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侯门医妃有点毒 第420章 小玖被弹劾

时间:2018-12-06作者:我吃元宝

    王府。

    顾玖换了个更舒服的姿势坐着。

    邓存礼躬身站着,顾玖让他坐下回话他不肯,还说不合规矩。

    顾玖拿他没办法,站着就站着吧。

    “现在什么情况?”她随口问道。

    邓存礼斟酌了一下言辞,才说道:“老奴打听到,朱家在五日之期最后一天,如数缴纳了税款了罚金,共计一百五十五万两。”

    “哦!”

    “朝堂上不少人同情朱家。这两天,好些御史上本弹劾夫人?”

    “弹劾我?确定是弹劾我,不是弹劾公子?”顾玖诧异。

    她一个内宅妇人,有什么好弹劾的。那些御史都吃饱了撑着吧。

    邓存礼肯定地说道:“的确是弹劾夫人。”

    顾玖有些好奇,“弹劾我什么?”

    邓存礼迟疑了一下,才说道:“弹劾夫人目无尊卑上下,与民争利,控制流民,蛊惑人心。”

    “怎么没直接弹劾本夫人鼓动流民造反?”顾玖嗤笑一声,各种厌恶嫌弃,自然是针对那些御史。

    邓存礼考虑了一下,继续说道:“随着南城门外项目越建越大,所涉及到了利益越来越多。将来针对夫人的弹劾也会越来越多。这回是第一次,老奴认为,很快就会有第二次弹劾,第三次弹劾……”

    顾玖抬手,打断他的话,“弹劾我的都是哪些御史?”

    邓存礼早有准备,拿出一份名单交到她面前。

    顾玖看着名单,全都不认识。这些人,只是御史台的小喽啰,拿她练笔杆子。

    她轻声一笑,“安排下去,叫我们的人从明儿开始,集中火力弹劾朱家。”

    她和朱家的战斗结束了吗?

    并没有!

    他们之间的战斗,只是换了一种更隐蔽的方式在进行。

    不过表面上,两家已经握手言和,井水不犯河水。

    邓存礼点点头,这件事他会安排。

    顾玖问道:“朱家可有变卖产业?”

    “并没有。朱家现金流充沛,一百五十五万两并没有掏空他们的库银。”

    “真是,”顾玖咬牙切齿,“气煞人也。我最恨现金流充沛的家族,简直不给人活路。一点成就感都没有。”

    朱家不需要变卖产业,就能如期支付一百五十五万两的税款和罚银,现金流多得令人咋舌。

    原本她打算落井下石,趁机收购朱家的产业,这个计划不得不搁浅。

    朱家根本不给她做落井下石小人的机会。

    真不爽!

    邓存礼提醒道:“朝堂那边,夫人该和公子商量一番,看看要怎么应对。”

    顾玖轻声一笑,“那些御史想要弹劾,就让他们弹劾去,不用阻拦。但是不能放过朱家。

    人无完人,我也不能做完人。南城门外将聚集几十万人口,上千万的利益,人人都看着眼红。甚至连陛下都看着眼红。我得有瑕疵,有漏洞,你懂吗?”

    邓存礼微微点头,“就像鲁侯一样,看似满身漏洞,把柄一抓一大堆,方能让陛下放心。”

    “就是这个理。几万流民,上万青壮,拉起来稍微训练就是一支能战的军队。你说别人能不防着我吗?你我都得庆幸,公子从一开始就没插手南城门外的项目,没有朝那些流民伸手。否则现在我和他跳进黄河都洗不清。”

    顾玖也挺后怕。

    最初设计这个项目的时候,只想着怎么弄钱,怎么卖房子,真没往深处想。没那精力也没到那地步。

    当初刘诏流露过要帮忙的意思,那时候她刚怀孕。

    好在她坚定的拒绝了刘诏的好意。

    如今想来,真是庆幸当初拒绝了刘诏。

    如果刘诏朝那些流民伸手,这回的争斗,她和朱家谁输谁赢还真不好说。

    邓存礼也是一阵后怕。

    “夫人,以后招工是不是要一半流民一半本地人?”

    顾玖点头,“招工比例,暂时按照六成流民,三成本地人,一成技术工。你要提醒下面的管事,开工的时候,本地人同流民必须分开,免得双方打起来。”

    “老奴明白。”

    本地人永远都不可能真心接纳这批流民,至少两代人之内,不可能真心接纳。

    等到第三代第四代,届时才有可能不分本地人和流民,大家和平生活在一起。

    顾玖不会费力不讨好的做流民融入京城的工作。

    没这必要,也做不到。

    几万人背井离乡,要让本地人迅速的接纳他们,做梦吧。

    现代社会,交通信息那么发达,地域歧视都无法杜绝,更何况是在古代。

    乡土意识,被刻在了基因里,没有几代人的努力,是改变不了的。

    将双方隔绝开,互相警惕,互相竞争,对顾玖来说好处大于坏处。

    至于谁敢闹事,宋正所率领的护卫队,不是吃素的。

    该动刑的时候,绝不会有不合时宜的心软仁慈。

    几万流民如何学会排队,学会听令行事,靠的就是护卫们手中的棍棒。

    摊开地图。

    整个南城门外,数十万亩土地山林,全都在地图上。

    新村坊市,只是占了很小一块地方。

    还有大片大片的空地,山林,等待着顾玖去建设。

    她指着规划好的工业用地,“可以开始建造工业区。煤厂建在山背面,防止污染。工业区和住宅区之间这片空地,可以考虑设一个小型集市,方便下工的工人购物。当然,商贸这一块主要还是集中在东南面新建的南城门集市。”

    邓存礼拿着小本子一一记下。

    顾玖问他:“听说有人很好看正在建的集市?”

    “正是。”

    “情况怎么样?”

    邓存礼说道:“租赁方面很顺利,都是京城的老商户,已经租下一百多套铺面,租期统一为五年。至于巷尾五十套铺面却无人问津。”

    整个集市,共有铺面近五百套。其中地段好的,只租不卖。

    地段最烂的五十套铺面,可租可卖。

    很显然,京城的老商户看不起那五十套铺面。情愿租赁地段好的铺面。

    一听卖不出去,顾玖也不在意,“卖不出去就算了,大不了我们自己人用来做仓库。”

    她将计划书翻出来看了看,问道:“流民搬迁工作顺利吗?”

    “很顺利。除了极个别拖延了一两天搬迁外,绝大部分流民都在三日到期之前,搬出了窝棚区。”

    顾玖问道:“拆了吗?”

    “正在拆迁。”

    第一批流民搬迁,涉及到一千多个窝棚,能腾出一大片地方。

    邓存礼直接在地图上画出已经搬迁的面积。

    “这两天正在安排人夷平地面,很快二期工程就能动工。”

    顾玖点点头,“抓紧时间吧。争取在冬天来临之前,二期头批房屋能建成。冬天一来,工地停工,可以专心卖房子。京城小民买了新房子,过年的时候就可以在新房子里面过。”

    邓存礼算着时间,离着冬天已经不远了。

    他说道:“集中人力建房子,冬天来临之前,大约能抢建五百栋房屋。”

    顾玖笑了起来,“五百栋也不错。五百栋卖出去,收点钱回来,年底给大家发奖金。至于分红,今年是没有的。”

    今年尽花钱,就没赚什么钱。

    光是各种社区配套,就废了牛鼻子劲。

    顾玖是要造城,要建百年工程。

    光是一个地下排污通道,一个地下泄洪通道,花费甚巨。

    京城内,尤其是南城,一到下雨天就内涝。能在城里划船。

    过去地雨花巷就是这样。

    顾玖吸取南城城建的教训,对泄洪通道格外重视。

    她不希望三天暴雨就把整个南城门外给淹了,变成脏乱差的代名词。

    她顾玖主持修建的房子,即便没有高大上的价格,至少也是有质量保证。让人买得放心,住得安心。

    所以南城门外的房子,地基都被抬高了一些。

    邓存礼问了一个关键的问道:“等到冬天,工地停工。那么多青壮劳力没活干,也没收入,而且很多人都背着房贷,届时该怎么办?”

    顾玖很干脆,“安排他们去修路,去挖河渠,疏通河道。上山开荒去。或是去码头扛大包。总有地方安置他们。”

    邓存礼紧皱眉头,“冬天土地都被冻硬了,本就不是下地干活的时候。叫他们修路挖渠,怕是一天下来工程也没进展。夫人是打算用这种办法养着他们吗?”

    顾玖没否认,“不养着他们怎么办?让他们喝西北风吗?我知道冬天开工困难多,可是本夫人总不能施舍救济粮一样白养活他们,一个个全都养成好吃懒做的习性。

    开工才有饭吃,才有工钱拿,这是原则,也是底线。我相信尽管是冬天,那些流民为了吃上肉汤,也乐意天天开工。甚至可以给他们一个额外的福利。”

    “什么福利。”

    “免费的棉服。”

    邓存礼诧异。棉服可不便宜,那么多流民,免费棉服,这得破产啊!

    顾玖神秘一笑,“据我所知,军营很有多老旧棉服。你说我和军营合作,低价出售新棉服,条件是换取旧棉服。

    旧棉服稍微改一改,洗一洗,加点棉花进去,下发给出工的流民。此举既能取悦兵部,又能收买流民人心,还能解决一部分流民的工作。也算是一举三得。”

    邓存礼紧蹙眉头,“兵部不一定会同意合作。”

    “兵部不同意没关系,鲁侯一定愿意和我做这笔生意。”

    顾玖甚至想到,即便鲁侯不同意,她就在京城设一个棉服店,以旧换新,价格低廉。不愁收集不到足够的旧棉服。

    总归,办法都是人想出来的。

    当然最好还是和兵部合作。能拿下兵部的订单,纺织工坊就能扩大经营,继续招工,开足马力生产。解决更多人的就业问题。

    她发散思维,“我们甚至可以开个二手店,出售旧棉被。”

    “夫人的意思是要开当铺?”

    “不,不是当铺。就是二手店。所有东西收上来,翻新,按照二手货价格出售。你觉着这笔生意怎么样?这生意我不打算自己做,不过我可以出钱投资。谁愿意认领这门生意,到我这里来签个协议,我帮他开店。”

    “奴婢愿意!”青梅第一个报名。

    顾玖笑了起来,“你不行,你得在我身边伺候。”

    青梅好生失望。当然她也不是真的想做二手货生意。

    邓存礼想了想,说道:“不如把这门生意交给下面的人集资,夫人也投一点钱进来。”

    “哪些人集资?”

    邓存礼早就想好了,“宋正和他手下那些护卫。他们路子野,人面广,收旧货有优势。”

    “会不会耽误正经事?别整天正经事不做,成日走街串巷跑去收旧货。”

    邓存礼忙说道:“老奴以为,这个二手店只要坚持以旧换新的运作,就不愁收不到足够数量的旧货。只是担心,别人会误会我们以旧充新,以次充好。”

    顾玖闻言,笑了起来。

    这年头假冒仿制手段,真比不上现代社会。

    旧就是旧,翻新也是旧。

    这年头的人,舍得以旧换新,必然是用得很旧的东西。比如磨损的被面,破烂的衣衫。

    这种程度的旧,怎么以旧充新?

    不会有人拿着八成新的衣服以旧换新。即便有,也是去当铺,而非二手店。

    顾玖说道:“不用担心被人误会,旧的就是旧的,不会变成新的。新的做旧容易,旧的做新可就难上加难。凡是用过的二手货,总会有痕迹留下。”

    邓存礼把这事记下,准备下去后找宋正商量集资的问题。

    如果愿意,二手店就能开起来。

    如果不乐意,二手店开不开也没关系。直接由纺织工坊同兵部合作,还能省下不少麻烦。

    顾玖写写画画。

    她和朱家一场斗争,越来越多的人盯上了她,也盯上了南城门外项目。

    这回是朱家,下回就可能是赵钱孙李许多家。

    她得想个办法化解才行。

    顾玖轻声说道:“看来有必要组织二次资金招募。”

    “夫人决定分摊利润风险?”邓存礼瞬间就意识到顾玖这么做的目的。

    顾玖没有否认,“是该分摊分摊,大家利益均沾。但不是整体打包分摊,而是切割成许多小块。这一次,我们募集用于二期工程,纺织工坊,煤厂的资金。”

    “夫人决定了吗?”

    “我再想想。”

    光是一个二期工程,两个工厂,吸引力似乎不够大。

    她得再加点筹码。

    她对邓存礼说道:“派人盯着朱家。上次在宫门口,承恩伯朱辞吐血昏迷,一定是出了什么事。最近除了缴税,朱家风平浪静,有点古怪。朱家肯定隐瞒了什么事。”

    “小的明白。”

    事情料理完毕,邓存礼出王府回工地。

    顾玖瘫在椅子上,看着高高隆起的腹部,离着预产期很近了。

    很快她就能卸货,身轻如燕。

    就是不知这一胎是男孩还是女孩。

    她自然是希望男孩,男孩活得轻松点,不像女孩那么苦逼。

    这年头,真是将女人往死里逼。

    她不忍心生个闺女出来受苦。

    在院子里走了几圈,活动活动筋骨。

    离着预产期越近,她越要多运动,生的时候才顺利。

    等到刘诏回来的时候,她已经扭了两圈,做了两套伸张运动。

    “来,你过来。”

    她朝他招手。

    顾玖上前,“做什么?”

    “你搂着我的腰,我要拉伸一下。要不然我感觉我的腰都快生锈了。”

    “这样能行?孩子不会出问题吗?”

    “我子嗣简单拉伸,不会有问题。”

    她是真的觉着自己的二十年的老腰快要生锈了。

    主要是腰部运动太少。

    在刘诏的辅助下,大胆拉伸了两个回合,二十年的老腰总算活了过来。

    她瘫坐在软塌上,对刘诏说道:“帮我约一下兵部老大人,我有事情和他谈。”

    “什么事情?不如直接和我谈。”

    顾玖笑了起来,“好啊。我打算和兵部合作,低价出售棉服,换取军营的旧棉服。”

    刘诏皱眉,这是什么神奇操作。

    “你能做主吗?不能做主的话,还是乖乖替我约见尚书大人。”

    刘诏捏捏鼻子,“军需采购这一块,的确不归我负责。好吧,我替你约见尚书大人。”

    在顾玖的目光逼视下,刘诏果断妥协。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