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侯门医妃有点毒 第438章 京城的天要变了

时间:2018-12-06作者:我吃元宝

    从相国寺回王府,湖阳一路哭。

    “他不要我了,他好狠的心啊!他就是负心汉!”

    湖阳哇哇的哭,一边哭一边不忘数落无望小高僧。

    这已经是第一百零几次骂小高僧负心汉。

    顾玖一开始还劝两句,到后来她自觉闭上嘴巴,做个安静如鸡的倾听者就行了。

    必要的时候,递一张手绢给湖阳,叫她擦擦眼泪。

    “我的命怎么这么苦啊!小高僧他要走了,他不要我了,本宫该怎么办啊!”

    这已经是第八十几次问怎么办这个问题。

    “他走了,本宫也不想活了,本宫死了算了。”

    这是第六十几次提到死。

    真没见过哪个真心想死的人,死之前会说这么多死,而且还这么密集地提到死。

    看来湖阳是真不想死。

    都惜命!

    “我心好痛啊,我命苦啊,我该怎么办,呜呜……”

    心好痛应该也提了七八十次。

    不过都比不上负心汉。

    负心汉始终高居人气榜榜首位置,风头无两。

    “大侄子媳妇,你说他怎么这么狠心啊。临走之前,还那么狠心赶走我,我不活了。”

    大侄子媳妇也就叫了**十次吧。

    顾玖已经麻木了。

    “你说男人怎么都这么狠心啊!一日夫妻百日恩,我与他这么多个日日夜夜,难道他都忘了吗?”

    顾玖麻木的心又心塞了一回。

    她真心不想听别人的床头八卦。

    尤其是一个寡妇同一个小高僧的八卦。

    真心辣眼睛。

    湖阳哭得双眼红肿,声音沙哑,“大侄子媳妇,本宫哭了这么长时间,你怎么不安慰本宫?你是不是嫌本宫烦啊!”

    顾玖摇摇头,“我是怕一开口就破坏了姑母的情绪。”

    好不容易酝酿好情绪而且哭了一路,她怎么好意思打扰。

    湖阳握住顾玖的手,特别的热情,“大侄子媳妇,我就知道你是真心替本宫着想。都这个时候,你还考虑到本宫的情绪不便受到打扰。呜呜……你真是本宫的贴心小棉袄。”

    呕!

    容她先吐一吐。

    “大侄子媳妇,你这是怎么了?不会是又有了吧。”

    顾玖摇头,伤心地说道:“车子不稳,有点晕车。”

    “晕车不怕,一会进了城就好了。”

    “我知道。多谢姑母关心。”

    “你不用和本宫客气。你帮了本宫这么多,本宫得感谢你。不如你随本宫回郡主府,我叫厨房置办酒菜,晚上我们两好好喝一杯。”

    说完,湖阳郡主一脸喜笑颜开。

    顾玖:“……”变脸速度太快,我有点适应不良。

    “姑母不伤心了吗?小高僧就要离开京城了。”之前还哭得那么惨,这会又笑出来,精分吗?

    湖阳满不在乎地说的:“他要走就让他走吧,男人的心飞走了,人也留不住的。本宫……本宫只能在梦里和我的小高僧私会,我一定会想他的。”

    顾玖眼睛抽抽,艰难地说道:“姑母能想开就好。”

    “本宫怎么可能想得开。”湖阳说完,又哭了起来。

    顾玖心很累。

    她不该多嘴的。

    湖阳哭了会,才擦着眼泪说道:“其实本宫分得很清楚。小高僧是小高僧,他是他?”

    顾玖不懂。

    不都是一个人吗?

    湖阳推了她一把,“你不懂,你太年轻。”

    顾玖偷偷翻了个白眼,她的确不懂。

    中年人的感情生活,难以理解。

    顾玖不打算去郡主府喝酒。

    她谢绝了湖阳郡主的邀请,将湖阳送进郡主府,就准备离开。

    郡主家令站在大门口,一脸焦急。

    见到湖阳郡主,终于有了主心骨。

    “娘娘,不好了,宫里出事了。”

    “出了什么事?”

    郡主家令朝顾玖看去。

    湖阳郡主眼一瞪,“那是本宫的大侄子媳妇,有什么不能当着她的面说。”

    “娘娘误会。下官刚得到消息,陛下在批阅奏章的时候,突然昏迷不醒。”

    “什么?”

    湖阳大惊失色。

    顾玖直接从马车上跳下来,奔到郡主家令面前,压低声音问道:“确定是陛下昏迷,不是其他人?”

    “千真万确。这么大的事情,下官不敢乱说。”

    “陛下昏迷了多久?醒了吗?”

    “醒没醒不清楚。下官只知道陛下昏了过去。”

    顾玖连珠炮问,“陛下昏迷之前,可受过什么刺激?是不是有人冲撞了陛下?”

    “没,没有。下官得到的消息,是说陛下批阅奏章的时候,突然说头晕,紧接着就昏迷了过去。”

    顾玖脸色凝重,又问道:“陛下昏迷的消息,是不是已经传遍了京城,所有人都知道了?”

    “宫里封锁了消息,应该还有很多人不知道。下官是从少府那边得到的消息。”

    湖阳郡主急得不行,“本宫得去宫里看看。”

    “姑母,我随你一起去。”

    “好,我们一起进宫。腰牌带了吗?”

    “带在身上。”

    “那就好,那就好。”

    二人重新上了马车,启程前往皇宫。

    顾玖不放心王府,叫青梅她们转道回王府盯着。若是有拿不定主意的事情,就请教王府家令。

    青梅几个人知道事关重大,乘坐另外一辆马车回王府。

    到了皇宫,递了腰牌,验明正身,顺利进宫。

    两人先赶往长春宫,淑妃娘娘那里。

    “母妃,母妃!”

    湖阳嗓门大,还在大殿门口就叫了起来。

    “老大不小,还这么不稳重,不像话。”

    萧淑妃经历去年中毒一事,明显老了。呈现出她这个年龄段该有的老态。

    湖阳三步并作两步,急匆匆来到萧淑妃跟前,“母妃,女儿听说父皇病重,可是真的?”

    萧淑妃扫了眼跟在后面的顾玖,然后挥挥手,宫人全都退下,只有一二心腹留在大殿。

    顾玖先请安,之后自觉在下首位置上坐下。

    萧淑妃压低声音说道:“这事你怎么也知道了?”

    “这么说父皇昏迷不醒是真的?”湖阳神色凝重。

    萧淑妃叹了一口气,“陛下突然昏迷不醒,着实令人忧心。”

    “父皇病重危机,母妃为何还在长春宫,而不是在兴庆宫?”湖阳问出心中疑问。

    萧淑妃脸色一板,“你当本宫没去兴庆宫吗?连宫门都没进去,就被陈大昌那个贱奴给挡了出来。陈大昌口口声声说陛下口谕,除太医和几位大臣,任何人不经允许不得进入兴庆宫一步。谁敢进去,杀无赦。”

    湖阳浑身一抖,“这么严重!”

    萧淑妃忧心不已,“实际情况可能比这更严重。陛下毕竟上了年纪。”

    是啊,都快七十岁的老人。

    现代医疗发达,六七十岁的人也免不了一身病。更何况是在古代。

    做皇帝能活到六七十岁真的是少有的长寿。

    更要命的是,天子平时还不注重保养。三天两头召后宫美人侍寝,偶尔还要吃两颗丹药。

    顾玖估摸着,天子突然昏迷,极有可能是心血管方面的疾病,脑梗的可能性极大。

    如果是脑梗,以现在的医疗水平,那就麻烦了。

    湖阳闻言,都快疯了,“那该怎么办?王兄还在外地,等得到消息再赶回来至少也是一个月以后。一个月时间,天都变了。”

    “闭嘴,不准胡言乱语。陛下是天子,自然有上天保佑,肯定不会出事。”

    萧淑妃嘴上说着不会有事,心里头其实比谁都担忧。

    成年皇子全都不在京城,万一陛下三长两短,真是要命啊。

    难道真要让李德妃的小皇子坐上龙椅?

    不!

    不可能!

    就算坐上去,也要将人拉下来。

    顾玖轻咳一声,二人都回过神来看着她。

    顾玖轻声问道:“娘娘,不知公子诏和公子议此时在何处?”

    “是啊,是啊,王兄不在,刘诏在也能顶事。”湖阳附和道。

    萧淑妃说道:“刘诏刘议兄弟,这会同其他皇孙,都在兴庆宫门外等候消息。陛下不醒,他们不会离开。这也是以防万一有人在眼皮子底下来阴的。”

    “公子他们守在兴庆宫门外,能及时得到里面的消息吗?”

    萧淑妃叹了一声,“本宫也不清楚。陛下这会是清醒还是昏迷,本宫都不知道。陈大昌那个贱奴,总有一天不得好死。”

    见萧淑妃脸色不好,湖阳赶紧安抚,“母妃别生气。陈大昌拦着所有人,其实也有好处。什么学贵妃,李德妃想刷手段,也没了机会。”

    萧淑妃点点头,“你说的对。拦着所有人不让进,那么大家都没了机会。只要陛下能醒来,一切风波都会消失。”

    顾玖却没有萧淑妃那么乐观。

    天子毕竟是快七十岁的人,突然昏迷,情况恐怕不乐观。

    ……

    兴庆宫。

    空气似乎已经凝固,每个人都感觉呼吸不畅。

    明明天气有些凉,却都出了一身冷汗。

    天空阴沉沉,像是暴风雨即将来临。

    中书令,门下侍中,尚书令,外加六位尚书大人,九位大人安坐在偏殿,静候消息。

    每位大人都是面色凝重,眉头紧皱。

    天子突然昏迷,这可不是好兆头。

    联想到天子的年龄,众人心里头都多了一层担忧。

    天子没有立下皇储,成年皇子们又都在外地,万一天子有个三长两短,京城怕是要乱一乱。

    尚书令大人扫了眼众人,轻咳一声,瞬间将所有人的目光集中在自己身上。

    他一副忧心忡忡地模样,“老夫以为,该提早做好准备。必要时候,派出八百里加急,将各位王爷皇子请回来。

    同时由兵部下令,各边关将领恪守职责,无论听到任何传言都不得擅自离开驻地。

    还还派人通知京营及时做好准备,以防万一。京城内,金吾卫凶名在外,该将韦忠叫来,叮嘱一番。”

    中书令大人冷笑一声,“依着老夫的意思,这个时候,首先该派人将李德妃还有小皇子看管起来,以免有人别有用心。”

    尚书令大人蹙眉,却没作声。

    “李侍中,你怎么看?”中书令大人直接点名。

    李侍中是在场官员中最年轻的一位,不到五十。然而无人敢小看他。

    能在睿真崔皇后过世后,还能得到天子的重用,手段可见一斑。

    李侍中说道:“陛下醒来,有醒来后的处置办法。陛下没醒来,自然有没醒来的处置办法。”

    “那以你看来,陛下是醒来还是不醒来?”

    李侍中当然不会上当,“醒来或是不醒来,都是五五之数。我们现在在这里讨论没用,还是先听听太医怎么说。”

    中书令大人不满李侍中圆滑的回答,提醒道:“陛下快七十了。”

    人生七十古来稀。

    这年头有几个人能活到七十岁。

    历朝历代皇帝,能活到七十岁的更是凤毛麟角。

    众人顿时更加忧心。

    中书令大人又说道:“得早做准备。”

    “那依着大人的意思,先派人将李德妃母子看管起来?”兵部尚书问道。

    中书令大人哼了一声,“非常时刻,非常手段。在座诸位,也不希望出乱子吧。”

    没人希望出乱子,新老交替,最好能和平过渡。

    流血杀戮,一不小心,就有可能杀到自己头上。

    无辜的死伤者,每一次宫变都避免不了。

    中书令和尚书令二位大人,都趋向早做准备。

    于是乎,大家又都看着李侍中。

    李侍中的态度也很关键。

    最好是三位大人同时拿定主意,才能确保万无一失。

    即便事后天子醒来,追究责任,也是众人一起承担。某人休想置身之外。

    李侍中低头一笑,“罢了,本官先去寝宫,问问太医的意见在做决定。”

    “同去,同去。”

    九位大人,一同前往寝宫。

    申常侍守在寝宫门口,却根本拦不住这几位大人。

    七八位顶尖太医围着龙床,替天子诊治。

    陈大昌就守在一边,神情平静,看不到丝毫的慌乱之色。

    “如何?”李侍中率先问道。

    太医院院正悄声说道:“陛下有中风的迹象,正在放血。”

    中风!

    这能好得了。

    在世人的观念里,中风意味着离死不远了。

    几位大人忧心忡忡,更加担忧。

    李侍中再次问道:“陛下何时能醒来?”

    太医院院正斟酌了一下,才说道:“顺利的话,最迟明早就该醒来。如果明早没有醒来,诸位大人早做准备。”

    几位大人脸色剧变。

    李侍中追问,“陛下若是顺利醒来,有哪些后遗症?还能正常上朝处理政事吗?”

    太医院院正额头冷汗直冒,硬着头皮说道:“陛下若是能醒来,极有可能偏瘫。”

    这下麻烦了。

    众人面面相觑,又飞快拿定了主意。

    还是得按照之前商量的办,赶紧召回各位王爷皇子,早做防备。

    李侍中却不放弃,“情况顺利的话,陛下最快什么时候能醒来?”

    “如果一切顺利,陛下最快也要傍晚时分才能醒来。”

    李侍中当即做了决定,“那我们就等到傍晚。若是傍晚陛下未曾醒来,再做打算。”

    尚书令浑浊的目光突然变得狠厉,“你这是拖延时间。”

    李侍中冷冷一笑,“只是晚了几个时辰而已,尚书令大人如此迫不及待,让本官心生怀疑。”

    尚书令大人怒斥,“本官所做一切,都是为了大周的江山社稷。你故意拖延时间,莫非你不希望诸位王爷皇子们回京?”

    “尚书令大人莫要胡说八道。没有取得陛下的旨意,擅自召回在外的诸位皇子。等陛下醒来问罪,你担当得起吗?”

    “为了江山社稷,本官豁出去了。”

    李侍中冷哼一声,“没有我们门下省的印章,我倒是看看这份政令能不能出皇宫。”

    尚书令大人猛地扭头,朝中书令大人看去,“你们中书省什么态度?”

    中书令左右权衡,“姑且就再等一会,等到傍晚再做决定也不迟。”

    尚书令大人连连讥讽,“傍晚做决定,政令也要等到明日一早,才出得了皇宫。说是只耽误几个时辰,这一耽误,分明是一天一夜。本官看你们根本没有将大周的江山社稷放在心头,只会替自己的身家性命考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