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侯门医妃有点毒 第434章不要做白日梦

时间:2018-12-06作者:我吃元宝

    “母妃今(日ri)被三个孩子吵得头晕,太医检查后说接下来都要静养。”

    刘诏从衙门回来,顾玖拉着他八卦。

    “母妃(身shen)体要紧吗?”

    “没事。就是孩子们吵得厉害,让她不舒服。”

    血压飙升,幸好保养得宜,说不定真会被吵出脑梗来。

    顾玖又说道:“我叮嘱了方嬷嬷,以后除非必要,别带孩子去(春chun)和堂。万一又和大哥儿,念姐儿撞上,又是一场哭闹。”

    “御哥儿被欺负了吗?”刘诏突然问道。

    顾玖摇头,“你怎么会这么想,没有的事。大哥儿很好奇,伸手去戳御哥儿。小孩子嘛,没轻没重的,方嬷嬷很心疼御哥儿。你也知道她脸色一板,看起来很凶。

    估计大哥儿是被吓住了,哇的一下就哭了起来。他一哭,两个小的也跟着哭起来。三个孩子齐齐哭,那声音能掀翻房顶。母妃没晕过去算是幸运。”

    刘诏想象着那个场面,嘴角流露出一丝笑容。

    心里头却在疯狂吐槽自家亲儿子没胆识,被人戳一下就哭,果然是哭包。以后一定要严加管教。

    他问道:“御哥儿这回有哭一个时辰吗?”

    顾玖冲他翻了个白眼,“就哭了半个时辰,喝了(奶nai)就睡着了。”

    “只哭了半个时辰,有进步。”刘诏不吝啬夸奖。

    只是夸奖的点,让人忍俊不(禁jin)。

    “我被人弹劾的事(情qing),你就打算一直瞒着我?”

    小玖兴师问罪,刘诏机智回答,“原本我就打算今晚告诉你。”

    顾玖狐疑,真有这么巧?

    “那么多御史弹劾我,会出事吗?陛下是什么态度?”

    刘诏说道:“你不用担心。就凭你解决城外几万流民的生计,皇祖父会一直护着你。更别说,你替京城增加了几万人口,从京兆尹到户部到三省,都特别看重你。也就是御史台,逮着你不放。”

    这年头,官员考核的一个重要保准,就是看人口增加还是减少。

    人口增加,就说明此地风调雨顺,百姓安居乐业,父母官称职,考评自然一个优等。

    城外流民,因为买房,都有了京城户口。

    等于京城一下子多了几万人口。

    这是什么?

    这就是政绩!

    没有官府的配合,南城门外的项目能顺利开展吗?

    所以,顾玖解决了流民生计不假,官府的功劳也不能抹杀,对不对。

    人口增加,这么大的政绩,当然要记在官府的功劳簿上。

    御史台那帮御史,纯粹就是搅屎棍。招人厌烦。

    不过这帮人也翻不起风浪。

    顾玖笑了起来,“我第一次知道,我在三省六部的眼里,还(挺ting)招人稀罕。”

    刘诏说道:“因为你不是男人,能为他们带来功绩却不会成为竞争对手,所以才招人稀罕。”

    “真够现实。”

    顾玖吐槽了一句。

    刘诏握住她的手,说道:“官场的事(情qing)你就不用((操cao)cao)心,你去做你自己想做的事(情qing)。官场上的风风雨雨我替你扛。”

    顾玖笑了起来,“这样一来,我得给你增加官场预算才行。要不增加半成?”

    “你看着办。”

    ……

    甘露宫。

    江淑仪跪在大(殿dian)上,姿态放得极低。

    今儿,她是来给薛贵妃请罪的。

    她生下鬼胎,已经不可能复宠。

    天子不会跟一个一见面就会想起鬼胎的女人上(床chuang)。

    如今,她虽然贵为淑仪,然而她在后宫的处境却极为凶险。

    她年轻,是她的资本却也是她的短板。

    太过年轻,也就意味着缺少积累,更谈不上底蕴。

    年轻到娘家人还来来得及在朝堂上经营一份人脉出来。

    而且她本来家世差,娘家完全依靠不上。

    又没能生下儿子,之前还得罪了后宫几位娘娘,同李德妃同样不睦。

    随时随地,她都有可能无声无息死在后宫。

    她不想死,所以她要挣扎。

    周苗给她出主意,为今之计,只能重投薛贵妃门下。

    反正她当初是从薛贵妃这里出来的。重新投诚,跪地服软,也不是难事。

    她也以为这不是难事。

    可是真当她跪在甘露宫的大(殿dian)内,她才知道,这是何等的艰难。

    过惯了人上人的生活,膝盖哪里还跪得下。

    而且不仅要跪下,姿态还要足够谦卑。

    江淑仪咬着唇,她想哭。

    后宫生活怎么这么惨。

    明明之前还是人上人,全后宫的人都要捧着她,奉承她,所有人都围着她转。她想要什么,张张嘴就有。

    有时候,甚至不用张嘴。一个眼神,就有人替同把事(情qing)办好了。

    就连她的娘家人,在京城贵圈内,地位也是水涨船高。父兄被人带着出门长见识,俨然是富贵人家的老爷和公子。

    全家人都等着她生下小皇子鸡犬升天,结果一切都没了。

    自她生下鬼胎起,天子就没有踏进过她的寝宫一步。

    原先围在她(身shen)边奉承的人,全都散去。

    过去小心翼翼侍奉她的人,如今都敢给她摆脸色。

    对外,她明明是难产,小皇子没保住。

    可是后宫所有人看她的眼神,仿佛都知道她生了一个鬼胎,遭天子厌弃。

    短短两三月,她从云端跌落尘埃,着实尝到了人(情qing)冷暖的滋味。

    雪中送炭无,只有落井下石。

    唯有周苗,不离不弃,还没放弃她。

    此刻,江淑仪膝盖发痛。

    她偷偷抬头,朝香炉看去。

    她已经这跪了三炷香的时间,接近半个时辰。难怪膝盖如此的痛。

    薛贵妃靠坐在榻上,调弄着胭脂。

    上好的胭脂经过调弄,没有那么鲜艳,却恰到好处。

    她已经五十多奔六的人,好在保养得宜,看着还显年轻。

    大(殿dian)内安安静静,只有薛贵妃摆弄杯盘的声音。

    “额!”

    江淑仪发出一点响动,膝盖真的很痛很痛。为了表示诚意,她都没在膝盖上(套tao)护膝。

    膝盖受罪了。

    更难受的是她的心。

    她的心正在遭受着凌迟。

    “哎呀,这是谁啊?这里跪着个人,你们一个个的,怎么不知道告诉本宫一声。”

    薛贵妃做出恍然大悟的模样,似乎才发现江淑仪的存在。

    宫女们做个样子请罪,“奴婢该死。奴婢怕打搅娘娘的雅兴,就没禀报,让江淑仪多跪了一会。”

    江淑仪明知道这都是薛贵妃磋磨她的手段,但她只能认了。

    她跪在地上,躬(身shen)说道:“不怪这位姐姐,是臣妾不让她禀报。娘娘,臣妾给你请安。”

    薛贵妃抿唇一笑,“原来是江淑仪啊,你可是稀客。今儿怎么有空来本宫这里。”

    薛贵妃没让江淑仪起来,江淑仪就得一直跪着。

    “娘娘,臣妾过去被猪油蒙了心,自高自满,做了许多错事。如今臣妾已经知道错了,也愿意悔改,请娘娘给臣妾一个机会。”

    说完,江淑仪跪趴在地上,无比的谦卑。完全是将自己放在了尘埃里,随人践踏。

    薛贵妃嗤笑一声,“哎呦,你说这话,本宫可不敢当。本宫是你什么人啊,哪里敢给你淑仪娘娘一个机会。淑仪娘娘可是陛下最宠(爱ai)的女人,就是本宫见了,也要礼让三分。你们说是不是啊?”

    “娘娘说的极是。江淑仪是什么牌面上的人物,哪里需要请罪啊。怕不是演戏吧。”

    宫女们嘻嘻哈哈,尽(情qing)的奚落江淑仪。

    她们当中不少人当初还是江淑仪的同伴,一起在甘露宫做宫女当差。

    短短几年,翻转了又翻转。

    人生际遇,真是说不清楚。

    江淑仪抬起头,“娘娘,臣妾真的知错了。陛下厌弃了臣妾,臣妾走投无路,只能求到娘娘跟前。求娘娘看在臣妾是从甘露宫出来的人,搭救臣妾一把。”

    “本宫可不敢当。你可是江淑仪,陛下心尖尖上的人物。你还是去求你的好姐妹李德妃吧。想来她是很乐意帮助你。”

    薛贵妃连连讥笑。

    她就说如今的年轻人,一个个都沉不住气,太着急,迟早会被教训。真以为得了宠(爱ai),就能高枕无忧吗?

    人生几十年,陛下(身shen)边的女人走马灯花换,能得宠几年啊。就敢在她面前嚣张摆脸子。

    如今好了,色还没衰,(爱ai)已弛。

    不!

    江淑仪是彻底失宠了。

    失宠的女人,也就比打入冷宫的女人稍微好那么一点。

    说不定还不如打入冷宫的女人。

    “求娘娘开恩。臣妾对娘娘是有用的。”

    江淑仪很慌乱,不过她没有退缩。

    “臣妾知道许多关于李德妃的事(情qing),娘娘若是要对付李德妃,臣妾能帮忙。”

    薛贵妃哈哈一笑,“江淑仪莫要说笑,本宫什么时候要对付李德妃?本宫同李德妃可是好姐妹。改明儿,本宫就要约她喝茶。”

    江淑仪脸色惨白,“臣妾要如何做,娘娘才肯原谅臣妾。”

    薛贵妃似笑非笑地看着她,“你和本宫什么关系,本宫为何要原谅你?”

    江淑仪脸色一僵。

    薛贵妃笑道:“说不出来了吗?那请回吧。本宫要去歇息了。”

    说完,薛贵妃作势起(身shen),就要离开大(殿dian)。

    江淑仪慌了,这是她唯一的计划,她不能放弃。

    她将自己的脸面狠狠撕下来,丢在地上,高声喊道:“奴婢是娘娘的一条狗。娘娘叫奴婢叫,奴婢不敢不张嘴。娘娘叫奴婢闭嘴,奴婢不敢叫。娘娘就是奴婢的天,是奴婢的主子。”

    薛贵妃又重新坐下来,“啧啧啧!真没看出来,堂堂江淑仪竟然甘愿做奴婢。”

    “奴婢自始至终就是娘娘的一条走狗。”江淑仪彻底豁出去了。只要能活下来。

    薛贵妃笑了笑,“既然是本宫的走狗,叫两声听听。”

    江淑仪抬头,眼角余光从每个人的脸上扫过,嬉笑,嘲讽,幸灾乐祸……不一而足。

    当初她有多风光,多嚣张,如今就有多惨痛。

    当初飞得那么高,如今跌下来,所有人都恨不得踩她一脚。

    “汪汪……”

    她艰难张嘴。

    薛贵妃摇摇头,“刚你们有听见响声们?”

    “没有。”

    江淑仪惨白着一张脸,“汪汪……”

    这一次声音明显比之前要大声。

    “江淑仪,你刚叫什么?本宫怎么没听清楚。”

    江淑仪沉住气,心头告诫自己,一百步已经走了九十九步,绝不能在最后功亏一篑。

    她豁出去了,以最大的音量,叫道:“汪汪!”

    “好!叫的不错,看赏。”薛贵妃笑了起来。

    任你当初如何嚣张,如今还不如要跪伏在本宫跟前学狗叫。

    在场的宫女们,个个面露鄙夷之色。

    都在暗骂江淑仪臭不要脸。为了攀高枝,找靠山,连脸面都不要了。

    “谢娘娘赏!”

    江淑仪如释重负。

    突破了心理极限,她似乎变得更加坚强。

    薛贵妃笑了起来,“你倒是能屈能伸,既做得了淑仪娘娘,又当得了走狗。”

    “谢娘娘夸奖。”江淑仪一本正经。

    薛贵妃挑眉一笑,“你这样的人,少见。”

    故而她心头对江淑仪便多了防备。

    凡是能屈能伸的人,都是能干大事的人。

    这个江淑仪,不简单啊。

    给她点机会,说不定就能重新爬起来。

    不过一个生过鬼胎的女人,想要再次得到陛下的宠(爱ai),是不可能的。

    幸亏这样,薛贵妃才愿意给江淑仪一个机会。

    如果江淑仪仅仅是难产,生了个死胎,薛贵妃见都不会见她。

    薛贵妃轻声一笑,“跪了这么久,起来吧。”

    “谢谢娘娘。”

    江淑仪从地上爬起来,因为膝盖太多,差一点又重新跪下去。

    她双腿哆嗦,却坚持着站直了(身shen)体。

    薛贵妃冷冷一笑。

    就算你今(日ri)站直了(身shen)体,本宫也能将你的脊梁打弯。

    “来人,扶着江淑仪下去,给她上点药。之后的事(情qing),之后再说。”

    “遵命。”

    江淑仪张张嘴,所有想说的话全都咽下,最后只说出,“谢谢娘娘慈(爱ai)。”

    她的膝盖伤了,上药的时候差点没痛死她,更别提还要遭受别人的嗤笑和辱骂。

    她全都忍了!

    她拖着伤腿回到自己的寝宫,周苗早已等候多时。

    “怎么样?进展顺利吗?”

    周苗从宫女手中接过她,扶着她坐下。

    江淑仪脸色苍白,冷汗津津,“跪了快一个时辰,还学了狗叫,总算换取了薛贵妃的原谅。”

    “那还不错。”

    “这还叫不错?”江淑仪怒目而视。

    周苗冷冷一笑,“没有扎针,没有抽鞭子,没有动刀子,没有关水牢,没有饿你三天三夜。

    只是跪了一个时辰,学两声狗叫,就取得了原谅,你还想怎样?

    要不要去冷宫走一趟,看看什么叫做真正的生不如死?

    宫里折辱人的手段多了去,别说跪一个时辰,就算跪一天,只要能取得原谅就值得。”

    周苗毫不客气地打破了江淑仪心中编织的网,教她再一次正视现实。

    江淑仪一时间难以接受,捂着脸哭了起来。

    “行了,别哭了。能有现在的结局已经不错了。你也可以不服软,那天无声无息的死了,你也别怨天尤人。”

    “你别说了,道理我都明白。走到今天,我早就做好了准备。只是还是会难过,痛苦。”

    “这宫里的人,哪个不难怪不痛苦?”

    江淑仪擦干眼泪,“接下来我们怎办?”

    周苗翻了个白眼,“当然是乖乖听贵妃娘娘的差遣,她指东,你就别往西。她叫你打人,你就不能手软。她叫你杀人,你也得握紧刀子白刀子进红刀子出。”

    江淑仪咬紧牙关,下意识哆嗦了一下,“如果她叫我杀李德妃,我怎么办?”

    “照杀不误。至于能不能杀死对方,你可不能保证。”

    江淑仪点点头,“我明白了。只是,难道我要一直靠着薛贵妃?”

    “不然呢?”

    “诏夫人那里能想办法吗?”

    周苗嗤笑一声,“诏夫人再有能耐,手也伸不到后宫。”

    “可是陛下很看重诏夫人。如果诏夫人肯替我在陛下跟前美言几句……”

    “不要做白(日ri)梦。外臣不得干涉后宫,更何况她是皇孙妻。以她的(身shen)份,她开口替你说话,问题就上升到夺嫡之争,你懂不懂?到时候你就真的要死了,会被陛下亲自赐死。”<b>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b>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