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侯门医妃有点毒 第467章 一顶结实的绿帽(十五更)

时间:2018-12-13作者:我吃元宝

    方少监并没有离开京城。

    他只是制造了自己已经离开京城的假象,然后偷偷潜伏起来,躲在人口密集的南城。

    他把自己包装成贩卖瓷器的商人。

    铺子就在南城,已经营业多年。伙计都是熟悉的老人。

    这个瓷器铺,是他设在京城的多个据点之一。

    早上,他端着茶杯,坐在院子里晒太阳。

    掌柜的进来送水,然后悄声说道:“金吾卫还围着楚王府。”

    “嗯!”

    “太妃保住了楚王,楚王被责令闭门思过。太妃如今被收押在宗正寺,等候发落。”

    方少监点点头。

    “公子诏还没放弃搜捕东家。”

    在铺子里,所有人都称呼方少监为东家。

    方少监冷冷一笑,“刘诏狼子野心,得给他点教训才是。不过现在时机不对,等风波过去再说。”

    “东家没别的吩咐,小的就先出门忙活。”

    “去忙吧。”

    方少监优哉游哉,打算等风波过去再露面。

    刘诏坐在茶楼,面色肃然。

    侍卫们一排排站着,大气都不敢出。

    刘诏冷声说道:“现在已经可以确定,方少监就躲在城里。上一次,宫里通缉他,他化身布庄东家,隐藏在铺子后院。

    这一回,他很可能故技重施,依旧以商铺东家的名义潜伏起来。

    本公子已经联络了各行业商会,准备进行一个初步的排查。

    你们都要好好看着,凡是平日里商铺东家不在,最近商铺东家突然冒出来的铺子,都属于重点筛查对象。

    筛查不限行业。方少监这人老奸巨猾,一定准备了很多套身份。命令都清楚了,就赶紧去办。”

    “遵命!”

    侍卫们退出茶楼。

    钱富跟随在刘诏身边,“老奴分析了方少监近几年的习惯爱好,性格处事,南城人口最多,中低档商铺云集,是掩藏身份的最佳去处。方少监有很大可能就躲在南城。”

    刘诏说道:“还不够。光是一个南城就有上百万人口,必须缩小排查范围。”

    “如果是要排查所有行业,所有商铺,最好是借助夫人的人手。”

    “夫人派了一百个伙计过来帮忙。这些伙计,长期活跃在商界,对南城的情况也很熟悉。我把这些人交给你,你带着他们去做排查。”

    “老奴遵命。”

    ……

    时间一天天过去。

    大朝议吵了三五天,都没有结果。

    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

    人人都有私心。

    对于朝臣们的争吵,天子不置可否。

    除了第一天大朝议,天子露面了两个时辰。后面几天的朝议,天子都没露面。

    渐渐的,有人察觉到天子并不需要朝议立谁为储君,天子此举主要是为了拖延时间。

    皇宫内,一场无声无息的清洗,血雨腥风都被掩盖在桌面下,这才是真相。

    有朝臣认为自己受到了蒙骗,想要找天子讨要说法。

    更多的人则是将目光从大朝议转移到皇宫。

    过去不少熟悉的人都不见了踪影,是被抓起来,还是已经死了?

    没人说得清楚。

    还有楚王府,又是怎么回事?

    侍卫杀王府良娣,莫非是有香艳剧情发生?难不成侍卫同王府良娣有私情?

    不管那个年代,人们对这种男女八卦,总是兴致盎然。

    没影的时候都能说得有鼻子有眼,这都杀人了,转眼就以楚王府为背景,编出一二十个剧情香艳的版本。

    不管哪个版本,楚王头上的绿帽子都是稳稳当当的。

    楚王听到街头巷议,气了个半死。

    这些文臣武将,怎能如市井八婆一般八卦。

    简直是无耻。

    说他戴绿帽子,有证据吗?

    明明是谢实记恨顾家,才会在冲动之下,杀了顾玥。

    为什么到了文人的嘴巴里,就变成了顾玥给他戴绿帽子?

    为什么?

    楚王很恼火。

    “来人,随本王去看望顾良娣。”

    顾玥没有死。

    谢实那一刀,避开了要害,加上太医救治及时,顾玥保住了一条性命。

    她躺在床上,一直在回想那个场景。总共几秒钟的事情,被她反反复复的回放,每一个细节都不曾错过。

    尤其是最后,谢实附耳说的那句话,“对不起,我也是奉命行事。”到底是什么意思?

    谢实奉谁的命来杀她?

    王府有谁要杀她?

    就在顾玥想得头脑发胀的时候,门帘子被挑起,楚王走了进来。

    楚王逆着光,顾玥眨眨眼,适应了一下才看清楚对方的模样。

    楚王神情憔悴,胡子拉渣,不知道多少天没有好好打理。

    “王爷?”

    顾玥忍着伤口的痛,坐了起来,靠着床头。

    楚王目光复杂地盯着她看,一句话都不说。

    顾玥顿觉惴惴不安。

    王爷光看着她,不说话,几个意思?

    “王爷怎么了?是在为母妃担心吗?母妃吉人自有天相,一定会平安归来。”

    顾玥口中的母妃,自然是太妃孙氏。

    太妃孙氏被关进了宗正寺,情况自然不会好。难怪楚王一脸憔悴。

    楚王在床边圆凳上坐下,“谢实为什么要杀你?”

    顾玥一脸柔弱,委屈,“妾身也不知道。”

    楚王面色冷漠,“有人说你们之间有私情,谢实杀你,是因爱生恨。”

    顾玥的心在这一瞬间,停止了跳动,浑身僵直不动。

    她脸上的肌肉在跳动。

    好半天,她才能发出声音,“王爷在说什么?是谁在编排谣言污蔑中伤我?”

    “你和谢实有私情吗?”楚王问道。

    “当然没有。”顾玥突然反应过来,大声怒吼。

    她哭着喊道:“到底是谁在害我?是谁?我差一点死在谢实手中,结果还要被谣言中伤,是谁如此心肠歹毒。王爷,你一定要相信我,我是无辜的啊。”

    “你是不是无辜,本王会查清楚。”楚王依旧冷漠。

    顾玥伤心欲绝,捂着心口,一副喘不过气来的模样,“我为了王爷,甘愿为妾,难道这还不能证明我对王爷是真心的吗?以我的家世,我本可以嫁个好人家,做正经的大少奶奶。可我最终还是选择了王爷,都是因为我的一颗心早就扑在了王爷身上啊。”

    顾玥在呐喊,在委屈。

    她垂首落泪,楚楚可怜。

    然而却没能打动楚王。

    楚王对她说道:“好好养伤,本王改日再来看你。”

    说完,楚王起身离开。

    顾玥伤心欲绝,放声大哭。

    楚王走出院门,吩咐身边的心腹内侍,“你替本王走一趟金吾卫,替本王问问谢实,问他为什么要杀顾良娣。”

    “老奴遵命。”

    楚王不愿意相信顾玥给他戴绿帽子,他希望能从谢实口中听到不一样的答案。

    谢实没有辜负楚王,给了他一个不一样的答案。

    “你说什么?谢实是奉方少监的命令杀顾良娣?”

    楚王一脸懵逼,怎么会这样。

    “谢实的确是这么说的。他还说,就连那把匕首,也是方少监亲手交给他的。”

    楚王皱眉,“谢实有没有说,方少监为什么要他杀顾良娣?”

    心腹内侍摇头,“谢实说他也不知道方少监的用意。王爷,或许太妃知道真相。”

    楚王在书房里走来走去,始终想不明白方少监命令谢实杀人的用意。

    “明儿随本王走一趟宗正寺,本王要面见母妃。”

    次日一早,楚王坐着马车来到宗正寺,办了手续后,顺利见到太妃孙氏。

    太妃孙氏容貌未损,气势不减,一如既往的强硬犀利。

    只是身上穿得厚,显得有些臃肿。

    宗正寺没有地龙可烧,屋里唯有一个火盆,散发着一点点可怜的热气。

    未免冻死,只能将所有厚实的衣服全都穿在身上。

    “母妃受苦了。”

    “金吾卫没盯着王府了吗?”

    “金吾卫大部分人都已经退去,只留了几个人守在门外。”

    太妃孙氏点点头,“如此就好。你别担心,这场风波很快就会过去,不会牵连到你的头上。”

    楚王蹙眉,“儿子有一事不明,希望母妃能替儿子解惑。”

    太妃孙氏笑了起来,“你是不是已经知道,谢实是奉命杀顾玥?”

    “母妃果然知道此事。谢实说他奉方少监的命令杀人,儿子想了一晚上也没想明白方少监的用意。请母妃告诉儿子真相。”

    太妃孙氏挑眉一笑,“真相就是,这个时候楚王府需要一场乱子,而且最好是能引起全城热议的乱子。”

    楚王一脸懵逼,“我不明白。”

    太妃孙氏叹了一声,“本宫同方少监,这一回怕是不能脱身。但是你不一样,你是干净的,你可以脱身。

    谢实奉命杀顾玥,为何外界传言那么多,就因为谢实同顾玥是表兄妹,很容易被人引到男女之情上面。

    现在外面的情况,大家都更关心男女之情,胜于关心楚王府为何被金吾卫围困。

    这就是舆论引导,人心引导。别小看这点人心,他会影响到陛下的判断。

    因为谢实杀顾玥引发地一些列乱子,之后的男女之情猜测,你在世人眼中是受害者。

    你是仁宣太子的嫡子,陛下对太子又亏欠,加上那些沸沸扬扬的流言,陛下才愿意放弃追究你的责任。”

    “我的责任?”楚王不明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