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侯门医妃有点毒 第453章 李德妃死

时间:2018-12-13作者:我吃元宝

    “呜呜呜……”

    天子在怒吼,在拼尽全力阻止一切。

    尽管什么都阻止不了。

    薛贵妃来到床头,轻声说道:“陛下放心,很快这一切就要结束了。到时候你就能解脱了。臣妾你让你安心上路。”

    天子双目圆睁,仿佛是从地狱爬出来的恶鬼,要将一切背叛他的人全都拉下地狱被油锅煎炸。

    薛贵妃却咯咯咯地笑了起来,“陛下,你这模样真吓人,臣妾都被你吓死了。不过你就算把眼睛瞪瞎了,也改变不了事实。赵王会是下一任皇帝,他会继承你的意志,治理大周江山社稷。你放心,他会是个好皇帝。”

    就在天子即将被气死的下一刻,一声沉闷的动静在空旷的寝宫响起。

    空荡荡的墙壁,往里面凹陷,露出了中空的暗格。

    暗格里面放着一个檀木匣子。

    薛贵妃神情紧绷,寝宫内无人说话,大家都盯着暗格内的檀木匣子。

    赵王亲手捧起檀木匣子,难掩激动。

    他小心翼翼地将檀木匣子放在桌上,搓着手,目光火热。

    薛贵妃催促,“快打开看看,里面放的是不是传国玉玺。”

    赵王点点头,将锁扣往下一拉,檀木匣子的盖子打开。一尊玉雕而成的传国玉玺就躺在里面。

    “哈哈哈……传国玉玺,果然传国玉玺……”

    赵王捧起传国玉玺,放声大笑。

    仿佛这一刻,他已经登基称帝,成为大周的天子。

    “快,快在诏书上面用印。”薛贵妃催促道。

    只有传位诏书在手,她才能彻底放心下来。

    即便传位诏书是假的,只要上面有传国玉玺的用印,假的也能变成真的。

    模仿陈大昌笔迹书写的传位诏书,就放在案头。

    赵王难掩兴奋,亲自用印。

    印章落下,这份诏书摇身一变,从假的就变成了真的。

    “哈哈哈……”

    赵王放声大笑,皇位已经唾手可得。

    这个时候,一道清冷的嗓音响起。

    “本王已经完成了承诺,贵妃娘娘是不是也该兑现你的承诺。”

    说话的人正是燕王。

    薛贵妃心情很好,不在意燕王的态度。

    “你帮了赵王,本宫承你的情。将人带上来。”

    一声令下,没一会,李德妃母子被带到寝宫。

    李德妃抱着小皇子,惊恐难安。

    她看见了薛贵妃,瞳孔一缩,被恐惧牢牢抓住。

    她冲到床头,“陛下,救救臣妾,救救小皇子。”

    她缩成一团,小皇子在她怀里很不舒服,害怕得哭出来。

    天子伸出手,手指头哆嗦着,指着薛贵妃,嘴里发出呜呜声。

    薛贵妃轻声一笑,“陛下别指着臣妾,臣妾对德妃妹妹没有成见。奈何德妃妹妹做人太失败,得罪了太多的人,有人要她的命,臣妾也没办法。”

    “你,你……”

    天子于愤怒中,竟然说出了话,只是说不完整。

    陈大昌朝燕王看去,“你们到底想做什么?”

    燕王一步一步朝前走,来到李德妃面前。

    他居高临下地盯着她,冷酷一笑。

    接着他又朝躺在床上动弹不得的天子看去,“父皇当年可有想过会有今天?”

    “你,你……”天子只能发出这个音节。

    燕王满目仇恨,一把抓住李德妃的头发,将她往前一扯。

    李德妃被拉起来,慌张恐惧,“放开我,放开我。”

    “母妃,母妃。”小皇子,放声大哭。

    薛贵妃使了个眼色,当即就有内侍抱起小皇子。

    “放开小皇子!”李德妃惊恐大叫。

    啪!

    燕王一巴掌打在李德妃的脸上,“现在知道怕了。当初那么嚣张,怎么就没想到会有今天。”

    燕王神情癫狂。他平日里不显,一旦爆发,其疯狂程度,令人恐惧。

    如果顾玖在这里看到这一幕,一定要说燕王就是憋得太久了,硬生生把自己憋成了一个疯子。

    燕王双目赤红,咬牙切齿地冲天子怒吼,“你心疼了吗?真是难道,你竟然会有心。从小到大,你都将我们当成畜生一样对待。

    不对,我们这些皇子在你眼里,甚至连畜生都不如。你对我们动辄打骂,半点面子都不给。

    我们算什么玩意。名为皇子,不过就是个可怜虫罢了。你要杀要剐,我们哪里敢说一个不字。

    我是你儿子,你打我骂我不给我面子,我忍了。可是母妃有什么错?她陪伴你几十年,结果你却为了这个女人拙劣地栽赃陷害,就将母妃从贤妃贬斥为婕妤。

    你不是挺宝贝她,还有她生的小皇子吗?我们这些成年皇子都是猪狗不如的东西,唯有小皇子才是你的亲儿子。

    正好,今日我就让你好好看看我是怎么弄死你的宝贝儿子,还有的宝贝女人。我要让你知道,你就算是贵为天子,你也有无能无力的一天。”

    “你,你……这……”天子指着燕王,神情悲愤。

    燕王抬手,一巴掌打掉天子的手指头。

    他哈哈大笑,“当初众目睽睽之下,你为这个女人出头,将母妃由贤妃贬斥为婕妤,就该想到会有今天。这一切都是你的报应,是你自大的报应。

    这个女人纵然该死,罪魁祸首的你更是该死。你根本就不配为人父,你就是侩子手,是你亲手斩杀我们父子亲情。”

    燕王拔出匕首,一刀子捅进李德妃的腹部,动作又快又狠,没有丝毫犹豫。

    李德妃捂着腹部,似乎还没回过神来。

    “为什么?”

    为什么非要杀了她?她已经一无所有,她败了,她已经翻不起风浪,为什么还不肯放过她。

    燕王面色狰狞,“你害我母妃,你该死!”

    话音一落,燕王果断拔出匕首,朝小皇子走去。

    “不,不要!杀了我,别伤小皇子。”

    李德妃伸出手,朝燕王扑去。

    赵王直接一脚将她踹翻,“贱人!容你在后宫兴风作浪多年,你该感到荣幸。若非你,今日这一切也不会发生。”

    李德妃还没死,她努力朝燕王爬起,“放过小皇子,他是无辜的。”

    “无辜?”

    燕王似乎是听到了天下最好笑的笑话,“从你怀他那天开始,他手上就沾满了鲜血。身在皇子,从来就没有无辜之人。你为他所害的人,全都要算在他的头上。”

    燕王一把提起小皇子。

    小皇子忙蹬腿,哭喊,“父皇,母妃,父皇,母妃……”

    小皇子还很小,他的哭泣是那样的无助而柔弱。

    然而在场的人,没有一个生出慈悲心肠,任由他哭泣。

    燕王提着小皇子的后领,来到床头。

    “看看,这就是你的宝贝儿子。你是不是想过,要将皇位传给他。你为了这个孽种,你将我们这些成年皇子当做畜生,恨不得杀之而后快。好在老天开眼,让你中风偏瘫。今儿就是你的报应,是你身为昏君的报应。”

    话音一落,燕王当着天子的面,将小皇子往地上重重摔下。

    啪!

    鲜血横流,小皇子抽动了两下,就再没有动静。

    “不!”

    李德妃疯狂大叫,拖着流血不止的身体爬到小皇子身前。

    “不,不会的。你们会遭到报应的。”

    李德妃抱着小皇子的身体,哭泣,呐喊,诅咒。

    小皇子的身体由温热逐渐冰冷,鲜血淌了一地。

    “你们会遭到报应的,你们全都不得好死!”李德妃发出最后一声呐喊,倒在地上,失血过多而亡。

    “哈哈哈……”

    燕王放声大笑。

    然而小声中并没有大仇得报的畅快,反而多了迷茫和痛苦。

    他低着头,看着地上一大一小两具尸体,呵呵冷笑一声。

    “你们该死,你们统统该死。”

    他咬牙切齿,似乎是说给别人听,又像是说给自己听。

    他丢下染血的匕首,转身走出寝宫。

    赵王张嘴,想要叫住燕王。

    然而却被薛贵妃阻止。

    燕王这个样子,对他们来说最好不过。

    要是燕王从今以后一蹶不振,那就更完美了。

    赵王迟疑了一下,最终还是没有叫住燕王,眼睁睁看着他离开。

    薛贵妃扫了眼李德妃和小皇子的尸体,然后来到床前,轻声一笑,“事到如今,陛下还有什么话想说吗?”

    天子眼中有魔鬼。不,他本人就是从地狱爬出来的厉鬼。

    但凡身边有人,他会立即下旨,处死这些乱臣贼子。

    统统都不得好死。

    他要将他们千刀万剐。

    薛贵妃抿唇一笑,“陛下看看这份传位诏书,还有哪里用词不合适,你给指正一番。”

    “你……”

    天子感觉心头有无数道气息在乱窜,随时都有可能闭气而死。

    薛贵妃收起诏书,“这份诏书完美无缺,已经不需要陛下亲自指正。至于陛下你,你已经完成了使命,接下来本宫要给你送上一份大礼。把人带上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