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侯门医妃有点毒 第443章 翻旧账

时间:2018-12-08作者:我吃元宝

    一秒记住

    江淑仪一脸诧异。

    送熏香?

    宫里的人不可能用别人送的熏香,这是保命常识。

    薛贵妃嗤笑一声,“怎么着,你以为本宫在熏香里面下毒?”

    “奴婢不敢!”

    “本宫有那么蠢吗?会在熏香里面下毒,哈哈……”

    薛贵妃放声大笑。

    江淑仪低垂着头,心道自己果然想得太复杂。

    只是单纯的送熏香,何须她出面。

    无论如何,她还是淑仪娘娘,薛贵妃犯不着派她做这点小事。

    薛贵妃显然不可能为江淑仪做解释,她神情似笑非笑看着江淑仪,“这些熏香拿好了,一个个分别送去。要是漏了谁,本宫可是要生气哦。”

    江淑仪急忙应下,“娘娘放心,奴婢一定完成任务。”

    “很好!下去做事吧。”

    “奴婢告退。”

    江淑仪捧着一盒熏香退出大殿。

    两位宫女跟上来,美名其曰帮着江淑仪分担,实际上是为了监视她。

    江淑仪无可奈何,只能让两位宫女跟在身边。

    周苗本来想找江淑仪说话。

    远远的看见江淑仪身边多了两个陌生的宫女,心知不妙,当即退去,根本没在江淑仪面前露面。

    这宫里是越来越闹腾。

    天子还活着,大家就急不可耐地跳出来,一点都不矜持。

    周苗哼了一声,转眼又笑了起来。

    他要出宫找顾玖要银子去。

    ……

    王府。

    “夫人,周公公又来了。”许有四躬身禀报。

    顾玖诧异,周苗怎么会在这个时候诏过来,不怕被人猜忌吗?

    “请他进来。”

    尽管心中怀疑,顾玖还是没能拒绝周苗。

    她也想从周苗口中掏出一点消息。

    周苗大摇大摆走进王府东院,还同熟悉的人打招呼。

    许有四看着这一幕,眼角直抽抽。

    “周公公这边请。”

    周苗扫了眼许有四,“跟在诏夫人身边,还如此少见多怪,你家夫人竟然没将你赶走,你是有什么特殊本事吗?”

    许有四面无表情,“我家夫人已经等候多时,公公里面请。”

    周苗嗤笑一声,“不说就不说,咱家也不为难你。”

    周苗甩袖走进房门。

    许有四偷偷松了一口气。

    周苗还真以为人人都如他一般疯狂吗?

    “夫人,我们又见面了。”周苗一走进小书房,就换了一张表情,笑得特别真诚。

    顾玖看着他,“周公公请坐,青梅上茶。”

    茶水奉上,顾玖招呼他喝茶。

    周苗端起茶杯,赏脸喝了一口。

    “夫人这里的茶水,总是这么好喝。”

    “好喝就多喝点。”

    “不了,还是正事要紧。”

    顾玖似笑非笑地看着他,“不知道周公公有什么正事?”

    周苗笑得见牙不见眼,“还没恭喜夫人财源广进。一个南城门一群流民,夫人竟然能玩出这么多花样,真了不起。”

    “公公客气!公公说的正事,不会是奉承本夫人吧。”

    周苗突然收起笑脸,一本正经地说道:“夫人,如今宫里可不太平啊。”

    顾玖叹了一声,“陛下病重,宫里能太平才奇怪吧。”

    “夫人睿智。现在人心惶惶,夫人就没一点打算吗?”

    顾玖朝他面上扫了眼,“不知周公公有何打算?”

    “咱家正要和夫人商量。论打听消息,我的本事夫人是见识过的。然而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手中无银,纵然有天大的本事也施展不出来。”

    顾玖笑出了声,“说来说去,周公公就是想要银子。”

    “正是。不是夫人可否满足?”周苗不也掩藏自己的真实意图。

    顾玖挑眉一笑,“要银子说难不难,说易不易。不知周公公打算拿什么和我交换?据我所知,江淑仪已经投靠了薛贵妃,她的利用价值已经不多了吧。”

    周苗哈哈一笑,“夫人果然消息灵通。我这里有些消息,可以卖给夫人。”

    顾玖有点兴趣,“说来听听。如果消息属实的话,我也介意多给点银子。”

    周苗似笑非笑地看着她,摆明了态度不见兔子不撒鹰。不给银子就不给消息。

    顾玖嗤笑一声,拍拍手。

    很快,青梅捧着一个匣子重新出现。

    匣子里面装着的都是银票。

    顾玖从中拿出一叠,差不多有个两三千两,放在周苗的跟前,“让我先听听你的消息。消息有价值的话,这一匣子的银票全是你的。”

    周苗一把抓住桌上的银票,生怕慢了一点顾玖反悔。

    他收了银票后,也没玩花样,直接说道:“薛贵妃坐不住了,要对萧淑妃动手。”

    “就这个消息?”顾玖哼哼两声,“这个消息可不值钱。”

    周苗嘿嘿笑起来,“李德妃想扶持小皇子上位,这个消息值钱吗?”

    “说具体点。”

    “最近几天,陛下有空就叫人将小皇子抱到寝宫。夫人,这可是个不好的苗头啊。”

    顾玖挑眉,“还有吗?”

    周苗继续说道:“按理说小皇子这么得宠爱,李德妃早就蹦跶起来。可是最近她却反常的安分守己。夫人可要当心。”

    顾玖笑了笑,“还算有点价值,但是不够。”

    “我都说了,手中银钱不够,想打听消息也无从下手。夫人将这里的银票全给我,过些日子,我保证给你价值连城的消息。”

    顾玖似笑非笑地看着他,“去年淑妃娘娘中毒,我给了你大笔的银子,叫你帮我打听幕后黑手。这都一年了吧,你给我打听了什么出来。”

    周苗连连摇头,“这事不能怪我,我已经尽力了。”

    顾玖哼了一声,“所谓的尽力,就是一些似是而非的消息。你这点消息,我随便花点钱都能买到。”

    “夫人能买到李侍中李大人的消息吗?”周苗一脸胸有成竹,显然笃定顾玖买不到李侍中的消息。

    顾玖果然意外,“你有李侍中的消息?”

    “不巧,正好得到一点消息。”

    “说来听听。”

    周苗盯着顾玖手中的木匣子,垂涎里面的上万两银票。

    顾玖嘲讽一笑,干脆利落地将木匣子推出去,放在周苗跟前,“说!只要有足够的价值,这些银票都是你的。”

    周苗四下看了看,压低声音说道:“我不知道陛下会立谁为皇储,但是我知道,立皇储的传位诏书一定是由李侍中书写。”

    顾玖大惊失色,“你凭什么这么肯定?”

    周苗声音越发小了,“过去,传位诏书,皆由孙家人书写。但是这一次,据我得到的消息孙家人已经被排除在外。

    到最后传位诏书,一定是由里李侍中书写用印。只要盯着李侍中,不难知道陛下将皇位传给了谁。”

    顾玖心中大动。

    前面提过,太妃(原先的太子妃)孙氏的娘家,是个很牛逼的家族。

    这个家族厉害在,家族子弟自身就很有本事,而且从不靠姻亲关系发展。

    所以即便姻亲出了事情,嫁出去的女儿惹了泼天大祸,也牵连不到他们头上。

    当初太妃孙氏算计天子,如果被人发现,十有九八孙家也能安然脱身。这就是孙家的厉害之处。

    更厉害的是,这么多任皇帝,传位诏书,都是由当时的孙家族长书写。

    这份荣耀,非同一般。

    看在传位诏书的份上,历任皇帝都会对孙家客气相待。只要孙家不参与造反,孙氏一族就能长久享受富贵荣华。

    传承几百年的大家族,果然有自己的立身之本。

    按惯例,天子要立下传位诏书,不出意外也该是由这一代孙家族长书写。

    可是周苗却说,天子有意让李侍中取代孙家。

    这是何意?

    顾玖心中惊疑不定,“你从哪里得到的消息?陛下为何弃孙家不用反而用李侍中?这么大的事情,你可别开玩笑。”

    “正是因为此事事关重大,咱家才不敢开玩笑。消息来源,我只能说来自兴庆宫。至于陛下为何舍弃孙家不用,你问我我也不知道。”

    周苗一副光棍的模样,不知道就是不知道。就算知道也不说。

    顾玖紧皱眉头,“你什么时候得到的消息。”

    周苗笑起来,“就前两天。”

    顾玖蹙眉,“照你这么说,陛下已经拿定主意立谁为皇储?”

    周苗摇头,“这个我可不知道。反正陛下天天都要召见朝臣,谁不定已经商量出结果。”

    怎么可能!

    真要商量出结果,一定有风声传出来。

    现在一点风声都没有,就说明天子还没拿定主意,还在犹豫。或是在等皇子们赶回京城。

    顾玖笑了起来,“你的消息倒是灵通。”

    周苗咧嘴一笑,“一般一般。有了这笔钱,我还能打听到更多的消息。”

    顾玖笑道:“那我就等你的好消息。”

    周苗抱着一匣子银票离开了王府。

    顾玖还陷在李侍中书写传位诏书的消息中不可自拔。

    这个消息,实在是出乎人的意料之外。

    天子为何突然看孙家不顺眼?

    为什么要舍弃孙家用李侍中?

    李侍中到底有什么独到之处,不仅能得到睿真崔皇后的重用,还能得到天子的信任。天子连传位诏书的重任都要交给他。

    这些朝堂上的事情,真是令人伤透了脑筋。

    真不如生意场上来得干脆利落。

    她懒得想了,直接将钱富叫来,把消息给他。

    让他和刘诏烦去。

    朝堂上的事情,她是想管也管不了。

    ……

    楚王府。

    谢实来到静室,已经等候了一炷香时间。

    方少监叫他来,却一直自顾自的下棋。他有些烦躁。

    方少监此举到底是何意?

    一局下完,方少监满意地看着棋盘上的落子。

    “谢侍卫来了,坐下说话吧。”

    “多谢方公公,我站着就好。”

    方少监也没勉强,他在考虑,该怎么开口。

    想来想去,还是开门见山,“你可知道你父亲谢茂是怎么死的?”

    谢实皱起眉头。

    父亲谢茂的死,是谢家败落的开始。

    父亲一死,他再也没有了依靠,不得不中断学业,弃文从武。尽快抓住东宫如今的楚王府为依靠,方让谢家没有顷刻倒下。

    父亲已经死去数年,方少监这个时候提起此事,何意?

    谢实面无表情地说道:“官府调查说家父死于贼人。”

    方少监轻蔑一笑,“你相信官府的说法?”

    谢实板着脸,“不相信又如何?当年东宫也是这么告诉我,还叫我节哀顺变。”

    方少监盯着他看,“我可以确定的告诉你,你父亲并非死于贼人,而是被人谋杀。我也可以告诉你,谋杀你父亲的人究竟是谁?”

    谢实的表情瞬间龟裂,他有很多疑惑。

    “家父既然不是死于贼人,当年东宫和官府为何异口同声说家父死于贼人之手?方公公既然知道杀害家父地凶手是谁,为何直到今日才肯说出来?”

    “你的疑心病倒是不少,和你父亲一样。”方少监嗤笑一声。

    谢实阴沉着一张脸,“如果方公公和我一样,差点遭遇家破人亡,也不敢轻易相信别人。”

    方少监似笑非笑地看着他,“杀害你父亲的凶手,其实你也认识,甚至还熟悉。”

    ------题外话------

    为了赶存稿爆更,只能压缩每天的更新字数。

    等元宝存够了稿子,很快就能恢复正常更新字数。

    么么哒!

    希望大家能够一如既往地支持元宝。

    完结小说站,手机输入(2016.)可直接下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