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侯门医妃有点毒 第445章 成为炮灰

时间:2018-12-10作者:我吃元宝

    裴氏命人在春和堂设了个小佛堂。

    自天子中风,她一直心神不宁,只能祈求神灵保佑。

    每日早晚,她都要在小佛堂焚香祷告,祈求佛祖保佑宁王能够平安归来。

    这都过去了半个多月了,京城的消息应该已经送到了宁王手中了吧。

    哎!

    宁王离京太远了。

    消息快马加鞭送去,都要半个多月。

    收到消息后启程回京,怕是要一个来月。

    人毕竟不是马。

    就算是马,也不能一天十二个时辰不停的奔跑。

    念完一篇佛经,在丫鬟的搀扶下,裴氏从蒲团上站起来。

    她问丫鬟,“大公子和四公子回来了吗?”

    “启禀娘娘,四公子刚回府,大公子估计要等到天黑才回来。”

    “把四公子请来,本王妃有话问他。”

    “奴婢遵命。”

    裴氏离开佛堂,回到花厅。身上已经洗去了香烛味道。

    刘议给她请安,“给母妃请安。母妃这几天还好吧?”

    裴氏示意他坐下说话,“你父王一日不回京,本王妃一日好不了。这些日子,我是心神难宁,生怕你父王有个三长两短。”

    “母妃放宽心。大哥已经派人保护父王的安危,而且父王身边有常恩他们在,不会出事的。”

    “双拳难敌四手,蚁多咬死象,不可大意。对了,你大哥什么时候派的人?”

    刘议摇头,“这个儿子可不清楚,得问大哥才清楚。母妃也知道,大哥从不和我说这些。我们王府私下里做的一些安排,父王和大哥也都瞒着我,不肯让我知道。”

    裴氏说道:“那是因为过去你还小,不管事,你又喜欢出门喝酒胡闹。怕你嘴巴不严实,喝醉酒被人套话,才不肯告诉你。”

    刘议低头一笑,“如今儿子已经改邪归正,父王和大哥也该给我机会才对。”

    “等你父王回来,你好好表现,我也会和你父王好好说道说道。”

    “多谢母妃。”

    “也是靠你自己争气。”

    裴氏说完,叹了一声。

    “母妃怎么又叹气?儿子都说了,父王那里不用操心。父王长命百岁,一定会平安回京。”

    裴氏皱眉,“但愿如此。”

    “母妃可想过将来?万一父王……”

    “不要去想。”裴氏果断打断刘议的话,“议儿,听母妃的话,什么都别去想。想太多对你没好处。就当什么都不会改变,才能保持平常心。”

    刘议先是愣了下,转眼笑了起来,“母妃说的对,儿子得什么都不想才行。”

    裴氏欣慰一笑,“这就对了。”

    “母妃一定是深有感触吧。”

    裴氏叹了一声,“当年那么多人条件那么好,都有机会荣登大宝。结果那些人全都败了,败在了你皇祖父手中。你道为何?就是因为他们想太多,不肯脚踏实地。”

    刘议若有所思,“母妃再给我讲讲当年的事情。”

    裴氏却摇头,“本王妃知道的也不多。有机会,你去兰台寺。如果当年一些资料没被毁掉,一定是在兰台寺。”

    是吗?

    刘议顿时就兰台寺生出了无限的好奇。

    尽管兰台寺是一个冷门到不能再冷门的衙门,在兰台寺当差等于是被打入了冷宫,一辈子断了升官发财的梦想。

    “多谢母妃告知,有机会儿子一定去兰台寺看看。”

    裴氏点点头,“多看看前人的经验教训,没坏处。”

    刘议温和一笑,一脸纯良无害。

    ……

    时间每过去一天,平静的京城就会多出一道暗涌。

    八仙过海各显神通。人人都在争分夺秒,抓紧时间布置。

    刘诏突然不见了。

    问衙门,衙门说出公差。

    具体去哪里出公差,衙门没有一个人清楚。

    问王府,王府更是一问三不知。

    裴氏很忧心,人都瘦了。

    她将顾玖叫到春和堂问话。

    “诏儿去了哪里?他出门怎么不和本王妃打声招呼。京城局势越来越紧张,他这个时候出门,万一宫里出事可怎么得了。”

    顾玖垂首说道:“回禀母妃,公子出门之前只说出一趟公差,多余的一个字都没说。儿媳问了他,他只让我别多问。”

    裴氏气不打一处来,“你是他媳妇,他出门去了哪里你都不知道。你是怎么当妻子的?”

    顾玖低头一笑,“父王经常出门三五天不回来,母妃同样不清楚父王的去处。可是父王和母妃相处挺好的,父王也没说母妃做得不好。”

    “你放肆!你是和谁说话?有没有上下尊卑?”裴氏拍着桌子怒斥顾玖。

    顾玖幽幽一叹,“儿媳知错,还请母妃见谅。儿媳也是善意提醒母妃,有的事情真的不是我们想怎么样就能怎么样。爷们在外面做事,哪里轮得到我们插手。母妃,儿媳这话没说错吧。”

    裴氏气了个倒仰,“你现在是越来越放肆了。真以为有诏儿替你撑腰,本王妃就不敢动用家法吗?”

    顾玖低头一笑,说道:“母妃息怒。母妃动用家法之前先想想现在是什么时候,我们宁王府可不能自乱阵脚啊。”

    “那你就老实点,本王妃问你什么你就答什么。”

    “儿媳已经把知道的事情都说了出来。母妃还叫我说,我总不能胡编乱造,无中生有吧。”

    顾玖也挺委屈的。

    裴氏气急,若非时机不对,她真想将顾玖收拾一顿。

    “诏儿出门之前,可曾说过多久回京?”

    裴氏还是主动回到了正题。

    顾玖摇头,“没说。估摸着这趟出门,少则半个月,多则一两个月。”

    “这么长时间?”裴氏脸色都变了。

    “这个时候出门如此长的时间,期间万一宫里出现变故,该如何是好。”

    顾玖给她出主意,“母妃不妨进宫请示淑妃娘娘。”

    裴氏忧心忡忡,“本王妃自会进宫给娘娘请安。问你什么,你都一问三不知,要你何用。你给我退下。”

    顾玖不和裴氏一般见识,谁让宁王还没回京,裴氏脾气暴躁点也是可以理解的。

    她躬身退下,离开春和堂。

    刘诏离京之前,的确没有告诉顾玖他要去哪里。

    顾玖揣测,刘诏可能是去接应宁王。

    宁王有可能遇到了伏击,遭遇了危险,路途上被什么绊住了脚步无法及时回京。

    总之,一切都有可能。

    现在大家都在封锁消息。

    谁能抢得先机,谁就赢了一半。

    顾玖有自知之明,她知道自己擅长什么,也知道自己的短板在哪里。

    她不给刘诏添麻烦,故此她没有追问刘诏的去处。

    甚至钱富那里,她都没有过多询问。

    不过她先后给了两笔巨资给钱富做周转。

    顾玖给钱的时候向来很爽快。

    她把钱交给钱富,只说道:“公子信任你,所以本夫人也信任你。希望这些钱能用在刀刃上。”

    “夫人放心,这些钱必定是用在刀刃上。”

    顾玖嗯了一声,关键时刻也不忘挖人,“如果待在公子身边太累,不妨到我这里当差。我这里活轻松,挣钱又多。”

    “多谢夫人,老奴习惯在公子身边当差,换了地方怕是不适应。”

    “罢了,我不勉强你。”

    虽不勉强,却也不会放弃。

    钱富这样的高端人才,可遇不可求。顾玖可是不会轻易放弃的。

    秋天过去,冬天到来。

    时间一天天过去,京城的气氛越来越紧张。

    天气一冷,天子的病症又有所加重,只能每日卧床不起。

    过去还能处理一点政务,口批奏章。

    现在是不行了,体力不支。

    天子毕竟老了,身体又不好,生命力正在一点点流逝。身体各个器官也是不可逆转的衰竭。

    生老病死,一切都是注定的。

    天子躺在床上,呼吸很轻。

    醒来后,他招招手,陈大昌躬身站在床边,“陛下,你醒了。”

    天子点点头,含糊说道:“扶朕起来。”

    几个内侍一起,将天子扶起来,靠坐在床上。

    天子喘着气,先是让太医检查身体,之后喝药。

    喝过药,感觉好了些,才问道:“皇子们回来了吗?”

    “还没有。”

    “这都多长时间了,怎么还没回来?”

    “路途遥远,政令送到诸位殿下手中需要时间,诸位殿下收拾行李启程回京又需要时间。”

    天子眉头皱起。

    “下旨催催,将兔崽子们赶紧回京。朕恐怕时日无多。”

    “陛下!”陈大昌一脸震惊。

    天子摆摆手,“事到如今,朕也算是看透了。”

    陈大昌躬身领命,正要退出去的时候,他又回头说道:“今日朝臣们又在议立皇储一事。老奴该如何做,请陛下示下。”

    天子微微眯起眼睛,“立皇储还得再等等。”

    至于等什么,可能只有天子知道。

    陈大昌躬身说道:“老奴明白了。”

    顿了顿,他又说道:“户部侍郎顾大人,被查出巨额贪墨,如今被革职查办。”

    天子愣了一下,才回过神来,“顾玖的父亲?”

    “正是。”

    “什么时候的事情?”

    “就是今日一早,政事堂几位老大人共同签发的政令。”

    天子紧皱眉头,“这个时候他们还有闲心查一个户部侍郎,到底安的什么心?”

    “陛下息怒。顾大人所犯事情,证据确凿,此事瞒不住。政事堂的几位大人也没办法,只能先将顾大人革职查办。具体要怎么审,怎么判,还要陛下定夺。”

    天子冷哼一声,“传朕口谕,将顾知礼收押大理寺,由大理寺彻查此案。”

    陈大昌意外了一下,才躬身领命,退出寝宫传达天子口谕。

    ……

    王府。

    “夫人,大事不好啦。”

    许有四匆匆跑回东院。

    明明是冬天,他却出了一身臭汗。

    “出了什么事?喘口气慢慢说。”顾玖很镇定。

    许有四喘着气说道:“顾大人出事了。”

    顾玖脸色一变,“老爷出了什么事?”

    许有四喝了一口茶,气喘匀了才继续说道:“老爷被大理寺收押。据说老爷贪墨巨款,政事堂几位大人下令革职查办。”

    顾玖闻言,顿时眉头紧皱。

    顾大人贪墨,她不意外。

    顾大人本就不是多干净的官员,同清廉二字更是不搭界。

    贪墨巨款,这事存疑。得看巨款的标准是什么。

    让顾玖感到不安的是,这事来得太是时候。

    这都什么时候了。

    大家都盯着宫里,都盯着往京城赶的皇子们,盯着天子会立哪位皇子为储君。

    这个时候,顾大人贪墨一事突然案发,政事堂还非常有效率的下令革职查办,大理寺紧接着出面收押了顾大人。

    这样的办事效率,不符合逻辑啊。

    按理说,不管有什么案子,这个时候都该是能推就推,能拖延就拖延。等到立下皇储,再来料理也不迟。

    结果大家都不关心宫里,都盯着一个小小的顾大人。

    顾玖深吸一口气。

    顾大人恐怕成了炮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