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侯门医妃有点毒 第464章 阶下囚(十二更)

时间:2018-12-13作者:我吃元宝

    待到一个时辰后,夫妻二人才有机会坐在一起说话。

    青梅将茶水奉上,便自觉地退出小书房。

    御哥儿已经睡了,两人可以安静地说话。

    顾玖窝在软塌上,抱着阮软的抱枕,又捧着一杯清茶,问道:“事情忙得怎么样?”

    “差不多了,再逼一逼就能逼出真相。”

    “逼一逼?”顾玖有些意外,“逼谁?”

    刘诏双眸闪过一抹厉色,才说道:“自然是逼燕王叔,赵王叔,以及薛贵妃。”

    “哦!”

    顾玖明白了。

    “你确定他们参与了绑架我的计划?”

    “即便没有参与,也一定知道真相。就连岳父大人被收押大理寺,恐怕和他们也脱不了关系。”

    顾玖嗯了一声,“我也这么想过。我听人说燕王之所以参与到赵王的计划中,并帮助赵王夺去京西营的大权,是为了报李德妃辱母之仇?”

    “正是!燕王叔志不在皇位,而在复仇。薛贵妃正是利用了这一点,才能说服燕王叔助纣为虐。”

    刘诏平铺直叙,却能从中听出一点点遗憾和不忍心。

    顾玖望着他,“你在可惜燕王?”

    刘诏紧挨着她坐下,“燕王对我们这些晚辈还不错。”

    具体如何不错,他并没有说,顾玖也没有深究。

    “这些日子委屈你,还要你想办法料理那些流言蜚语。”刘诏有些愧疚。

    他忙着查案,逼问真相,只想着等他这边忙完了再去料理那些流言蜚语。他以为将顾玖保护在自己的羽翼下,他们母子就不会遭受流言蜚语的伤害。

    而今他意识到,自己想错了。

    顾玖笑了起来,“我不委屈。从一开始,我就知道自己将面对什么,也想好了要怎么解决这件事。之所以没和你商量,是因为我挺享受你替我做主的感觉。一切事情,全都由你大包大揽,我只需要混吃等死,这感觉不赖。”

    刘诏:小玖的想法好奇怪,完全不能理解。

    然而他却很高兴。

    因为他的保护,并没有为顾玖带去负担。

    混吃等死,听着不好听。可这世上,有几人能够混吃等死一辈子?

    凡是能混吃等死一辈子,万事不愁的人,都是有福的人。

    就算不是大富大贵,也是小富之家。

    他问道:“你真的高兴?”

    顾玖点头。

    “既然如此,为何要辛苦去应付母妃。母妃脾气比较暴躁,发起火来,说话极为难听。你一定受了不少闲气。”

    顾玖笑了起来,“因为我这人属于天生劳碌命。休息几天还行,让我一辈子混吃等死,我做不到。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府李有闹腾得厉害,所以我就出面把事情给解决了。也算替你减轻点负担。”

    刘诏郑重地说道:“不是替我减轻点负担,而是替我减轻了很大的负担。”

    顾玖哈哈一笑,“我很能干的。”

    “我知道。”

    我家小玖是最能干的女人。

    他搂着她,很用力。

    “你怎么说服母妃替你出头?”

    “我告诉她,想要当皇位,就得拿出魄力,决不能坐实流言继续传播蔓延。”

    刘诏意外,原来母妃也想过那个位置吗?

    他还以为母妃并没有对宫里那个位置动过心思。

    顾玖咬着唇,“都到了这个地步,身在局中,谁能没点小心思。难道就许你们男人宏图大志,就不许女人也有点野心抱负吗?”

    “当然不是。我只是从没有将母妃同未央宫那个位置放在一起考虑过。”

    “你现在可以开始考虑。”

    “父王的胜算并不大。”

    “无所谓。父王能得到那个位置,是一种活法。不能得到那个位置,又是一种活法。无论哪种活法,我的目标都不会改变,南城门外项目我会继续做下去。”

    刘诏点点头。

    心道小玖不仅有志气,而且很洒脱,比他看得开。

    他自己有时候就是看不开。

    ……

    兴庆宫。

    陈大昌拖着伤,来到寝宫内伺候。

    他躬身站在床头,“启禀陛下,薛贵妃想要见陛下一面。她说,只有见了陛下才肯说实话。届时,她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天子抬抬手,几个内侍上前,将他扶起来,靠坐在床头。

    天子轻咳一声,“她要见朕,她想说什么?”

    “她没说,只提出要见陛下一面。”

    天子皱眉,“赵王现在什么情况?”

    “赵王被公子诏砍断右手,让太医保住了性命,可是他却意志消沉,一心求死。”

    天子冷冷一笑,“逼宫造反,还敢弑君。想死,没那么容易。吩咐下去,吊着赵王的性命,不准他死。朕没让他死之前,他就不能死。不妨将朕这番话转告他。”

    “老奴遵命。薛贵妃那里?”

    “带她来见朕。朕也想知道她到底想说些什么。”

    陈大昌躬身领命,派人安排逐项事宜。

    深夜,万籁俱静。

    天地间被黑夜笼罩,绝大部分的人都已经陷入黑沉沉的梦乡。

    皇宫中,小黄门带着一个人,飞奔朝前。

    仔细看,那个人四肢被捆绑,无法动弹。

    前面打着灯笼的人,领着路来到了兴庆宫。对过口令后,才被放进兴庆宫。

    寝宫内,灯火通明。

    天子还没入睡,他在等一个人,一个女人。

    人带到,被丢在地毯上。

    正是薛贵妃。

    薛贵妃哪有当日造反时的嚣张,数日折磨,如今她就是个头发花白的老妪。

    天子看着她,似乎不敢认。

    仔细瞧了瞧,才从苍老的五官中,看到熟悉的一面。

    天子迟疑了一下,说道:“给她松绑。”

    两个小黄门上前,替薛贵妃松绑。

    天子并没有剥夺她的封号,如今她依旧是薛贵妃,却是个连阶下囚都不如的贵妃娘娘。

    贵妃二字,对她是莫大的嘲讽。

    一朝得了自由,薛贵妃揉着酸痛的手臂。长久被捆绑,四肢都变得僵硬。

    她坐在地上,低着头,身体不再健康挺拔。此刻,她就是个可怜的老妇人。只不过还配上了一颗蛇蝎心肠。

    “你要见朕,现在见到了,为何又不说话?”天子出声问道,罕见的平静。

    没有仇恨,没有激愤,没有杀戮。

    只有平静。

    薛贵妃显然很意外天子的反应,不由得抬起头朝他看去。

    “呵呵……呵呵……”

    薛贵妃发出不太连贯的笑声。

    “你笑什么?”天子问道。

    薛贵妃揉着红肿的手腕,“我笑我们都老了。”

    天子皱眉,“如果你只是想说这个,你可以走了。”

    “是你杀了他,对吗?”

    薛贵妃浑浊的目光瞬间变得锐利无匹,犹如当**宫造反。一把出鞘的利剑,即便被斩断了剑刃,依旧拥有着可怕的杀伤力。

    寝宫内,自陈大昌以下,全都如临大敌。

    天子装傻,“你在说谁?”

    薛贵妃连连冷笑,“我在问你,是不是你杀了我们的长子?是不是因为他自小聪慧,得文武大臣器重,你就起了嫉妒之心。竟然趁着孩子风寒,下了毒手。”

    天子眯起眼睛,“你信崔皇后,却不肯信朕?”

    薛贵妃冷漠一笑,“因为她已经死了,死人不会害我。”

    天子叹息一声,“那是意外。”

    薛贵妃怒斥,“什么意外?分明是你杀了我的儿子,我的大儿子,最聪明的皇子。你好狠毒的心。到了如今,你还不肯承认吗?”

    天子微微眯起眼睛,“你想如何?他的命是朕给的,朕要他的命,谁敢说不。”

    薛贵妃哈哈一笑,“那我要你的命,也是天经地义。”

    “你放肆!”天子怒斥。

    薛贵妃轻蔑一笑,“功败垂成,我无话可说。怪只怪老天爷不开眼,竟然容你活到现在。”

    天子怒气升腾,“朕顾念旧情,才容你活到今日。你不要不知好歹。”

    薛贵妃面色冷漠,抿着唇,神情严肃。

    “陛下,我们来做个交易吧。”

    “你没资格同朕谈交易。别忘了自己的身份,你现在只是阶下囚。”

    薛贵妃却笑了起来,眼波流转,依稀之间还能看见往日的风采。

    “陛下就不想知道,拐子案背后的人是谁吗?不想知道睿真崔皇后到底留下了多少人马隐藏在暗处吗?不想知道太子是怎么死的吗?”

    天子神情剧变,寝宫内气氛陡然变得令人窒息。

    空气仿佛都凝固了。

    “你知道?”

    “我虽然不是全都知道,可是我能替陛下指路,正确的路。”

    “你想如何?”

    “放过赵王,放过薛家。薛家并没有参与宫变,薛家只是被我无辜牵连。”

    天子冷笑一声,“没有薛家暗中相助,赵王连京西营一个兵都带不走。”

    “那你要如何?”

    “把你知道的都说出来,朕会酌情处理。”

    薛贵妃缓缓摇头,“除非陛下下旨免了薛家和赵王一家,否则臣妾一个字都不会说。我不妨告诉陛下,这个世上,知道这些秘密的人,唯有臣妾一人。我若是死了,这些秘密,也将被带到地下,成为拥有解不开的秘密。”

    “你在威胁朕?”

    “我只是在和陛下谈条件。放过薛家和赵王一家,对陛下来说,只是无关紧要的小事。至于我,说出所有秘密后,我会自绝于你天下。”

    天子深深看了她一眼,“你要知道,朕有无数办法逼你开口。”

    薛贵妃眉眼微动,“陛下可以试试看,能不能从我口中掏出一句真话。什么金吾卫,慎刑司,都可以来一遍。”

    “你……”

    薛贵妃昂着头,此刻她气势凌人。

    就算是阶下囚,也要做掌控全局的阶下囚。~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