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侯门医妃有点毒 第432章为儿子挣爵位

时间:2018-12-06作者:我吃元宝

    如今的顾玥,对顾玖来说只是个可有可无的小人物,根本不值得她费心思去关注。

    她要做的任何一件事(情qing),都比顾玥重要十倍,百倍,千倍。

    顾玖知道,顾玥想和她交好。

    试图借助她的(身shen)份,在楚王府闯出一条路来。

    但是顾玖不乐意。

    顾玥想借力打力,也得问问她答应吗?

    丫鬟们拖着顾玥,顾玥一个劲的挣扎。

    “二姐姐,你给我一个机会好不好?你听我把话说完。我真的悔过了,我真的后悔了。”

    顾玖面色平静,“你想说的无非就是姐妹(情qing)深,一笔写不出一个顾字,大家始终是一家人,原谅你,自家人互相帮助之类的话。顾玥,你这么想得到我的帮助,看来你在楚王府的(日ri)子真的不太好过。

    那我就给你一个明确的回复,免得你整(日ri)里挖空心思往我(身shen)边凑。我现在郑重告诉你,现在,未来,我都不会帮你。”

    “为什么?为什么?你为什么不肯帮我?我们是姐妹啊,我们都是顾家的女儿。有什么样的深仇大恨,你就这么恨我,你为什么不肯帮我。你就忍心眼睁睁看着我在楚王府受苦吗?”

    顾玥一声声质问,异常凄厉。

    声声泣血,不知(情qing)的人听了,还以为顾玖杀了她全家并且欠了她一万两不还。

    顾玖不为所动,“你想知道为什么,好,我就给你答案。因为你不配,你不配得到我的帮助,你不配做顾家的女儿。”

    你不配三个字,仿佛十级狂风,吹得顾玥摇摇(欲yu)坠。

    又像是一柄重锤重重地敲在顾玥的心口。

    更像是一把钝刀子,一下一下切割着她的心头(肉rou),让她痛不(欲yu)生。

    顾玥只觉喉头涌上一股铁锈味,让她硬生生给压了下去。

    她双目赤红,问道:“为什么我不配?”

    顾玖嘲讽一笑,“你凭什么认为你配得到我的帮助?大冬天,你将我推下池塘,害我差点死掉。

    你嫉妒大姐姐,就坏她姻缘。你讨厌四妹妹,就要放火烧死她。你想攀高枝,先是嫁海西伯府,后嫁楚王府。

    你自己将自己的脸面撕下来,丢在地上践踏,又有什么资格让我们这些做姐妹的给你脸面?你不要脸,就没资格要求别人给你脸,更不配得到我的帮助。”

    “不,不,不是这样的。这些全都过去了,我后悔了,我悔过了,为什么不肯给我机会?”

    顾玥连连摇头,然而她的反驳是那样的苍白无力。

    顾玖嗤笑一声,“悔过?你问问你自己,你真的悔过了吗?你所谓的悔过,不过是因为你在楚王府(日ri)子不好过,想找个靠山,让楚王府一干人忌惮,所以你才肯做低服小口称悔过。

    一旦你在楚王府有了地位,得到重视,转眼你就会本(性xing)暴露,一如既往的踩着别人往上爬。

    收起你的小聪明,也别把我当傻子,更别把我当心软好欺的人。我这人向来铁石心肠。

    你敬我,我自然敬你。你欺我,我反手一巴掌打回去,绝不会手软。”

    “如今的我,如何能欺你!明明是你一直在奚落我,看我跌落尘埃,你一定很得意吧。”顾玥哭着控诉。

    顾玖笑了起来,笑得很真心,“对啊,看着你跌落尘埃,我的确很开心。我什么都不用做,你自己就把自己给作死了,真是大快人心。”

    “你好狠的心肠。”

    顾玖冷笑一声,“我既没有大冬天推人下水,也没有放火烧人,更没有抢人姻缘耍手段攀高枝。比起心狠手辣,我不如三妹妹多矣。”

    顾玥双目圆睁,无数的恨和悔,压在喉头吐不出来。只发出呜呜的绝望的叫声。

    顾玖为什么戳破真相,为什么要撕破脸面。

    为什么不能像过去一样,即便互相讨厌,大家也都假装是姐妹,维持着基本的面子(情qing)。

    为什么?

    为什么?

    为什么现在就不肯装下去?

    难道就因为她生了儿子,有了底气就不愿意装了吗?

    “我恨你!”

    顾玥吐出心里话。这是从她记事起,就埋藏在心里头的真实感(情qing)。她恨顾玖,没有缘由,就是恨。

    如果她们不是姐妹,她不会恨顾玖。

    可是她们偏偏是姐妹,她不能不恨。

    或许从一开始她就知道顾玖比她优秀,即便顾玖还是个病秧子的时候,她也要处处针对对方。

    到了如今,两姐妹地位天翻地覆。

    她不甘心啊!

    “这世上恨我的人很多,不差你一个。带顾良娣下去喝茶。”

    顾玖一声令下,丫鬟们再无迟疑,拖着她往外走。

    “太太?”

    门外面,谢氏,胡氏,顾珊三人,不知道看了多长时间。

    谢氏面无表(情qing),她透过众人,看着(床chuang)上的顾玖,眼中闪过太多太多的(情qing)绪。

    顾珊双目闪烁,兴奋,激动,幸灾乐祸,各种(情qing)绪连翻上涌。看见顾玥倒霉,没有人比她更开心。

    至于胡氏,就显得很平静。

    顾玥的事(情qing),她完全置(身shen)事外。

    今儿看到姐妹仇杀,也是意外。

    谢氏得知顾玥到了,急匆匆赶过来。

    顾珊跟过来看戏。胡氏是担心发生冲突,所以跟着过来。

    如今看来,顾玖一人绝杀顾玥,毫无压力。

    “母亲!母亲你快帮我说说话,你快帮我啊……”

    “顾良娣,你要是继续闹下去,我们王府可不欢迎你,只能将你送回去楚王府。”侍棋不轻不重地提醒她。

    顾玥眼巴巴地看着谢氏。

    谢氏摆摆手,“你先去花厅喝茶吧。你姐姐正在坐月子,不能被人打搅。”

    “母亲,你不帮我?”顾玥在控诉。她不敢相信,最宠(爱ai)她的母亲也不帮她。

    谢氏没说多余的话,撇过头,避开了顾玥的目光。

    顾玥大惊,大怒,任由丫鬟们拖出去。

    谢氏迟疑了一下,才走进卧房。

    “二姑(奶nai)(奶nai),玥儿她……”

    “太太如果想替顾玥求(情qing),就免了吧。”顾玖打断谢氏的话,没有给她面子。

    谢氏蹙眉,“你们毕竟是姐妹。”

    顾玖嗤笑一声,“当年她把我推落入水的时候,太太可没说毕竟是姐妹。”

    谢氏心头烦闷得很,不由得加重了语气,“事(情qing)都过去了那么多年,你怎么还记着。”

    顾玖讥讽一笑,“让太太失望了,我这人就是小肚鸡肠,就是(爱ai)记仇。别说才过了几年,就算再过十年二十年,我也记得她把我推落入水的事(情qing)。这事我得记一辈子。所以最好别惹我。”

    谢氏脸色微变,“你,你这脾气(身shen)在皇室,可不是好事。”

    顾玖转眼笑了起来,“多谢太太关心我。不过我的事(情qing),就不劳太太((操cao)cao)心。”

    顾珊悄悄拉扯谢氏的衣袖,“母亲,都到这个时候,你就别烦二姐姐。三姐姐今天走的路,是她自己选的,我们管不了。”

    谢氏憋了一口气。

    她本想将一腔怒火发泄到顾珊头上,转念又想到顾珊已经定亲,而且定的还是柱国公府二房嫡子,顿时就把那口怒气给咽了下去。

    咽下了怒气,她还是没好气地说道:“行了,我不替顾玥说话,你们就满意了吧。”

    顾珊一脸委屈,“我也是为母亲着想。这些年母亲为了三姐姐,受了多少委屈。”

    谢氏顿时没话说。

    顾珊又说道:“二姐姐,你别和母亲计较,她就是还没想通透。”

    “四妹妹客气。还没恭喜四妹妹喜得良缘。青梅,去将那对碧玉镯子拿出来,我要送给四妹妹。”

    青梅领命而去。

    顾珊连忙摆手,“二姐姐不用送我礼物。”

    顾玖笑道:“我们姐妹一场,你定了婚事,我怎么能不表示。别人的礼物你可以推辞,我的礼物,无论如何你都要收下。”

    青梅拿着一个装饰精美的木匣子出来,“四姑娘,这是我家夫人的心意,你一定要收下。”

    顾珊迟疑了一下,“那,那我恭敬不如从命。”

    “这就对了。”

    顾珊收下礼物,在大家的起哄中打开一看,哇,好精致的一对玉镯。

    “这礼物太贵重了。”

    “已经收下就不能退。”顾玖笑着说道。

    顾珊心头激动,“二姐姐,你对我真好。”

    “我们是姐妹,不对你好对谁好。”

    胡氏笑道:“二妹妹出手就是大方,四妹妹有福气。”

    顾珊脸蛋红红的,她也觉着自己很有福气。

    她都没想到,自己能嫁入柱国公府。

    而且还是柱国公府主动求娶她。

    虽然她嫁的是二房嫡子,比不上大房的嫡子尊贵,却也是实打实的高嫁。

    而且还是和裴芸姐姐做妯娌。

    想想都令人激动。

    别人都说她福气好,然而她很清楚,她是沾了二姐姐的光。

    若非二姐姐挣下了偌大的名声,柱国公府不可能上门提亲。

    顾珊激动地眼睛发红,“谢谢二姐姐,我最喜欢你了。”

    她一把抱住顾玖,难得(情qing)绪外露。

    顾玖拍拍她的肩膀,“哭得跟花猫似的,当心被人笑话。”

    顾珊赶紧擦拭眼泪,生怕将妆容哭花,被人看笑话。

    谢氏看着这一幕很不是滋味。

    顾玥和顾珊都是她的亲生女儿,然而顾玖对两个女儿的态度,根本就是天差地别。

    但凡顾玖肯将对顾珊的那份心意,分一半给顾玥,顾玥也不会是如今的处境。

    谢氏很心酸。替顾玥心酸。

    顾玥在楚王府的(日ri)子不好过。

    顾大人完全不管她,不肯替她出面。

    谢氏得不到顾大人的支持,自然也帮不上顾玥。

    唯有顾玖能帮忙。

    只要顾玖发话,时不时下个帖子请顾玥上门喝茶,顾玥在楚王府的待遇就会跟着水涨船高。

    然而,顾玖连一点点仁慈,都不肯施舍给顾玥。

    “夫人,大喜,大喜。”

    小翠从外面急匆匆跑进来。

    “宫里的几位娘娘,纷纷派人给哥儿洗三送礼。陛下也派了人过来,还要给哥儿赐爵。”

    顾玖立马坐直了(身shen)体。“果真要给哥儿赐爵?”

    “千真万确。陈公公亲自带着圣旨来的,赐哥儿为奉国将军。因哥儿还没取大名,圣旨上说的是赐公子嫡长子为奉国将军。”

    顾玖大笑起来。

    当初天子((逼))着她敛财修三大(殿dian),她讨价还价,总算给儿子挣了个爵位回来。

    今天早上醒来的时候,她突然想起这件事。

    当时她想着要是天子忘了此事,她得想办法提醒天子赶紧兑现承诺。

    她儿子都生了,当初承诺的爵位还没走明路,那可不行。

    没想到天子记(性xing)比她好,这就派陈大昌上门宣读圣旨。

    她止不住的得意,“我家哥儿也是有爵位的人。”

    胡氏笑道:“恭喜二妹妹,贺喜二妹妹。哥儿刚出生就得了爵位,比其他人强多了。陛下是因为公子,才给哥儿赐爵吗?”

    顾玖哈哈一笑,“哥儿得爵,当然不是因为公子诏。我家哥儿的爵位,是我亲手挣来的。”

    “二姐姐太厉害了,竟然能替哥儿挣爵位。比姐夫还厉害。”顾珊真心实意的说道。

    反正在她心里头,二姐姐的确要比二姐夫厉害。

    胡氏好奇问道:“二妹妹,我能问问哥儿的爵位是怎么挣来的吗?”

    顾玖笑了起来,“告诉你们也无妨。还记得去年的竞标大会吗?竞标大会所得银两全用来修缮三大(殿dian)。陛下看我辛苦,于是答应事成之后给我的第一个儿子赐爵,爵位就是奉国将军。”

    “二姐姐怎么这么能干!”顾珊又惊奇又佩服。

    胡氏也十分钦佩,“二妹妹巾帼不让须眉,令人佩服。公子诏都被你比下去了。”

    顾玖抿唇一笑,“这话嫂嫂千万别在人前说,公子诏也要面子。”

    胡氏笑了起来,“二妹妹放心,我晓得分寸。”

    谢氏心头冒酸水。

    顾玖的儿子才出生几天就得了爵位,顾玖(身shen)为奉国将军的亲娘,自然水涨船高。

    她深吸一口气,也应景地说了句,“恭喜二姑(奶nai)(奶nai),今儿真是喜上加喜。”

    “太太客气。”

    儿子得了爵位,顾玖高兴得很。

    她吩咐小翠,“去外院看着,提醒公子早点给哥儿定下大名。爵位都有了,名字还没取好,少府那边都没办法做(身shen)份铭牌,不像话。”

    小翠利落应下,“公子还说,今儿高兴,全府有赏。王妃娘娘也说要赏赐全府。大家都说哥儿是招财童子,一出生,就给大家带来了彩财运。”

    顾珊笑出声来,“二姐姐是招财童子,哥儿也是招财童子,岂不是说哥儿继承了二姐姐的财运。”

    顾玖笑道:“继承了我的财运才好。”

    孩子出生就有(身shen)份,如果再加上钱,这人生起跑线,真是高得不行。

    顾玖和千千万万的母亲一样,恨不得将最好的东西都给孩子。

    她开玩笑说道:“将来我还要替孩子的弟弟妹妹们挣爵位。”

    “二妹妹有志气,肯定能实现。”胡氏笑道。

    大家喜笑颜开。

    ……

    洗三宴很顺利。

    顾玥这个小插曲,无人在意。

    洗三宴结束,一盘点,收了不少礼物。

    光是赤金打造的长命锁,就收了十几把。

    什么金镯子,金脚链,更是不计其数。

    王妃裴氏直接送了个金狮子,足有半斤重。

    顾玖笑着问道:“今儿收到的金子,加起来得有十斤吧。”

    “不止。足有十三四斤。”青梅清点着礼物。

    顾玖笑道:“替哥儿收起来,这些都是他的私房钱。等满月酒的时候,还能收一回礼物。”

    青梅领命,又说道:“宫里的几位娘娘,送的都是玉质的物件。奴婢瞧着,都是上好的玉。”

    “宫里拿出来的玉,自然是极好的。一并收起来,作为哥儿的私房钱。”

    顿了顿,顾玖好奇问道:“陛下送了什么?”

    “送了一对玉如意。”

    顾玖嘴角抽抽,十分嫌弃。

    天子一如既往的小气。

    不过看在天子给哥儿赐爵地的份上,她就不计较了。<b>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b>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