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侯门医妃有点毒 第414章 小玖手中的底牌

时间:2018-11-25作者:我吃元宝

    少府家令接了拜帖,但是他改了见面时间。将见面定在五日后。

    钱富没办法,只能回王府复命。

    顾玖咬咬牙,“五日就五日。”

    区区五日,她应付得来。

    她也知道少府家令为何要将见面时间推迟到五日后,无非就是想看看她到底有多少底牌,能不能扛住朱家的第一波攻势。

    这么大个事,大家又不是做慈善,人人都想从中分一杯羹,多搞点好处。这是人之常情。

    顾玖笑了笑,“他们想看本夫人的底牌,本夫人自然会叫他们如愿。”

    底牌嘛,她多得是。

    她手中最大的底牌,就是南城门外几万名流民。

    这张底牌要留到关键时刻用。

    顾玖答应钱富事后有重赏,自然说到做到。

    她给钱富包了一个大红包,“拿着,你的辛苦费。我不是你家公子,小气吝啬,身无分文。你跟着我做事,我保你吃香喝辣的。”

    钱富默默收下大红包。

    对于顾玖蛊惑他跳槽的话,全都左耳进右耳出。

    才不要跳槽。

    他可是公子诏名下一条忠诚的走狗,这辈子都跟定了公子诏。

    钱少怕什么!

    他要的是成就感。

    区区商业斗争,纵然赢了,他也感受不到丝毫成就感。

    “夫人的好意,老奴心领了。夫人想要说服少府家令出钱,最好能大方点。”

    顾玖挑眉,“何出此言?”

    钱富面无表情地说道:“少府家令的小孙子,被人引诱赌博,欠了赌场十万两赌债。这事少府家令估计还不知道。

    老奴怀疑,引诱少府家令小孙子赌博的人是朱家安排的。朱家应该从很早以前,就在算计夫人和少府家令。

    他们知道夫人同少府家令关系好,肯定会想办法破坏。少府家令的小孙子,是个不错的突破口。”

    顾玖紧蹙眉头,“这事你怎么知道?”

    钱富一年平静,“前些日子,帮夫人调查朱家的时候,顺便调查了一下朱家的亲朋好友,以及同朱家不睦的少府家令。”

    顾玖嘴角抽抽,“我诚恳邀请你,甩掉公子跟着我做事,保你一年收入不低于五千两,怎么样?”

    钱富不为所动,“一会老奴命人将调查报告送来,或许能帮上夫人。其实夫人也可以用其人之道还治其人自身。朱家亲友身上的漏洞很多,随便找一找,就是突破口。”

    顾玖很失望,知道无法说服钱富跳槽,她干脆抓紧时间压榨一回,“你直接告诉我,最大的突破口是谁?”

    钱富迟疑了一下,“表面看,是朱家二老爷。朱家二老爷做事毛糙,脾气也比较暴躁,很容易被人抓到把柄。但是老奴认为,最大的突破口是朱管家,而非朱二老爷。”

    “在承恩伯身边伺候的朱管家?”

    “正是!”

    “他有什么把柄?”

    “他的几个子女,就是最大的把柄。”

    顾玖笑了起来,“一事不烦二主,此事你替我办了吧。”

    钱富顿时有种搬起石头砸自己脚的感觉。

    真是令人心塞!

    “老奴差事繁忙,无法帮助夫人。”

    “我会和公子商量,将你的差事分一点给别人。你先抓紧替我找把柄。”

    钱富想说不。

    结果他被刘诏给卖了。

    “听夫人的话,找出朱管家的把柄。”刘诏从外面回来,直接下令。

    钱富张张嘴,认命!

    “老奴遵命。”

    顾玖不忘说道:“你放心,事后有重谢。”

    钱富脚下踉跄,差点被门槛绊倒。

    “你和承恩伯翻脸了?”刘诏问道。

    顾玖点头,没有丝毫隐瞒,“湖阳姑母直接指着他的鼻子臭骂,他气得话都说不出来。他肯定恨死我了,接下来就是打击报复。”

    刘诏蹙眉,“你别怕他,我替你撑腰。”

    顾玖笑了起来,“你哪只眼睛看到我怕他?”

    “我担心你。”

    “没什么好担心的。这个坎如果跨不过去,那我也没资格在京城地面上混。趁早从哪来滚哪去。”

    “别这么说。你是王府的嫡长媳,你的家就在这里。谁敢动你,我砍他。”

    顾玖大笑出声,“这可是你说的,我当真哦。”

    “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

    顾玖在他脸上亲了口,有人撑腰的感觉真好。

    小翠跑进来,头上湿漉漉的,刚洗了一把脸。

    她说道:“夫人,不好啦!王妃娘娘派人要将蔡家人打出去,还要罚三夫人。”

    “哦!”顾玖不意外。

    刘诏朝顾玖看去,“怎么回事?”

    顾玖轻描淡写地说道:“蔡家人上门打秋风,守门婆子不让进,三弟妹就亲自将蔡家人放进来。母妃知道了此事,岂能不怒。父王很早之前就吩咐过不准蔡家人上门。”

    刘诏蹙眉,“蔡家人实在是贪心不足,三弟妹也是个拎不清的人。她将自己屋里的东西搬空给娘家兄弟,有什么好处?”

    “不知道有什么好处。”顾玖随口说道。

    接着,她又吩咐小翠,“你继续盯着,有什么动静及时禀报。”

    “奴婢遵命。”

    小翠一脸兴奋地跑了出去。

    裴氏派身边的嬷嬷出面,亲自赶人。

    蔡家人大声嚷嚷,说王府看不起亲家,嫌贫爱富。

    三夫人也跟着哭闹。

    三公子始终没露面。

    嬷嬷有裴氏撑腰,半点不怕。直接下令,将蔡家人拖出去。

    小厮们上前拖人,一时间哭的吵的闹的,整个院落鸡飞狗跳。

    动静太大,别处当差的丫鬟小厮都跑来看笑话,指指点点,议论纷纷。

    嬷嬷大怒,指着三夫人,半点情面不留地说道:“蔡家人三天两头上门打秋风,你还有脸哭。

    王府养着你,每个月光是医药钱就得上千两。王妃娘娘从未苛刻过,只求你安分守己,本本分分。

    结果你一再违背王爷和王妃的吩咐,还敢偷偷摸摸给蔡家人钱。真当王府是你的私产吗?”

    三夫人捂着胸口,“你们是要弄死我吗?来啊,弄死我啊,反正我活着就是个拖累。快来弄死我啊!”

    三夫人蔡氏突然爆发,将所有人都惊了一跳。

    嬷嬷恼怒,“你放心,没人敢弄死你。但也求你安分守己,别整日搞些幺蛾子出来。”

    三夫人蔡氏呜呜咽咽地哭泣,“我拿自己的嫁妆贴补娘家,管你们什么事?”

    “这话我就要分辨分辨。前年清查,这院里少了多少摆件,多少名贵器具?都是被三夫人你偷偷摸摸给了娘家人吧。你拿着王府的家当贴补娘家,怎么好意思说那些都是你的嫁妆?”

    三夫人脸色煞白,胸闷气短,说不出话来。

    “你,你这个贱婢。”

    嬷嬷心头恼怒不已,偷偷骂了一句臭不要脸。然后带着人走了。

    一场闹剧,看似结束。

    却不料晚上的时候,突然传出三夫人上吊自尽,幸亏丫鬟发现得早,人救了回来。

    “上吊自尽?”

    顾玖原本要睡了,结果被这个消息刺激,浑身一震。

    许有四躬身说道:“小的去看了眼,院里面进进出出都是人。显然不是假的。”

    顾玖想了想,对刘诏说道:“我过去看看。”

    刘诏拦着她不让去,“你别去。当心过了病气。”

    目光自然下移,落在顾玖的隆起的腹部。

    顾玖却说道:“三弟妹不是传染病,我敢保证。”

    刘诏挑眉,满腹疑问。

    顾玖想了想,凑到他耳边,悄声说道:“我就想趁机看看,三弟妹到底得的是什么病。”

    “太过冒险。”刘诏还是不放心。

    “我会当心。如果真有危险,我会及时抽身。”

    刘诏蹙眉,“既然要去,我陪你去。我去看看三弟,许久没见他,问问他情况。”

    顾玖眉开眼笑,“我们一起去。”

    夫妻二人收拾一番,来到三夫人所居院落。

    王妃裴氏,欧阳芙,萧琴儿都在。

    裴氏见到顾玖,眉头一皱,不悦,“你怎么来了?你是双身子,赶紧离开这里。”

    顾玖说道:“不放心三弟妹,过来看看。母妃放心,我会当心自己。三弟妹现在是什么情况?”

    裴氏哼了一声,“年轻人一点都不知道轻重。”

    欧阳芙小声告诉顾玖,“三弟妹还没醒来。”

    “请太医了吗?”

    “请了,太医还没到。”

    三夫人蔡氏就躺在床上,瘦瘦弱弱,浑身上下没二两肉。头发稀疏发黄,脸色同样发黄。

    顾玖走近了些,看见蔡氏露在外面的手指甲。

    手指甲颜色偏深。

    顾玖眉头微蹙。

    她开始打量这间卧房。

    她甚至走到床边,偷摸着检查了一下床架。

    趁着裴氏她们背过身没注意的时候,她飞快地在蔡氏手指尖扎了下,取了点指尖血。

    她用衣袖遮住自己的手,小心诊脉。

    脉象古怪得很。

    太医到了,顾玖自觉退出去。

    手绢上沾着蔡氏的指尖血,她偷偷嗅了嗅,不敢确定。

    太医为蔡氏诊治,几根针扎下,蔡氏悠悠醒来。

    醒来后就哭。

    裴氏少不得安抚她几句。

    既然已经没事了,大家鱼贯离开。

    回到东院后,刘诏问她,“怎么样?有看出什么问题吗?”

    顾玖手里捧着医书,“问题是有,只是不清楚原理。我先翻翻书。”

    刘诏拿走她手中的书本,“夜深了,赶紧睡吧。你现在要紧的是养精蓄锐,应付朱家。”

    “你说的对。三弟妹的事情可以先放一放。”

    ……

    朱家的攻势凌厉迅猛。

    短短几天,下面的人就开始纷纷告急。

    珠宝铺子被人断了货源,只剩下周瑾名下的海通商行无所畏惧,照旧供货。

    珠宝铺子库存有限,光靠一家海通商行,根本无法满足珠宝铺所有需求。

    货源一断,支撑不了多长时间,珠宝铺子就得将市场拱手让人。

    谁让选择余地太小。

    买东西嘛,都喜欢比较来比较去,喜欢面前摆满了货品慢慢挑。

    如果连挑选的乐趣都没了,不说所有客户跑掉,跑掉几成客户还是又可能的。

    药铺那里同样被断货。

    并非苏家被朱家收买,而是苏家也拿不到货源。

    所有源头供应商,都被警告,不准供货给苏家,不准供货给杏林堂。

    想在京城这一亩三分地做生意,朱家的面子不能不给。

    朱家发话,所有供应商全都开始抵制顾玖名下产业。

    最严重的莫过于南城门外项目。

    所需建材,数量巨大。

    供应商集体应声涨价,原材料成本一下子上涨了一倍多。

    而且就算拿着钱去买材料,那些供货商也会声称没货。

    一个二个,简直没将四海商行放在眼里。

    真是欺人太甚!

    ……

    苏政特意上王府求见顾玖。

    今年年初,苏政通过科举,考上了进士。目前在翰林院做庶吉士。

    顾玖叫人将苏政请到书房。

    她打量苏政,穿得很古板正式。

    于是问道:“苏表哥是直接从衙门过来的吗?”

    苏政笑着点头,“正是!”

    顿了顿,他又说道“翰林院的先生,都比较守旧。”

    “所以苏表哥也要打扮得像个小老头?”顾玖抿唇一笑。

    苏政苦笑一声,“没办法,人在仕途身不由己。三年后考评,还得指望翰林院的诸位老先生。”

    “苏表哥不用解释,我都理解。”

    “这回的事情,没能帮上小玖表妹,很过意不去。我和二叔都很担心,所以过来看看,有没有需要我们做的事情?”

    顾玖轻声一笑,“苏表哥和二舅有心了,我这里暂时还能应付。”

    苏政微蹙眉头,“铺子被断了货,如果不能尽快解决货源,铺子只能关门歇业。这等于是重创了小玖表妹,几年的辛苦全没了。有没有办法同朱家讲和?做生意,还是要和气生财。”

    顾玖笑了起来,“这话是二舅让你说的吧。你回去告诉二舅,一切都是暂时的。朱家这边很快就能解决。”

    “果真?”

    顾玖笑着反问:“苏表哥不信任我吗?”

    “当然不是。我只是不放心。”

    “苏表哥放心吧,我没问题。朱家那边,你们也别担心。先让他们蹦跶几天,之后我有的是办法收拾他们。”

    从语气到眼神到每一个表情,顾玖都透着强大的自信。

    苏政被顾玖的自信感染。来的时候还是忧心忡忡,这会提着的心总算落到的实处,整个人都显得轻松了些。

    “有需要我做的事情,小玖表妹尽管吩咐。”

    顾玖抿唇一笑,“需要你帮忙的时候,我肯定不会和你客气。”

    刘诏从外面进来,看见苏政,眉头轻蹙。

    很明显,他看不顺眼苏政。

    准确的说,他对出没于顾玖身边的所有男性都看不顺眼。

    “你怎么来了?”

    刘诏不客气地询问苏政,眼神审视。

    “下官见过公子。”苏政不卑不亢,他也看不惯刘诏。

    若非天子心血来潮,搞什么皇孙选妻,刘诏未必能娶到小玖表妹。

    刘诏嗯了一声,“事情谈完了吗?时辰不早,如果没别的事,你就早点回去。要不然外面传出你私下结交皇子皇孙,对你仕途不利。”

    苏政一口老血闷在心头。

    公子诏实在是太无耻了。

    顾玖实在是看不下去,“青梅,命厨房准备晚餐。苏表哥,你就留在王府用了晚餐再走。”

    刘诏变脸比翻书还快,“娘子说的没错,来者是客。苏表哥难得来一趟,吃了晚饭再走。青梅,让厨房多做几道下酒菜。”

    青梅:“……”能不能当她不存在。

    “不了!家中还有事,我先告辞。小玖表妹,有空到家里喝茶。”

    顾玖偷偷瞪了眼刘诏,起身挽留,“苏表哥还是吃了晚饭再走吧,厨房那边很快就能备好酒菜。”

    “不用了。老家来了几个人,我还要赶着回去招呼。”

    苏政执意要走。

    “既然如此,那我就不强留苏表哥。”

    顾玖亲自将苏政送出门。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侯门医妃有点毒》,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