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侯门医妃有点毒 第456章 传位诏书是假的

时间:2018-12-13作者:我吃元宝

    “宁王!”薛贵妃惊呼。

    “你竟然没死?”赵王不敢置信。

    宁王哈哈一笑,“没想到赵王弟会一直盼着我死。哎呀,让王弟失望了,本王还活的好好的。对了,本王还给你带了一份礼物过来。”

    宁王拍拍手,当即有内侍上前,丢下一个鼓鼓囊囊的布袋,几颗人头从布袋中滚落出来,全都死不瞑目。

    呕!

    即便兴庆宫已经成为修罗场,文臣们猛地看见这些人头,依旧不适。

    宁王笑呵呵的,“赵王,这些都是你的人吧。你派人狙击本王,结果却被本王反杀,是不是很失望。”

    赵王肝胆俱裂,猛地朝刘诏看去。

    刘诏轻蔑一笑,“几个杀手,也想取我父王的项上人头,赵王叔将我们宁王府地侍卫想得太过无能了一些。”

    宁王拍着手笑起来,“不错,不错。本王生了个好儿子啊,及时赶到,救下了本王。”

    此时,一群兵马涌入皇宫。

    “裴蒙?”

    文武大臣们惊了。

    薛贵妃同赵王一样惊讶。

    唯有宁王和刘诏父子神色平静,显然早知道这一切。

    不对,他们父子应该是随裴蒙一起进京。

    刘诏率先头敢死队冲入皇宫,大部队则在后面压阵。

    “裴蒙,无旨率军回京,你这是死罪!”赵王大吼,血脉膨胀。

    宁王竟然联络了鲁侯,鲁侯竟然派出长子率军帮助宁王。

    鲁侯为何要帮宁王?

    裴蒙就是鲁侯的长子,人称裴将军。

    几个文臣也在斥责裴蒙,“裴蒙,你无旨进京,还敢调动这么多人马,你这是造反,是死罪。”

    比起赵王率领的京西营,文臣们更忌惮鲁侯名下的西北军。

    这帮西北军战斗力极为强悍,上千战斗力强悍的绝对进京,所造成的破坏,远胜上万人的乌合之众。

    裴蒙三十来岁,一张脸,风霜刀剑,写满了沧桑了杀戮。

    他冷哼一声,拿出明黄的圣旨,“本将奉皇命带军进京护驾,何来造反?诸位大人,还有赵王,你们说话客气点。本将手下儿郎脾气不好,当心他们一言不合就要杀人。”

    文臣怒斥,“你这是威胁!”

    裴蒙冷冷一笑,“本将就是在威胁你们,难道你们听不出来?”

    “你,你放肆!”文臣暴走,简直是岂有此理。

    裴蒙抱着腰刀,一脸冷漠。

    他就是放肆,又怎么样。

    大周战斗力最强的就是西北军,而在西北军内,战斗力最强的就是天郎军。

    裴蒙正是天郎军统领,战功赫赫的野战军老大。

    人数最多的时候,也只有五千人的天狼军从不守城,只打硬仗,野战。

    靠着一次次功勋,天狼军打出了自己的名气,同时也是战损最高的部队,最野的部队。

    身为这支队伍的头领,裴蒙自然有放肆的本钱。

    在他身后,一千天狼军儿郎就是他的底气。

    在场的什么京西营,京北营在他眼里,统统都是软柿子,随便砍。

    也就是刘诏手下的几百人还有点看头,能和天狼军一战。

    在京城外,还有一千天狼军准备随时接应他们出城回西北。

    鲁侯这回将战斗力最强的天狼军都派了出来,可见鲁侯对京城局势极不乐观。

    李侍中站出来,“裴将军,你说你是奉皇命行事,能否将你手中的圣旨给本官过目?本官不是怀疑裴将军,只是规矩如此,还请裴将军见谅。”

    裴蒙冷冷一笑,“总算有个会说话的人站出来。”

    说完,直接将圣旨甩给李侍中。

    文武大臣看见裴蒙如此轻忽怠慢圣旨,都不由得皱起眉头。

    更有文臣,已经想到等到此间事了,一定要上本弹劾裴蒙,治裴蒙一个大不敬的罪名。

    李侍中稳稳的接住圣旨,展开一看,果然是给鲁侯的圣旨,时间是一个半月前,也就是陛下第一次昏迷苏醒之后。

    这份圣旨的笔迹,应该是陈大昌代笔。

    原来在那个时候,陈大昌已经在替陛下书写圣旨。

    这份圣旨根本没有经过政事堂。不过事关军国大事,陛下可以给边军将领下密诏。

    李侍中看完圣旨后,就交给其他文臣。

    圣旨在文臣中传阅,确认无误。

    等大家看完,圣旨回到了裴蒙手中。

    李侍中问道:“圣旨里面分明是召鲁侯回京,为何不见鲁侯,换成了裴将军?”

    裴蒙冷漠道:“没空!”

    “你……”暴躁的尚书令大人气得跳脚,裴蒙简直就是在挑战他们的底线。

    李侍中微蹙眉头,“裴将军的意思是鲁侯没空?”

    裴蒙点点头,“正是!故家父命本将带兵进京护驾。问题都问清楚了,是不是该解决正事。”

    裴蒙指着前方的赵王母子,“陛下是不是还活着,你们这些大臣,难道不该派人进去看一看吗?”

    若非看李侍中态度好,裴蒙才不会说这么多话。

    近些年,他是越来越懒得说话。

    意见不合?

    直接拔刀相见,比打嘴仗快多了。

    此刻远在西北军帐的鲁侯,正和谋士下棋闲聊。

    “算着时间,裴蒙应该到京城。他现在别的都好,就是杀戮心太重,重到连脑子都懒得动。这回去京城历练历练,同那群老狐狸斗智斗勇,希望能让他脑子开开窍。别遇到事情就知道杀杀杀。光杀人管屁用!”

    谋士顺手一记马屁,“侯爷英明!”

    “本侯英明个屁。宁王父子奸诈,否则本侯岂会让裴蒙趟这趟浑水。”

    “侯爷高瞻远瞩。”

    “滚!”

    ……

    回到京城,兴庆宫宫门前。

    多方对峙,一触即发。

    李侍中同几位大人商量了一番,然后站出来,“贵妃娘娘,赵王,无论陛下现在什么情况,臣等都必须亲眼过目才行。至于传位诏书,等臣等确认了陛下的情况后再讨论不迟。”

    “荒唐!”薛贵妃寸步不让,“传位诏书就在这里,你们不拜见储君,一会说传位诏书是假的,一会又要见陈大昌,一会又要面见陛下。

    本宫看你们分明就是包藏祸心,同宁王父子狼狈为奸,阴谋造反作乱。你们这群乱臣贼子,本宫今日就守着兴庆宫大门,除非本宫死在这里,否则你们休想得逞。”

    “父皇啊,你好惨啊!”

    宁王突然一句号丧,犹如石破天惊,打破了僵持不下的场面。

    宁王直接滚在地上,“父皇啊,儿臣不孝,儿臣没能早点回来,让你被奸贼害死。儿臣该死啊!父皇,你快起来看儿臣一眼啊,你要打要骂,儿臣绝不二话。父皇啊,你不要走啊!儿臣还没给你报仇啊!”

    文武大臣们皱眉嫌弃,薛贵妃母子咬牙切齿,刘诏一脸不忍直视。

    “父皇啊,你老人家不能就这么走了啊!你走了儿臣怎么办啊……”

    宁王一个劲的号丧,整个兴庆宫瞬间就从修罗场变成了气氛囧囧的逗逼。

    “宁王,庄重!”尚书令大人看不下去,不得不出言制止。

    宁王坐在地上,“父皇都没了,你还让本王庄重。你安的是什么心?你是不是和赵王一伙的?你们害死了父皇,本王不会饶了你们。”

    “简直是荒唐。”尚书令大人气得吹胡子瞪眼,一副不与智障一般见识的样子。

    “赵王,贵妃娘娘,你们还在犹豫什么?你们挡着大门不让大家进去,真以为这样就能解决问题吗?”李侍中放声喊道。

    薛贵妃嗤笑一声,“本宫何曾说过不让你们进去看望陛下?本宫唯一的要求,是要你们先承受这份传位诏书,然后再进去看望陛下。”

    宁王呵呵冷笑,“什么传位诏书,我看是篡位诏书吧。”

    “宁王,你不要不知好歹!”薛贵妃怒斥。

    宁王拍拍屁股坐起来,“本王就是不知好歹,所以才能活到今天。本王要是知了你们的好歹,早在回京的路上就已经被你们给弄死了。”

    “血口喷人。”赵王大怒。

    刘诏冷哼一声,“说这么多废话干什么,直接杀进去,陛下什么情况一目了然。”

    “你敢!”赵王双目圆睁。

    刘诏抱着斩马刀,“本公子有何不敢。赵王叔莫非做贼心虚,怕被人知道你杀了陛下。”

    “本王若是继续容忍你,岂不是坐实了本王的罪名。本王今儿就替你父王教教你做人的道理。”

    赵王提着长枪就朝刘诏杀去。

    刘诏轻蔑一笑,“来得好!”

    他提着斩马刀应战。

    “今日本公子斩你狗头,祭奠陛下。”

    “放你娘的狗屁,本王今儿教你好好做人。”

    二人一边放嘴炮,刺激对方,一边杀他个天昏地暗。

    宁王拍着手一脸兴奋,像个智障一样,让人不忍直视。

    宁王兴奋过后,趁机往兴庆宫里面冲。

    薛贵妃大惊失色,“拦住他们,赶紧拦住,不准他们进来。”

    一个弱小的身影,自兴庆宫人群后面钻出来,高声呼喊,“传位诏书是假的,薛贵妃和赵王杀了陛下,还杀了李德妃小皇子。”

    “江淑仪!你死定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