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侯门医妃有点毒 第426章 破产边缘

时间:2018-12-06作者:我吃元宝

    市井街头,大小商行,一夜之间,仿佛是被设定好程序似得,全都在讨论一件事情。

    “诶,听说了吗?”

    “什么?”

    “朱家啊!”

    “听说了,听说了。你说这事是真的吗?那可是朱家啊。”

    “我三姨夫大嫂的侄儿的婆娘的兄弟的小舅子的表兄,就在承恩伯府下面的商铺做伙计,听说铺子里连一百两现银都拿不出来。铺子里原本有几千两现银,全都被东家给抽走了。”

    “啊!这么说朱家真没钱了?”

    “先是被罚了一百五十五万两,如今海船又被海盗给劫了,那可是几百万两的损失啊。朱家有再多的钱,也经不起折腾啊。”

    “我不和你说了。我家婆娘存了一笔银子在朱家的钱庄,得赶紧取出来。”

    “我手里头有两张朱家钱庄发行的通兑银票,也得赶紧换成现银。”

    “同去,同去。就怕去晚了朱家就没钱了。”

    “朱家不会破产吧。”

    “谁知道了。”

    市井小民们担心自家损失,都想在所有人没反应过来之前,赶往朱家钱庄换取现银。

    结果到了钱庄门口一看,人山人海,全都是来挤兑的人潮,哪里没反应过来啊。

    恐怕全京城的人都已经听说了朱家海船被打劫的消息。

    “快快快,我们也挤进去。”

    好不容易攒点钱,要是朱家钱庄就此关门破产,损失谁支付?

    朱家钱庄门口的挤兑风波,像是长了翅膀一样,飞进千家万户。越来越多的人拿着银票存单到朱家钱庄挤兑。

    人潮汹涌,踩踏难免。

    绣衣卫,五城兵马司,京兆尹衙役全体出动,维护治安,以防意外发生。

    承恩伯府朱家,气氛压抑凝重。

    承恩伯朱辞拖着病体,同各位股东,合作商见面。

    被劫的三艘海船,几百万两的货物损失,其中有一半资金来自于各位合作商,或是朱家亲友。

    当初朱家募集资金出海的时候,大家生怕慢了,又怕自己的钱太少朱家看不上,全都踊跃参股,大把大把的钱交给朱家去运作。

    如今海船被劫持,这些人当初有多踊跃,如今就有多后悔。

    上百个大小股东,朱家亲友围着承恩伯朱辞,要一个说法。

    “伯爷,你给大家一句实话,朱家的海船是不是真的被劫了?”

    “市井流言,你们也信。脑子呢?”朱二老爷脾气暴躁,率先怼回去。

    “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全京城都在议论朱家海船被劫,难道这事还能凭空捏造不成。这都几月份了,海船就算乌龟爬,也该爬回来了。你们朱家的海船在哪里?几百万两的货物在哪里?说海船没被劫持,把货物拿出来啊!”

    “对,把货交出来。”

    “把钱交出来。”

    “事到如今,伯爷,你给大家一句准话。海船到底有没有被劫持?如果没被劫持,货物和利润,是不是该给大家一个交代。”承恩伯朱辞面色潮红,病的。他一言不发,双眼半眯着。

    “你们算什么东西。家父肯见你们,已经是给足了面子。你们还敢逼迫家父。谁给你们的胆子。”

    朱二老爷挽着袖子,就要开干。

    “老二,退下。”

    朱大老爷出声怒斥,“在座的都是我们朱家的客人,合作伙伴,你不得无礼。”

    “大哥,这帮人都欺负到头上,还四处造谣我们朱家海船被劫,凭什么要对他们客气。没报官将他们抓起来,算客气的。”

    上百合作商,朱家亲友面色难看。

    大家敬重承恩伯朱辞,不等于要被你朱二老爷指着鼻子臭骂。

    有人直接黑了脸,“关于你们朱家的流言,早已经闹得满城风雨。你们朱家却始终不给大家一个说法。莫非海船被劫,就是你们自己编造出来的,目的就是为了贪墨我们的银子?”

    “你们朱家实在是太无耻。不就是被罚了一百多万了两的税款,你们就把主意打到我们的头上。故意编造海船被劫持的消息,试图贪墨我们的钱和货。我告诉你们,没门。”

    “放你娘地狗屁。区区一百多万两,我们朱家还没放在眼里。我们朱家更不会贪墨你们的钱和货。大哥,你告诉他们,现在海船和货物都在哪里,叫他们所有统统闭嘴。”

    朱二老爷这个暴脾气,真是气死他了。

    朱大老爷下意识地朝他父亲承恩伯朱辞看去,“父亲,你要不要说两句?”

    所有人全都看着承恩伯朱辞。

    承恩伯朱辞睁开眼睛,目光从所有人脸上扫过。

    他张张嘴,正准备说话。

    一个管事在这个时候慌慌张张跑进来,“老,老爷子,不好了。钱庄那边……”

    “闭嘴!”朱大老爷厉声呵斥。

    “钱庄怎么了?把话说清楚。”

    “你们朱家休想隐瞒。”

    合作商和朱家亲友全都闹了起来。

    同时赶忙派随行小厮或是掌柜去外面打听消息。

    一定是朱家钱庄出事了。

    “你们朱家太无耻,是不是把钱庄的钱给抽空了?”

    “伯爷,我们都敬重你。这些年同朱家名下的商行合作得也很愉快。这一回,还请伯爷给我们一句实话。”

    “对,我们就要一句实话。”

    “伯爷,我们都跟随你多年,出钱出力,从不含糊。你一声令下,我们冲锋陷阵。如今出了事,你可不能坑害我们啊。”

    “伯爷,求你给句实话吧。”

    “海船到底什么情况?是不是真的被海盗劫持?朱家钱庄怎么了?你们朱家难道真的没钱了吗?”

    “放屁!我们朱家就穷得剩下钱了,你敢说我们朱家没钱,简直就是笑话。”

    “朱二老爷口口声声说朱家穷得就剩下钱了,那敢情好,我家穷得揭不开锅,请朱二老爷将我的份子钱给我。我只要本金,不要利息,也不指望利润。”

    “对,把本金还给我们。”

    “你们朱家能有今天,全靠我们齐心协力。如今你们想过河拆桥,没门。”

    “对,没门。”

    “够了,都闭嘴!”

    吵闹了许久,承恩伯朱辞总算开口要说话。

    他扫视全场,神情镇定,语气坚定地说道:“朱家的三艘海船……”

    所有人都提着一颗心,朱家的海船到底什么情况?被劫持了吗

    承恩伯朱辞重重说道:“一切正常!”

    轰!

    群情激奋。

    “伯爷,你说这话可有证据?船呢,货呢?没船没货,好歹有人吧。什么都没有,你叫我们怎么信任你。”

    “伯爷,你可不能说瞎话啊。”

    朱二老爷大怒,“我父亲亲口说了船没事,你们还想怎么样?非得逼着我们朱家承认海船被劫持,你们就高兴吗?你们到底安的什么心,就不能盼着一点好的。海船真要被劫持,对你们有什么好处?”

    “现在我们也没什么好处。你们说海船没被劫持,那我们要求看货,看钱,要求抽取本金,不过分吧。”

    “那三艘海船的利润全给你们朱家,我不要了,我只要我的本金。也不多,十万两,请支付吧。”

    “我的五万两。”

    “我的三万两。”

    “我的十五万两。”

    显然这些合作商和朱家亲友并不相信承恩伯朱辞的话。坚定认为海船已经被劫持。

    就算没被劫持,也无所谓。

    反正今年就当白辛苦,能把本金拿回来就成。

    大厅内上百号人吵吵闹闹,像是个菜市场。

    朱二老爷挽着袖子同这些人对吵。

    作为事件中心,承恩伯朱辞半眯着眼睛,像是老僧入定。

    朱大老爷其实早有预感,等到流言出来,他差不多就已经相信海船被劫是真的。只差一个确认。

    他有些坐立难安,趁着大家吵成一锅粥的时候,他先叫管事叫到跟前,悄声问的:“钱庄什么情况?”

    “启禀大老爷,朱家名下所有钱庄发生挤兑。而且越来越严重。后来看局面不受控制,掌柜的做主关闭钱庄。那些小民暴动,直接冲击钱庄。若非绣衣卫在场,怕是我们的人都会被那些暴民给踩踏而死。”

    朱大老爷一听,脸色剧变。

    他朝父亲承恩伯朱辞看去,“父亲,如今如何是好?”

    其实他最想问的是,钱庄还剩下多少钱?

    父亲有没有将钱庄搬空?

    承恩伯朱辞默不作声。

    朱大老爷急了,“父亲,请你给儿子一句实话,海船是不是被劫持?我们朱家是不是没钱了?”

    承恩伯朱辞猛地睁开眼睛,目光如炬,带着愤怒地火焰盯着朱大老爷。

    朱大老爷吓得哆嗦了一下。

    承恩伯朱辞厉声呵斥,“休得胡言乱语。”

    话音刚落下,好几个合作商的小厮掌柜冲了进来,大声喊道:“老爷不好啦!朱家钱庄发生挤兑,朱家钱庄没钱啦!”

    啊!

    全场静默,安静到仿佛是被按下了暂停键。

    几秒钟后,仿佛有人打开了开光,大厅立马沸腾起来。

    所有人都从座椅上站起来,冲向承恩伯朱辞。

    “还钱,还钱!”

    “事到如今,还敢哄骗我们,真当我们是傻子吗?”

    “给钱,给钱。把我的本钱换给我。”

    “海船被劫,全京城人都知道了,还想继续瞒着。你们朱家好黑的心肠。”

    “我看你们朱家分明是想让我们给你们背锅,想让我们陪着你们朱家一起死。”

    “朱家有爵位,哪里死得了。他们分明是想让我们做替死鬼。”

    “承恩伯,你这个老不死的混账,还钱。”

    ……

    整个大厅乱成了一锅粥。

    伯爵府的护卫小厮涌进来,组成人墙,才将情绪激动的合作商朱家亲友给隔开。

    承恩伯朱辞脸色惨白,发出剧烈的咳嗽。

    看上去,短短时间仿佛老了十岁,像个老态龙钟的老头子。哪有过去意气风发,保养得宜的模样。

    承恩伯朱辞在朱管家的搀扶下站起来。

    朱二老爷还在叫嚣,“竟然敢对家父动手,把你们统统抓起来,投进大牢,叫你们吃不了兜着走。”

    “老二,不要胡说八道。”

    承恩伯朱辞出声阻止朱二老爷。

    朱二老爷很是不忿,“父亲,这些人认钱不认人,都不是好东西。”

    “都是我们的血汗钱,凭什么不准我们要钱?”

    “非要我们给你们朱家陪葬,才算忠孝仁义吗?你们朱家好大的牌面。”

    合作商和朱家亲友们更是怒火中烧,朱二老爷未免欺人太甚。

    “行了,大家都少说两句吧。”

    承恩伯朱辞抬手虚虚往下一压,毕竟威严还在,他一表态,所有人都安静下来。

    “老夫对不起大家。”

    开口就是对不起,所有人的脸色都不好了。

    “父亲!”

    承恩伯朱辞摆手,制止儿子叫嚣。

    他继续说道:“朱家的三艘海船,的确被海盗所劫。这些日子,老夫一直在忙这些事情。本来已经有了点成果,却不料不知是谁捅破此事,闹出这么大的风波。以至于老夫之前为了挽回损失所作出的努力都成了泡影。

    隐瞒大家事实,也是不得已,只是希望你们都对老夫多一点信心。朱家还没到山穷水尽的地步,现在只是碰到一点困难。给老夫一点时间,这点困难很快就能解决。”

    合作商们面面相觑。

    朱大老爷也站出来,深鞠躬,“请大家给朱家一点时间,我们一定会给大家一个满意的交代。”

    “我们自然相信伯爷的本事。可是我家里一家老小都等着我拿钱回家买米下锅,伙计们也等着我拿钱回去发薪俸,你们朱家家大业大,少了我那点钱也是无关紧要。求求你们,把我们的本金还给我。利息,利润,我统统都不要。”

    “我也不要利息,也不参与海贸分红,只求将本金还给我。”

    “我也是。”

    “我也是。”

    “你们要不要脸?”朱二老爷指着所有人,“明知道海船被劫持,你们还逼着我们朱家还你们本金?凭什么还给你们。

    当初合伙做生意是你们主动,没人逼着你们。而且说好了海贸有风险,大家自负盈亏。怎么着,当初说的话都是放屁吗?

    海贸赚钱,大家一起赚。如今海船被劫,所有损失当然大家一起担。想让我们朱家独自承担所有损失,告诉你们,门都没有。”

    “伯爷,你给句准话。如果你和朱二老爷一样想法,我们也无话可说。”

    承恩伯朱辞深吸一口气,“大家都要相信朱家,相信老夫。老夫几十年建立起来的口碑,难道不值得你们多宽限几天吗?”

    “我们只要本金。”

    “等事情解决后,自会还你们本金。”

    “朱家钱庄遭人挤兑,你们从哪里拿钱还我们本金?”

    “大不了老夫变卖家当,这总行了吧。别忘了,朱家名下还有成百上千家铺子商户,难道这不是钱吗?”

    合作商们互相交换了一个眼神,“好,我们就信老爷子一回。希望老爷子别让我们失望。”

    所有人散去。

    大厅内一片狼藉。

    朱大老爷担忧地问道:“父亲,接下来我们要怎么办?”

    承恩伯朱辞疲惫的叹了一声,“先抽一笔资金到钱庄,稳住局面。实在不行,准备变卖一部分产业吧。先卖外地的产业,京城的产业还不能动。”

    京城这里一动,朱家就真的没有回天之力。

    朱大老爷眉头紧蹙,“父亲,我们该从哪里抽调资金?”

    “从……”

    承恩伯朱辞一时语塞。

    突然之间,意识到朱家真的没钱了。

    “偌大的朱家,难道就凑不出几十万两?”朱二老爷很不忿。

    他没想到海船被劫竟然是真的。

    亏他一开始就和合作商们撕逼。结果反被打脸。

    “父亲,钱去了哪里?”朱大老爷这话问得极不客气。

    承恩伯朱辞无言以对。

    朱大管家不忍心,“大老爷,伯爷这段时间一直在想办法弥补。特意抽调了一部分资金到江南购买海货,准备掩盖海船被劫的事实。没想到,竟然有人提前得知了消息,并闹得人尽皆知。”

    “既然钱都在江南,那就赶紧抽回来。”

    “钱都在货上,一时半会哪里能变现。”

    “父亲糊涂!”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