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侯门医妃有点毒 第430章 臭小子同他老子的第一次交锋

时间:2018-12-06作者:我吃元宝

    “王妃派人送来礼物,夫人可要过目?”

    “把礼单拿来给我看看。”

    顾玖挣扎着坐起来。

    方嬷嬷急了,“夫人当心。你才刚生完孩子,好生躺着。”

    顾玖摇头,“我已经躺了一天,得起来活动活动。”

    人家剖腹产,一天后就得下床活动,排恶露,促通气,促伤口愈合。

    她是顺产,还是比较顺利的顺产,更应该早点起来活动,让身体尽快恢复。

    坐月子可不能天天躺着,不利于身体复原。

    方嬷嬷不许,“哪有刚生完孩子的女人就下床活动的。夫人不要身体了吗?”

    顾玖笑了起来,“嬷嬷,我比任何人都关心自己的身体。相信我,只要没出现产后大出血,生完后及时下床活动,反而有利于身体恢复。”

    方嬷嬷紧蹙眉头,“夫人从哪里听来的歪理邪说。”

    噗!

    顾玖没绷住,笑出声来。

    “我说的可不是歪理邪说。你们自己想想,那些生完孩子就躺在床上不起身的人,身体恢复得好吗?青梅,你听好了,将来你生孩子要跟我学。只要身体支撑得住,就得及时下床活动一下。就算只活动一炷香的时间也是好的。”

    青梅一张大红脸,羞得不行,“夫人,奴婢还没成亲,生什么孩子啊。”

    顾玖摆手,“扶着我起来。”

    第一次起来,还是有点吃力,使不上劲。

    青梅朝方嬷嬷看去,见方嬷嬷没反对,她才上前将顾玖扶起来。

    顾玖坐起来后,活动活动手脚,感觉到手脚不再僵硬后,才尝试着下床。

    青梅一直扶着她,“夫人可别勉强。”

    “不勉强。”

    方嬷嬷一张脸刻薄得很,这是她标志性的表情。

    “这才第一天就起床活动,真没问题。”

    “嬷嬷相信我吧。你瞧着,要不了三两天,我身体就能恢复得很好。”

    一开始,顾玖在青梅地搀扶下,在卧房内走来走去。

    走了几圈,她示意青梅放手,自己扶着腰走着。

    越走越顺,越走那种疲惫的感觉反而没了,身体活动也越来越自如。不像刚下床走动的时候,还要人扶着。

    到后来,她挺着了腰背,这要不是刚生完,猛地一看就像没生过孩子似得。

    青梅啧啧称叹,“夫人真是越走越精神。嬷嬷,夫人说的没错,生完了就得抓紧下床活动。”

    方嬷嬷无话可说。

    顾玖眉开眼笑,走累了,才重新坐到床头。

    她叫青梅打来热水,擦一擦身上。

    生孩子的时候出了太多的汗水,虽然身上的衣服已经换过,可是还是难受。

    “夫人不能碰水。”方嬷嬷阻止。

    “我就擦擦脸,擦擦手。”顺便擦擦身上。

    方嬷嬷坚守坐月子标准,“那不行。碰了水会得月子病。”

    顾玖:“我全身上下这么脏,抱着孩子,岂不是将脏东西都传染到孩子身上。万一孩子因为我生病怎么办?”

    “夫人忍一忍吧。”青梅小声劝解。

    方嬷嬷说什么都不肯让步,不肯让顾玖沾水。

    顾玖叹了一口气,罢了,反正方嬷嬷也不可能一天十二个时辰守着她。

    等方嬷嬷不在的时候,她在想办法。

    裴氏送礼的礼单就放在桌上。

    她拿起来,翻开快速扫了几眼。

    “王妃真够大方。”

    收到重礼,顾玖喜笑颜开。

    青梅笑道:“夫人没看见,王妃娘娘听说夫人生了个哥儿的时候有多高兴,全府上下,都有打赏。”

    顾玖笑起来,“王妃难得大方一回,不错不错。”

    她吃了点东西,重新躺回床上。

    这会精神好,干脆靠坐在床上,看着孩子。

    孩子明明睡得香喷喷,却突然哭了起来。

    “他这是怎么了?尿了吗?”

    方嬷嬷检查了一下尿片,干爽。

    然后说道:“哥儿应该是饿了。”

    一听孩子饿了,顾玖下意识就想抱起孩子喂奶。

    结果手伸出去,才意识到自己好像没奶。

    而且身上脏兮兮的,她哪里敢随便喂奶。

    她还没想好怎么办的时候,奶娘已经进来抱起孩子,熟练的喂奶。

    她迟疑了一下,罢了,就先让奶娘喂吧。

    孩子吧唧吧唧,刚出生的孩子,很快就吃饱了。

    结果臭小子吃饱了还不消停,还在哭,怎么哄都哄不住,脾气太大了。

    刘诏走进卧房的时候,就看到闹腾的一幕。

    他皱皱眉头,“又哭了?抱出去,别吵着夫人。”

    孩子似乎听得懂人话,一听到抱出去,哭得更加厉害。

    撕心裂肺的哭,有种你们全都欺负我,我要哭死给你们看。

    听着孩子哭得上气不接下气,顾玖坚硬的心瞬间就碎成了渣渣。

    她急忙喊道:“不要把孩子抱出去,赶紧将孩子抱给我。我来抱抱他。”

    奶娘迟疑。

    顾玖脸一板,“孩子给我。”

    奶娘一哆嗦,赶紧将孩子交给顾玖。

    顾玖抱着孩子,哄着。

    孩子却依旧没停止哭泣。

    刘诏说道:“你才刚醒来,身体虚弱,哪里能抱孩子。让奶娘将孩子抱出去,这臭小子生下来就折腾人。”

    “你别闹,我哄哄他。”顾玖嫌弃刘诏碍眼。

    刘诏心塞得不行。

    顾玖温柔细语,“宝宝不哭,哭得好累的。你饿了渴了尿了,哭两声娘亲就知道了,不用一直哭。看你哭得这么辛苦,娘亲心疼。”

    神奇的事情出现了,孩子似乎听懂了顾玖说的话,竟然真的止住了哭声。

    刘诏:“……”

    我儿子是天才吗,刚出生就能听懂人话。

    那我以后在他面前说话,是不是得注意点。

    臭小子之前一直哭一直哭,一定是故意的吧。

    这么小就如此有心机,知道用哭吸引人的注意力,果然是个讨债鬼,臭小子。

    以后得对臭小子严加管教,不能纵容小玖溺爱。

    臭小子这是像谁?

    肯定不像我。我小时候可没他这么有心机。一定是隔代亲,像他爷爷。

    他爷爷小时候一定也这么讨打。

    刘诏脑门前仿佛开了弹幕似的,一条条的信息弹出来。

    顾玖哄住了孩子,特别有成就感。

    方嬷嬷难得笑起来,“果然是母子连心。哥儿到了夫人手中就安静下来。”

    顾玖笑了起来,“他和我亲。”

    孩子的眼睛睁开了一条缝,让人知道他是醒着的。

    顾玖碰碰他的小脸颊,真嫩啊。

    这会抱着孩子,母爱泛滥,再也不嫌孩子长得丑。反而越看越觉着孩子长得耐看。

    “孩子长得像公子。”

    公子刘诏,莫名有点心塞。

    他才没有长得这么讨打。

    他轻咳一声,“应该是长得像父王。”

    方嬷嬷坚持说,“奴婢瞧着,还是像公子。”

    刘诏左看右看,神情严肃。

    长得像他?

    他小时候能有这么讨打?

    他一本正经地说道:“我瞧着孩子像小玖。”

    小玖小时候估计也有点讨打。

    顾玖要是知道刘诏在想什么,一定会抱起儿子滋他一脸。

    方嬷嬷又仔细看了看,“眉眼是有点像夫人。”

    顾玖近看远看,左看右看,“像我吗?我怎么完全看不出来。我觉着孩子谁都不像,就像他自己。一个人一个模样。”

    刘诏连连点头,小玖这话深得他心。

    臭小子长得就是一张讨打的脸,难怪这么讨打。

    方嬷嬷说道:“等孩子长大点,五官更清楚,就能看得分明。”

    顾玖笑道:“不管长得像谁,他是我儿子,我都要爱他,宠他。”

    “男孩子别太娇宠。”刘诏一本正经地说道,“男孩子得严加管教。”

    顾玖白了他一眼,“才刚出生,你就要严加管教,良心呢?”

    刘诏差点喷出一口老血。

    小玖有了儿子后,果然就不关心他了。

    臭小子要取代他在小玖心目中的地位,真是令人很不爽啊。

    刘诏正在脑补,要如何同儿子争宠,猛地听到顾玖问他,“你抱过他吗?要不要抱抱他?”

    刘诏有点紧张,这么小的孩子,他怕给抱坏了。

    “我试试看,要轻一点吧。”

    “当然要轻一点。你抱抱他,你是他爹,他会和你亲近。”

    刘诏伸出手。

    所有人都看出来他很紧张,仿佛要抱的不是孩子,而是炸药包。

    方嬷嬷她们偷偷笑了起来。

    方嬷嬷说道:“公子别害怕,托着孩子的头抱起来就成。”

    刘诏观察顾玖抱孩子的姿势,心道我家小玖就是聪明,抱孩子都是无师自通。

    他学着顾玖那样,伸出手轻轻抱起孩子。

    姿势有些别扭僵硬,好在基本上是对的,没让孩子的头颈悬空。

    孩子眼睛才睁开一条缝,还得再等两天才会彻底睁开一双大眼睛。

    一条缝的眼睛,或许也有光感,视线朝刘诏脸上偏了偏。

    顾玖笑了起来,“宝宝很可爱,你以后要多抱抱他。”

    刘诏点点头,第一次觉着臭小子也有可爱的一面。

    心头默默地说道:臭小子,我是你爹。你以后要听我的话,不准捣蛋。否则……

    滋!

    “啊,哥儿尿了。”

    否则后面的内容还没想好,刘诏先被亲儿子滋了一身。

    他一脸僵硬,看着滴滴答答的童子尿从衣袖上滴落而下,看着上好的丝绸面料被童子尿给糟蹋了,浑身上下似乎都沾染上了尿骚味。

    此刻的心情:果然是讨债鬼!

    顾玖没忍住,哈哈笑了起来。

    “宝宝很喜欢你,撒尿以示友好。”

    才不是。

    丫鬟们憋着笑,抱走孩子去外间清理。

    方嬷嬷提醒一句,“公子也赶紧换了吧。”

    刘诏深吸一口气,等下人都退出卧房后,他才和顾玖小声抱怨:“臭小子生来就是个讨债鬼。”

    “叫宝宝,不准叫臭小子。”

    刘诏抬起手臂,闻了闻身上的味道,“我先去洗漱,一会过来陪你说话。”

    话音一落,他落荒而逃。

    对于有轻微洁癖的人,身上被撒了尿,即便是亲儿子的,也难以忍受。

    顾玖又哈哈大笑起来。

    父子两人全都洗干净,换了新的衣衫。

    孩子抱回来,放在枕边,没一会就睡着了。

    刘诏如释重负,又心有余悸。感慨万千地说道:“总算睡着了。真是祖宗。”

    顾玖笑着问他,“你嫌弃你儿子吗?”

    这是送命题啊!

    刘诏摇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我亲儿子,疼他都来不及,怎么可能嫌弃。你别多想。”

    顾玖低头,凑到他跟前,“真不嫌弃。”

    刘诏肯定确定地说道:“百分百宠爱,保证不嫌弃。”

    这是不可能的。

    我儿子生下来就如此调皮捣蛋,身为父亲,当然要对他严加管教,绝不能纵容姑息。

    顾玖满意一笑,“我们的孩子,你要爱他,宠他。当然该管的也要管。三孙看大,七岁看老,启蒙后就要给他养成良好的生活学习习惯。”

    刘诏点头,不忘拍马屁,“还是你有见地。你管教孩子,孩子肯定又懂事又聪明。”

    “你身为父亲,你不承担做父亲的职责吗?孩子你也得管。”

    “我管,我肯定管。”就怕你心疼,不让我管。刘诏默默吐槽了一句。

    顾玖靠着床头,看着孩子,“他真小,好可爱。”

    哪里可爱?

    刘诏缺乏一双发现美的眼睛,实在没看出亲儿子哪里可爱?

    从出生到现在,就是脾气大,一哭就半天。

    不过小倒是真的小。

    顾玖笑话他,“你和宝宝一比较,你就成了大脸盘子,真丑。”

    他丑?

    刘诏皱起眉头,小玖果然是嫌弃他了吗?

    果然是有了儿子,男人就甩在一边。

    “你以前还说我长得极好。”

    他特意在“极好”二字上加重了语气,提醒顾玖,别忘了自己说过的话。

    顾玖抿唇一笑,“此一时彼一时,你肯定没宝宝长得好看。”

    刘诏:一口老血差点喷出来。

    他堂堂皇孙,竟然要和新出生的儿子比美丑,人生何其失败。

    他说道:“如今在你眼里,谁都比不上宝宝,嗯?”

    “那是当然。难道在你心目中,还有人能比得上宝宝?”

    “有!”

    “谁啊?”顾玖哼哼一声。不好好回答,本夫人收拾你。

    刘诏拉着她的手,“当然是你。”

    顾玖闹了个大红脸,敢情她在和宝宝争宠。

    她少见的有些不好意思,“以后不准在宝宝面前这么说。你别看他小,我们说的话,他都听得懂。其实他在肚子里的时候,就能听见我们说话,能感受到我们的情绪。”

    刘诏看着熟睡的孩子,点点头,果然是个心机儿子。

    他突然冒出一句,“这小子以后肯定能要到很多压岁钱。”

    这又是哪一出?

    顾玖完全没跟上节奏。

    刘诏笑起来,“累了吧,你先睡。我来守着你们。”

    “你不累吗?从昨晚你就开始守着了。”

    刘诏笑道:“白天歇了两个时辰,我现在不累,精神很好。”

    顾玖躺下来,说了这么久的话,果然有些累了,尤其是腰,比较酸软。

    她侧身躺着,就能看见刘诏,“我现在是不是很丑?”

    出了一身臭汗,又没洗漱,头发也乱糟糟的,肯定很难看。

    刘诏伸手轻抚她的脸颊,“很好看。”

    “你骗我。我现在这样子也能叫好看,这世上所有人都是仙女。”

    刘诏笑了起来,“真没骗你。反正在我眼里,你现在很好看。特别温柔。”

    “你是想说我浑身上下散发着母性的光辉吗?”

    顾玖有些嫌弃。果然生了孩子后,别人再也不把你当做年轻貌美的女人看待。

    刘诏问道:“不好吗?”

    好什么好啊!

    母性光辉也不需要随时随地散发。

    孩子睡了,她就想做个年轻漂亮的女人。

    她轻声说道:“母妃派人送来厚礼,听青梅说,礼物堆了一屋子。光是各种布匹,就有上百匹。

    这么多布匹,她差点吐槽王妃裴氏莫非是开布庄的,布匹跟不要钱似的送来。

    刘诏说道:“母妃送给你,你尽管收下。”

    她还惦记着事情,“天气很快就会凉下来,还得抓紧时间给宝宝做小棉袄。母妃送来的棉布,正好派上用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