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侯门医妃有点毒 第458章 问罪(六更)

时间:2018-12-13作者:我吃元宝

    一夜过去,阳光撕开夜幕,新的一天开始。

    店家透过门缝小心翼翼地朝外面张望,街面上很平静,能开店吗?

    天色越来越亮。

    终于有店家开店。

    有了第一家就有了第二家。

    越来越多的店家打开店门,迎接四方宾客。

    京城百姓也纷纷走上街头。

    不管宫里面闹得多厉害,这日子还是要继续过下去。

    喧闹的集市,让人们忘却了昨日的血腥,投入到柴米油盐酱醋茶的日常生活中。

    然而在宫里,一切只是刚开始罢了。

    经过一夜的休养,天子的气色好了不少。

    天子没有急着召见朝臣,而是率先召见了裴蒙。

    裴蒙脱去铠甲,换上长袍大袖,浑身上下打理得整整齐齐,又恢复了世家子弟该有的模样。

    天子看着他,目光很温和,“坐着说话吧。”

    “谢陛下!”

    裴蒙在圆凳上坐下,身姿挺拔,面容严肃。

    “你父亲为何没回京?”

    天子一开口,就是要命题。

    裴蒙早有准备,“父亲怕回京后,让陛下难做。”

    天子愣了一下,转眼笑了起来,“你父亲还是一如既往的有一说一。他是怕朕留他在京城,不肯放他回西北吧。”

    裴蒙低着头,“家父的想法,微臣并不清楚。”

    天子嗯了一声,“看来鲁侯打算扎根在西北,朕一日不死,他一日不回京城。”

    “微臣惶恐,请陛下恕罪!”

    裴蒙躬身请罪。

    天子摆摆手,“不用紧张,朕也就随口说话。既然他不肯回京,等你离开京城的时候,带一道旨意回西北。”

    “微臣遵旨!”裴蒙松了一口气。

    看来陛下不打算追究此事,万幸!

    天子又问道:“这回你回京城,带了多少人马?驻扎在何处?”

    裴蒙躬身说道:“回禀陛下,微臣一共带了两千人马,驻扎在京西营,顺便看守京西营一干人等。”

    天子点点头,“甚好!下去吧。”

    裴蒙有些意外,这么快问完了话吗?

    不过这样也好。

    他也不乐意在宫里多做停留。

    “微臣告退!”

    裴蒙离去,寝宫又安静下来。

    天子闭目养神片刻,然后招手将陈大昌叫到身边,“审问完毕了吗?”

    “审了一半,还剩下一半还在审问中。”陈大昌躬身说道。

    天子嗯了一声,“将那份传位诏书给朕过目。”

    陈大昌心头一跳,躬身称是。

    很快,他拿着一份明黄色圣旨,放在了天子手中。

    圣旨展开,正是薛贵妃母子伪造的那份传位诏书,上面明白无误的写着将皇位传给赵王。

    天子冷冷一笑,眼中有雷暴闪烁,“薛氏招了吗?”

    “薛贵妃什么都不肯说,只求一死。”

    “死?太便宜她!你告诉她,要是不说,朕就砍断赵王的另外一条手臂。”

    陈大昌心头一惊,依旧躬身称是。

    天子说道:“朕要知道所有参与造反的人员名单,一个不漏。薛氏在宫里经营这么多年,定有许多党羽。这些人必须连根拔起。宁可杀错,不可放过。”

    “老奴遵旨!”

    天子将假的传位诏书一扔,“烧了!”

    小黄门端来一个火盆,天子亲自将假的传位诏书扔进火盆里面。火焰猛地窜起来,很快就将丝帛制作的圣旨烧得一干二净。

    火焰逐渐熄灭,假的传位诏书只剩下一片灰烬。

    怕没烧干净,陈大昌还亲自检查了一遍。确认没问题,他才让小黄门将火盆端下去。

    “朕听闻昨日刘诏砍伤赵王,是为了顾玖?”

    “正是!”陈大昌如实说道。

    天子微微眯起眼睛,“这么说,刘诏没来朕的面前请安,是救顾玖去了?”

    “陛下说的没错。人们都在议论,说公子诏同诏夫人情比金坚。”

    “真是糊涂!”天子却是一声斥责。

    陈大昌不敢再乱说话。

    天子冷哼一声,发泄不满,“既然已经派人去救顾玖,他为何还要亲自去。朕这里难道不重要吗?”

    陈大昌迟疑了一下,才说道:“老奴听说昨日情况极为险峻。贼人绑了诏夫人,欲带着诏夫人跳内城河。千钧一发之际,还是公子诏赶到,救下了诏夫人。”

    天子哦了一声,“顾玖没事吧。贼人抓到了吗?”

    陈大昌老实说道:“诏夫人没事了,就是精神不太好。至于那个贼人,公子诏命人沿着内城河搜了一晚上,愣是活不见人死不见尸。公子诏甚至亲自带人去了城外搜查,还是没找到贼人的踪迹。”

    “恐怕早就跑了。”顿了顿,天子问道:“有没有审出,到底是谁绑了顾玖?目的何在?难道就是为了拖住刘诏?”

    陈大昌说道:“薛贵妃一个字不肯吐露,其他人更是一问三不知,都说不清楚诏夫人的事情。老奴瞧着,诏夫人被绑,未必是薛贵妃所为。可能是有人在浑水摸鱼,薛贵妃将计就计,临时联手。至于绑架诏夫人的目的,或许是想牵制公子诏。”

    天子嗯了一声,“所以朕要骂刘诏蠢货。他等于是将自己的弱点暴露在人前,不绑架顾玖都对不起他这份情比金坚。”

    陈大昌迟疑了一下,又说道:“老奴听闻,公子诏半个多月前就偷偷离京,接应宁王回京。期间遭遇了数次刺杀。后来还有过诈死,蒙骗了赵王。

    不过赵王说刘诏提来的人头,有两颗不是他的人。杀公子诏的人,除了赵王派去的,应该还有另外一波。”

    天子点头,“查,沿着这些线索务必查清楚。燕王现在什么情况?”

    “燕王被关在燕王府,等候陛下处置。”

    “处置他,不着急。先将舒婕妤打入冷宫。”

    陈大昌吃惊。

    舒婕妤就是曾经的贤妃,燕王的生母。因李德妃的陷害,从贤妃贬为婕妤。

    这一回,燕王助赵王作乱,没想到舒婕妤会是第一个被牵连的人。

    陈大昌没有迟疑,直接领命。

    最迟今日,舒婕妤就会被打入冷宫,凄风苦雨过日子。

    这就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燕王犯下的罪,舒婕妤也逃不了。

    天子精神还行,于是做了决定,“将宁王父子叫来,朕有话要问他们。”

    陈大昌为难,“公子诏还在全城搜捕贼人。”

    天子恼怒,“叫他赶紧滚过来。堂堂皇孙,抢绣衣卫的活干,他出息!朕出这么大的事情,都不知道来请安,你问问他还有没想孝心。”

    “老奴这就安排人去唤公子诏觐见。”

    “朕给他一个时辰。一个时辰没到,后果自负。”

    陈大昌当即命人去找刘诏,务必在一个时辰内,将刘诏带到宫里。

    ……

    刘诏一晚上没休息,天没亮又亲自带人出城去码头去管道搜查。

    周瑾仿佛是鱼入大海,自他跳入内城河后,就没有了踪迹。

    “一个大活人,本公子就不信,他能凭空消失。”

    刘诏杀周瑾的心,十分迫切。

    犹如周瑾杀他的心。

    敢绑架小玖,等于是在他头上撒野。

    不杀此人,刘诏寝食难安。

    刘诏刚回城,就遇到宫里追来的内侍。

    “奉陛下口谕,宣公子诏觐见。一个时辰之内,陛下要见到人,否则后果自负。到目前为止,时间已经过去三刻钟。公子诏,抓紧吧!”

    刘诏皱眉,内心不爽。

    他正忙着,皇祖父宣他作甚。

    “公子诏还不赶紧去宫里觐见,迟了可是要被问罪的。”

    刘诏冷哼一声,打马朝皇宫而去。

    堪堪赶在最后,刘诏到达寝宫。

    宁王已经到了,正在扮演孝子。

    宁王看见刘诏,赶紧招手,“快来给你皇祖父请安。你这小子,昨日转眼就没了踪影。若非知道你有正事做,本王非要收拾你一顿不可。”

    刘诏不理宁王,上前三步,躬身请安,“孙儿参见皇祖父。皇祖父身体可好些?”

    “免礼!朕听闻从昨日到今天,你一直在忙着搜捕贼人?”

    “正是!”刘诏十分坦荡。

    天子装似随意地问道:“有结果吗?”

    刘诏摇头,“还不曾有结果。”

    天子冷笑一声,“你可知罪?”

    刘诏有点懵逼,“孙儿不知犯了何罪。”

    “私自出京,大罪!”天子不容置疑地说道。

    刘诏偷偷瞥了眼天子,然后又朝宁王看去。

    宁王今儿安分得很,少见得老实。

    “在你皇祖父面前,不要有任何隐瞒。实话实说就行。”宁王不仅老实,而且干脆。

    刘诏当即说道:“得知父王有危险,孙儿若是墨守成规,不去营救,实为不忠不孝不仁不义。”

    “你私自出京,莫非就忠孝两全?”

    “私自出京的确是错,孙儿甘愿受罚。”刘诏很光棍,懒得辩解,干脆利落认罚就好。

    天子气坏了。

    本是想给刘诏一个机会,结果这小子还不耐烦,嫌他啰嗦。

    天子指着他,“滚回去闭门思过,外加两万字检讨。”

    检讨是什么鬼?

    天子得意一笑,“回家问顾玖去。两万字,一个字都不准少,否则朕饶不了你。”

    刘诏:“……”

    皇祖父是在报复吧。

    简直没天理了。

    哼!

    两万字就两万字!

    他连讨价还价的想法都没有,直接应了。

    气得天子后悔才两万字。就该心狠一点,直接四万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