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侯门医妃有点毒 第419章 兴旺

时间:2018-12-06作者:我吃元宝

    工地复工。

    流民们有了收入,又燃起买房的热情。

    东家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就将朱家给干翻。得知消息的流民们像是被注入了强心针一样,爆发出前所未有的买房热情。

    靠着东家有肉吃,有房住。

    东家实力强,买东家的房子肯定没事。

    这是对强者的信心和信任。

    售楼处从门可罗雀到人流如织,伙计们忙得脚不沾地。

    少府钱庄的账房们坐镇财务室,为流民们办理房贷。

    这一回,不用担心有人雇人冒名买房。

    被抓的那四五百人,就是前车之鉴。

    王建根办完了手续,拿到了钥匙,笑得见牙不见眼。

    王家人都等在门外。

    看见他出来,王连氏忙问道:“老大,钥匙拿到了吗?”

    “拿到了,钥匙在这里。”

    他像是呵护珍宝一样,小心翼翼拿出三把黄铜钥匙。

    两把是房屋钥匙,一把是院门钥匙。

    王家人凑在他跟前,盯着钥匙啧啧称叹。

    “真好看啊!”

    “东家做的钥匙都这么好看。”

    “大哥,我能摸一下吗?”

    “摸吧!”

    王二根伸出手,轻轻摸了一下。黄铜钥匙,手感极好。他咧嘴一笑,眉梢眼角都是喜气洋洋。

    王连氏也伸出手,小心翼翼摸了下,眼眶瞬间湿润,“总算在京城安家了。改明儿给你爹上柱香,告诉他我们安家了。”

    王建根笑了起来,“刚才管事说了,过段时间,衙门会来做户口登记。从今以后,我们就是正儿八经的京城人。”

    “我们真的可以做京城人吗?”

    “房子都买了,难道还有假?三根好好读书,以后考科举,就直接在京城考。我听人说,京城考科举比别的地方容易。”

    三根懵懂无知,“科举是什么?”

    王建根有点心塞,“等你去读书,你就知道了。”

    一家人昂首挺胸,喜笑颜开,前往新房。

    路上,与他们一样的人很多。

    大家手里都拿着刚领到的新房钥匙,一改过去卑微的形象,个个精气神十足。

    用钥匙打开新房,刷了大白墙的房屋,比上次看起来上了几个档次。

    “还刷了大白墙?”王连氏不敢置信。

    上次来看房的时候,墙壁灰扑扑的,光线也不透亮。

    即便是灰扑扑的墙壁,那也是极好的房子。

    没想到今日竟然有意外之喜。

    王建根咧嘴笑起来,“我早就听人说,东家安排工匠在刷大白墙。没想到竟然是真的。”

    王建根没技术,刷墙的活轮不到他。

    “听说刷墙的工匠,一天有三十文的工钱。”

    “这么多啊!老大,要不你也学着刷墙吧。”

    “有几位师傅倒是愿意收学徒。只是做学徒只管吃,没有工钱,三年学徒三年帮工,我去做学徒家里就没了收入。不如让二根去做学徒。”

    二根摇头,摇得跟拨浪鼓似得,“我不做学徒。我要挣钱养家。”

    “你每天三个铜板的工钱养什么家。”王建根恼火,抬手在二根头上捶了一拳头。

    二根捂着头,“大哥要还房贷,好歹等房贷还清了我再去做学徒。”

    王建根叹了一口气,没说别的。

    王四妞看着新房,眼睛亮晶晶,“娘,我可以和你睡一屋吗?”

    王连氏点头,“找几块木板,把外面这间屋隔成两间,我和四妞睡里面。二根和三根睡外面。里面那间屋,给你大哥做新房。”

    “在哪里做饭呢?”王四妞问道。

    王建根忙说道:“有厨房。”

    每栋宅院都有一间公用厨房。

    厨房里面,挨着墙根砌了四个土灶。他们这个宅院一共住了四家人,刚好一家一个土灶。

    十栋宅院共用一口水井。

    王建根买房的时候,没抢到带水井的院子,有些遗憾。

    王连氏摸着自家的土灶,心里头欢喜得不行。

    真好!

    她忍着泪意,“明儿去找木匠,给老大打张床,打个柜子,两张椅子。选个黄道吉日,把婚事办了。”

    王建根咧嘴一笑,“再打张桌子,几张条凳。”

    王连氏重重点头。

    整个上午,王家人都逗留在新房,舍不得离去。

    咚咚咚!

    等到下午,招人的锣鼓敲响,东家又开始招工。

    整个窝棚区热闹得跟什么似的。

    这回东家要招煤厂工。

    绝大部分流民,都弄不清楚什么是煤厂,还以为是下矿挖煤。不少人都打了退堂鼓。

    下矿挖煤,就怕有命挣钱没命花。

    等到马小六解释了半天,流民们才弄清楚煤厂不是煤矿。是在工坊里面干活,就是煤渣尘土比较大。

    更要命的是,煤厂还没建起来。

    这回招工,先建厂房,之后转为煤厂工人。

    一听能转工,一年四季都有活干,还能常年干下去,流民们踊跃报名。

    ……

    傍晚,一日喧嚣结束。

    马小六带着伙计,行走在窝棚区。

    有了卫生队,窝棚区的卫生情况得到了极大改善。不用担心走在路上,一不小心踩到粑粑。

    他敲响王家窝棚的房门。说是房门,其实就是一块木板。

    房门打开,王建根见到来人,瞬间紧张起来,“马,马管事。”

    马小六面带笑容,“不用紧张,我过来是通知你们一声,最迟三日后搬家。”

    “三天?我们家当还没置办。”王建根很慌,木工打家具,怎么着也要十天半月吧。三天还不够刨木料。

    马小六说道:“市集上新开了一家家具店,中低高档各色家具都有。全都是为了新房量身打造,而且价格低廉,比起请木匠打家具划算多了。

    你们抽时间去置办家当,三日后,凡是买了房的人都必须搬出窝棚区。这是规定。谁敢拖延搬迁时期,工作没了可别怨人。”

    “为,为什么啊?”王建根很懵。

    马小六嘿了一声,“你们不搬迁,二期工程往哪里建。二期工程不开工,你们到哪里干活?”

    王建根恍然大悟,盯着脚下,“这里要修房子?”

    “废话!记住,最迟三日后搬迁。逾期不搬,咱家会亲自带人来强拆。”

    说完,马小六带着人前往下一家通知。

    王建根站在门口,懵了一会。回过神来后,忙说道:“娘,把我前几天拿回来的一两银子拿出来,我们去家具店看看。”

    紧挨着粮油店分店,开了一家规模极大的成品家具店。

    家具都比较小巧,没有繁复的雕花,没有各种工艺卖弄。但是胜在做工扎实,款式新颖,结实耐用。

    很早之前,顾玖就考虑到房屋配套的问题。

    装修就免了,大家都没钱装修。

    但是家具是必不可少的。

    新村坊市的房屋,面积都比较小,家具最好量身定做。

    于是乎,她吩咐邓存礼,将木匠们集中起来,等于是成立了一个木匠工坊,专门做成品家具。

    单是新村坊市的需求,就能够让木匠工坊顺利开起来。

    今天,是流民拿钥匙的日子,也是成品家具开业的第一天。

    流民们进进出出,各种挑剔审视。

    伙计热情招呼。

    “你的房子买在哪一巷,哪一栋,几号房?我给配家具,你放心,每种户型,我们都有尺寸。”

    “我们这里的家具,都是按照新房尺寸打的。你家房子是在十四巷,七十二栋,一号,二号,三号,对吧。找到了,和你家房子配套地家具都在这里。”

    “你打算花多少钱置办家具?八钱银子?行,我帮你配一配,这三张床,这两张桌子,四张条凳……”

    王建根一家人站在家具店内,目瞪口呆,有点回不过神来。

    家具还能这样卖?

    和他同样疑问的还有李胜。

    他也接到了三天搬迁的通知,趁着太阳还挂在西边,匆匆来到家具店。

    偌大的卖场,人挤人,仿佛是到了菜市场。

    这也太夸张了。

    隔壁粮油店分店掌柜林掌柜站在门口打望,啧啧称叹。

    夫人也太厉害了吧。

    卖家具都卖出了菜市场的感觉。

    果然夫人经手的生意,就没有不赚钱的。

    他出声叫住路过的伙计,“今儿生意怎么样?”

    “忙得脚不沾地。我今儿刚卖了四单,全部明天送货。”

    伙计嘴里抱怨忙,面上却掩不住的喜意。

    身为家具店的伙计,除了固定的工钱外,还有提成拿。卖得多,提成就多。

    当然,提成最多的人是做家具的木匠师傅。

    师傅们做的家具,每卖出一件,就有相应的提成。

    林掌柜啧啧两声,“看你们这生意多火红啊,这个月能拿不少钱吧。”

    “哪能呢。收入再多也比不上林掌柜您啊。”

    林掌柜嘿嘿一笑,“一般一般。”

    哎呦,来客人了。

    林掌柜赶紧回店里面招呼。

    现如今,林掌柜的工作热情空前高涨。别管生意大小,全都笑脸相迎。

    他就想着,多卖一点,年底他也能拿上百两的奖金。成为街坊邻居都羡慕的对象。

    ……

    一大早,城门一开,京城的主妇们纷纷朝南城门外涌来。

    每个人提着菜篮,或是背着背篓,嘻嘻哈哈,脸上都是对生活的美好期盼。

    大姑娘小媳妇们聚在一起,讨论着哪家珠花漂亮,哪家首饰好看。

    在她们身后,还有一群赶着牛车,驴车的中小商人。

    他们的目的,同样是南城门外集市。

    主妇们涌入肉菜店,抢购新鲜便宜的肉菜。

    粮油店林掌柜给伙计们训话,叮嘱每个伙计做好准备,迎接第一波高峰。

    家具店的伙计懒洋洋的。要等到中午,或是傍晚,工地下工后才会迎来销售高峰。

    这个新建的集市,除了这三家店,其他铺面只完成了主体工程,离投入使用还有一段时间。

    而且街面石板也没铺好,到处都堆放着建材。

    流民建筑工在各个小队长的带领下,已经开始一天的工作。

    他们挖着沟渠,铺着石板,通着下水。

    铺面里面,工匠正在刷大白墙,做格挡,装门框。

    一群中小商人,在晨曦中,走进这个尚未完工的集市工地。

    “喂,干什么的?这里是工地,闲杂人等不准进来。出去,出去。”

    管事黑着脸赶人。

    一个面相精明的商人问道:“请问这些商铺卖吗?我们想买这里的商铺,在这里做生意,该找谁?”

    “买商铺的?”

    “对!你们这里的商铺什么时候能建好?”

    “快了,快了。想买商铺去新村坊市那边找售楼处,这里是工地,恕不接待。”

    “新村坊市在哪里?”

    “你花一个铜板,随便找个小孩给你带路,很快就能找到。赶紧出去。万一出了意外,谁负责。”

    管事不客气地将商人们全都赶出去。

    商人们退出工地,看着被抢疯的肉菜店,偌大的家具卖场,纷纷点头。

    “这里人气很旺,在这里开铺子,肯定有的赚。”

    “我听人说,这家新开的家具店,第一天开业就卖了近千两。”

    “看来这些流民手里头还是有几个钱的。”

    “新房都住上了,能没钱吗?”

    “既然住上的新房,棉被得置办吧,锅碗瓢盆得置办吧,过冬的棉衣棉鞋都得置办吧。这么大个集市,粮油店才一家,不合适吧。”

    “有钱了,就想送孩子读书识字,笔墨纸砚还是要置办的。”

    “人总有个三灾两难,开个钱庄,按照少府定的利率贷款,还是有市场的。”

    “南来北往地商家多了,没个像样的茶楼酒楼不合适。”

    “听说二期工程马上就要开工,修的房子专门卖给京城小民。等这里住上十万人,需求就大了。”

    “人吃五谷杂粮,总有头痛脑热的时候。开了药铺应该可以。”

    “酱菜铺子也不错,下饭。”

    中小商人们连连点头,深以为然。

    所以他们相约一起,趁早过来买下铺面。不能买,租一间也好。早点将生意开起来,早点抢占市场。

    他们花了一个铜板请了个小孩带路,兜兜转转,总算来到位于新村坊市的售楼处。

    这群见多识广的中小商人,首先是被一排排整齐的青砖黑瓦给镇住了。

    “这是流民住的房子?”

    “流民住这么好的房子?”

    “糟蹋啊!”

    “好房子怎么就卖给流民?”

    “这么好的房子,京城多少人抢着要啊。”

    “听说一间屋才六七两银子。”

    “天啦,天啦。根本就是暴殄天物。”

    “这么好的房子,就算价格再贵两倍,也有大把人买啊。”

    “哎,这帮流民真是运气好,竟然碰上了诏夫人。”

    “刚才谁说二期工程会对外出售?”

    “我听我舅子家的二姨子的嫂嫂的兄弟说的。”

    “等二期开盘的时候,说什么也要买两套宅院。”

    “离着流民这么近,不担心吗?”

    “流民住的坊市都被院墙圈起来,对外出售的房子围墙只会修得更高。”

    “就算自己不住,买来出租,租给那些外乡人也好。”

    “对对对,这么好的房子不愁租不出去。”

    “喂?干什么的?”徐有福带着一群伙计,警惕地盯着张嘴不说人话的中小商人们。

    短短一段时间,徐有福已经混上了十人队的小管事。毕竟做过宁王的笔墨小厮,本事是有的。

    商人们看着徐有福的派头,估摸着他是个小管事,客气道:“我们是来买房子的。”

    “这里的房子不对外出售,回去吧。”徐有福一听是买房的,语气客气了些。

    “不不不,管事误会了。我们打算买集市上的铺面。”

    “哦……原来是买铺面啊。跟我来吧。你们来的巧,我家夫人昨天才定下铺面租售制度。你们早来几天,都不会有人接待你们。”

    “是是是,没想到我们运气这么好。诏夫人睿智。”

    “我家夫人当然睿智。就这里,进去吧。找马管事,他负责给你们解说铺面租售制度。”

    “好的,好的。谢谢管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