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侯门医妃有点毒 第437章 斩断孽缘

时间:2018-12-06作者:我吃元宝

    看着湖阳哭得上气不接下气,顾玖嘴角微微抽动,心很累。

    “好好的,小高僧怎么突然想要离开京城?”

    湖阳擦着眼角,一脸伤心欲绝地模样,“小高僧说,他已经入了地狱,在地狱中锤炼了数年,是时候离开了。他说话神神道道,说了很多,我就听懂了这句。”

    顾玖挑眉。

    敢情小高僧是将湖阳当做了试炼场吗?

    年纪轻轻,却被称为小高僧,果然有点佛性。

    所谓的破戒,估计也是秉持着不破不立的原则。在红尘中翻滚一趟,之后拍拍浑身尘埃,又是成佛的小高僧。

    小高僧超脱世外,拿得起放得下,心性也磨炼了。自然能够洒脱地说走就走。

    反观湖阳,哭成这副鬼样子,怕是动了真心。

    “小高僧有说什么时候走吗?”

    “三天后。要不是今儿我特意去找他,他走了我都不知道。他好狠的心肠啊。”

    湖阳又放声大哭起来。

    顾玖揉揉眉心,“小高僧这是立地成佛了吧。”

    “他成这什么佛啊,他就是不乐意本宫去纠缠他。他不想见到本宫,大可以直说。本宫不去找他就是,可他为何要离开京城。他这一走,这辈子怕是再也见不到了。呜呜……大侄子媳妇,本宫心好痛啊,我可怎么办啊。”

    湖阳拉着顾玖的手,哭得不能自已。

    顾玖用了点力气,才将自己的手从湖阳手中抽出来。

    她深吸一口气,问道:“小高僧有没有说,离开京城后要去哪里挂单?”

    湖阳摇头,“本宫问了,他说要行走天下,飘荡四海。这辈子怕是再也不会来京城挂单。大侄子媳妇,本宫命苦啊。你说本宫该怎么办?要不本宫派府上侍卫将他抓回郡主府关起来。”

    “不可!小高僧在陛下跟前挂了名,姑母将他抓起来,他的生死可就在一线间。全凭陛下心意。”

    湖阳一脸茫然,“那本宫怎么办?本宫不想让他走,本宫要他留下来。”

    顾玖眉眼抽动,又好笑又可气,还有点心塞。

    也就湖阳郡主,可以活得如此潇洒随意。

    换做任何人身在皇家,都不可能像她一般没心没肺。

    顾玖郑重其事地说道:“很明显,小高僧一心向佛,他的心在佛祖身上,不在姑母身上。姑母留下他有何意义。不如让他走吧。”

    “怎么没意义。能天天看见他,本宫就心满意足。至于他的心在谁的身上,本宫半点不在意。他要修佛,在京城也可以啊。为什么非要离开。”

    “因为他到了离开的时候。他是小高僧,他要历练,方能成就佛性。”

    “本宫不许他做老秃驴。做个小秃驴挺好的。”

    顾玖哭笑不得。

    “姑母既然不愿意他离开,那你亲自和他说。”

    湖阳一脸委屈,“本宫说了,可是没用。本宫要他留下来,他说了许多,反正意思就是非离开不可。不管我用什么手段拦着他,他都要离开。我,我真的被他伤了。

    从没有一个男人能如此伤我。呜呜……大侄子媳妇,你那么聪明,那么多主意,你一定要帮我。”

    顾玖委婉道:“这事我也是无能为力。”

    湖阳郡主不相信,“你那么有本事,你一定可以让小高僧留下来,对不对?”

    顾玖真不能。

    她哪有本事让一个一心钻研佛法的人留下啊。

    人家为了钻研佛法,成真佛,都能舍身破戒,下地狱历练。这是何等的勇气啊。

    就这么一号人物,顾玖不认为自己有本事说服对方。

    “大侄子媳妇,本宫现在就只能指望你了。如果连你都不肯帮助本宫,本宫就真的没指望了。你真的忍心抛弃本宫吗?”

    湖阳郡主哭哭啼啼,看上去极为可怜。

    顾玖很心塞。

    她严肃道:“姑母,你认为小高僧这样的人会听劝吗?他的主意应该很大吧。你们平日里相处,应该都是你听他的吧。”

    湖阳郡主点头,“自然是本宫顺着他。谁叫他长得好看。”

    顾玖受不了,都这时候还显摆小高僧长得好看。

    这个看脸的世界,真是让人绝望。

    “你看,你和他相处多年都没办法说服他改变主意,我一个外人哪有这本事。姑母就别为难我了。他要走,你就让他走。正所谓好聚好散。别撕破脸,好歹留个念想。”

    不就是约p,何必动真情。

    一分开,就要死要活,当初就不该玩这种游戏。

    “本宫不想让他走。”

    “可他执意要走。”

    “那就把他留下来,想办法让他打消主意。”

    顾玖摇头,“此事姑母自己料理吧,我实在是无能为力。”

    “不!大侄子媳妇你一定帮我。你不帮我,就没人帮我了。”

    “可是我帮不上忙。”

    “试试吧。试过之后,他还是不肯改变主意的话,我也能彻底死心。”

    顾玖眼睛眨啊眨,问了一句,“姑母有多喜欢那个小高僧?”

    湖阳一脸羞涩,还不好意思。

    顾玖:“……”就当我什么都没问过。

    湖阳含羞带怯,“本宫自打见到他起,他就住进了本宫的心里,再也拔不出来。他是本宫这辈子,遇到的最好的男人,没有之一。”

    哎呀,这个评价很高哦!

    顾玖都对这位久闻大名的小高僧产生了兴趣。

    这位小高僧到底是何等的本事,不仅能让湖阳迷恋他数年。还能让宁王改变主意没第一时间宰了他,放任湖阳同他继续来往。

    这人一定是个极有魅力,并且极有说服力的人。

    或许她该满足一下自己的好奇心,多出门见识见识。

    湖阳一直缠着顾玖。

    大有顾玖不答应,她就继续缠下去的架势。

    顾玖考虑到湖阳也算是重要的合作伙伴,又被缠得没办法,加上对小高僧生出了好奇心,最后还是点头答应帮湖阳一回。

    “只此一次,下不为例。”

    顾玖不忘同湖阳约法三章。

    她可不想再而三参与到湖阳的烂事里面。

    湖阳连连点头,“你放心,就此一次。小高僧如果走了,我也要清心寡欲。恐怕无人能激起我的激情。即便我想再麻烦你,也没机会了。”

    湖阳啊湖阳,你真的不适合艹深情人设。

    “咳咳咳……”

    顾玖捂着嘴,差点没别憋住把心里话给说了出来。

    “大侄子媳妇,你没事吧。”

    顾玖连连摇头,只求湖阳不要再艹深情人设,她比谁都好。

    “今儿太晚了,明儿一早我们出发去相国寺。”

    顾玖大吃一惊,“小高僧在相国寺挂单?之前不是在什么破庙吗?”

    提到小高僧的事情,湖阳温柔得不行,“最近半年,他都在相国寺挂单。”

    顾玖差点给湖阳竖起大拇指。

    牛轰天了!

    竟然跑相国寺你侬我侬,相国寺的主持难道没被气死?

    只听湖阳说道:“相国寺的主持很喜欢小高僧,一再挽留他。可是他执意要走,谁都留不住他。大侄子媳妇,本宫如今也只能指望你了。”

    “姑母别对我报太大希望。我只是一个陌生人,没有人会听一个陌生人的劝解。”

    “试试吧。不试试怎么知道他不听。”

    湖阳一脸伤心哀痛,西子捧心,像模像样。

    只是想到湖阳彪悍的过往,这副柔弱的模样真不适合她,太违和。

    ……

    晚上刘诏回来,顾玖提起小高僧的事情。

    刘诏神情古怪,迟疑了许久才说道:“你去见见小高僧,也无妨。”

    咦?

    这位小高僧魅力这么大?连刘诏都对他有好感,少见啊!

    “你和我说说小高僧长什么样?”

    刘诏卖关子,“明儿你去了就知道。”

    反正他没本公子长得好看,只是有佛性。不过小玖不吃这一套,所以去见见也没所谓。

    刘诏十足的心机皇孙。

    要是小高僧长得很好看,恐怕他会想法设法阻止顾玖去见小高僧。

    ……

    次日一早,湖阳早早来到王府。

    顾玖怀揣着好奇心,坐着马车,跟随湖阳来到相国寺。

    今儿不是初一,也不是十五,也不是什么黄道吉日。就是很平常的日子,不好也不坏。

    故而相国寺比较冷清,少有香客。倒是有一群慕名枫叶美景的书生在大殿里外穿梭。

    顾玖今儿穿的朴素,一身芽白曲裾,简单的发式,头上只佩戴了一根木簪。

    连耳环手镯都没戴。

    她跟随湖阳郡主,穿过偏殿,来到僧人所居后厢。

    然后直接穿过后厢,朝山上走去。

    这条路顾玖从未走过。

    若非湖阳带路,她都不知道相国寺还有这样一个去处。

    山上三间小木屋,便是小高僧的住处。此处十分幽静,是个参禅历练的好地方。

    湖阳走在最前面,越是靠近小木屋,她越是不安。

    原先的急切,在此刻都变成了小心翼翼。

    她轻轻敲着门,“小高僧,小高僧,小……”

    吱的一声。

    在湖阳第三个小高僧出口之前,木屋房门从里面打开。

    一位面貌温润如玉的小高僧,活脱脱出现在顾玖面前。

    顾玖先是咦了一声。

    没想到小高僧竟然长了一张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脸。

    她想象中的小高僧,应该是个神情坚毅,目光炯炯有神,五官硬朗帅气,剃了头也很有爷们气的男人。

    是那种眼睛看得出来的固执,偏执。

    她甚至还想象了小高僧的声音,一定是低沉而有磁性,对女人有着致命的诱惑力。

    然而,真正的小高僧,不仅模样文弱书生,说话也很文弱书生。

    “二位施主请进。”

    小高僧双手合十,让开门前位置,客客气气请两人进去。

    顾玖突然怀疑,自己之前是不是想得太龌龊。

    湖阳郡主和这位小高僧,应该没有发生男女关系吧。

    室内很简朴。

    就两张矮几,四个蒲团。

    三人面对面,席地而坐。

    湖阳一见到小高僧,明显神魂颠倒,温柔得能掐出水来。

    “你今儿有好好吃饭吗?”

    “多谢女施主关心,小僧已经用过早饭。”

    “那就好那就好。”

    湖阳明显有点紧张,“你能不离开京城吗?”

    小高僧含笑摇头,“请女施主见谅,小僧心意已决。”

    看见小高僧的笑容,顾玖晃了晃神。

    她突然明白,湖阳为何会被迷得五迷三道。

    眼前这位小高僧,不笑的时候,就是个文弱书生。

    一旦笑起来,简直是风华绝代。

    连她见惯了美色,也差点被这个笑容晃了神。

    顾玖收敛心思,朝湖阳看去。

    湖阳果然已经沉迷其中,无法自拔

    “咳咳……”

    她轻咳两声,湖阳才回过神来。

    湖阳有些含羞,“忘了给你介绍,这位是我大侄子媳妇,诏夫人。”

    顾玖微微颔首,“久闻高僧大名,今日一见,名不虚传。”

    小高僧含笑打量顾玖,笑容纯洁无害,“贫僧无望,高僧之名,愧不敢当。女施主叫贫僧一声无望即可。”

    无望?

    这个法号有些名堂。

    “无望大师想来已经知道我来此地的目的。”

    无望微微点头,“湖阳施主盛情挽留,贫僧感激不尽。然而贫僧心意已决,不会更改。两位施主喝杯清茶,便回吧。”

    顾玖了然一笑,“其实来之前我就知道我不可能说服你改变主意,之所以还是来了,一是想替姑母尽一份力,二是我很好奇无望大师。世人对你的评价,可是毁誉参半。”

    “世人毁我,谤我,赞我,贫僧并不在意。”

    “哦!”

    湖阳伸手拉着顾玖的衣袖,“大侄子媳妇,你快帮我劝劝。别说那些有的没的。”

    顾玖抿唇一笑,“姑母可否到门外等候,我有几句话想单独同无望大师说。”

    湖阳郡主不乐意,“非得我离开吗?”

    顾玖笑了笑,附耳说道:“姑母在这里,小高僧会不好意思。”

    湖阳郡主恍然大悟,“那,那我就去外面等候。你要快一点。”

    “姑母放心。”

    湖阳起身离开。

    静室内,就只剩下顾玖和无望二人。

    顾玖不加掩饰地打量对方,“无望大师对湖阳郡主怎么看待?”

    无望面无表情,沉默片刻才说道:“她迷失了自己。”

    顾玖扬眉一笑,“对于你和湖阳之间的关系,不知大师自己怎么看待?”

    无望没有表现出丝毫的心虚,愧色。

    他就是个有佛性的人,“缘起缘灭,是时候了结这一切。”

    顾玖低头一笑。

    看来并不是她的想法太过龌龊。而是这两人的确发生了超越一般男女的关系。

    “大师可知道,湖阳郡主极为爱慕你。为了留下你,特意请我出面。”

    “贫僧心意已决。”

    “我也没认为自己有能力说服大师留下。大师人可以走,但是走之前,能不能认真了结你和湖阳郡主之间的这段关系?”

    无望的面瘫表情终于有了变化。

    他微蹙眉头,“贫僧以为已经说得很清楚。”

    顾玖微微摇头,“还不够清楚。请你彻底斩断她的念想,斩断一切可能,不给她留下任何余地。断就断得彻彻底底,干干净净。”

    沉默良久,无望点点头:“贫僧知道了。贫僧会依夫人所言,彻底斩断同湖阳施主的一切联系。”

    “多谢大师。”

    “夫人客气。夫人要走,贫僧有两句话想说。”

    “大师请说。”

    无望观察顾玖的眉眼,“夫人当心火。”

    咦?

    顾玖眉眼微动,“大师是在替我相面吗?”

    无望面无表情地说道:“夫人遇事保持本心即可。”

    顾玖说道:“大师既然能相面,又主动开口提点,可否说得详细些?”

    无望却摇头,“看在湖阳施主的面上,贫僧破例提点一二句。可一可二不可再三。”

    顾玖颔首,“我明白了,多谢大师提点。不过我还有一个疑问,大师可曾替湖阳相面?你看出她和你之间是孽缘还是良缘,未来会怎么样?”

    无望缓缓闭上眼睛,默念佛经。

    这是结束谈话啦?

    顾玖嘴角抽抽,“大师再见!”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