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侯门医妃有点毒 第425章 趁机挖人

时间:2018-12-06作者:我吃元宝

    淅淅沥沥的小雨下得没完没了。

    周苗站在屋檐下,心情犹如这个天气,很烦躁。

    江淑仪竟然生了鬼胎?

    简直令人难以置信。

    但是他知道,这一定是真的。

    他回头看了眼身后的宫殿,冷笑一声。

    罢了,既然是鬼胎,那就没什么用处。

    天子不会宠幸一个生过鬼胎的女人。

    江淑仪的恩宠,到今日为止。

    周苗自嘲一笑,亏他费了这么多心思,结果竹篮打水一场空。

    李德妃运气倒是不错,一举得男,还是个健康的小皇子。

    估计李德妃很快就要复宠啦!

    ……

    顾玖听说江淑仪早产加上难产,最后孩子还是没能保住,也挺意外的。

    “后面的路难走。”

    她感慨了一句。

    天子年龄大了,能让江淑仪怀孕一次,不等于能怀孕二次。

    没了孩子,江淑仪后面的路的确很难走。

    她感慨后,没有继续深想此事。

    她也快生了,最近都不出门,情绪也很敏感,有些紧张。

    扶着腰在院子里走动。

    下了雨,天气变得凉爽,很舒服。

    这个季节生孩子好过盛夏,也好过隆冬。

    “启禀夫人,侍棋姐姐求见。”

    “有说什么事吗?”

    小丫鬟摇头,“侍棋姐姐只说有要紧的事情禀报。”

    顾玖随口说道:“叫她进来吧。”

    没一会,侍棋被请到小书房。

    她二话没说,直接跪下,“求夫人救救侍琴姐姐吧。”

    顾玖有点懵,“侍琴怎么了?她不是回家备嫁吗?”

    “不是的!她是被公子赶出王府,又被家人嫌弃,郁结于心病了。她病得很重,她家里人不肯给她请医问药,她快要死了啊!呜呜……夫人,您救救她吧。”

    侍棋说着说着就哭了起来。

    顾玖有些意外,“你说她是被公子赶出王府,不是回家备嫁?”

    侍棋连连点头,“奴婢不敢欺瞒夫人。公子下了封口令,不准奴婢们向夫人透露一句。若非因为侍琴姐姐病得快死了,奴婢也不敢冒着危险求见夫人。现在只有夫人能救侍琴姐姐,求夫人开恩救救她吧。”

    侍棋哭得不能自已。

    显然她和侍琴是有真感情的。

    “你先起来说话。”

    侍棋跪着不动。

    青梅上前说道:“你若是想让夫人救人,就听夫人的话。否则惹怒夫人,夫人大可以将你赶出去。”

    侍棋怕了,急忙从地上爬起来,一边哭一边抹着眼泪。

    顾玖问她:“她是公子身边的大丫鬟,十分体面。除非是犯了不可饶恕的错,公子才会狠心将她赶出去。说说吧,她到底犯了什么事?”

    侍棋欲言又止,难以将真相说出口。

    顾玖笑了笑,“你想让本夫人救人,却不告诉本夫人发生了什么事情,那么你请回吧。至于侍琴,就让她自生自灭好了。”

    “奴婢说,奴婢说。只是公子下了封口令,奴婢怕说出来,公子容不下奴婢。”

    “到了这个时候,你认为公子还容得下你吗?”

    侍棋脸色惨白,血色褪尽。

    顾玖笑了笑,“放心吧,有我在,只要你老实本分当差,公子不会将你赶出去。”

    “多谢夫人。侍琴姐姐她,她年龄大了,家里催婚。又见到二夫人身边的丫鬟被抬了姨娘,她鬼迷心窍,生出了不该有的心思,犯了公子的忌讳。公子一怒之下,就将她赶了出去。”

    侍棋说完这番话,整个人仿佛虚脱。衣服已经被汗水浸湿。

    顾玖挑眉,没想到侍琴竟然有胆子去勾引刘诏。

    刘诏倒是坐怀不乱,很好,值得表扬。

    她问道:“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就是侍琴姐姐被赶走的前一天。”

    顾玖点点头,“是公子亲口吩咐你们,有人问起侍琴,就说侍琴回家备嫁吗?”

    侍棋摇头,“是林公公奉命下封口令。”

    原来如此。

    顾玖又问道:“事情是在什么地方发生的?书房?卧室?”

    “是,是在浴室。”

    顾玖特嫌弃。

    侍琴倒是会挑地方。

    她想起侍琴被赶走那段时间,天气十分炎热

    刘诏每天回来都是一身臭汗。怕熏着她,他会先在文书苑洗过澡再来上房陪她。

    刘诏倒是瞒得死紧。

    若非侍琴病重,侍棋姐妹情深,她还会被继续瞒在鼓里。

    顾玖问道:“侍琴得的什么病?”

    “她家里人不肯给她请大夫,奴婢也不知道什么病。奴婢去看过她,人瘦了两圈,还咳血,怕是不行了。”

    说完,侍棋又哭了起来。似是同病相怜。

    顾玖给青梅使了个眼色。

    青梅拿出手绢,劝道:“侍棋姐姐别哭了,先擦擦眼泪。夫人没说不救人,你先别着急。”

    侍棋期盼地望着顾玖。

    顾玖说道:“总归是一条人命,不能眼睁睁看着人死去。方嬷嬷,你带着钱请个大夫,到侍琴家里替她看看。该怎么治就怎么治。”

    方嬷嬷有些迟疑,“侍琴毕竟想爬床。”

    “想爬床的确错,但罪不至死。去吧。”

    王府嫡长公子身边的大丫鬟,培养出来多不容易啊。

    轻易死掉,简直是暴殄天物。

    就如她和方嬷嬷说的那样,侍琴爬床可恶,但是罪不至死。

    这么能干的丫鬟,只要肯歇了对男人的心思,就是个得力干将。

    顾玖琢磨着,这个侍琴,还值得拯救一下。

    如果拯救回来,还一心惦记着男人,那就自生自灭吧。

    侍棋喜极而泣,“谢谢夫人,谢谢夫人。奴婢替侍琴姐姐给你磕头。”

    侍棋跪在地上,砰砰砰,三个响头,油皮都磕破了。

    顾玖说道:“起来吧。真要谢,等侍琴好了后,你叫她来给我磕头。”

    “谢谢夫人不计前嫌。”

    侍棋从地上爬起来,眼泪糊了整张脸,不好看,却足够真诚。

    顾玖说道:“你们几个大丫鬟在公子身边伺候,琴棋书画都有涉猎,比普通官宦家的小姐还要能干几分。如今你们年龄渐渐大了,可有想过自己的未来?

    给公子做姨娘的心思,本夫人提醒你们都歇了。本夫人在王府一日,公子身边就不可能有别的女人。”

    这是顾玖第一次在人前表态,绝不允许刘诏纳妾。

    皇孙又怎么样?

    皇孙也得给她憋着。

    敢纳妾,她弄不死他。

    侍棋似乎是被她的言论给吓到了。

    显然是没想到,顾玖能将善妒说得如此理直气壮。

    顾玖挑眉一笑,“怎么着,你们都想给公子暖床?”

    “没,没有。奴婢小的时候有存过这样的心思,但是这几年早就歇了这个心思。”

    “你倒是实诚。说说吧,你对自己的未来有什么想法?”

    侍棋一脸愁苦的说道:“奴婢也不知道,或许嫁个小厮,或是让林公公在外面替奴婢找一门亲事。”

    “想嫁人吗?”

    侍棋点点头,“年龄大了,总归要嫁人的。”

    顾玖笑了起来,“还有一条路,替我做事,我名下的管事,掌柜,侍卫,包括公子名下的那些单身汉,随你挑选。

    你看中哪个,只要男方不拒绝,我给你置办嫁妆,保你风风光光嫁出去。就算你看上某个武将,某个富商,我也可以满足你。”

    侍棋长大嘴巴,一脸被吓坏的样子。

    她完全没想到,还有这种操作。

    顾玖继续说道:“这番话,你可以转告你那些姐妹。只有愿意替我做事,我都包婚配。给你的嫁妆,不会低于一千两。”

    侍棋张口结舌,“公子哪里?”

    “公子那边,你们不用担心。如果你们是男人,让公子放人很难。但你们是姑娘,我要他放人,他不敢不答应。”

    顾玖就这么自信。

    侍棋受了刺激,很懵。信息量太大,她得消化消化。

    “夫人要奴婢做什么?奴婢只会伺候人,别的事情都不会做。”

    顾玖笑了起来,“堂堂王府大公子身边的头等丫鬟,你是不是太小看自己。会写会算吗?”

    侍棋连连点头。

    “会调教人吗?”

    侍棋又点头。

    “会管人吗?”

    侍棋再次点头。

    夫人问的这些,都是她们平日里做惯的事情。

    “给你两百号人,你管得住吗?放心,全是女人。”

    两百号人?

    侍棋惊了一跳,“奴婢可以试试看。”

    “两千个人呢?能管吗?”

    侍棋吓住了,“两,两千人?奴婢得和诸位姐姐妹妹们一起商量着才行。”

    “不错,还算有信心。你们的本事,不光是能伺候人,在本夫人眼里还有大用。培养一个像你们这样的丫鬟,很不容易,知道吗?”

    侍棋红了脸,又羞又愧,“奴婢没有夫人说的那么好。”

    “好不好,你自己说了不算。行了,先回去安心当差,别胡思乱想。做好了决定后,你来找我,我给你们安排。婚事如果考虑好了,我也可以给你们安排。”

    侍棋抹了一把脸,“谢谢夫人,谢谢!”

    她眼泪又出来了。

    她以为这辈子就是嫁人生孩子,整日柴米油盐,变成黄脸婆。却没想到,还有另外一条路,她还能当管事,管几百几千人。

    这,这简直是做梦都想不到的。

    比起在公子身边伺候,却看不到未来,侍棋心里头的天平慢慢倾向于当个管人的管事。

    管着几百几千人一定很威风吧。

    侍棋是笑着离开的。

    顾玖揉揉眉心,“这院子里的丫鬟们,一个个年纪大了,心思也多了起来,是该考虑一下她们的婚姻大事。青梅,青竹,你们可有想过嫁给什么人?有喜欢的吗?”

    “明明是说侍棋她们,夫人怎么说起奴婢几人?”青竹扭捏。

    青梅则说道:“奴婢还不想嫁人,奴婢想跟在夫人身边,替夫人带小公子。”

    顾玖捏捏她的脸颊,“这么嫩的姑娘,当老妈子多可惜。嫁吧,嫁吧。嫁了后赶紧生孩子,给小公子做伴读,将来也去考功名。”

    “夫人别打趣奴婢。”

    顾玖笑了起来,“本夫人可没说笑。你们也都老大不小了,就不信你们家人没催促?”

    青竹捏着一角,“夫人真要赶我们走啊?”

    “谁赶你们走了?这真是小没良心,这不是替你们打算吗?难道真要做一辈子老姑娘?”

    “可是我们嫁了人,谁来伺候夫人?”

    “你们不是调教出那么多小丫头吗。而且等你们成亲后,可以继续在我身边当差,做管事。白天当差,晚上回家歇息,不用一天十二个时辰都守在我身边。”

    青竹想了想,“可是奴婢没对象。”

    顾玖哈哈一笑,“我家青竹想嫁人了。”

    “夫人又打趣奴婢。”青竹脸颊红红的,红得滴血。

    顾玖抿唇一笑,知道她脸皮薄,就没继续开玩笑。

    她吩咐道:“从今天开始,白天让小丫鬟们轮流当差,你们抽空去外面走走看看。有看对眼的,记得告诉我。”

    青竹不作声,不过看她的表情,是动了心思。

    青梅说道:“奴婢还不想嫁人,奴婢想一直伺候在夫人身边。”

    顾玖笑道:“我不能耽误你们一辈子。”

    “奴婢不在乎。”

    “可死我在乎。而且我都说了,你们成亲后,要继续在我身边当差。妄想成亲后就不用当差,百日做梦。”

    “奴婢愿意一直在夫人身边当差。”

    “那就找个好对象先把自己嫁出去。”

    “奴婢慢慢找。”

    这个话题暂时告一段落。

    晚上,刘诏回来,得知侍棋去找了顾玖,大怒。开口就要将侍棋给赶出去。

    还是青梅及时赶到,拦住了。

    “公子,夫人请你过去说话,要紧事。”

    刘诏忍下怒火,来到上房。

    顾玖开门见山,“侍棋这个丫鬟,我要了。你不准将她赶出去。”

    刘诏:“……”他不在的时候,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是不是侍棋在你耳边说了什么话,叫你留下她?这个丫鬟,平日里看着老实,没想到一肚子算计。”

    “姓刘的,你莫要小看我,好吗?你看我像是被你身边丫鬟蒙蔽的样子吗?你身边那些丫鬟,个个能写能算,还会调教人。这么好的人才,直接赶出去多浪费。我打算全部收归己用,将她们放在最合适的位置上,不伺候你。”

    这回换刘诏懵逼。

    “你真打算用她们?”

    顾玖笑了笑,“这年头要找个能写能算的女管事,你知不知道有多难?二壮在外面物色了三四年,一个入眼的人都没有。我的棉纺厂,那么多女工,正需要侍琴他们这些见过世面能写能算的人去管教。”

    刘诏恍然大悟,“是不是什么人到了你手上,你都能用上。”

    顾玖抿唇一笑,十分得意,“我有一双发现金子的眼睛。”

    “那你看看我,我哪里金光闪闪?”

    “你生来就自带金光,不用我看。”

    “看嘛,我哪里金光闪闪?”

    顾玖被他缠得没办法,“好啦,好啦,你全身上下都金光闪闪。”

    “你在敷衍我,我要听实话。”刘诏没脸没皮,非要逼着顾玖说实话。

    顾玖伸手,在他额头上戳了下,“真想听实话?”

    刘诏点头,特别真诚。

    顾玖笑了笑,一本正经地说道:“我认为你有当奸臣的潜质。”

    “奸臣?”

    顾玖重重点头,“对,就是奸臣。你当不了忠臣。”

    刘诏捏着下巴,仔细琢磨了一下,“你眼光果然独到,当奸臣的确是一条路。”

    顾玖瞪大眼睛:这也行?

    她是忽悠他的,好不好?

    然而刘诏却当真了。

    奸臣的终极目标是什么?当然是造反做皇帝啊。

    刘诏认为这条路非常适合他。

    顾玖挥舞着手,“你可别乱来啊!”

    刘诏笑了起来,“本公子从不乱来。”

    “刚才你那表情吓死我了。”

    刘诏问道:“真吓住了?”

    “也没多吓,就是很少见你露出那种表情。”

    刘诏神情一暗,“如果有一天,我做出特别恶劣的事情,你会讨厌吗?”

    “什么恶劣的事情?”

    “天下最恶劣的事情。”

    “不懂!你不如直接说你想做什么。”

    刘诏深深地看着她,转眼笑了起来,“我和你开玩笑,别当真。”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