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侯门医妃有点毒 第441章 谁有资格继承皇位

时间:2018-12-07作者:我吃元宝

    “公子,陛下下旨召见夫人。”

    林书平来到刘诏身边,悄声说道。

    刘诏眉头轻蹙,“知道原因吗?”

    “据说陛下担心城外的流民,故此召见夫人询问具体的情况。”

    刘诏缓缓摇头,“城外流民的情况,问户部是一样的。皇祖父这个时候召见小玖,恐怕没那么简单。”

    林书平悄声说道:“公子,陛下会不会是在观皇孙?”

    “不许胡说。”

    林书平连忙请罪,又偷偷看了眼门外,没有人偷听。

    他又说道:“公子不这么想,不等于其他人不会这么想。夫人的本事在众多皇孙妻中首屈一指,陛下对夫人,一直都比较看重。如今非常时刻,陛下突然召见夫人,难道就没深意。”

    刘诏盯着林书平,“就算有深意,你也得将你的猜测藏起来,不露任何痕迹。”

    公子的目光好吓人。

    林书平哆嗦了一下,“老奴谨记公子教诲。”

    刘诏又说道:“去外面看着,别让人进来。”

    “老奴遵命。”

    兵部衙门人来人往。

    刘诏坐在签押房内,犹如老僧入定,谁也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

    顾玖一路顺利来到兴庆宫,经过通报,这才跟随内侍前往寝宫参见天子。

    早就知道天子中风偏瘫,等亲眼见到,才发现天子的情况比她猜想的还要严重些。

    “孙媳叩见陛下!”

    “免礼。起来说话。”

    “谢陛下。”

    顾玖站起来,头微微低着,以示恭敬。

    眼角余光则留意着天子的动静。

    天子的右手动弹不了,也就无法批阅奏章,只能让人代笔。

    不过听声音,天子说话还算清晰。比传闻中说话含糊的情况好了不少。

    看来太医院的太医们都拿出了真本事替天子调理身体。

    “南城门外现在什么情况?”

    天子语气平缓地问道。

    顾玖微微躬身,“启禀陛下,一切都按照计划进行。目前有一半的流民已经搬进了新房。剩下的一半流民,过完这个冬天,最迟明年三四月份就会全部搬入新房。”

    “哦!你让朕很意外,朕没想到事情会进展得这么顺利。你不仅解决了流民的吃饭问题,还让他们住进了新房。了不起!”

    “托陛下洪福,流民们才有机会住上新房。”

    天子想笑,却笑不出来。

    他呵呵两声,自中风以来,难得高兴了一回。

    “你很有本事。”

    顾玖一脸诚惶诚恐,“孙媳只是运气比常人好一点。”

    天子招手,“你靠近些,让朕好好看看你。”

    顾玖心头生出怪异的感觉,下意识抬头看向天子。

    天子目光和蔼。

    她又朝陈大昌看去。

    陈大昌站在床边,像是一根木头,陛下不需要他的时候,他会自觉的减少自己的存在感。

    顾玖深吸一口气,缓步上前。

    “再靠近一些。”

    顾玖继续往前,一直走到离龙床两步远的距离。

    这是一个相对而言,还算安全的距离。

    天子抬着头,浑浊的目光,在她脸上搜寻,似乎是想发现点什么。

    紧接着,顾玖就听到一道送命题。

    “你可想过,等新皇继位,南城门外的项目要怎么办?”

    顾玖大惊失色。

    就连冷静克制地陈大昌也微微变了脸色。

    顾玖口干舌燥,“陛下洪福齐天,一定能长命百岁。”

    除此之外,任何回答,都是送命。

    天子努力地笑出来,“看来你也很清楚,南城门外项目能顺利进行,都是因为有朕在替你撑腰。等到哪一天,朕不在了,新皇继位,未必肯给你机会让你继续经营南城门外。”

    顾玖冷汗津津,她猜不透天子将窗户纸捅破的深意。

    是在考验她,还是在看她笑话。

    “你别怕,朕没打算吓唬你。”天子突然安抚起顾玖。

    顾玖此刻感觉很怪异。

    这不是她印象中的天子。

    印象中的天子,哪会管他人死活。

    “多谢陛下。”她适当示弱。

    天子喘了一口气,继续说道:“南城门外,被你经营得很好。几万流民能够得到妥善安置,这是大功一件,任何人都无法抹杀你的功劳。不过以防万一,朕还是要提前做点准备。”

    顾玖心中惴惴不安。

    她偷偷看了眼陈大昌。

    很显然,陈大昌事先也不知道天子会聊得这么深,简直是毫无顾忌。

    “你对南城门外有什么想法,尽管提出来。”

    顾玖深吸一口气,“南城门外,全凭陛下做主。”

    “哦!你就不担心朕百年之后,新皇为难你,不准你继续经营南城门外项目吗?”

    顾玖说道:“为了经营南城门外,孙媳集资了几十万两,又从少府钱庄借贷了三百万两。如果宫里有人不让孙媳继续经营下去,几百万的借贷,孙媳百分百还不上。”

    “你拿钱威胁人,未必管用啊。”天子似乎挺高兴。或许是因为顾玖没耍花招,一直都在说实话。

    顾玖躬身说道:“除此之外,城外几万流民要如何安置,就该轮到朝廷发愁。”

    天子点点头,“对于朝廷官员来说,流民是最令人厌烦的事情。他们巴不得流民即便饿死,也是饿死在家里,别给官府添乱,别出门逃荒制造事端。

    然而没人愿意等死,老百姓在家乡活不下去,就只能逃荒做流民。以往逃荒到京城的流民,每天就靠一顿稀粥吊着命。

    等到开春天气暖和后,官府强制将他们驱赶。年复一年,都是这么过来的。这期间有多少流民死于疾病饥饿,无人关心。是你,改变了这种现状。”

    顾玖诚惶诚恐,“孙媳要建房,需要大量的劳力。那些流民中有很多青壮劳力,浪费可惜了。”

    天子赞许地点点头,“你说的对,放着那些青壮劳力不用,坐视他们上山为匪,不仅是浪费更是败坏江山社稷。你能将流民中的青壮劳力组织起来,叫他们安分守己,很了不起。”

    “孙媳没陛下说的那么好。孙媳只是恰逢其会,做了该做的事情。”

    在天子面前,顾玖还是要谦虚一点。

    天子笑了笑,“以防万一,朕打算提前在南城门外设一个县,你有什么想法尽管说来。”

    顾玖心跳加速,手心冒汗。

    来了,来了!

    终于要在南城门外设县。

    她深吸一口气,尽量平静地说道:“陛下真要在南城门外设县,孙媳只有一个要求。”

    “说!”

    “孙媳希望由我推荐的人出任这个县的第一任县令。南城门外项目还要继续下去,孙媳不希望有人掣肘。”

    天子笑了笑,“你倒是一点都不掩饰自己。”

    顾玖低头说道:“在陛下面前,孙媳不敢耍花腔。”

    天子问道:“你想推荐谁出任第一任县令?”

    顾玖深吸一口气,压抑着情绪,尽量平静地说道:“孙媳推荐族兄顾喻出任第一任县令。”

    “为何推荐他?”

    顾玖镇定地说道:“他有举人功名,多年来一直跟随在家父身边历练,对于民生经济十分了解。处理小民纠纷,同样经验丰富。以他的学识才干,他做不了朝廷高官,但他绝对是县令的不二人选。没有人比他更适合这个位置。”

    “哦!他如今在哪里?”

    “他现在在户部当差,八品小吏。”

    天子笑了笑,“八品小吏,出任七品县令,也不算惊世骇俗。你推荐的这个人,朕会考虑。”

    顾玖难掩激动,“孙媳替族兄顾喻谢谢陛下。”

    “别高兴得太早。南城门外设县,许多人都盯着县令的位置。你那族兄,区区举人功名,除了经验丰富外,并无别的优势。”

    顾玖忙说道:“这些孙媳都清楚。故此还需陛下费心。”

    天子盯着她,“你就确定朕会帮你?”

    顾玖眨眨眼,“相信陛下也不希望南城门外流民安置半途而废。而且随着京城的消息传遍全天下,未来,还会有越来越多的流民涌入京城。

    没有孙媳,这些流民就会像过去那样,每天一顿稀粥吊着命,开春就被驱赶,要么死要么落草为寇,为祸地方。”

    天子呵呵两声,“你倒是一点都不谦虚。”

    顾玖忙低着头,“孙媳只是实话实说。”

    天子挥挥手,叫伺候的人都退下。

    陈大昌面色惊疑不定。

    “退下!”天子有些不耐烦。

    陈大昌带着人,急忙躬身退下。

    天子此举何意?

    只留诏夫人一人在寝宫说话,天子要说什么?难道是要交代身后事?

    还是说事关立皇储?

    陈大昌脑中各种念头转动,心里头有隐忧。

    天子将他赶出去,独自留人说话,这是极为少见的。

    他隐隐有些不安。

    同样不安的人还有顾玖。

    天子何意?

    留她一人要说什么?

    她现在离开还来得及吗?

    千万别给送命题啊!

    她只有小命一条,真不想死。

    她还盼着能够长命百岁。

    “陛下?”

    “不用慌张,朕只是有些话想说。”

    此刻,天子就是一个病弱的老头。什么天子威严,完全没用。

    “你坐着吧,站着累。朕抬着头看你也觉着累。”

    “多谢陛下。”

    顾玖在床边圆凳上坐下,格外端正。

    天子喘了口气,今儿说话说得有些多。

    “这么多皇子中,你认为谁适合继承大统?”

    顾玖:“……”

    都说了不要给她送命题,这种要命的问题,她哪里敢回答。她又不是活腻了。

    她一脸惶恐,“立皇储事关江山社稷,百年国运。孙媳一介妇人,哪里能议论此事。陛下不如召集朝臣一起商量。”

    “无妨!现在没有第三个人在,你想说什么就说什么,朕恕你无罪。就算你说立宁王为皇储,朕也理解。”

    天子目光期待地看着顾玖。

    顾玖压力山大,“孙媳不懂国家大事,不知道谁适合继承大统。”

    “哦?朕怎么觉着你没说实话。”

    “孙媳说的确实是实话,孙媳不敢欺瞒陛下。”

    天子笑了笑,“朕想听你真正的实话。”

    顾玖低着头,这种要命题,她哪里敢说实话。

    “你不说实话,朕岂能放过你。”

    天子突然加重了语气,似是威胁。

    顾玖感到委屈。

    “陛下真想听孙媳说实话?可是实话并不动听。”

    天子努力做出一个微笑地表情,“朕活到今天,你以为朕还会在意话动不动听吗?朕现在只想听实话,而非谄媚之语。”

    顾玖点点头,“我知道了。”

    “那你肯说实话吗?”

    顾玖斟酌了一下,说道:“孙媳对诸位王叔并不了解,要说谁适合继承大统,心中并无答案。这是真话。”

    “宁王呢?”天子问道。

    顾玖摇头,“孙媳不确定王爷是否合适。”

    “听你的意思,没有一个皇子合适吗?”

    顾玖点头,“在我眼里,没有任何人适合继承大统。因为没有人天生就适合做帝王。”

    天子笑了笑,“你这话说了等于没说,你这分明是投机取巧。”

    顾玖一脸无辜,“这的确是孙媳的实话。孙媳不认为有人天生就适合坐在那个位置上,都是后天培养出来的。

    可是就算接受了后天培养,等到真正坐上那个位置后,依旧会出现这样或是那样的问题。说到底,身为帝王,考验的就是领导能力,平衡能力。”

    天子点点头,“说的有些道理。看来朕是个失败的父皇,竟然没能培养出一个合格的继承人。”

    顾玖将头埋得很低,感觉快要死了。

    她竟然在天子面前说了这么多大逆不道的话,天子不会秋后算账吧。

    天子盯着她,“矮个里面拔高个,诸多皇子,谁最出色?”

    顾玖摇头,“孙媳不知道。”

    她是真不知道。

    她和诸位皇子们隔了一辈,一年到头也就见个一两面,话都说不上,哪里谈得上了解。

    不了解又凭什么做判断。

    她就觉着天子脑子一定是进水了,这么重大的事情,问她一个门外汉,不合适啊。

    要问也该问问文武大臣。

    文武大臣们虽然都有私心,可是好歹和皇子们经常接触,对皇子们的品性能力都有了解。

    天子笑了笑,“你不知道吗?其实朕也不知道。”

    过去,天子以为了解每一个儿子。

    而今,面对皇位传承,必须尽快选定一个继承人的时候,天子突然发现他对儿子们并不是真正的了解。

    不了解,又该如何做选择?

    顾玖帮不了忙,只能沉默。

    天子也在沉默。

    寝宫内,气氛有些压抑,让她喘不过气来。

    也不知过了多久,天子睁开眼睛,正眼看着她,“好好经营南城门外项目,一心一意做事,不要辜负朕对你的期望。”

    “孙媳遵旨!”

    “退下吧!”

    “陛下保重身体,孙媳告退。”

    顾玖躬身离开寝宫,彻底松了一口气。

    “回来!”

    顾玖浑身一抖,回头望着天子。

    明明就要离开了,天子又发什么疯,又叫她回来。

    天子盯着她,“朕听闻刘诏没有纳妾,是你的原因还是他的原因?”

    顾玖懵了一下,转眼回过神来,镇定说道:“可能孙媳的原因多一些。”

    天子皱眉,“是你不让他纳妾?”

    顾玖大胆的点头,没有否认。

    天子好奇,“为什么?刘诏是皇孙,身边连个妾室都没有,实在是不像话。”

    顾玖深吸一口气,斗胆说道:“孙媳不让公子诏纳妾,是因为孙媳不允许有任何人威胁到我的孩子的利益。庶子庶女都不行。”

    “你想得倒是挺美。”天子意味不明地说道,“刘诏身份是皇孙,他不能没有妾室。”

    顾玖说道:“如果公子诏非要纳妾,那么我会不择手段,保证我和孩子的利益。”

    “你要如何不择手段?”

    顾玖轻声一笑,“我有钱,有钱能使鬼推磨。我洒下大把的金钱,不信解决不了区区几个女人。”

    天子笑了,这个笑容很自然,“你倒是自信。退下吧!”

    “多谢陛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