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侯门医妃有点毒 第454章 杀了他

时间:2018-12-13作者:我吃元宝

    江淑仪被人押到兴庆宫,看着满断手断脚,一地尸体,鲜血浸染了地面,她直接吐了出来。

    内侍不管她吐不吐,直接将她押到寝宫。

    “进去!”

    江淑仪脸色惨白,内心早已经恐惧得想要逃跑。

    然而内侍并不给她逃跑的机会。

    最后,她还是被推进了寝宫内。

    看见李德妃母子的尸体,她瞳孔张大,不敢置信,浑身颤抖得下一刻就会倒下。

    她要死了吗?

    她今日会死在这里吗?

    她还不想死,呜呜!

    “瞧瞧,陛下最宠爱的淑仪娘娘来了。”

    薛贵妃的声音响起,落在江淑仪的耳朵里,仿若恶魔。

    她苍白着一张脸,小心翼翼地朝床头看去。

    陛下怎么了?

    陛下动不了了吗?

    “江淑仪,你过来。”

    薛贵妃朝她招手。

    被人推了一下,江淑仪才回过神来,战战兢兢朝薛贵妃走去。

    “江淑仪,你告诉陛下,你是不是本宫的一条走狗?”

    江淑仪牙齿哆嗦打架,发出咯咯咯的响动。

    她惊恐不安地点点头。

    “别光点头,得说话。告诉陛下,你是本宫的什么?”

    江淑仪浑身抖啊抖,事到如今,形势比人强,她也是被逼无奈。

    她冲天子苦笑,然后才说道:“奴婢就是娘娘地一条走狗。”

    薛贵妃哈哈大笑起来,“陛下,你瞧见了吗?你宠爱的江淑仪亲口说她是本宫的一条走狗。陛下听完后,作何感想?”

    江淑仪直接闭上了眼睛,她无颜面对天子。

    天子瞪大了眼睛,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因为天子知道,薛贵妃不会做多余的事情。

    既然将江淑仪叫了过来,必定是要利用这个江淑仪做些什么。

    天子在等待薛贵妃的下文。

    薛贵妃没让天子等待太长时间。

    她抬手,轻抚这天子的面容。犹如当年他们刚成亲那会。

    她语气温柔,说出的话却犹如风霜刀剑,“睿真崔皇后身边的方少监,陛下还记得吗?

    他告诉本宫一个秘密,他说本宫的长子其实不是被睿真崔皇后害死的,而是被陛下你害死的。

    他还说,睿真崔皇后之所以愿意被黑锅,是因为你答应要给仁宣太子机会。为了仁宣太子,睿真崔皇后到死,都没有说出这个秘密。

    对于方少监的话,本宫一直将信将疑。直到今天,本宫才有机会亲自问一声陛下,是你杀死了我们的长子,对吗?”

    赵王神色复杂地看着薛贵妃。

    他记得自己有个一母同胞的哥哥,自幼聪明绝顶,十分出众。

    可是一次风寒,就要了哥哥的性命。

    他还记得,哥哥死的时候,母妃伤心了整整一年才重新振作起来。

    有时候,赵王都会偷偷庆幸,庆幸这位一母同胞的哥哥死了。

    如果没死,他得不到母妃全心全意地宠爱,今日诏书上写的就不会是他的名字。

    “陛下,你告诉臣妾,我们的孩子是怎么死的,好不好?”

    薛贵妃的语气一如既往地温柔,眼神很悲痛,悲痛中则是刻骨的仇恨。

    “你,你……”

    “臣妾体谅陛下说不出话来,不如这样吧,如果是你害死了我们的孩子,你就点个头。要是没有你就摇个头,好吗?”

    天子目光充血,死死地盯着薛贵妃。

    薛贵妃微蹙眉头,“陛下既不摇头,也不点头,是因为愧疚还是因为心虚?果然,我的长子是被你害死的。都说虎毒不食子,可你却,哈哈,你却亲手了结了我们孩子的性命。你可真够狠毒啊。”

    天子一言不发,目光坦然。

    薛贵妃冷冷一笑,一字一顿地说道:“今日你会遭到报应。你害死了我的孩子,我身为母亲,自然要替孩子报仇。你放心,就一会,你就能去见列祖列宗。江淑仪,你给我过来。”

    江淑仪浑身一哆嗦。

    她看到了太多不该看见的事情,听到了太多不该听的话。

    她一定会被杀人灭口的。

    江淑仪想哭,但是不想死。

    她还没有活够,她不想死。

    可是薛贵妃的话,她不能不听。

    她要是不听,下一刻死的人就会是她。

    她一步一步朝前走。

    薛贵妃冷漠着一张脸,“江淑仪,这个老货,就是宠爱你的天子。可是你看看他现在这副尊荣,他已经不配做天子。他的使命已经完成了,他这一生也该结束了。你来,本宫把这个机会给你,你亲手结束一代帝王的性命。”

    “不,不!”

    江淑仪惊恐大叫,连连后退。

    薛贵妃竟然让她弑君,她不敢,她不要。

    “你敢不要!”

    赵王掐着江淑仪的脖颈,“你再敢说一个不字,本王现在就杀了你。”

    江淑仪目光惊恐,拼命挣扎。

    陈大昌大声怒斥,“你们竟然敢弑君,你们全都不得好死。”

    江淑仪哭了出来。

    陈大昌说的话就是她的想法。

    弑君的人,一定会不得好死。

    她不想死,更不想不得好死。

    赵王呵呵冷笑,“将陈大昌的嘴巴堵上。若非留着你还有用,本王早就宰了你。”

    赵王看陈大昌怎么看怎么嫌恶。

    这个阉货,过去仗着圣宠,没少作威作福。

    他们这些皇子,子啊他面前都得客客气气的,气煞人也。

    陈大昌的嘴巴被堵上,说不出话来。

    申常侍哈哈一笑,“陈公公,你也有今日。”

    陈大昌肝胆欲裂,拼命挣扎,“呜呜呜……”他们要弑君,姓申的,你竟然不阻止。

    申常侍似乎是听懂了陈大昌的怒吼,“咱家为什么要阻止?咱家都沦落到这个地步,只能一条道走到黑。倒是你陈公公,你身为陛下身边第一心腹,眼睁睁看着陛下离去,你作何感想?是不是觉着自己很无能,羞愤欲死?”

    陈大昌眼珠子都快瞪出来,却无法阻止事态的发展。

    江淑仪被人强迫压在床前,一张靠垫放在她的手中。

    薛贵妃在她耳边含笑说道:“杀了陛下,本宫容你活命。否则本宫要你给陛下陪葬。”

    江淑仪浑身发抖,“我,我……”

    “不敢吗?那就杀你全家。”薛贵妃似笑非笑地看着江淑仪。

    江淑仪:“……”我该怎么办?我一定会被天打雷劈。

    薛贵妃拉着她的手,“当初你背叛本宫的时候,就该料到会有今日。你真以为你磕头请罪,学两声狗叫,本宫就会轻易放过你吗?你真是太天真了。

    真正的考验就在此刻,杀了他,本宫就真的原谅你,甚至抬你做太妃,保一辈子荣华富贵。还有你的父兄,本宫保举他们做官,为你们江家子孙谋百年富贵。快,杀了他!”

    靠垫渐渐靠近天子的面颊,只需要用力往下一压,一切都结束了。

    江淑仪浑身抖如筛糠,“我,我,我怕。”

    薛贵妃轻声一笑,“陛下注定要死在今天。而你,可以选择死,也可以选择生。江燕,你到底想死还是想生?你的父母兄长姐妹,他们的性命你都不在乎吗?你要眼睁睁看着他们给你陪葬吗?”

    “不,不是的。”

    “那就杀了他!他现在就是一具动弹不了的活死人,根本不是什么天子。杀了他,一了百了,这一切都结束了。”

    “结束了?”

    “当然!”

    话音一落,薛贵妃拉着江淑仪的手压下去。

    江淑仪手中的靠垫直接就压在了天子的脸上。

    薛贵妃面色阴狠,“你还在犹豫什么,都到了这个地步,还不赶紧用力结束这一切。”

    “啊啊啊……”江淑仪崩溃大叫。

    陈大昌剧烈挣扎。

    天子露在外面的左手在颤抖。

    江淑仪崩溃大哭,手中的靠垫却一直压在天子的面容上面,不曾拿开。

    寝宫外面,喊杀声震天。

    “怎么回事?”

    这是所有人的疑问。

    杀戮不是已经结束了吗?

    为何又杀了起来。

    哪里来的人马。

    一个将士急匆匆跑进来,躬身一拜,“启禀王爷,公子诏带着人杀到了。”

    “刘诏!他没死吗?”赵王咬牙切齿。

    “千真万确,的确是公子诏。这已经到了兴庆宫宫门口。”

    赵王大怒,“本王这就去宰了他。”

    “慢着。”

    薛贵妃叫住赵王,“都已经这个时候,无需和他硬拼。拿着传位诏书,叫刘诏俯首称臣。他若是不从,他就是乱臣贼子。到时候直接下令讨伐他,名正言顺。”

    赵王眼睛一亮,“母妃说的对。本王无需和他硬拼,本王这就去讨伐他,叫他知道做乱臣贼子不会有好下场。”

    “本宫同你一起去。”

    薛贵妃不放心,要陪赵王一起出去。

    反正大局已定,刘诏已经无力回天。

    至于宁王,怕是尸骨都已经凉透了吧。

    母子二人一起出宫,应付刘诏。

    江淑仪瞬间跌倒在地,呜呜哭泣。

    她杀了天子,她该怎么办?

    她会不得好死,会被天打雷劈。

    想到这里,江淑仪心中充满了恐慌和绝望。~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