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侯门医妃有点毒 第469章 不是绑架而是谋杀(十七更)

时间:2018-12-13作者:我吃元宝

    顾家人得到消息后,比顾玖还懵。

    这话没头没尾,叫他们怎么做?

    谢氏哭哭啼啼,求着大房想办法捞顾大人出来。

    “弟妹别哭了,不是不帮,这不是没头绪吗。”

    “定是有这么个人,陛下才会发话。陛下发了话,就得赶紧将人找出来。迟了,恐怕陛下就改变了心意,我家老爷就要在大理寺关一辈子啊。”

    谢氏说到伤心处,又是一阵嚎啕大哭。

    胡氏格外嫌弃自家婆母。

    遇到事情除了哭,就不能干点有意义的事情。

    哭能解决问题的话,顾大人早就放回来了。

    谢氏伤心得很,她没能力,谢家更帮不上忙,只能求着大房和隔壁侯府。

    尤其是谢实还动手杀顾玥,谢氏的心都快要死掉了。

    大太太张氏出面安抚,好半天才将人安抚住。

    大老爷趁机离开。

    走在府中花园,被突然钻出来的顾老爷子给拦住了去路。

    “父亲怎么出来了?天冷,父亲赶紧回房歇着,儿子还要替二弟的案子奔波。”

    “老二的案子你不用操心,老夫自会解决。”

    大老爷先是懵逼,接着很不耐烦地说道:“父亲不要添乱了行不行?儿子很忙。”

    “没用的东西,老子说的话,你没听到吗?这事你别瞎操心,过几天老夫自会解决这件案子。”

    大老爷摇摇头,只当顾老爷子失心疯,尽说些有的没的。根本没将顾老爷子的话放在心上。

    直到两天后,门房急急忙忙来报,说老爷子一大早出了门,而且穿戴朝服,拿着腰牌,分明是要进宫面圣。

    大老爷一听顾老爷子进宫面圣,吓得面无血色。

    “老头子是想害死全家吗?触怒了陛下,一家人的性命都不够陪。快快快,快安排车马,本官这就进宫。另外派人通知老侯爷一声。如今也只有老侯爷能拦住老爷子。”

    隔壁侯府的老侯爷同顾老爷子死亲兄弟,亲大哥的话,顾老爷子还是要听一听的。

    大老爷以最快的速度穿戴整齐,拿上腰牌急匆匆朝宫里赶。

    他紧赶慢赶,还是迟了。

    天子正在接见顾老爷子。

    大老爷守在宫门口,浑身上下仿佛有一百只蚂蚁在爬,浑身难受得很。

    老侯爷赶了过来,问他,“什么情况?”

    “正在面圣。侄儿已经递了牌子,只是陛下未必肯见我。侄儿现在唯一担心的就是家父会在陛下说错话,牵连一家老小。”

    老侯爷安抚他,“你先别慌,老夫先进宫找人问问,能不能打听到消息。”

    “多谢大伯。”大老爷十分庆幸,自家还有这么给力的亲戚。

    天子接见顾老爷子,身边只有陈大昌一人伺候。

    具体说了什么,除了当事三人,旁人都不清楚。

    谈了大约有半个时辰,顾老爷子从兴庆宫出来,就看见了老侯爷。

    “大哥怎么来了?”

    “不放心过来看看。”

    顾老爷子哈哈一笑,“我都一大把年纪了,有什么不放心的。”

    老侯爷忧心忡忡,“你和陛下谈了什么?没乱说吧。”

    “我怎么敢乱说。放心吧,老二的案子很快就能了结。”

    老侯爷惊疑不定,等顾老爷子走出一段距离,他追上去一把拉住人,“二弟,你是不是把当年……”

    “什么当年不当年,大哥在说什么?”

    顾老爷子甩开老侯爷,“回家,喝酒去。”一如既往的惫懒混账。

    老侯爷看着他的背影,却充满了担忧。

    ……

    天子下令彻查顾大人贪墨一事。

    两天后大理寺开堂审案,这案子一连审问了四五天,顾家人都去旁听了。

    最后查明,顾大人是被下面属官蒙蔽,贪墨一事同他无关。

    但是顾大人身为上官,发生在眼皮子底下的贪墨案竟然没有发现,有失察之罪。

    将结果报上天子。

    天子朱批,革了顾大人户部侍郎一职。这么一个糊涂官,不适合坐在户部侍郎的位置上。连自己的事情都管不好,怎么管钱粮。

    接着,天子又下了一道命令,将顾大人打发到太常寺,任太常寺少卿,闲散差事。

    太常寺少卿同户部侍郎,都是正四品。不过一个位高权重,实权四品。一个则是闲散四品。其中差距,可谓是天差地别。

    顾大人刚从大理寺放出来,还没来得及高兴,就被通知革职,调任太常寺做少卿。当场就昏了过去。

    顾大老爷掐了掐他的人中,当着众人的面说道:“没事。他就是太高兴了。”

    于是乎,京城就有了关于顾大人高兴得昏倒的传闻。

    之后这个传闻又传到了顾大人的耳中,顾大人气得火冒三丈,脸烧得厉害。

    还同顾大老爷吵了一架,怪顾大老爷坏了他的名声。气得顾大老爷发誓,再也不管他的事情。

    此乃后话,暂且不表。

    ……

    大早上,一个肤色微黑,留着美须的中年男子,提着鸟笼从瓷器铺后门出来。

    街上如他一般的人不少。

    如今京城流行养鸟。

    但凡有点家底的人,都愿意买只鸟回来养着。每日早上出门遛鸟,以鸟会友。养鸟,俨然成了一种社交工具。

    “牛老板来了啊!”

    有人同中年美须男打招呼。

    “来了!新得的鸟,一会品品。”

    “好啊!”

    大家来到内城河边,内城河两岸最近两年种了两排树,正好方便这群遛鸟的大汉挂鸟笼子。

    牛老板提着鸟笼,路过石桌。

    石桌上刻着棋盘,有人在石桌上下棋。他停下脚步,看了几眼,微微摇头,这棋力真是不堪入目。

    他正要走,发现身边多了几个人。

    “牛老板吗?你的事发了,随我们走一趟吧。”

    护卫赵三眼睛不敢眨一下的盯着眼前之人。

    经过这么长的时间排查,最终锁定了这位瓷器铺的牛老板。

    赵三见过方少监。

    然而眼前这位牛老板同方少监没有半分相似。

    不过秉着宁可抓错绝不放过的原则,不管这位牛老板到底是不是方少监,都得先抓回去审一审才行。

    牛老板垂首一笑,眼神平和,“你们是谁?”

    “官府办差。”

    “哦!好啊,请带路,我随你们走一趟。”

    这反应不对。这根本不是一个小民百姓,遭遇官府抓捕时该有的反应。

    赵三瞬间提高了警惕心,打了个手势,叫所有人留意周围情况。

    “牛老板,这边走。”

    牛老板提着鸟笼,离开了人群,“请这位衙役?绣衣卫还是金吾卫,前面带路。”

    这个牛老板果然有问题。

    赵三为防意外,直接上手亲自押着忙牛老板。

    牛老板笑了笑,极为配合,没有半点反抗,“记得把我的鸟笼带上。这位壮士放心,我不怕。”

    “老实点。”

    护卫赵三一路战战兢兢,好几次有人冲出来,他都如临大敌,还以为是敌袭。结果只是抢活的力夫。

    一路有惊无险,总算将牛老板带到绣衣卫。

    为何是绣衣卫。

    因为顾玖同绣衣卫左卫徐仙之关系好,借他地方一用。

    “公子,人带回来了。”

    刘诏无丝毫激动之色。

    最近抓了不少人,没有一个是方少监。

    “把人带过来,我亲自审。”

    赵三领命,迟疑了一下,说道:“这人反应不对。我们抓他的时候,他好像早就料到会有今天,特别平静。”

    刘诏挑眉,“先把人带上来再说。”

    方少监被带到小厅。

    “牛老板?”刘诏眯着眼睛,将来人上下打量。

    “公子诏,幸会幸会。”

    刘诏双眼瞬间变得锐利如刀,咬牙切齿,“方少监!”

    “正是咱家。没想到会落到公子手中,也是缘分。”

    方少监主动取下下颌上的胡须,拿着手绢蘸了水,擦拭脸颊上的伪装,露出了白面无须的真容。

    他坦然面对刘诏杀人的目光,直接坐下。

    “这些日子,公子不遗余力全城搜捕我,无非是想和我当面谈谈。我来了,公子想问什么,我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刘诏深吸一口气,压下杀人的**,冷面问道:“你是拐子的人?”

    方少监笑了起来,“当然不是。那群臭虫,咱家岂会与他们为伍。”

    “拐子背后的头领是谁?”

    方少监摇头,“这个问题超纲了,恕我无法回答。”

    刘诏突然笑了起来,“你知道你会被抓吗?”

    方少监把玩着拇指上的扳指,“其实咱家很好奇,公子是如何查到我的?”

    刘诏轻蔑一笑,“你忘了当初你是怎么坑害我家夫人,她可是记得清清楚楚。”

    “哦!”

    方少监恍然大悟,“是我小看了诏夫人,忘了她在京城商界的影响力。早知道,我就该换一个身份。”

    “你就算换一百种身份,本公子也会将你抓出来。”

    方少监似笑非笑,“我得说一声恭喜,恭喜你娶了个好妻子。”

    刘诏欣然接受,“本公子命好,眼光独到,一眼就相中了我家夫人。”

    方少监嘴角抽抽,似乎是受不了如此自恋的刘诏。

    “现在说回正题。绑架我家夫人,是不是你亲手策划?”

    刘诏的一只手就放在腰间,一把匕首挂在腰部,随时能取下来要了方少监的性命。

    方少监缓缓摇头,正色道:“你错了。咱家从未想过绑架诏夫人,自始至终,咱家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杀了顾玖乱你心神。”~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