大,蔡家那边还得派人走去一趟。”

    刘诏点点头,“此事我会安排。”

    顾玖跟着刘诏一起,出了春和堂。

    她数次欲言又止。

    刘诏同她说话,“有话直说,不必吞吞吐吐。”

    顾玖摇摇头,“回去再说。”

    外面不是说话的地方。

    回到东院,坐在熟悉的小书房,顾玖才问道:“你是真心想替许氏翻案?”

    “你认为我别有动机。”

    顾玖蹙眉,“不是我认为,而是别人一定会这么想。父王被立为储君,现在正是敏感的时候,你揪着二十年前的案子,口口声声说要替许氏翻案,此举落在别人眼里,就成了你包藏祸心。

    你要剪除蔡家,打压三公子,让三公子失去妻族的支持。虽说三公子不足为虑,可是能减少一个竞争对手也是好的。”

    刘诏眉头轻蹙,“你认为不该替许氏翻案。”

    顾玖轻叹一声,“如果许氏说的是真的,此等恶行,自然该被追究,还几百村民一个公道。

    但是这事不该由你出头。你该直接禀报父王,由父王定夺。今儿你一出头,你就成了众矢之的。

    落在有心人眼中,就会认定你心胸狭窄,不能容人。还没做上皇子,就开始打压兄弟,不配为长兄。”

    刘诏闻言,却笑了起来,“我并不在乎别人的看法。”

    “然而别人的看法,会影响对你的观感,进而影响到你的公务,你的生活,你的方方面面。能够做表面功夫的时候,还是需要做的。”

    顾玖一直秉持着,你好我好大家好。只要不到撕破脸的地步,就算内心厌恶对方也会给个面子。

    总结起来就是凡事留一线,日后好相见。

    刘诏的做法,一开口就堵死了退路。

    她劝他,“一个好汉三个帮,你不能把所有人都得罪。”

    刘诏笑了笑,“今儿在春和堂我若是不提出翻案,你信不信转眼许氏就会暴毙。引起别人的猜疑和忌惮,虽非我所愿。但是在几百条人命面前,这点猜疑和忌惮我承受得住。”

    顾玖直愣愣地看着他。

    “怎么了?”刘诏见她不说话,有些担心。

    顾玖摇摇头,“是我误会了你,也小看了你。你说的对,在几百条人命面前,其他的算计都可以放在一边。”

    刘诏抱住她,“世人误会我不要紧。只要你能理解我,我便无憾。”

    ……

    大冬天,二公子同四公子也不嫌冷,跑到花园凉亭说话。

    这里视野开阔,无处藏身。

    若有人过来,远远的就能看见。

    四公子刘议有些不耐烦,“二哥叫我来做什么?”

    二公子一脸严肃,“父王只是被立为储君,还没登基,我们这些做儿子的也还没当上皇子,大哥就迫不及待的对自家兄弟出手。他将二十年前的案子翻出来,无非就是要斩断三弟的妻族势力,其心可诛。

    这还没当上皇子,就不顾兄弟情分,对自己人动手。等他当上皇子,还是嫡长皇子,你我兄弟可有活路?”

    四公子刘议低头一笑,眼神轻蔑,“你怎知大哥不是真心查案?”

    “真心?什么是真心?握在手里的东西才是真心。”

    “第一次见二哥如此激动的模样,却又不觉着意外。或许在我心头,二哥本来就该是这个样子。”

    二公子刘评蹙眉,“四弟,你这话是何意?你认为我太在乎利益得失,故意挑拨离间吗?”

    刘议笑了笑,说道:“大哥要翻案,蔡家可能被抄家灭族,可是这又如何?难不成二哥想替蔡家出头吗?

    再说,蔡家没了,还有赵钱孙吴,又不是非蔡家不可。

    大不了三哥请父王下旨,休了三嫂。若是三哥怜惜她,不忍心她被赶出王府无依无靠,也可以将三嫂贬为妾室。

    许氏是因为三嫂的原因,才有机会对三哥下毒。将三嫂贬为妾室也不算过分。

    过个一年半载,等风波过去后,三哥大可以以皇子身份,聘娶高门贵女。如此说来,我怎么觉着大哥不仅没害三哥,反而还帮了他。”

    二公子刘评面色深沉,“四弟果真这么想?”

    刘议笑了笑,“难不成皇子身份还比不上王府公子身份吗?三哥没了蔡氏,转身就可以娶李氏,王氏,张氏。多少人盼不来的好机会,叫三哥遇上,我看不出这有什么不好。”

    二公子轻笑一声,“四弟应该知道,我指的不是这件事。大哥此举,实在是过于跋扈。等他做了嫡长皇子,还有我们这些兄弟地活路吗?”

    刘议哈哈一笑,“活路是自己挣的,可不是别人给的。二哥与其在这里担心有的没的,不如赶紧生个嫡子来得好。”

    “你?”

    “我说错了吗?我与大哥都有了嫡子,唯有二哥你,只有一个嫡女。对了,我听说你的妾室有了身孕,要是生出庶长子,嫡庶相争,内院不稳,可不是什么好兆头。言尽于此,告辞!”

    刘议潇洒离去,徒留二公子在凉亭吹冷风。

    寒风呼啸,带走了身上仅有一点热气。

    可是比不上二公子心头的凉意。

    二公子心头,哇凉哇凉。

    老四竟然如此平和的面对刘诏,实在是出乎意外。

    看来这一年,老四的确长进不少。

    寒风吹得人发抖,二公子冷哼一声,甩袖离去。

    刘议回到西院。

    萧琴儿好奇问他,“二公子同你说了什么?”

    刘议歪躺在罗汉榻上,“不过是闲聊了几句。”

    萧琴儿不是笨蛋,只要她愿意动脑子深想,也能猜到一些真相。

    “是不是因为大公子要替那个许氏翻案,牵连到蔡家,二公子才找你说话。”

    刘议扫了她一眼,不置可否。

    萧琴儿哼了一声,“他想让你出头,自己躲在后面渔翁之利,真是无耻。”

    “你倒是看得透彻。”刘议调侃道。

    萧琴儿剜了他一眼,“我又不是笨蛋,这么明显的事情我怎么就看不透。倒是你,你是怎么想的。”

    刘议笑了笑,说道:“不用理会二房。父王还没登基称帝,一个个已经按耐不住。”

    萧琴儿挨着他,两人鼻息相闻,“我看五弟,六弟,也都是不安分的。还有父王后院那些女人,一个个都在蠢蠢欲动。”

    “不用去管那些人。我们现在要做的是搜罗人才,开源节流。”

    “我知道。我已经寻铺子,打算再开个珠宝铺子。”

    “这事你自己拿定主意,不用问我。”

    萧琴儿咬着唇,“我这肚子还没动静,你失望吗?”

    刘议笑了笑,“多来几次,就会有动静。”

    萧琴儿咯咯咯地笑起来,笑过之后她才问道,“你猜父王会同意大公子的提议,替许氏翻案吗?”

    “一定会。”

    “你怎么这么肯定?”

    刘议轻声一笑,说道:“因为我若是父王,我也不会放过这个机会。拿姻亲蔡家杀鸡儆猴,没有比这个更合适的。树立储君权威,叫人见识储君做事手段,就在蔡家身上。”

    萧琴儿啧啧称叹,“可怜的三嫂,蔡家垮了,她可怎么办?”

    刘议轻蔑一笑,“为显王府仁慈,三嫂不会被赶出王府。最多就是换个身份,继续留在三哥身边。”

    “你是说,三嫂会被贬为妾室?”

    “一道旨意的小事,父王会替三哥料理。”

    萧琴儿有些同情三夫人蔡氏,“从妻到妾,年龄又大了,又没子女旁身,三嫂将来的日子可怎么过啊。”

    “你还替她担心?你不是最讨厌她吗?”

    萧琴儿哼了一声,“我虽然讨厌她,却也没盼着她被贬为妾室。同为王府夫人,我也会感同身受,替她不值。”

    刘议却摇头说道:“她已经比她的那些姐妹幸运多了。若非嫁到王府,她也只有一死了之。也只有王府,能容她继续活下去。”

    王府的规矩,绝对没有那些标榜百年世家,或是书香门第严苛。

    私下里,世家大族对皇室宗亲多有诟病。

    一来是皇室宗亲经常干出刷新人类底线的事情,臭不要脸的事情更是数不胜数。

    二是,皇室宗亲,看似高贵,正儿八经论起来,却是贵族圈子里最不讲究规矩的一群人。

    像湖阳郡主那样的人,绝不可能出现在世家贵族,但凡有一点苗头都被沉塘弄死了。

    甚至世家闺阁姑娘,连类似的事情听都没听说过。

    世家姑娘们严守规矩,哪里想得到女子还能养面首,睡和尚。

    刷新三观的存在,家长岂会让自家姑娘被这种污秽事情污染。

    自然是严防死守,一个字都不准透露。

    别看湖阳郡主养面首,好像动静很大,仿佛全京城的人都知道。

    其实那点动静,只限于圈子里的人知道。皇室也是要脸面的,不可能任由消息乱飞。

    至于湖阳睡和尚一事,知道的人更是少之又少。

    王府内,到目前也有很多人不知道湖阳睡过一个小高僧。

    说回正题。

    正因为王府的规矩并那么严苛,也不讲究那些虚头巴脑的东西,等到蔡家出事,王府才容得下蔡氏继续留在三公子身边。

    换做别的府邸,不是死就是被休,最好的情况也是被赶到佛堂或是庄子上关起来,一辈子就这样了。

    萧琴儿说道:“今日父王回来后,如果父王果真要翻案,改明儿我去看看三嫂,尽一尽心意。”

    “去吧。等到案子结束,你想尽心意,也不合适。”

    的确。

    正妻与妾室岂能为伍。~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