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侯门医妃有点毒 第439章 偏瘫

时间:2018-12-06作者:我吃元宝

    夜幕降临。

    皇宫气氛越发压抑沉重。

    大家都盯着寝宫方向。

    有人盼着天子醒来,自然就有人盼着天子长睡不醒。

    当黑夜笼罩大地,偏殿内烛火摇曳的时候,许多人心中似乎已经有了答案。

    “做决定吧!”

    “尽快召回身在外地的诸位王爷皇子。”

    “边关将领,不得擅动。”

    “依着老夫看,得想办法掣肘鲁侯,以防他狼子野心。”

    “是该小心鲁侯。”

    “京营也要派可靠的人盯着,以防万一。”

    “李侍中,你也说说吧。大家都表态了,就只剩下你默不作声。莫非你还要坚持己见?”

    李侍中不动声色地朝寝宫方向瞥了眼,“急什么?宫门已经落锁,这个时候做决定,也要等到明儿早上签发政令。”

    “现在做决定,明儿宫门一开,政令就能出宫。李侍中,你不要再拖延时间。”

    “李侍中,你到底作何想法?难不成陛下昏迷前有交代你什么?”

    “不可能!陛下昏迷的时候,李侍中根本不在场。”

    几个大人,全都对李侍中怒目而视。

    一副李侍中不和他们站在一起,就是大家敌人的模样。对待敌人,自然不会客气。

    李侍中冷冷一笑,“罢了!本官就同流合污……”

    “荒谬!我们都是为江山社稷着想。”

    “李侍中请慎言。你一直反对召回诸位皇子,难不成你想扶持小皇子?”

    “李侍中,你分明是狼子野心。”

    偏殿内,众人齐声鞭笞李侍中,非要在他头上按上各种罪名才甘心。

    多好的机会啊,不趁机将李侍中打趴下,简直对不起自己在官场混了这么多年。

    就在闹得不可开交的时候,申常侍急匆匆来到偏殿,“诸位老大人,陛下醒了!”

    “什么?”

    “你刚说什么?”

    “启禀诸位老大人,陛下刚醒来。诸位老大人赶紧过去吧。”

    “陛下怎么突然醒来?不是说很可能醒不来吗?”

    “陛下乃是天子,自有上天保佑。”申常侍似笑非笑地看着急不择言的某位老大人。

    众人神情凝重,纷纷起身,前往寝宫。

    每人心思各异,却都透着一点小心翼翼。

    陛下醒来,风波过去了吗?

    众人来到寝宫,躬身参见天子。

    天子躺在床上,脸颊僵硬。双目圆睁,熊熊怒火正在燃烧。

    “陛下,诸位大人都到了。”陈大昌躬身伺候在床榻前。

    “京,京城戒严,轮流值守,其余人等不得逗留皇宫。”

    天子努力张着嘴说话。

    话语却含含糊糊,不甚清楚。

    诸位大人细心观察,发现天子右边脸颊完全动不了。这是中风?

    中书令大人上前一步,“陛下刚醒来,还请保重龙体。”

    “请陛下保重龙体。”众人齐声说道。

    “诸位大人,还是赶紧按照陛下的吩咐去做事吧。”陈大昌不轻不重地提醒众人。

    尚书令大人站出来,“陛下身体抱恙,是否将身在外地的诸位皇子召回京城。”

    天子左边脸颊微微抽动,怒火中烧,“滚,滚出去!”

    尚书令大人还要请命,却被陈大昌拦住,“诸位大人请回吧。有什么要紧的事情,过两日等陛下身体好些,再讨论不迟。”

    尚书令大人目光如刀,刺向陈大昌,奸贼。

    陈大昌面色平静,心中连连冷笑。摆明态度不会让步。

    尚书令大人咽下心中恶气,躬身退下。

    除了留下来值守的两位大人外,其余七人全都一副高深莫测地模样离开兴庆宫。

    宫门紧闭数个时辰的兴庆宫,终于从里面打开。

    守候在宫门口的宗室,大臣,皇孙皇女们,一瞬间,目光全都朝那七位大人看去。

    “李大人,陛下现在什么情况?”

    “你们现在出来,陛下没事了吗?”

    “陛下有没有说什么?”

    中书令站在最前面,轻咳两声,打断所有人的问询。

    他的目光从每个人的脸上扫过,重点关注那些个皇孙。

    然而,大家都是表情管理专家,加上光线昏暗,他实在是没看出哪怕一点点有用的东西。

    他清清喉咙,朗声说道:“陛下已经顺利苏醒。奉陛下口谕,除我等轮流值守外,任何人不得逗留皇宫。所有人即刻出宫回府。自今日起,京城戒严,金吾卫严查违背令之人。”

    话音一落,嗡嗡嗡地吵起来。

    大家七嘴八舌询问起更多的情况。

    “陛下身体可有恢复?”

    “陛下为何昏迷?”

    “我等要见陛下。”

    “对,我们要见陛下。”

    一时间,仿佛所有人都在吵着见陛下。

    “哼!陛下刚刚苏醒,身体正在恢复中,岂能随意打扰。全都退下。”尚书令大人一身官威,着实有些吓人。

    “我们不敢打扰陛下,只要远远看一眼确定陛下醒来就行。”

    这个要求并不过分。

    然而没有陛下允许,除值守人员外,任何人不得踏入兴庆宫一步。

    “想要面见圣上,再等两天吧。”这是中书令大人对众人的回答。

    这个回答,显然不能打发在场的人。

    大家闹将起来,眼看着就要发生冲突,陛下身边第一心腹陈大昌急匆匆跑出来。

    “诸位大人的担心和关怀,陛下都知道了。陛下让大家都回去,明儿若是陛下身体好转,自然会接见诸位大人。”

    “陈公公,陛下果真醒了吗?”

    “千真万确,陛下已经顺利醒来。”

    “那就好,那就好。”

    陈大昌接着又劝道:“诸位大人都退了吧。”

    大家可以怀疑那七位大人在说谎,却不会怀疑陈大昌。

    陈大昌是天子身边第一心腹,谁的面子都不给。

    想来这几位大人还没本事让陈大昌陪着他们演戏,编造天子醒来的消息。

    于是乎,众人迅速退去。

    打算明儿一早进宫面圣。

    相信陈大昌,不等于真的放心。

    总要亲眼看到醒来的天子,提着的心才会落到实处。

    打发走了所有人,陈大昌叮嘱侍卫看好门户,这才回到寝宫伺候。

    天子在内侍的帮助下坐起来,试着动一动僵硬的右手。

    然而,无论付出多大的努力,天子的右手都没有动静。

    准确的说,天子右边上半身,此刻僵硬如石块,完全无法动弹。

    幸好没有影响到咽喉,大脑,还能顺利说出话来。

    “朕是,怎么了?”

    天子努力说话,却断断续续。眼中的怒火越烧越旺,大有烧死所有人的架势。

    太医心头一惊,斗胆说道:“陛下戒怒!陛下好不容易醒来,切忌大喜大怒。若是再次昏迷,微臣等人恐怕力有不逮。”

    天子急促的喘气,每一次呼吸,都像是拼尽了全力。

    以至于呼吸声粗重的几步远都能清清楚楚听到。

    “朕,为何,会昏迷?朕得了,什么病?”

    太医院院正硬着头皮说道:“陛下年龄大,加上政务繁忙,未能修养调整……”

    “说,人话!”天子厉声呵斥。

    太医院院正出了一脑门子冷汗,战战兢兢地说道:“陛下是中风。”

    “中风?”

    天子清晰得吐出中风二字。

    他伸出活动自如的左手,又看看僵硬如石头的右手,有种不真实的感觉。

    他堂堂天子,天上地下第一人,竟然会中风?

    开什么玩笑?

    天子满脸的不可置信。

    时间一点一滴流逝。

    无论天子多么努力,多么急切,心中怒火已经焚烧了五脏六腑,右边身子动不了就是动不了。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右边身子动不了,但是右腿还能动一动。

    “朕中风?”

    太医院院正率领太医院顶尖太医跪在地上,“是是是,陛下的确是中风。”

    “朕,什么时候能好?”

    “陛下谨遵医嘱,戒急戒躁,不可大悲大喜,好生调养,症状会逐渐减轻。但是没办法彻底好转。”

    天子唯一能活动的左手死死地抓着裘被,“朕,养你们何用?”

    “微臣该死。”

    这个时候说什么都没有,只能请罪。

    天子呵呵冷笑,笑声瘆人。就连陈大昌都差点承受不住,更何况其他人。

    “朕,要你们,大胆用药。尽快缓解,朕的症状。否则……”

    否则朕一不高兴,你们统统都要死。

    太医院的太医,显然领会了天子的言下之意。

    一个个苦兮兮,缓解症状也需要病人配合啊。

    天底下最不配合的病人,非天子莫属

    他们纵然华佗在世,也无法治好一个不配合的病人。

    苦!

    好苦!

    太医们只能哑巴吃黄连有苦难言。

    现在能怎么办?

    只能硬着头皮顶上。

    夜色越来越深。

    天地黑暗,伸手不见五指。

    兴庆宫还亮着烛火。

    偌大的寝宫,太医们全都退下想办法去了。

    陈大昌带着两位内侍,伺候在天子身边。

    天子终究是屈服在偏瘫的身体下,不得不躺下来。

    “替朕,盯着京城。谁敢私下里,乱来,必须如实告诉朕。”

    天子努力表现出自己的威严。

    然而动弹不得地右边脸颊,加上一字一顿的说法方式,让天子威压大打折扣。

    但天子就是天子。

    就算偏瘫,他的话也是金口玉言。

    陈大昌躬身领命,“老奴遵旨!”

    天子不放心,又叮嘱道:“不得隐瞒。”

    “老奴不敢隐瞒陛下。”

    顿了顿,陈大昌又说道:“陛下也该保重身体。太医说,陛下这次昏迷,盖因为最近太过辛苦,不曾好好休养调整所致。”

    “太医,还说了什么?”天子板左边脸问道。

    陈大昌迟疑了一下才说道:“太医说,陛下得戒女色,戒丹药。”

    天子冷笑,“一群庸医。”

    ……

    次日一早,几乎所有有资格面圣的人,全都来到兴庆宫宫门口守着。

    就连顾大人,也混迹在人群中充人数。

    顾大人透过人群,看到站在前面的刘诏。

    他很想上去,和女婿打个招呼,问问内幕。

    可是心头又迟疑。

    他过去不要紧,只是众目睽睽之下,他该以何种态度面对刘诏?

    论公,刘诏是皇孙,身份尊贵。

    论私,他们是翁婿。

    这里面的尺度不要把握啊。

    顾大人犹豫来犹豫去,时间就飞快的过去了。

    等他下定决心的时候,别人已经和刘诏搭上话。他这个时候再过去已经不太合适。

    权衡来去,顾大人最后还是打消了同刘诏搭话的想法。

    大家隔得远远的也挺好。

    宫门开了。

    陈大昌站在宫门口,面对众人的如火的目光,表现得极为冷静自持。

    “奉陛下口谕,宣……”

    陈大昌点了少府家令,已经大理寺寺卿两位大人的名字。

    两位大人越众而出,跟随陈大昌走进兴庆宫。

    这回觐见,不是在寝宫,而是在大殿。

    天子威严十足的坐在龙椅上,乍眼一看,的确是好了。

    两位大人躬身行礼。

    “免礼!”

    天子说话缓慢,两个字咬得极重。

    无论是少府家令,还是大理寺寺卿,都是人精。

    从天子的语气语调声音大小,就揣测到天子十有九八还没好。

    “听闻陛下突发昏迷,微臣等人十分惶恐不安。可喜可贺,陛下顺利醒来。还请陛下从今以后保重龙体。”

    少府家令说完,就开始抹眼泪,完全是真情流露。

    天子的表情好看了一点,然而右边脸却做不出表情,僵硬得不敢直视。

    两人大人都看出了问题所在,顿时心中突突突乱跳。

    陛下是中风?偏瘫?

    天啦!

    这可怎么得了。

    凡是得了中风偏瘫的人,都活不长。

    陛下岂不是……

    更要命的是,成年皇子皆不在京城,而且陛下还没下旨将皇子们召回京城。

    如果出现万一,那可怎么办?

    大理寺寺卿数次想要张口,却又数次压住了自己。

    先不急,先看看陛下的态度再说。

    天子缓慢地说道:“出去后,好生安抚文武百官。朕的病情,不可外传。替朕,盯着京城。但有不轨之人,一律收监。”

    “微臣遵旨!”

    “退下吧。”

    “陛下?”大理寺寺卿明显想劝天子赶紧下旨召回在外的皇子们。

    少府家令却频频给他使眼色,阻止他说下去。

    大理寺寺卿,满心怒火。

    少府家令阻止他,这是对大周的江山社稷不负责任。亏他还是宗室。

    天子眼一瞪,“朕,乏了!都退下!”

    很显然,天子不想听任何人唠叨。

    什么大局,天子不知道吗?

    天子比任何人都清楚。

    他之所以拖着不办,一是还无法接受自己偏瘫的事实。二是他还要看看。

    具体看什么,唯有天子自己清楚。

    一出大殿,大理寺寺卿就开始质问少府家令,“你为何拦着本官?”

    “陛下病情要紧。”

    “江山社稷不重要吗?你是想坐视天下大乱吗?”

    “乱不起来。”

    “呵呵……不知家令大人哪里来的自信。”

    少府家令哼了一声,不识好歹。

    “江山社稷,陛下自会操心。”

    “奸贼!”

    大理寺寺卿直接开骂。

    少府家令气得吹胡子瞪眼,“若非老夫拦着你,你现在已经被廷杖。”

    “廷杖就廷杖,也总比和稀泥,拿江山社稷开玩笑强。”

    大理寺寺卿甩袖离去,他要找人串联,到陛下跟前请命。

    少府家令纵然好脾气,也动了五分真怒。

    真以为只有你们关心江山社稷,老夫就不关心吗?

    啊呸!

    也不看看陛下现在是什么态度。

    这个时候冲上去,不仅不能召回诸位皇子,反而引起朝堂震动。

    真是一群冲动的蠢货。

    少府家令气得不行。

    亏他们还是在官场混了几十年的人,连个女人都不如。

    少府家令想起了顾玖。

    同这些朝堂命官比起来,顾玖俨然是最省心的人物。

    ……

    大殿内。

    “扶朕起来。”

    陈大昌急忙上前,扶着天子右手臂。

    天子努力站起来,然后孱弱颤抖的右腿,已经说明了一切。

    他的右腿的确能动,却使不上什么力气。

    以前那位意气风发,杀伐决断的天子,终于成了老态龙钟的老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