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侯门医妃有点毒 第457章 救出小玖(五更)

时间:2018-12-13作者:我吃元宝

    江淑仪振臂一呼,局势急转直下。

    时间回到最初。

    得知刘诏杀来,薛贵妃同赵王急匆匆离开寝宫,陈大昌他们也都被押走。

    江淑仪独自哭泣,害怕得不能自已。

    一想到自己会不得好死,会被薛贵妃推出去顶罪,她就恐惧得浑身颤抖。

    她听着外面的喊杀声,像是为她而鸣的丧钟。

    她也不知道时间过去了多久。

    直到她被一只干枯的手抓住,她才回过神来。

    “啊啊啊……”

    突然钻出来的手,将她吓得惊声尖叫。

    “别叫!”

    “陛下?”

    江淑仪不敢置信,紧接着又是痛哭流涕,“陛下你竟然没死。你还活着,太好了。”

    天子的确没死。

    江淑仪杀天子的时候,实在是太紧张了,紧张到不知道怎么用力。

    加上刘诏的到来,打断了谋杀,天子才得已活命。

    天子因为身体虚弱,才会过了这么长时间醒来。

    他醒来后,就听见江淑仪的哭声,其他人都出去了。

    天子盯着江淑仪。

    江淑仪面对天子的目光,又怕了起来。

    她直接跪下,频频磕头,“陛下饶命,陛下饶命。臣妾做的一切都是被逼的,臣妾也是不得已啊。”

    天子问道:“谁来了?”

    江淑仪老老实实地回答,“听说是公子诏?”

    天子竖耳倾听。

    等到外面喊杀声结束,他又说道:“去外面看看,现在是什么情况。”

    江淑仪都怕死了,哪里敢出去。

    连她自己都没想到,临到死的时候,她会这么怕。明明平日里她很大胆的。

    果然,只有切身经历生死考验,才知道自己到底有多怕死。

    天子见她迟疑不动,于是厉声说道:“你若是听朕的话,朕自会保住你的性命。否则后果自负。”

    江淑仪没办法,只能出寝宫,偷偷摸摸替天子打听外面的动静。

    来来回回数趟,直到得知裴蒙带兵进宫护驾,天子才长出一口气。

    世人都说鲁侯狼子野心,不值得信任。

    然而对天子来说,关键时刻唯有鲁侯,唯有裴家人才值得信任。

    裴家人在,他性命无忧亦。

    天子无法动弹,也不敢冒险,于是吩咐江淑仪跑出去,喊出了那句“传位诏书是假的,薛贵妃和赵王杀了陛下,还杀了李德妃和小皇子。”

    有人亲口作证薛贵妃和赵王杀了陛下,裴蒙不再迟疑,直接挥兵前进。

    所过之处,砍瓜切菜,犹如无人之境。

    至于朝臣们的怒骂声,他全都当做了耳旁风。

    他的任务是护驾,天子过世,杀人凶手就在前方,他岂能犹豫。

    天狼军出动,一切抵抗犹如摧枯拉朽般破灭。

    转眼,裴蒙就杀到了最前方。

    薛贵妃在将士和内侍的保护下,连连后退,退到了大殿,退到了二进宫门,还在继续推退。

    最后面就是天子寝宫。

    “你们这是造反,不准过来。”这是薛贵妃最后的坚持。

    裴蒙直接下令,“全部抓起来,除薛贵妃和赵王,其余人等胆敢反抗,杀无赦!”

    属下领命,如狼似虎抓人。

    “父皇,儿臣不孝,儿臣来迟了。”

    见局面被控制,宁王直接冲进了寝宫。

    薛贵妃还在做最后的反抗。

    刘诏直接拖着赵王走进大殿,“薛贵妃,你还不束手就擒。否则我就杀了赵王。”

    “刘诏,你不管顾玖了吗?”

    刘诏神色一凝。

    薛贵妃拿出一对耳环,“很熟悉,对不对?放了赵王,我告诉你顾玖人在哪里。”

    刘诏满脸杀意,提着赵王的手越发用力,眼看着就要将赵王勒死,裴蒙怒吼一声,将他震醒。

    “是你们绑了小玖?”

    刘诏醒悟过来,厉声质问。

    薛贵妃哈哈一笑,“你保赵王平安离开皇宫,我就告诉你顾玖的下落。”

    刘诏轻蔑一笑。

    薛贵妃意外,“你不答应?你不在乎顾玖的安危?你们不是情比金坚吗?”

    刘诏冷冷一笑,“真当我是猴耍了是吗?我现在就告诉你,惹怒本公子的后果很严重。”

    手起刀落!

    “啊!”赵王惨叫。

    一只手臂飞上高空,又重重落下。

    “不!”薛贵妃怒吼,“刘诏,你该死。你砍了赵王的手臂,本宫要你死。”

    刘诏砍断了赵王一只胳膊,赵王躺在地上痛到打滚。鲜血从身体里面喷溅而出,染红了地面。再不止血,赵王就要活生生痛死。

    刘诏轻轻擦拭刀身,冷漠道:“我说了,惹怒我的后果很严重。我留他一命,已经是仁慈。”

    说完,他转身离开,没有去寝宫。

    在他背后,宁王发出一声惊呼,“父皇,你没死。哈哈哈,你还活着,太好了!”

    天子还活着?

    所有人都是意外惊喜。

    薛贵妃脚下踉跄,败了,彻底败了。

    她就说江淑仪哪里来的胆子,竟然敢同她作对。

    原来天子根本就没死。

    文武大臣,所有人都往寝宫涌去。

    唯有刘诏同众人方向相反,朝着宫外走去。

    林书平数次欲言又止,最终还是没能忍住,劝道:“公子,此时应该去见陛下,为将来做打算。”

    刘诏一脸阴沉沉,“无所谓!”

    “公子舍生忘死,带着人率先冲进皇宫救下陛下,理应得到陛下的褒奖。”

    “不稀罕!”

    刘诏的脚步越来越快,“赵三有没有消息?夫人现在什么情况?”

    林书平急得跺脚,“赵三已经找到了夫人的下落,夫人安全无虞。公子现在回兴庆宫,一切还来得及。”

    “休要废话!”

    刘诏出宫上马,朝关押顾玖的宅院杀去。

    林书平无可奈何,只能骑上马,带人追上刘诏。

    京城的天,快被冲天大火遮掩。

    绣衣卫同五城兵马司正在奋力救火。

    外面锣鼓喧天。

    然而顾玖所在的小院,却安静如常。

    房门猛地被推开,周瑾带着人冲进来,直接拉上顾玖的手腕,“随我离开。”

    “放手!”

    顾玖知道,逃走的机会来了。

    周瑾面目冷酷,“不要逼我打晕你,直接带走。”

    顾玖冷静道:“你现在带我走,已经迟了。信不信,你出门就会遇到伏击?你若是想活命,两条路,第一条同我合作,之前我的提议依旧有效。第二,放弃我,带着你的人立即离开。”

    周瑾盯着她,“你信不信,我现在就打晕你带走。”

    顾玖平静道:“你就算打晕我,也不可能离开京城。就算你运气好,出了京城,你也不可能顺利南下。渭水快冰冻了吧,官府一声令下,你的船连京城都跑不出去。

    我要是没猜错的话,追来的人里面不仅有官府的人,还有王府的人。我的夫君刘诏已经回京。你现在不跑,你永远都跑不掉。”

    周瑾突然笑了起来,“你就这么信任他,相信他会来救你?你知不知道,他回了京城后直接去了皇宫。皇宫那里正在闹宫变。不到天黑,他绝不可能赶过来。我劝你还是少抱点不切实际的希望。”

    顾玖跟着笑了起来,“就算他忙,没空过来。他也会派心腹赶过来。”

    周瑾眯起眼睛,“你是在故意拖延时间,等待救援?那么本公子也不再客气,将她给我绑了,带走。”

    “周瑾,你这是在找死!”

    “本公子就算死,也会拉上你一起。我们生不能在一起,死一定要在一起。”

    下人直接将顾玖绑了,还有青梅。

    然后提着她们二人就朝宅院外面冲。

    顾玖身体上下颠簸得难受,胃里面翻江倒海,想死。

    一群人从小巷出去,刚出巷口就遇到了伏击。

    “救夫人!”

    是赵三的声音。赵三来了。

    顾玖挣扎。

    她就知道刘诏会派人来救她。

    局势危机,周瑾当机立断,提着顾玖上马,就朝外面冲。

    马匹杀伤力惊人,没人敢硬生生承受马匹的踩踏,只能让开。

    “追上去!”

    两伙人,一前一后,在京城的大街上追逐。

    幸亏京城火起,军队先后京城,百姓都躲在家里面不出面。

    整条大街,就他们的在跑马。

    顾玖被压在马背上,想死的心都有。

    她努力保持平衡,不想掉下去被踩死。

    她张开嘴,强风灌进来,更是难受。

    她还是说道:“放了我,你还能逃出去。我可以帮你拦着他们。”

    周瑾回头看了眼,挑眉一笑,笑得满脸邪气。

    “本公子不需要逃。你且放心,本公子定会将你带出京城。”

    “你做梦。”

    “那你就看看本公子的本事。”

    顾玖努力抬起头,朝前方看去。

    “你没打算冲城门?”

    “谁告诉你本公子要冲城门?傻子才会冲城门。小玖,我会让你知道,我比刘诏强十倍,百倍。跟着他不如跟着我。”

    顾玖惊疑不定,“你要如何出城?”

    周瑾神秘一笑。

    直到顾玖感觉到空气越来越湿润,她突然醒悟,“你打算走水道?你……”

    “嘘!抱紧我,本公子带你下江南。”

    周瑾提起顾玖,放弃马匹,直接朝内城河冲去。

    轰!

    一条长枪横空出世,直接朝周瑾的面门打来。

    “刘诏!”

    “周瑾!”

    四目相望。

    两个男人,第一次见面。

    彼此都拉足了仇恨值。

    周瑾当机立断,又是无奈,只能放弃顾玖拖延刘诏的速度,为自己争取一点点机会,以作保命。

    刘诏也不得不放弃追杀周瑾,飞跃半空,接住滚落顾玖。

    这一幕,说起来很长,其实也就是几秒钟的事情。

    短短时间,攻守兼备。

    二人短暂交手,却已经知道对方是极为难缠的对手。

    噗通!

    周瑾落入滚滚河水中,眨眼间就没了踪影。

    刘诏抱住顾玖,稳稳落地。

    他对追上来的属下吩咐道:“通知城门关闭闸口,派人搜查整条内城河,死要见尸活要见人。”

    “属下遵命!”

    顾玖昏了过去。

    捆绑,马匹颠簸,半空中被丢下,身体再也支撑不住,华丽丽地昏了过去。

    刘诏的手,有一瞬间在发抖。

    他抱起顾玖直接上了马车,“回王府,传太医。”

    ……

    夜幕垂下!

    白日的喧嚣化作夜晚的宁静。

    地面上的鲜血已经清洗。

    尸体已经被被抬走,事后处置。

    无论是天狼军,京西营,还是京北营,都已经退下。

    厮杀了一天的兴庆宫,终于迎来了难得的安宁。

    太医们聚拢在一起,替天子诊治身体。

    陈大昌的左手包裹着绷带,恭恭敬敬伺候在天子身边。

    轻伤不下火线,受一点伤算什么,只要没死,他就是陛下身边最忠实的那条走狗。

    天子累了。

    朝臣们也累了。

    可是无人退去。

    所有人都守在兴庆宫,他们想要得到一个答案,或是听听天子的说法。

    天子没什么想说的。

    不!

    天子有太多想说的。

    只是还不到时候。~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