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侯门医妃有点毒 第442章 有人要搞事

时间:2018-12-07作者:我吃元宝

    顾玖走出寝宫,浑身都轻了两斤。

    她见到陈大昌,就说道:“陛下让公公进去伺候。”

    “诏夫人这是要出宫吗?咱家这就安排人送诏夫人出宫。”

    陈大昌客客气气的。

    顾玖含笑说道:“多谢陈公公。”

    她跟着小黄门,走出兴庆宫。然后就看见李德妃带着小皇子求见。

    李德妃看见顾玖从兴庆宫走出来,脸上是不加掩饰的惊讶之色。

    “诏夫人?”

    “见过德妃娘娘。”

    李德妃紧蹙眉头,“你怎会在此?”

    “陛下召见,询问流民安置情况。德妃娘娘是要进去吗?”顾玖含笑看着对方。

    李德妃内心惊疑不定。

    这都什么时候了,陛下还有心思关心城外的流民。

    难道不是该考虑立皇储吗?

    “陛下就只问了你流民安置情况?”

    “娘娘以为除了流民安置问题,还有别的事情吗?娘娘未免想太多。”

    顾玖似笑非笑地看着对方。

    李德妃笑了笑,“诏夫人安置流民,大功一件。”

    “娘娘谬赞。娘娘若是没别的事,我先告辞。”

    顾玖微微颔首,迅速离去。

    李德妃心中闪过各种念头,等到内侍通知她可以带小皇子进去面见陛下的时候,她才回过神来。

    她牵着小皇子的手,走进寝宫。

    “快叫父皇!”

    小皇子很软萌,小小的孩子,口齿还不清楚,“给父皇请安。”

    小皇子穿的厚实,像个包子,弯着腰行李,直接就滚到了地上。

    李德妃紧张得不行,天子却很高兴。招手,叫人将小皇子抱到跟前。

    小皇子好奇地看着天子,瞪大了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又无辜又纯真。

    天子一颗饱经沧桑的心被安慰了。

    小孩子才是这世上最纯真,最美好的存在。

    只可惜,他已经没机会看着小皇子长大。

    不过长大后的小皇子,肯定没有现在这么可爱。

    天子伸出左手,摸了摸小皇子的脸颊。

    老人的手,让人并不是那么舒服。

    小皇子有些抗拒。

    李德妃担心得不行,差点就要出声呵斥小皇子。

    幸好,小皇子并没有苦,也没有躲闪。

    天子努力做出一个笑脸,却将小皇子给吓住了。

    小皇子瑟缩身体,想要躲避。

    李德妃急了,“孩子太小不懂事,请陛下见谅。”

    “无妨。他连话都说不清楚,朕岂会同他计较。”

    李德妃松了一口气。

    “等到明年,孩子就该启蒙了吧。”

    李德妃忙说道:“还需陛下费心,亲自替孩子挑选两位启蒙老师。”

    天子点点头,“若是朕能活到那天,自会替他挑选启蒙老师。”

    “陛下长命百岁,一定会好起来。”

    天子看着李德妃,“以后别带他出来,安分守己便可。”

    李德妃的脸色,刷的一下,变得煞白。心往下沉了沉。

    “臣妾遵旨!”李德妃压着各种念头,躬身称是。然而发颤的声音,还是透出她心中的不甘。

    天子并不在意李德妃的态度。只是意味深长地看了她一眼,“身为皇子,自有一世荣华富贵。只要别做超出本分的事情。”

    李德妃胆怯地低下头,根本不敢面对天子的目光,“陛下说的是。臣妾一定会认真教导小皇子,让他安分守己。”

    天子“嗯”了一声,又逗了会孩子,然后就打发了母子二人。

    “退下吧。”

    “臣妾遵旨!”

    李德妃牵着小皇子的手,迟疑了一下,“以后小皇子还能来给陛下请安吗?”

    天子朝软萌可爱的小皇子看去,犹豫了一下,才说道:“朕想他的时候,自会派人抱他过来。”

    李德妃复又高兴起来,“谢谢陛下。昊哥儿,快拜谢父皇。”

    软萌小皇子很听话,躬身说道:“儿臣拜谢父皇。”

    结果因为穿的太厚,一不小心,又滚落在地上,惹来不少人善意的笑声。

    就连天子也露出了笑容。

    李德妃抿唇一笑,替小皇子请罪,得到了天子的谅解,这才抱起小皇子离开了寝宫。

    寝宫外。

    “咱家送娘娘一程。”

    申常侍主动请缨。

    李德妃推辞两句,这才答应由申常侍送她出去。

    两人一前一后走着,一直到兴庆宫门外。

    “娘娘慢走!”

    “申公公请回。”

    李德妃眉眼风情无限,转眼又变成了端庄的德妃娘娘。

    “陛下很喜欢小皇子,娘娘该放宽心。”申常侍随意地说道。

    李德妃点点头,摸摸小皇子的头,“孩子是个有福气的,本宫坚信这一点。”

    申常侍笑了笑,“天气凉,娘娘早点回去吧。”

    “多谢申公公。”

    “娘娘客气。”

    二人打了一番哑谜,各自离去。

    等到陈大昌休息的时候,一个小黄门来到他身边,“启禀公公,之前申公公主动送德妃娘娘出门,两人还在宫门口说了几句话。”

    “说了什么?”

    小黄门复述了一遍申常侍同李德妃之间的对话内容。

    陈大昌听完,冷冷一笑,“不用管他们,暂时还轮不到咱家去操心他们的事情。”

    李德妃同申常侍二人,不是第一天勾勾搭搭。

    如今天子中风偏瘫,这二人更是急不可耐想要搞事。

    搞事就搞事,陈大昌半点不担心。

    因为真正需要担心这二人搞事的,不是他,而是那些皇子皇孙。

    李德妃想要扶持小皇子上位,最大的竞争对手,不就是那些正在往京城赶的皇子吗?

    只要皇子们都死光了,皇位自然就落到了小皇子头上。

    陈大昌嘲讽一笑,李德妃的心未免太大了些。

    十来个成年皇子,还想一网打尽,真当各家王府,皇子府是吃素的吗?

    就算皇子们真的都死了,皇位真的落到了小皇子头上,李德妃也是死路一条。

    天子拼着最后一口气,也会将这个蛇蝎心肠的女人赐死,以免小皇子被她操控,刘家江山变成了李家江山。

    至于申常侍,与虎谋皮,真到了关键时候,第一个死的就是他。

    陈大昌叮嘱小黄门,继续盯着李德妃和申常侍,有任何情况及时禀报。除此之外,任何多余的事情都不准做。

    皇子们还没回京,现在做任何事情都为时过早。

    不过他可以卖个人情,将消息卖给各家王府皇子府。

    ……

    顾玖走出皇宫,长长舒了一口气。

    宫里面果真不是人待的地方。

    马车边,站在熟悉的人。

    顾玖看见他,顿时笑了起来,笑容灿烂。

    她走过去,仰着头问道:“你怎么来了?”

    刘诏笑了笑,“接你回家。”

    顾玖抿唇一笑,“我要是没记错的话,这是你第一次到宫门接我。”

    “以后我都来。”

    “那倒不用。我只是随便说话。”

    两人一起上了马车。

    马车缓缓前行,并不赶时间。

    顾玖望着他,“你不问我吗?”

    “这事不急。”刘诏拉着她的手,似乎并不在意天子的召见。

    顾玖挑眉,仔细观察他的表情,“装的真像,我还以为你真的不在意。”

    刘诏笑道:“你该相信我,我更在意的是你。只要你平安,比什么都强。”

    顾玖低头一笑,这话她喜欢听。

    果然只要是人,都喜欢听甜言蜜语。

    她笑了笑,主动提起面圣的事情,“陛下很关心城外的流民,也清楚只有我是真心想要安置那些流民。

    但凡换个人,那些流民的下场会有多惨,不用我说你也猜得到。

    为了保证南城门外的项目顺利进行,确保无论发生什么变故我都能牢牢掌握南城门外项目,陛下打算提前在南城门外设县。我趁机推荐了顾喻顾四哥。”

    “皇祖父答应你了吗?”

    “只要顾四哥是真本事,这件事差不多就定了。”

    区区一个县令,天子还是能乾纲独断。

    “这下你可以放心了,没人会来掣肘南城门外的项目。”

    顾玖笑着点点头。

    迟疑了一下,她才说道:“陛下在考虑立皇储的事情,但是很明显还没拿定主意。”

    “哦?皇祖父说了什么?”

    刘诏不由得想起林书平说的那句观皇孙。

    难道因为皇祖父拿不定主意,所以才要考察皇孙吗?

    只是会不会晚了点?

    偏瘫老人,寿数有限。

    说不定哪天人就没了。

    不早早定下皇储,这京城非乱起来不可。

    顾玖摇摇头,有些话还是不能说。

    因为刘诏身在局中,无法做到盘观者清。

    她不能误导刘诏。

    她说道:“我只是从陛下的语气态度中判断出陛下还没拿定主意,非常纠结矛盾。”

    刘诏嗯了一声。

    皇祖父总以为自己还有一二十年可以活,自然没认真想过要立皇储的事情。

    如今到了非立皇储的时候,自然是难以拿定主意。

    父王必须早点回来,早点布局。

    夫妻二人回到王府,刘诏陪着顾玖一起逗弄孩子,一副心无旁骛的模样。

    外面的纷纷扰扰他都莫不关心。

    顾玖都差点被他骗了过去。

    吃过晚饭,刘诏借口离开上房回到了文书苑。

    护卫赵三躬身站在边上,“请公子吩咐。”

    刘诏目光深沉,表情严肃,“将甲一,甲二,甲三,这三队人马全都派出去。甲一负责保护王爷。甲二,甲三负责狙击拖延。一定要确保王爷是第一个回到京城,绝不能让其他人抢先。”

    赵三躬身领命,临走之时又问道:“如果遇到阻碍?”

    刘诏一脸冷静克制,“杀无赦!”

    “那如果诸位殿下……”

    “保证不死就成,弄伤弄残无所谓。”刘诏果断打断赵三的话。

    已经到了最后关头,什么脉脉温情都是假的,唯有利益和皇宫那把椅子才是真的。

    身为皇子,就该有被人杀死的觉悟。

    而且,他并不打算要了诸位王叔的命,只是弄伤弄残而已。

    他已经很仁慈了。

    赵三得令,迅速退下,亲自带人离开京城。

    钱富无声无息地来到刘诏身边,“启禀公子,其他王府分别动了起来。据老奴调查,光是今日,不下十波人离开了京城。”

    “赵王府还是燕王府?”

    “有赵王府也有燕王府,还有其他皇子府。另外,宫里有人传讯,当心李德妃。有人怀疑李德妃有可能在外面养了死士。”

    刘诏冷冷一笑,“区区一个李德妃,满打满算也才崛起几年。以她的财力和底蕴,就算养了死士也不成气候。”

    “公子还是要当心。老话说得好,蚁多咬死象。”

    刘诏点点头,“你提醒地对,本公子不能大意。宫里的钉子,也该动起来了。”

    钱富躬身领命,“老奴这就去安排。”

    ……

    接下来的日子,京城反常的宁静。

    连皇宫也平静得过分。

    只是平静的湖面下,早已经掀起了滚滚波涛。

    天子因为右半边偏瘫,无法亲手批阅奏章,只能让人口述代笔。

    太医再三强调,天子想要缓解中风,必须静养。

    天子妥协,每日只批阅少量的奏章,处理一些军国大事。其他的事情,则交给朝臣们处理,有了结果后给他过目就行。

    朝臣们很满意现在的状况。

    天子不再乾纲独断,而且似乎也变得很好说话,朝臣们有种翻身做主人的感觉。

    只盼着这样的情况能够一直持续下去。

    因为朝臣们罕见的看天子顺眼,也就没给天子找麻烦。

    就连立皇储一事,也没催得那么厉害。

    大不了等诸位皇子们回了京城后,再商量立皇储的事情。

    当然,真正让朝臣们放松的原因,是因为天子看起来还能活个一年半载。

    有一年半载的时间,怎么着也能立下皇储。

    有了皇储后,天子也可以去见列祖列宗,将皇位腾出来。

    天子做了三十七年的皇帝,实在是太久了。

    早就该换上新皇,让天下换个新气象。

    对于朝臣们的想法,天子一清二楚。

    大部分人都盼着他死,可他就不死。

    只有少数人盼着他长命百岁,比如身边这些太监,比如金吾卫一干人等。

    金吾卫已经彻底取代了禁军侍卫,宿卫兴庆宫。

    保证没他们的允许,一只蚂蚁也休想爬进兴庆宫。

    ……

    江淑仪深吸一口气,压下心头的暴躁厌恶已经恐惧,挺直了背脊走进甘露宫。

    “哎呀,我当是谁,这不是淑仪娘娘吗?淑仪娘娘怎么又来了啊?”

    甘露宫的宫女们,一个个嬉笑怒骂,完全没将江淑仪放在眼里。

    江淑仪面色柔弱,低着头说道:“是贵妃娘娘唤我来的。”

    “既然是娘娘叫你来,还不赶紧过去。”

    “还敢让娘娘等候,真不怕死。”

    “人家当惯了娘娘,哪里还习惯做奴婢。”

    “就是,做奴婢都没个奴婢样。看来该和娘娘说一声,叫嬷嬷好生调教一番。”

    对于众人的辱骂,江淑仪充耳不闻。

    如今,没有什么比保命更重要。

    她没有孩子,娘家都还要靠她,不拖后腿就不错了。

    陛下中风偏瘫,只怕命不久矣。

    一旦宫中有变,她还有活路吗?

    靠上薛贵妃,纵然苦不堪言,总比死了强。

    只要保住了性命,总有东山再起的机会。

    就算不能东山再起,能够脱离皇宫,隐姓埋名富贵一生也是好的。

    江淑仪对未来,已经有了清晰的打算。

    在天子过世前,她会老老实实听从薛贵妃的吩咐。

    “奴婢参见娘娘!”

    仿佛又回到身为宫女的日子,江淑仪跪在地上,姿态谦卑。

    “来了啊!”

    薛贵妃似笑非笑,像是在看一件货物,“最近如何啊?”

    “托娘娘的福,奴婢最近还好。”

    薛贵妃笑着问道:“那你是不是该回报本宫一二?”

    来了,来了!

    江淑仪心头一抖,“请娘娘吩咐。”

    薛贵妃拍拍手,当即有宫女拿出一盒熏香出来。

    薛贵妃笑道:“这是本宫最新得的熏香,你替本宫走一趟,分别给萧淑妃,李德妃,以及诸位嫔妃们送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