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侯门医妃有点毒 第435章新生活

时间:2018-12-06作者:我吃元宝

    秋天的早晨,透着丝丝凉意。

    南城门外新村坊市,十五巷一百四十一栋六号房房门打开,王建根从屋里走出来。

    秋凉从衣领,袖口,钻进(身shen)体里。

    刚从暖和的被窝里面爬起来,一开门,(身shen)上的(热re)气,转眼就被这丝丝的凉意给带走了。

    他哆嗦了一下,走到五号房门,轻轻敲击窗户。

    五号房被分割成里外两间,用木板隔开。

    王建根的两个弟弟睡在外间,母亲王连氏和妹妹睡在里间。

    一家人总算住上了结实亮堂的新房子,而且夏天不怕水淹漏雨,冬天不怕寒风灌进屋里。

    王建根一家已经搬进新房快两个月,每次他站在门口等二根爬起来同他一起去挑水的时候,他还是忍不住咧嘴一笑,骄傲得不行。

    他靠着自己的双手,让家人安居乐业,住上新房。

    他是有本事的男人。

    更别提六号房里,他的娘子睡得正香。

    上个月,王建根成亲了。

    亲家母说到做到,他这边买了房,那边就答应了婚事。

    六号房的房门上还贴着大红的喜字。

    二根起来了,擦着眼睛,没睡醒。

    “快跟我去担水,去晚了又要排队。”

    十栋宅院一口井,比起过去几百户上千户人家用一口井方便多了。

    可是还是要排队。

    早上是用水高峰,家家户户都要挑水洗脸做饭洗衣服。晚上下工回来,还要烧水洗漱。

    幸运的是每栋宅院,都修了男女两间浴室,还修了男女厕所,这方便了所有人。

    正屋一号房房门打开了。

    “老李叔,起得这么早啊!”

    老李嗯了一声,“比不上你们年轻人,觉浅。你们兄弟又起得这么早,去挑水?”

    “是啊!上工之前,得把水缸装满。”

    “你们快去吧,去晚了怕是又要排队。”

    老李是泥瓦工,祖传的手艺,挣得比王建根多,活也轻省,不用下苦力。

    所以老李才能一口气买下三间正屋,让一家七八口人安居乐业。

    没一会,老李的两个儿子也起来了。

    见自家老爹蹲在屋檐下抽旱烟,两兄弟脸都没洗,赶紧挑起水桶匆匆出门。

    王建根两兄弟来到挑水的院落,果然有人比他们更早,好在人少,很快就轮到他们两兄弟。

    两兄弟来回两趟,总算将放在厨房墙脚的水缸给装满了。

    这会,王家一家人都起来了。

    建根媳妇正在烧水,准备烧(热re)水给大家洗脸。

    王连氏将昨晚拿回来的窝窝头放在蒸笼里面蒸。

    想了想,又舀了一碗粗面,准备加上青菜叶子,煮一锅面汤喝。

    “娘,多舀一碗。”建根媳妇说道。

    王连氏皱眉,想说建根媳妇不会当家。可她本是(性xing)子软弱的人,做不来恶婆婆的样子。

    她张张嘴,想说粮食得节省点。家里好不容易攒了点粮食,可不能穷显摆。

    可还没等她开口,建根媳妇已经抢先说道:“建根一上午都干体力活,早上不吃饱没力气,伤(身shen)子。”

    一听到伤(身shen)子,王连氏再无犹豫,又舀了一碗粗面。

    建根媳妇笑了起来。

    如今王家四个人上工挣钱。

    除了建根兄弟,建根媳妇同王连氏都在纺织工坊找到了活干,每天都有收入。

    当初东家承诺,招工优先录取买了房的家庭的成员,这话果然兑现。

    一家六口人,四个人上工挣钱。

    这(日ri)子是眼看着好起来。

    每天伙食开好一点,也是应该的。

    叮叮咚咚。

    整个新村坊市,都响着锅碗瓢盆的动静。

    处处都是烟火气息。

    有争吵,有矛盾,有比较,有冲突。

    几家人住在一个屋檐下,有矛盾是难免的。

    除了这些,还有香喷喷的窝窝头,以及(热re)腾腾的面疙瘩汤。

    去年这个时候,他们都是一群随时可能死在城墙根下面的流民。

    世人皆当他们是瘟疫,官府也只有一天一顿的稀粥帮他们吊着命。

    今年,他们已经住上新房,一(日ri)三顿,还有(肉rou)吃。

    生活没有抛弃他们。

    翻天覆地的变化,像是做梦一样,不够真实,却都足够的真。

    住的房子不是假的,吃进肚子里的(热re)汤窝窝头也不是假的。

    (日ri)子向着阳光,正在大步向前。

    以后还会越来越好。

    “我吃饱了。”

    二根抹了嘴巴,赶紧跟上大哥王建根,出门上工。

    王连氏同建根媳妇也赶紧放下碗筷,准备出门。

    纺织工坊的上工时间虽然比王建根晚,但是上工的地方很远,在工业区那边。出了坊市,要走好长一段路才能到。

    婆媳二人收拾干净,拿着布兜出门了。

    清洗碗筷厨房,洗衣做饭,这些家务活就留给年龄还小的三根以及四妞。

    王家人出门了,住在正屋的李家人也出门了。

    另外三家也都紧跟着出门。

    转眼间,偌大的宅院就安静下来。只剩下没办法出门工作的老弱病残。

    王三根和王四妞做完家务,将碗柜房门全都锁好,然后背着背篼出门捡柴火。

    正是半上午,新村坊市很安静。

    兄妹两人从西侧门走出坊市,朝着山上而去。

    远远的,看见几辆马车迎面驶来。

    两兄妹自觉地站在路边。

    “哇,好高大的马车。”

    “里面肯定是贵人。”

    “可能是来买房子的。”

    “以后我们要和贵人住一个地方吗?”

    “贵人都住在城里。可能是路过。”

    顾玖挑起车窗帘子,朝路边的兄妹两看去。

    小姑娘一双眼睛亮灿灿,看着就是个聪明的小姑娘。至于旁边的哥哥,一脸傻乎乎的模样。

    顾玖冲兄妹两人笑了笑。

    “观音娘娘。”

    “她冲我们笑了,嘿嘿嘿。”

    “观音娘娘长得好美。”

    小小的王四妞,瞪大了眼睛,生怕错漏一个画面。小小的她,第一次有了直观的美丑感受。

    “这些孩子都是上山捡柴火?”顾玖问道。

    路边有很多像王家兄妹一样的孩子,他们都背着背篼,往山上走。

    马小六伺候在顾玖(身shen)边,他点头应声,“都是去捡柴火的。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这么小的孩子不能到工地工坊干活,却也不能闲着。”

    顾玖往山上看去,“等到明年就要开发这几个山头。到时候可就没柴火给他们捡。煤厂那边要加大力度,争取早(日ri)推广煤炉,蜂窝煤。蜂窝煤卖便宜点都没关系,关键是要改变大家的生活习惯。”

    马小六拿着一个小本子一一记下来,这些都要交给邓公公,由邓公公统筹。

    顾玖又说道:“关于煤炉制作,流民里面有不少匠人,我们可以主动将技术开放,促使更多流民主动加入到商业活动中。

    其实就算不开放技术,简单的煤炉,一旦推到市场上,很快就会被人仿制。

    与其让那些商家赚钱,不如带着有技术又肯吃苦的流民一起赚钱。京城本地小民,凡是有技术的也可以参与进来。顺便替年底二期第一批房开盘拉点人气。”

    马小六将顾玖提点的内容全都记录下来。

    记录完了,他还问道:“夫人还有别的要求吗?”

    顾玖笑了笑,“先去新村坊市看一看。这边建好,我还是第一次过来。”

    马车围着围墙转了一圈,最后从南大门进入新村坊市。

    大门门口,设了门房。

    从流民中招聘五十岁以上的男子,组成保卫队,在门房当差,确保坊市内的安全。

    将来等二期工程做起来,同样的,也会在二期业主里面招聘五十岁以上的男子组建保卫队。

    保卫队成员的家就在新村坊市,对待坊市的安全自然上心。

    若非马小六刷脸,门房差点拦着马车不让进。

    开玩笑,当初招聘培训的时候,管事一再强调,对于陌生人,一定要确定(身shen)份才能放进去。

    谁敢玩忽职守,当心丢掉饭碗。

    为了饭碗,这些原本是大龄流民,如今的新村村民,当差的时候都是格外认真。

    胡老头将马车放进去,同(身shen)边的人里唠叨,“你猜马车里面坐的人是不是东家?”

    “东家怎么会来我们这里?”

    “这里是东家的产业,东家来这里很奇怪吗?”

    “说不定不是东家,而是大客户。我听我儿子说,工程又多了几个股股股……”

    “股东!”

    “对,就是股东。这名字怪得很。”

    “你们和我说说,股东到底是什么玩意?”

    “就是合伙做生意,大家出份子钱。出钱多的当东家拿主意,出钱少的就是股东,不管事光分红。”

    “你这么一说,我就明白了。我们这边很多股东吗?”

    “当然呢!我听我大侄子说,宫里面的人走挣着抢着做股东。”

    “哎呀,东家的关系果然够硬茬,连宫里的娘娘都只能做股东。”

    “那是!要不然东家能一口气安置我们几万人,还给落户。”

    “如今我们也是京城人。”

    “嘿嘿,我们也是京城人。”

    做京城人好不好,或许在过去,这些流民说不上来到底是好还是不好。

    但是现在问他们,他们都会异口同声的说,做京城人就是好。

    天子脚下,和家乡就是不一样。最大的好处,就是没有各种盘剥。

    纵然有人乡土难离,可是为了生计,为了一家老小能吃饱饭,也只能舍弃乡土,扎根在机遇更多的京城。

    而且,家里的孩子们,并不想念遭灾的家乡。

    在孩子们的印象中,家乡是灰扑扑的,永远吃不饱饭。

    穷乡僻壤的家乡,哪里比得上繁华(诱you)人的京城。

    小孩子们的适应力,总是比大人们强。

    大人们还没转变(身shen)份,无法忘记刻在血(肉rou)中的乡土意识。

    孩子们却已经自觉带入我是京城人的(身shen)份,早已经忘记记忆中灰扑扑的家乡。

    顾玖从马车上下来。

    她今(日ri)穿的朴素。

    不过以她的(身shen)份,就算最朴素的打扮,走在新村坊市,那也是最打眼的存在。

    老人小孩们远远的围观她,都不敢靠近。

    马小六他们都认识,那些个护卫也都面熟。平(日ri)里没少打交道。

    平(日ri)里高高在上的马管事,如今恭恭敬敬地伺候在一个貌美小妇人(身shen)边。

    莫非这位就是东家?还是别的贵人?

    顾玖走在坊市内,甚至参观了一栋宅院。

    不错!

    房子都是按照设计图做的。

    工程质量很好,设计合理,就是密度太高。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qing)。

    成本高,售价低,只能加大密度。

    顾玖问马小六,“有多少人搬了新房?窝棚区那边还剩下多少人?”

    马小六忙说道:“坊市这边还剩了一半的房子没卖出去。那些流民,是真的穷,家里人口又多,真没余钱买房子。还有一部分人,惦记着回老家,不肯在京城置办产业。窝棚区那边,已经拆了一半。”

    顾玖点点头。

    窝棚区拆迁进度还行。

    但是房屋销售(情qing)况她不满意。

    这么好的房子放着不买,开什么玩笑。

    这些流民脑子里进水了吗?

    信不信,她现在开放这些宅院,对外出售,分分钟就能被人抢购一空。

    当初承恩伯朱辞可是很看好这里的房子,大肆购买,打算做包租公。

    “老邓没采取措施吗?”

    “邓公公说马上就到冬天,天气严寒。后续拆迁机会,等到开(春chun)后再办。”

    顾玖点点头,“老邓的担忧有理。这里看完了,去集市。安排一个人,把邓公公叫来,我有话吩咐他。”

    顾玖坐上马车,离开新村坊市,沿着修了一半的石板路朝集市而去。

    新修建的集市,犹如南城门外的标杆,于是被取名为南城门新集市。

    连着几个月赶工,一条长长的集市已然竣工。

    各种铺面,也都相继开业。

    集市上,人来人往,人气旺旺。

    最旺的始终是走低价优质路线,占据集市最佳位置的四海商行(肉rou)菜店。

    每天来这里抢购(肉rou)菜的人越来越多。

    不光是京城内的主妇,十里八乡的农户,甚至还有从各地赶来的农产品二道贩子,三道贩子,四道贩子。

    他们俨然是将四海商行(肉rou)菜店,当做了自己的上游批发商,一车一车的从(肉rou)菜店里面拉货。

    这些贩子,短短时间,已经成为主妇们最讨厌的人,没有之一。

    “挤什么挤!京城的菜价那么高,就是被你们这群人给祸害的。”

    “滚滚滚,贩子全都滚。”

    “大男人和女人挤在一堆,要脸吗?当心老娘报官抓你。”

    这些都是每天早上会发生的场景。

    贩子和主妇争抢(肉rou)菜,俨然成了集市一天开门的第一炮。

    贩子们也意识到这样下去不是办法。

    和上百个主妇们挤在一起抢购(肉rou)菜,效率低下不说,还不招人待见。

    于是贩子们干脆想了个招。他们头天晚上就赶着车过来,在集市上新开的客栈里面,花点钱住一晚。

    等到凌晨时分,(肉rou)菜店开门从老乡们手里收货的时候,这些贩子纷纷爬起来。

    他们抢在天明主妇们到来之前,先行从四海商行(肉rou)菜店购买自己所需的(肉rou)菜,一车车的拉到京城,拉到县城,拉到各地。

    当然,这期间少不了脑筋灵活的贩子,动起歪脑筋,想借鸡生蛋。

    这些人妄想守在四海商行(肉rou)菜店门口,直接从送货的乡农们手中购买更加低廉的(肉rou)菜。

    前面说过,为了获取这些乡农的信任,二壮带着人,几个月来一直在乡下刷脸,一个村一个村的走。

    二壮他们吃了许多苦头,才成就了四海商行(肉rou)菜店的人气和口碑。

    这些贩子,以为守在四海商行(肉rou)菜店门口就能获取乡农们的信任和合作,无疑是做梦。也是在否定二壮他们的努力。

    乡农们对陌生人,一如既往的警惕和防备。

    不过也有一部分心思活络的乡农,同这些贩子接洽做生意。

    一开始还好好的,后来就出了问题。

    要么被压价,要么收到的钱成色不足,甚至有收到私铸钱币。

    更有甚者,自家新鲜的(肉rou)菜,一个没注意,直接被人掉包,变成了烂(肉rou)烂菜。

    于是乎,在某个凌晨,四海商行(肉rou)菜店门口,就上演了乡农围攻农产品贩子的事(情qing)。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b>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