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侯门医妃有点毒 第429章 小玖喜得麟儿

时间:2018-12-06作者:我吃元宝

    顾玖吃饱喝足,安排好白仲接下来的差事,又在院子里散步半小时。

    等到宫缩得厉害了,这才慢悠悠地走进产房。

    被她影响,刘诏倒是显得不着急。

    王妃裴氏急得不行。

    一直在顾玖耳边唠叨,“哪个女人生孩子像你似得,不急不忙。这要是有个好歹,如何是好?”

    “母妃别担心我。那些个不像我的女人,生孩子的时候多辛苦啊。”

    “你以为你生孩子就不辛苦吗?一会有你哭的时候。”

    顾玖不和裴氏争论。

    观念不同,谁也说服不了谁。

    顾家来了人,来的是顾琤的妻子胡氏。

    胡氏代表顾玖的娘家人,过来守着她。

    顾玖进产房之前,拉着胡氏的手说了好一会话。

    “累嫂嫂这么晚过来,晚上就别熬夜,我估摸着要到天亮才生。”

    “二姑奶奶别担心我。要紧的是你肚子里的孩子。你先进产房,安心生孩子。我们都在外面守着。”

    “青梅,照顾好六少奶奶。”顾玖只能嘱咐身边的丫鬟。

    “夫人快进去吧,外面的事情,奴婢们会打理好。”

    顾玖见事情安排好了,才跟着稳婆进了产房。

    产房是她亲自命人布置的,参考了现代医院产房的模式。连产床都是特制的,区别于这个时代地产床。

    往上面一趟,默数着时间,算着还有多久才能生出来。

    生孩子真是个折磨人的事情。

    不说宫缩有多痛,光是躺在产床上,什么都做不了,这种感觉真折磨人。

    时间在这个过程中,变得格外漫长。

    等到宫缩频率越来越短,她开始用力。

    脑子里只想着赶紧生出来,回想着书本上的知识,压抑着自己的嗓音,并不肯大叫惨叫引来外面的动静。

    她是个骄傲的人。

    在生孩子的时候,也不肯丢掉自己的骄傲。

    不管再痛,都是靠着意志力忍着,只发出不会穿透产房的叫声。

    稳婆都劝她,痛得厉害就大声叫出来,不用忍。

    女人生孩子,哪能不叫唤。

    顾玖摇头,她偏不。

    “我还忍得住,你们快给我看看,孩子下来没?”

    “快了快了,夫人再用点力。”

    mmp,她已经用了全身的力气好不好,头发都被汗水浸湿了,身上一层薄薄的棉质家居服更不用说,就像是从水里面捞出来的。

    倒霉孩子,到底要什么时候才出来啊。

    要人命啊!

    顾玖都快崩溃了。

    可即便这样,她也不肯放声惨叫。

    她要忍。

    人真是奇怪的动物。

    忍着忍着,好像就没那么痛了。

    “快点,孩子出来没有?”

    她催着稳婆,十分暴躁。

    方嬷嬷安抚她,“夫人别催,孩子该出来的时候自然会出来。”

    “什么稳婆,就不知道帮点忙吗?啊……”

    “出来了,出来了,看到头了。夫人快用力。”

    一听看到头了,顾玖用出吃奶地力气,努力卸货。

    “夫人再加把劲,很快就好了。别放松,绷紧了。”

    “啊啊啊啊啊……”

    顾玖发出一连串的叫声,像是一个濒死挣扎的人,燃烧了生命的最后光辉。

    当她绷不住,全身放松的那一瞬间,顿觉身体一轻,有什么离开了身体。

    “生了,生了……”

    “哇……”

    孩子发出洪亮的哭声,中气十足。

    一听这哭声,就知道孩子心肺发育完全,是个健康的小孩。

    顾玖一瞬间又活了过来。

    一身汗湿湿的,模样虚弱苍白。

    “把孩子抱给我看看。”

    稳婆喜气洋洋,“恭喜夫人,贺喜夫人,是个哥儿。”

    “是吗?”

    顾玖笑了起来,她心愿得偿。

    哥儿好,哥儿不用受那么苦,不用委屈自己,还可以仗剑走天涯。

    她浑身没力,让方嬷嬷扶着她稍微坐起来。

    孩子皱巴巴的,像个小老头

    “他真丑。”

    她很直接地说出内心真实想法。

    方嬷嬷不乐意了,忙替小孩说道:“刚出生的孩子都这样,过几天长开了就会很好看。”

    稳婆也连连点头,“草民接生了几百个孩子,刚出生的小孩都是这个模样,皱巴巴的,不怎么好看。三五天后,就变得好看了。”

    顾玖笑了起来,“他再丑也是我生的,我不嫌弃。”

    方嬷嬷很是无语。

    都说孩子不丑,夫人怎么还说孩子丑。

    好吧,事实上刚生出来的孩子被产道积压,皱巴巴的,的确不怎么好看。

    “给我抱一抱。”

    “夫人产后虚弱,可不能用力。赶紧躺好,还要继续清理。”

    顾玖也没勉强。

    她吩咐稳婆,“把孩子擦干净,放在我身边,别抱出去。报个信就成。要是谁让你抱孩子出去看,告诉他滚远点,就说是我说的。”

    方嬷嬷笑了起来,“孩子刚出生,是不能见风。”

    稳婆听命行事,干净出去报信。

    很快,产房外就响起了欢呼声。

    各种谢天谢地,谢菩萨的声音。

    顾玖偏着头,朝外面看了眼,窗户有光线。

    “嬷嬷,天亮了吗?”

    “快亮了。”

    顾玖吃惊,真没想到,她果然生了一个晚上。

    “孩子是破晓时分出生的,小名不如就叫阳阳。今天有太阳吗,有太阳才应景。”

    “夫人赶紧歇息吧。累了一晚上,抓紧时间睡一觉。取名字的事情,自有公子操心。”

    顾玖很累,却不够困。

    她说道:“孩子是彳字辈,他这个辈分不好取名字。公子翻遍四书五经,估计也取不出一个好听的名字来。”

    方嬷嬷笑了起来,“夫人就是爱操心。名字好不好听不要紧,关键要寓意好。”

    顾玖笑道:“孩子如果是女孩,小名就可以取晓晓,破晓的晓。不如干脆给孩子取个小名叫小破。”

    “这是什么破烂名字,夫人取名还比不上公子。”

    顾玖也不在意方嬷嬷如何数落她。

    这会,她反常的精神,同方嬷嬷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聊。

    外面的喧嚣渐渐沉寂下来,估计围在外面的人已经散去。

    她听见刘诏的声音。

    刘诏想进产房,被稳婆拦着。

    可他执意要进来。

    顾玖猛地清醒过来,她现在这个样子如何能让刘诏看见。

    于是她扯着嗓子冲外面喊道:“不准进来,你要是敢进来,我和你翻脸。”

    刘诏一只脚已经跨进产房,清晰地看到格挡视线的屏风。

    听到顾玖的喊声,他进不是,退也不是。

    “我担心你还有孩子,让我进去看看,就看一眼。”

    “你敢进来,我掐死你。”

    顾玖火大,“你别给我添乱,赶紧出去。我这边收拾完了,就回卧房。”

    “真不让我进去?”

    “你废话真多。我很累,求你别给我添负担。”

    一听到顾玖喊累,刘诏再无迟疑,当机立断从产房退了出去。

    他竖耳倾听,里面在说话,有一句没一句的,听得不够真切。

    他招手,叫来林书平,“你说夫人为何不让我进产房?”

    林书平嘴角抽动,很心塞。

    “公子,产房污秽,男人进去不合适。想来夫人也不希望你沾染了污秽。”

    “是吗?”

    林书平重重点头,特别真诚。

    刘诏内心很渴望进去,陪着妻儿。

    可他忍住了。

    他不想给顾玖增添负担。

    顾玖生孩子那么累,还不忘关心他,生怕他沾染了污秽,他岂能辜负顾玖的一番心意。

    嗯,公子诏也开始学会了脑补,没毛病。

    说不定有一天,还能学会即时弹幕,吐槽一下讨债鬼儿子。

    顾玖和方嬷嬷聊着聊着,就睡了过去。毕竟折腾了一整晚,她真的累了。

    什么时候被人抬回卧房,她都不知道。

    她睡得很香甜,很沉。

    反倒是孩子,一个劲的哭。哭了足足一个时辰才不甘心的歇住。

    刚出生的孩子这么能哭,心肺功能妥妥的没问题,脾气显然也不太好,看样子比较折腾人。

    刘诏蹲在床前,看看小玖,又看看孩子,时不时露出一脸傻笑。智商完全不在线。

    他见小婴儿双手握紧,高举在头顶,就觉着十分有趣。

    轻轻碰碰孩子的脸颊,孩子似乎有点不高兴,嫌弃当爹的打扰他睡觉。

    他又伸出一根手指头,碰碰孩子的小手指。

    好小啊。

    原来刚出生的孩子就有指甲,还挺长,得剪掉。

    原来刚出生的孩子没有眉毛,没有眼睫毛,身上也没汗毛,全身上下只有头顶带毛,俗称头发。

    他甚至看不到一个毛孔

    原来孩子睡觉都像投降。

    原来刚出生的孩子这么小一个,明明有六斤重。

    这么小的孩子,真有六斤吗?

    他还蹬腿,还不耐烦。

    哎呀,臭小子肯定是个坏脾气。

    明明在肚子里的时候还挺安静,哪想到一出生先哭了一个时辰。

    “不知道你有什么好哭的。你爹我都没哭,你哭什么哭?”

    小孩睡觉,不理他。

    什么爹啊,出生第一天就开始嫌弃,有没有人性。

    “你可别捣蛋啊,你娘生你多辛苦啊。”

    刘诏像个老妈子,唠唠叨叨。

    床上一大一小,呼呼大睡。

    等到有人进来,刘诏立马从老妈子变成高冷公子。

    “公子,你守了这么长时间,快去歇息吧。这里有奴婢们看着,不会有事。”

    刘诏一脸冷漠。

    “好好照顾夫人和哥儿,有任何情况,及时禀报。”

    “遵命。”

    刘诏看似走路带风,速度飞快,实则很不舍。

    他还想多骂臭小子几句。

    他还有好多话没和臭小子说。

    罢了,等下次臭小子醒来后,他再对他进行一场名为父爱的教育。

    婴。臭小子。儿:我还是个新生儿,为什么要承受这些?说好的温柔慈爱,果然都是骗人的。

    嘤嘤嘤,娘亲,爹爹欺负小婴儿,打他。

    ……

    欧阳芙的心情有些惆怅。

    她坐在榻边,看着孩子趴在榻上,努力地往前爬。

    孩子已经满了半岁,长得白白嫩嫩,很漂亮,也很结实。

    可惜是个女孩。

    她不嫌弃孩子,她打心眼里爱着孩子。

    她也尽量地去忽略孩子的性别。

    可是今日顾玖顺利生下一个男孩,看着周围人喜笑颜开的模样,看着王妃裴氏满天神佛地感谢,她很刺激。

    想当初,闺女念姐儿出生的时候,除了嫌弃还是嫌弃。

    就连她的娘家人,也在替她可惜,嫌弃她生的是个闺女。

    闺女不好吗?

    她能生闺女,就能生儿子。

    王府的嫡长女,凭什么得不到应有的重视。

    她心里头替孩子委屈,替自己委屈,满腹心酸,却无处诉说。

    “夫人,别难过了。”心腹丫鬟安慰她。

    欧阳芙撇过头,“本夫人没有难过。”

    丫鬟叹了一声,“夫人赶紧养好身体,下一胎一定是个哥儿。”

    欧阳芙嗯了一声,接着又是冷笑,“公子一个月固定来我这里三日,这么长时间有用吗?想要怀孕,不知何年何月。”

    “夫人别抱怨了,当心被人传到公子耳朵里。”

    “谁敢出去乱说,我打死她。”

    欧阳芙发了狠。

    “咯咯咯……”

    孩子欢快地笑着,经过千辛万苦,总算爬到了她的身边,正眼巴巴地看着她。

    她的心一下子就软了,软得如同一滩水。

    她抱起孩子,心头有多少委屈,对孩子就有多爱。

    她说道:“别人嫌弃你,娘亲就要加倍的爱你。要把最好的都给你。”

    孩子抓着她的头发,一个劲的笑。

    口水不停地流下来,丫鬟忙给孩子擦口水。

    欧阳芙观察孩子的口腔,“快出牙了,难怪天天这么多口水。”

    母女两个顶着头,孩子很高兴,咯咯咯笑个不停。

    丫鬟笑道:“念姐儿真是个开心果,生下来就喜欢笑,不喜欢哭。不像大夫人生的哥儿,刚出生就哭了整整一个时辰,怎么哄都哄不住。”

    欧阳芙心情不太好,“毕竟是哥儿,有点脾气也是正常的。”

    丫鬟醒悟过来,打了打自己的嘴巴,“奴婢就是嘴笨,夫人千万别介意。”

    “别紧张,你说的也没错。去库房看看,洗三的时候给二哥儿送去。”

    顾玖的孩子,在男孩里面排行行二,自然是二哥儿。

    等取了小名,就可以称呼小名,不用二哥儿哥儿的叫。

    丫鬟领命,去库房寻礼物。

    ……

    西院这边,萧琴儿也在命人准备洗三的礼物。

    “大嫂福气倒是好,她怀孕的时候大公子既没偷吃,也没纳妾。而她一举得男,一下子将所有人的嘴巴都给堵住了。”

    “夫人下次再生个哥儿。”丫鬟奉承道。

    萧琴儿轻抚自己的腹部,“太医也说我是个好生养的。等我再养养,争取再给大哥儿添个弟弟或是妹妹。”

    “最好是添个弟弟,大哥儿将来就有了助力,不怕被人欺负。”

    萧琴儿笑了起来,心情还算不错。

    “可惜大嫂怀孕太晚,就算生了哥儿,也不是王府的嫡长孙。”

    “所以大家都说夫人最有福气。”

    萧琴儿得意一笑,生下王府的嫡长孙,可以说是她这辈子做得最成功的事情。

    唯一让她不满的只有刘议。

    好在这一年,刘议从不在外面乱来,每日早出晚归,不是在衙门办公,就是在去衙门的路上。勤奋得就像是换了一个人。

    萧琴儿偷偷嘀咕道:“把心思用在差事上,总比用在女人身上强。纳妾有什么意思,哪里比得上能得陛下看重。”

    顿了顿,她又吩咐丫鬟,“拿二两银子去厨房,叫厨房置办一桌酒席,记得挑选公子爱吃的那几样菜。晚上我和公子喝一杯。”

    丫鬟领命而去。

    ……

    顾玖生了儿子,裴氏心满意足。

    她命人准备了一堆的礼物,叫人给顾玖送去。

    这是身为婆母的她,对有功的儿媳妇的奖赏。

    等到洗三的时候,她还要给亲孙子送一份贵重的礼物。

    ……

    顾玖醒来的时候,天色已黑。

    她揉揉眼睛,瞥了眼窗户,她这是睡了一天还是睡了两天?

    青梅笑道:“夫人睡了一天。睡得可好?”

    顾玖点头,“睡得极好。自怀孕来,今儿是睡得最舒坦的一天。”

    卸货后,果然身轻如燕,连睡眠质量都提高了几个档次。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