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侯门医妃有点毒 第447章 绑人

时间:2018-12-10作者:我吃元宝

    账本查完。

    这几年,顾大人名下的产业,的确增加了不少。

    但是这些增加的产业,都是陆陆续续的添加的,分散在各个时间段。

    账本上没有出现大笔来路不明的产业或是巨款。

    当然,还有一种情况,那些贪墨的巨款并没有入账。

    顾玖盯着顾全,“你确定老爷名下所有产业都登记在账本上?”

    “小的确定。”

    顾玖不放弃,“老爷有没有在外面养外室?”

    管家顾全连连摇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老爷绝对没有在外面养外室,小的可以保证。”

    顾玖继续问道:“老爷可曾一次性拿回大笔金银?”

    管家顾全问道:“不知二姑奶奶说的大笔,多少钱算大笔?”

    顾玖哼了一声,“一万两以上。”

    顾全想了想,“有过两三次。每次都是一万多两。”

    “什么时候的事情?”

    顾全说了三个时间。

    顾玖皱眉,时间和赈灾对得上。

    难道顾大人真的贪墨了赈灾粮?

    管家顾全显然也想到了这一点,他急忙替顾大人辩解,“如果老爷真的贪墨了赈灾粮,绝不会只拿回一两万两银子。那么多粮食,转手一卖,何止一两万,十万二十万都有。”

    顾玖问道:“老爷藏银在哪里?他私下里藏了多少银子?”

    “这这这……”

    “什么这这这,都这个时候你还在犹豫什么?难道你不想知道老爷到底有没有贪墨赈灾粮?”

    被顾玖眼睛一瞪,顾全心虚气短,拿出钥匙开箱柜。

    顾大人藏的现银不多,也就两三千两。

    银票不少,几个匣子的银票加起来足有四五万两。

    但是银票有新有旧,不像是一次性拿回来的。更像是多年积攒下来的。

    这一点,管家顾全也能作证。

    “二姑奶奶,你一定要相信老爷是清白的。老爷绝不可能对赈灾粮食伸手。这件事情,一定是马师爷搞出来的。现在出了事,马师爷人也失踪了,肯定是他投靠了谁,炮制了证据冤枉老爷。”

    顾玖点点头,“那就派人查马师爷。活生生一个人,就算失踪,也不可能一点痕迹都不留下。”

    “该,该怎么查?要不要报官?”顾全小声问道。

    顾玖朝他扫了眼,“报官也行,以示清白。我也会派人私下里调查马师爷。希望他还活着。”

    “啊?”

    管家顾全受了惊吓。

    顾玖冷冷一笑,“这么大个案子,死个把人算什么。你好生约束府中下人,不可再出乱子。”

    “小的遵命。”

    顾玖离开书房,打算去看望顾老爷子。

    顾老爷子依旧在喝酒,只是没让小妾作陪。

    他见着顾玖,一点都不意外。

    “一早就听说你人回来了,是为了你父亲的事情吧。你父亲就是个蠢货,早就告诉他当差要谨慎要谨慎,他就是不听。把老夫的话当做耳旁风,真是糊涂蠢蛋。”

    顾玖在酒桌前坐下,“大上午,老爷子就喝上了。身体不要了吗?”

    顾老爷子哈哈一笑,“老夫活了几十年,已经够本了。人生在世,吃喝二字。不能尽情吃喝,这日子还怎么过。你放心,一时半会老夫还死不了。你开的药方,老夫一直有按时服用。”

    顾玖生气,“老爷子,你这是在糟蹋自己的身体。”

    “别管老夫的身体,还是说回你父亲吧。”

    顾玖眉眼微动,“老爷子一早就知道我父亲会出事?”

    “哼!”顾老爷子一脸不爽,“当初你父亲升官户部侍郎,老夫就提醒过他,可他没听。真以为户部侍郎的位置比京城府尹好坐吗?真是愚蠢。”

    顾玖试着问道:“以老爷子看,父亲这回的案子,到底怎么个来龙去脉?”

    顾老爷子摇摇头,“不好说。现在是非常这时期啊。”

    顾玖微蹙眉头,“父亲的案子,醉翁之意果然是在宁王府吗?”

    “可能是,可能不是。”顾老爷子说得含糊。

    顾玖忧心忡忡,“这么说是我连累了父亲。”

    顾老爷子连连摇头,“你可不能这么想。你父亲注定有此一劫,就以他的手段,不是今年也是明年,迟早是要栽跟头的。

    现在栽跟头也没什么,你父亲的案子决定不了皇储。陛下如果真挑中了宁王,不会因为你父亲的案子就改变主意。同理,陛下如果没挑中宁王,也不会因为你父亲奉公守法而改选宁王。”

    顾玖点点头,理是这个理。

    “我现在无法确定到底是谁在背后算计这一切,感觉任何人都有可能。明知道父亲的案子阻碍不了宁王和公子诏,偏偏又来这么一手,古怪得很。难道是冲着我在南车门外的项目而去?”

    顾老爷子提醒道:“你既然觉着此事蹊跷,就要当心。凡事谨慎点。”

    “我听老爷子的,老爷子也要保重身体。”

    顾老爷子挥挥手,半点不在意,“放心吧,老夫还没到死的时候。”

    顾玖说道:“府里人心惶惶,太太根本不顶事,全靠胡氏嫂嫂操持。必要的时候,老爷子也该站出来定一定人心。”

    顾老爷子哈哈一笑,“没你想的那么严重。大房一家还好好的,大房不出事,家里就乱不了。你别瞎操心。”

    顾玖点点头,“我会安排人调查马师爷失踪一事。有了消息后,我会派人说一声。”

    “去吧,去吧。你们都是大忙人,不要在老夫这里浪费时间。”

    顾玖再次提醒顾老爷子保重身体,然后才起身离去。

    顾珊和胡氏一起送她出门。

    胡氏说道:“你六哥去了大理寺看望老爷,看时间也该回来了。二姑奶奶不如留下来吃过午饭,等你六哥回来后再走。”

    顾玖摇头,“不了!我得赶紧回王府安排接下来的事情。嫂嫂和四妹妹,你们都别着急,父亲的事情看似凶险,迟早都会解决的。很快父亲就能平安回府。”

    “真的吗?”顾珊喜极而泣,“谢谢二姐姐,太好了。”

    不怪顾珊如此激动。

    她和柱国公府二房嫡子定了亲事,婚期就在明年春天。

    顾大人下狱,万一被定了罪名,她这门婚事怕是要告吹。

    从昨日开始,她一边要安慰崩溃的谢氏,一边担心顾大人,还要担心自己的婚事。

    一晚上过去嘴里就起了火泡,火烧火燎的痛。

    别人安慰她十句百句,说顾大人一定能平安归来,都比不上顾玖的一句安慰。

    顾玖拿出手绢,替顾珊擦拭眼泪,“四妹妹别哭,一切都会好起来。府中就拜托嫂嫂。”

    “都是我该做的。辛苦二姑奶奶走一趟,饭都没吃,我实在是过意不起。”

    “嫂嫂不用同我客气。等忙完这段时间,我来吃嫂嫂的酒席。”

    “那就说定了。”

    顾玖在二门坐上马车,启程回王府。

    一大早起来,忙到现在,顾玖有些昏昏沉沉。

    加上马车摇摇晃晃,顾玖就有些昏昏欲睡。

    马车穿过热闹的集市,听着车外的喧闹声,顾玖已经不知今夕何夕。

    “惊马!快让开!”

    突然间,一声嘶吼在耳边炸裂,震耳欲聋。

    紧跟着,马车速度加快,左摇右晃。

    顾玖瞬间从昏昏欲睡中醒了过来。

    “夫人抓紧,马匹受惊。”

    许有四的声音从外面穿来,还有车夫的喘气声。

    顾玖紧紧地抓着车架,身体一下一下撞在车壁上,痛死了她了。

    青梅啊啊大叫两声,头撞在车板上,昏了过去。

    马车外面,哭泣,呐喊,惊叫,慌乱……

    整个集市因为突然出现的惊马而彻底乱了。

    地面震动。

    仿若地震。

    数十匹惊马在集市上狂奔,所掀起的混乱犹如人间炼狱。

    顾玖心惊胆战。

    京城集市,怎么可能有如此多的惊马。偏偏还是她回王府的路上。

    她虽然不想做此猜测,但是很显然,这是针对她的。

    这些惊马,全都是冲着她而来的。

    人们的惊叫声已经远去。

    马车已经离开了集市,正在朝城外狂奔而去。

    马车速度太快,一个障碍物,直接车毁人亡。

    马车翻车,马匹跌倒在地上正在哀鸣。

    顾玖双眼模糊,她被遮挡了视线。

    什么东西,热乎乎的,又粘稠。

    抹了一把脸,原来是流血了吗?

    很多人朝马车涌来。

    是谁?

    来的人究竟是谁?

    顾玖试图睁大双眼,想要记住这个画面。

    然而,记忆最终定格在一双牛皮靴子上面。当她想要顺着靴子往上看的时候,身体再也支撑不住,彻底昏迷过去。

    ……

    京城戒严,一过傍晚,路上就没了行人。

    只有绣衣卫和五城兵马司在分区域巡逻,确保京城治安。

    城南某处巷子,最里面是一栋小宅子,看着很不起眼。

    只有走进去,穿过后门才发现这栋别有洞天。

    顾玖昏昏沉沉,似乎醒了,可是双眼却睁不开,整个人糊涂着。

    仿佛有人在耳边说话。

    “务必治好她!若有差池,后果你们都清楚。”

    “公子放心,夫人只是外伤。”

    “……尽快让她醒来。”

    “她为什么还不醒来?”

    是谁,究竟是谁在她耳边说话。

    是刘诏吗?

    怎么没听到御哥儿的哭声。

    御哥儿那么喜欢哭,一定少不了她的哭声吧。

    某个早上,阳光穿透窗户落在卧房内。

    光线照耀下无数尘埃飞扬。

    顾玖终于醒了过来。

    她没动,也没睁开双眼,她假装自己还在昏迷,连呼吸都保持不变。

    对别人来说,装昏迷或许很难。

    对于上辈子以医院为家的顾玖来说,装昏迷根本就是她的天赋技能。她认第二,无人敢认第一。

    她保持着绵长的呼吸,感受着周围的动静,确保屋里没有第二个人,她才睁开了双眼。

    这里不是王府!

    第一眼,她就判断出这里不是她熟悉的任何地方。

    然而这间卧房的布置,却比她在王府的卧房还要奢华。

    地面上,铺的是价值千金的正宗波斯地毯。

    墙面上,挂的是千年前大家留下的画作。

    香炉用的是前朝古董,说不定还是御赐之物。

    就连她躺着的床,也是大匠手艺。其雕花之精美,着实罕见。

    更别提纱账,裘被,全都是价值千金的稀罕物。

    她这是到了哪个暴发户的贼窝了吗?

    若非确定身体还是自己的身体,她还以为又穿越了。

    嘎吱!

    门从外面打开。

    顾玖躺着没动,闭上眼睛继续装昏迷。

    房门打开,更多的阳光透进来,带着丝丝暖意。

    是谁进来了?

    脚步踩着地毯很轻,却很果断。

    来人就站在床前,盯着她看。

    她顿感像是被毒蛇盯上了一样。

    这是个男人。

    浓厚的男人气息,让人无法忽略。

    “夫人既然醒了,为何不睁开眼?夫人昏迷这么多天,不饿吗?”

    被发现了。

    顾玖睁开双眼,朝来人看去,“竟然是你!”~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