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侯门医妃有点毒 第459章 流言杀人(七更)

时间:2018-12-13作者:我吃元宝

    经历赵王逼宫造反,天子差点被杀一事,朝臣们都变得神经质。

    他们很怕再经历一次这样的事情。

    “如果陛下提早立下皇储,定下君臣名分,就不会发生逼宫造反这等骇人听闻的事情。”

    朝臣们齐齐点头。

    的确是这个理。

    天子的任性和拖延,差一点铸成大错。

    所以身为国之重臣,一定要督促天子纠正自己的错误。

    趁着天子召见,众臣们齐聚兴庆宫。

    不管天子说什么,他们就只有一个要求,“请陛下尽快立下皇储,同样的错误不要再犯第二次。”

    “请陛下立皇储。”

    “陛下要置江山社稷不顾吗?”

    天子眯起眼睛,随口问道:“诸位爱卿,你们认为朕该立哪位皇子为皇储?”

    朝臣们听后,大喜。

    接着又开始纠结要立谁为皇储。

    “宁王可为皇储。”

    “宁王不行,宁王素行不端,不配为皇储。”

    “十皇子可为皇储。”

    “十五皇子可为皇储。”

    朝臣们众说纷纭,几乎每一个有资格竞争的皇子都被朝臣提溜出来轮了一遍又一遍。

    对于朝臣们的意见,天子不置可否。

    “看来诸位爱卿并没有达成一致。这样吧,诸位爱卿回去好好想想,改明儿都上本折子,将各自的立场阐明。”

    朝臣们有些意外,“陛下果真要听取微臣等人的建议?”

    天子肯定地说道:“这是当然。事关江山社稷,朕岂能乾纲独断。诸位爱卿甚至可以组织一场朝议,朕也想听听大家的想法。”

    “陛下有令,臣等谨遵皇命行事。五日后组织朝议,不知陛下是否出席?”

    天子点头,“朕自当出席。”

    朝臣们欣喜难耐。

    几十年了,天子总算听得进大家的意见,这是一次伟大的胜利。

    朝臣们兴高采烈地离去,讨论大朝议。

    天子嘴角含笑,心情似乎不错。

    ……

    宁王得知大朝议的消息,当即就开骂,“老头子人老心不老,都这个时候还折腾。他是想将所有人折腾疯吗?立谁为皇储,还不是他一句话的事情。”

    刘诏看着暴躁的宁王,平静地说道:“皇祖父有可能是在拖延时间。”

    “大哥为何作此猜测?”

    刘议经过一年的努力,终于有资格站在碧玺阁同宁王一起讨论朝政。

    刘诏没理会他,而是面对宁王说道:“薛贵妃和赵王以及燕王,这三个罪魁祸首,皇祖父一直拖延着没有处理。显然是想揪出所有党羽,一网打尽。皇祖父拖着不立皇储,无非是要考验人心,看看谁沉不住气率先跳出来。皇祖父想玩一把大的。”

    宁王先是嗯了一声,接着说道:“这是老头子的风格。老头子不把人折腾死,他是不会罢休。看来本王得修身养性一段时间才行。”

    刘议担心,“万一皇祖父果真听取朝臣们的意见立下皇储,父王此时修身养性,岂不是错过了大好机会。”

    宁王盯着刘议,“你是想让本王联络朝臣?”

    “儿子以为,不能大张旗鼓的和朝臣们来往,却也不能什么都不做。”

    宁王笑了笑,问刘诏,“老大,你怎么认为?”

    刘诏面无表情,“父王有意那个位置,就该什么都别做。多做多错,少做少错。皇祖父乾纲独断几十年,容不得有人在他眼皮子底下蹦跶。”

    宁王哈哈大笑起来,“还是老大看得透彻。老四,你还需要多加历练,多多揣摩一下你皇祖父的心思。别看老头子中风偏瘫,是个病老头子,可是他脑子没坏。他要玩弄人心,本王岂能愚蠢地往坑里面跳。”

    刘议攥紧拳头,转眼松开。他含笑说道:“儿子谨记父王教诲。大哥当差经验丰富,以后还有许多地方要请教大哥,请大哥不吝赐教。”

    刘诏撩了撩眼皮,面色清冷,“没空!”

    刘议被噎住,一脸无辜又无助。他朝宁王看去,神情可怜得很。满脸写着:我被大哥嫌弃了,父王你帮帮我。

    宁王却乐的看戏,哈哈一笑,“时间挤一挤就有了。老大,不要那么吝啬。”

    刘诏一脸嫌弃,“没空就是没空。父王要是没别的事,儿子告退。”

    说完,也不给刘议一个正眼,就离开了碧玺阁。

    刘议低着头,心中冷笑愤恨却又透着点欣喜。

    就凭刘诏这个态度,人都会被他得罪完。

    不得人心的刘诏,将来拿什么同他竞争。

    他抬起头,同宁王说道:“大哥可能是嫌弃我太过愚钝,历练太少,故此不乐意教我。”

    宁王大笑出声,“那你打算怎么办?”

    完全没有要安慰小儿子的意思。

    刘议眼睛发亮,“请父王多给儿子安排一些差事。儿子想要更多的历练,努力追赶大哥。”

    “难得你也知道上进。既然你想历练,正好本王这里有个琐碎的差事就交给你去办。”

    “多谢父王,儿子一定会努力办好差事。”

    ……

    刘诏离开碧玺阁,趁着还有时间,先回了一趟东院。

    刚进院门,就听到御哥儿的哭声。

    臭小子,嗓门越来越大。听这哭声,不是饿了就是尿裤子了。

    刘诏严肃的面容,自然而然地变得柔和。

    他走进上房,来到顾玖身边,“臭小子怎么回事,没吃饱吗?”

    顾玖正抱着孩子哄,听到刘诏的声音,仿佛是找到了救星。干脆利落,直接将御哥儿放他怀里。

    “你哄哄他,我累了一天,快累死了。”

    “怎么了,他又缠着你?”

    顾玖点头,“一醒来就要我抱,连方嬷嬷都不要。如今,他就只认你我二人。”

    幼儿有记忆吗?

    顾玖不确定。

    反正自她平安回来后,头两天御哥儿还不接受她。估计是离开太长时间,将她当成了陌生人。

    当时顾玖还挺伤心的。

    宝贝儿子和她生疏,最难受的莫过于她。

    然而过了头两天,生疏感没了后,御哥儿就开始缠着她。一醒来就要她抱着,要么就要她陪着。

    顾玖离开一会,他都要哭一场。

    也不知这孩子脾气像谁,一哭起来就没完没了。非得顾玖抱着他哄一哄才肯止住哭声。

    当然,御哥儿也吃刘诏那一套。

    刘诏抱着他,他也高兴。

    这不,御哥儿一到刘诏怀里,就不哭了。不仅不哭,还偷偷闭上眼睛睡觉。

    顾玖揉揉酸痛的臂膀,带孩子真累。

    同带孩子比起来,怀孕好似天堂一般享受。

    她瘫坐在软塌上,全身窝在柔软的枕头里面,浑身放松。

    刘诏挨着她坐下来。

    两个人都没说话,这一刻的宁静,是彼此的默契。

    “不用在意外面的流言蜚语,所有的问题我来解决。”

    刘诏突然出声。

    顾玖点点头,嗯了一声。

    她失踪这么长时间,又是女人,难免被人议论。

    她被刘诏救回来后,各种猜测尘嚣之上。

    之前担心她安危的人,现在都在猜测她被绑架的那段时间经历了什么。

    有没有失贞?

    有没有被人猥亵?

    有没有遭遇暴力对待?

    总之,一个女人被人绑架还长时间囚禁,总会令人想到最可怕最不堪的一面。

    即便青梅对外解释什么都没法发生,也不会有人相信。

    大家反而会说:“当然会说自己是清白的啊。哪个女人会承认自己不干净啊。”

    大家似乎已经认定顾玖不干净。

    甚至有人说顾玖身为皇孙妻,如果在乎名誉,就该以死自证清白。

    还有人说,顾玖该自请下堂,没资格继续占着诏夫人的位置。

    就连顾家那边,都有类似的言论。

    更别提皇室宗亲,背后笑话刘诏被戴绿帽子的人不少。

    甚至有人当面对刘诏说,“男人何患无妻。你是皇孙,就算不为自己着想,也该替皇室的脸面着想。”

    还有人跑到宁王面前,“刘诏念着旧情,做不了决断。王爷就该替刘诏做一回主。堂堂王府,岂能留一个名誉不洁的女人。”

    更多人则是跑到裴氏耳边嘀嘀咕咕,“刘诏太实诚,都这时候还有什么可犹豫的。王府就该赶紧替刘早物色几个世家女,重新选妻。”

    “就是!皇室也是要脸面的。”

    议论顾玖的人,俨然比议论赵王薛贵妃的人还多。

    赵王和薛贵妃的事情太敏感,牵涉了太多人。事情尘埃落定之前,大家都不敢随意议论。

    但是议论起顾玖的事情,众人是毫无负担。

    顾玖一个女人,被人绑架还被人囚禁,听说囚禁她的人还是男人。这么大个八卦,凭什么不让人议论。

    堂堂皇孙妻,都不干净了,还霸占着位置不肯退位让贤,还不让人议论有天理吗?

    各种各样关于顾玖的议论,充斥着京城贵族圈。并且有从贵族圈蔓延到中层圈的趋势。

    只不过中层圈的人还有所顾忌,担心王府追究言论,大家议论的时候也都是小心翼翼。

    议论的时候只说某个人,不说真名。而且还都是小范围议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