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侯门医妃有点毒 第411章 丑话说在前头

时间:2018-11-25作者:我吃元宝

    湖阳郡主今日打扮得珠光宝气,富丽堂皇。

    光是一套绿宝石头面首饰,就价值五六千两。

    足以闪瞎人眼。

    反观顾玖,打扮得格外素净。全身上下,只佩戴了一根红宝石簪子,耳环手镯统统没有佩戴。

    她含笑对湖阳郡主说道:“姑母今儿这身打扮,贵气,端庄,夺人眼球。”

    湖阳郡主哈哈一笑,得意之色溢于言表。

    “你派人告诉我,要做足气势,要压住承恩伯府的人。这不,我特意做了这身打扮。”

    顾玖抿唇一笑,“辛苦姑母。”

    “不辛苦,不辛苦。本宫没想到承恩伯臭不要脸,竟然好意思抢夺晚辈的生意。一会见了他,我非啐他一口不可。”

    顾玖提醒道:“他可是长辈。”

    湖阳哼了一声,半点不怵,“长辈就该有长辈的样子。长辈不顾体面抢晚辈的生意,他都不要脸,我怕什么。大侄子媳妇,你不用怕他,我给你撑腰。”

    顾玖低头一笑,特别真挚地说道:“多谢姑母替我撑腰。一会全靠姑母。”

    湖阳郡主大笑出声,“放心吧,全都包在我身上。”

    马车摇摇晃晃,终于来到承恩伯府。

    管家开侧门迎接。

    “停下!”

    湖阳怒火中烧,打开车门,指着迎接的管家,“本宫上门做客,你给开侧门。你们承恩伯府好大的威风。大侄子媳妇,这邀请我们不约。回去!”

    朱管家愣住,站在风中凌乱。

    这是怎么回事?

    湖阳郡主怎么会在此?

    这还没进门,就开始发威,几个意思?看不起承恩伯府吗?

    他透过车门,朝马车内的顾玖看去。

    不怀好意啊!

    顾玖面色为难,目光委屈地扫过朱管家,又拉拉湖阳郡主的衣袖,“姑母,他只是一个下人,别和他一般计较。”

    湖阳哼了一声,“大侄子媳妇,你就是太心善,才会被人骑到头上作威作福。

    当初雨花巷,李家各种找茬,还敢偷偷放火。如今又来个朱家。真当你宁王府大夫人人善好欺吗?

    今儿你别怕,本宫替你做主。谁敢欺负你辈分低,年龄小,我非撕烂他的嘴不可。”

    顾玖委屈地低头,嘴角却微微扬起,像是个偷了腥的猫儿。

    “可是……”她声音弱弱的,还挺委屈。

    “没什么可是。今儿承恩伯府不开中门迎接你我进去,别管什么邀请,咱们不约。听到了吗?”

    顾玖眼眶湿润,怯弱地点头,“听,听到了。我都听姑母的。”

    接着,她朝外面的朱管家说道:“管家,你去告诉伯爷,就说今儿的邀约取消。真不好意思,累伯爷费心准备。”

    说完,她又吩咐车夫,“回去吧。”

    诶?

    不对啊!

    事情怎么能这样发展。

    “诏夫人等等。”朱管家急了。老爷子正等着,他岂能将人放走。

    顾玖微蹙眉头,“还有什么事吗?”

    “诏夫人,你人都来了,怎么着也该进去喝杯茶。伯爷正等着你。”

    顾玖摇头,“管家,今儿本夫人是同郡主娘娘一同上门。我是小辈,我委屈走侧门没关系。可是郡主娘娘不能委屈。既然伯爵府不能开中门迎我们进去,不如下次再约吧。”

    湖阳郡主配合得昂着头,哼了一声,鼻孔里出气。

    一副老娘最大,所有人都是渣渣,不给老娘面子,老娘让你们所有人没面子的嚣张模样。

    朱管家很头痛。

    他万万没想到,顾玖赴宴,竟然还带上了湖阳郡主这根搅屎棍。

    有这种操作的吗?

    承恩伯朱辞可没邀请湖阳郡主,她凭什么上门。

    朱管家说道:“诏夫人,请帖只给你一个人。不如你随小的进去,先和伯爷喝杯茶。其余的事情之后再谈可好?”

    “凭什么啊?”湖阳郡主指着朱管家的鼻子大骂,“你们朱家臭不要脸,欺负我大侄子媳妇年龄小,又是孕妇,就想哄骗她进去,任由你们捏扁搓圆。

    本宫告诉你,门都没有,窗户也没有。南城门外的项目,本宫也投了钱。想要谈生意,好啊,先征求本宫的意见。否则免谈。”

    顾玖不好意思地冲朱管家笑笑,“管家,你也看见了。这个项目,其实一直都是郡主娘娘做主。伯爷想请我谈事,恐怕我是无能为力。凡是同南城门外有关的事情,我一人无法做主,还请见谅。”

    朱管家眉眼抽搐,带动着脸上的肌肉也跟着抖动了两下。

    诏夫人,你这么说,考虑过旁人的感受吗?你一本正经地欺负大家,你良心不会痛吗?

    你这么年轻,你怎么能学着不要脸啊?

    谁不知道南城门外的项目,你一人独断乾坤。连陛下也只投钱不插手经营。

    你睁着眼睛说瞎话,说南城门外的项目是湖阳郡主负责,你把我们都当智障了吗?

    湖阳郡主就一皇室草包,谁不知道啊!

    诏夫人,求求你别装了,好吗?

    虽然没直接打过交到,不代表我们不知道你平时是什么模样。

    明明是一头披着羊皮的狼,干什么装柔弱小白兔?

    朱管家张嘴,正要反驳。在他身后,伯爵府中门从里面打开,两排小厮分站中门两边,“恭迎郡主娘娘,诏夫人。”

    朱管家懵逼,三步并作两步跑到门前,悄声问道:“怎么回事?”

    “伯爷吩咐,开中门迎二位贵客。管家,赶紧吧,伯爷正等着。”

    朱管家擦了下额头上的汗珠子,咬咬牙,躬身唱喝,“恭迎二位贵客上门。”

    马车缓缓启动,从中门进入承恩伯府。

    马车内,湖阳郡主特别兴奋地问道:“大侄子媳妇,我刚才表现得怎么样?”

    顾玖笑眯眯地夸道:“特别好。就保持这个样子。”

    湖阳郡主斗志昂扬,“你放心,今儿不让朱辞那个老家伙认识到错误,本宫就跟他姓。”

    顾玖低头一笑,朱辞纵然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让堂堂皇女跟自己姓。除非是想不要命了。

    马车直接驶入中庭花园。

    方嬷嬷亲自扶着顾玖下马车,“夫人当心。”

    顾玖踩着板凳走下马车,打量周围的环境。

    好一个江南园林风光。

    盛夏季节,竟然能在花园里感受到丝丝凉意。

    不愧是京城首富,数代豪商。

    以顾玖毒辣的眼光,这个花园每一处景色都由重金打造。

    不懂行的人看着不起眼,以为朱家低调朴素。

    殊不知人家是处处奢侈,奢侈到最后直接返璞归真。每个细节所花费的银钱和心思,说出来能吓死人。

    朱家是低调,低调奢华有逼格。不愧是几代人经营了上百年大豪商。纵然是商人,也是商人中的贵族。处处没逼格却处处透着逼格。

    “郡主娘娘,诏夫人,二位这边请。我家伯爷就在前方凉亭恭候多时。”

    顾玖客气地说道:“怎敢劳伯爷等候。管家快快带路。”

    朱管家在前面领路,顾玖同湖阳走在后面。

    湖阳郡主同她咬耳朵,“朱家这个花园不错。”

    湖阳可是生来花钱的主,品味皇室专业培养,眼光高得很。

    随便扫几眼,就看出朱家这花园匠心独到。

    这和顾玖的毒辣眼光还不一样。

    顾玖是因为钻研过,所以能分辨出来。

    湖阳是因为生来就是皇女,自小耳濡目染,凡是没她家好的东西,那就不是好东西,不值钱。

    想想她家在哪里?在皇宫啊!

    拿皇宫从参考,谁家摆设有资格被湖阳称之为不错?

    偏偏朱家的花园就入了湖阳的眼。

    可见这个花园真的匠心独到,脚下每一寸都是用钱铺出来的。

    顾玖抿唇一笑,“姑母说的是,这花园真好,还凉丝丝的。”

    湖阳哼了一声,“得花不少钱。”

    嫉妒让湖阳面目全非。

    都说朱家有钱,今儿算是见识了。

    二人跟随朱管家来到凉亭,承恩伯朱辞端坐主位。

    顾玖第一回如此近距离地看到这位老人,天子的小舅舅。

    六十来岁,头发乌黑浓密,精神奕奕,保养得极好。

    下颌蓄了须。胡须花白色,是他身上唯一看起来附和年纪的部位。

    “哈哈……听闻湖阳也来了,老夫真是高兴啊。湖阳,你小的时候,老夫还包过你,记得吗?”

    “不记得!”湖阳半点面子不给。

    承恩伯朱辞半点不在意,就像是一个慈爱的长辈不会在意晚辈的胡闹一样。

    他笑呵呵地说道:“你那时候这么一点大,小小年纪就很调皮,让你母妃十分头痛。”

    湖阳:“……”呵呵!

    想要摆长辈的谱,搞错对象了吧。

    “伯爷,你怎么只招呼我。我大侄子媳妇挺着个大肚子站在这里这么长时间,难不成你打算让她一直站着?这就是你的待客之道吗?”

    湖阳郡主直接怼回去。

    这一回,承恩伯的表情有丝丝龟裂。嘿,都说湖阳是根搅屎棍,今儿他算是见识到了。

    不过他素来有城府,他哈哈一笑,化解尴尬,“刘诏媳妇,快坐下说话。你如今是双身子的人,可不能累着。”

    顾玖抿唇一笑,收敛气息,显得特别乖巧。一看就是贤惠人。

    不过联想到顾玖过往做的事情,和贤惠是半点不沾边。

    “多谢伯爷。伯爷盛情邀请,晚辈着实惶恐。心中不安,怕自己应对不好,惹伯爷不开心,故此请郡主娘娘相伴。晚辈自作主张,给伯爷带来麻烦,还请伯爷见谅。”

    顾玖坐下后就开始请罪。

    承恩伯朱辞打量着顾玖。

    单看外表,就是个长得挺美的标志小媳妇。

    可是谁要是因此轻视她,定会后悔。

    这就是个披着羊皮狼,表面上温良恭谦让,实则做事杀伐决断,干脆利落。有大志向,也有大气魄。

    多少男儿都不是她的对手。

    承恩伯府暗暗蹙眉。

    没见到顾玖以前,他以为顾玖年轻气盛,锋芒毕露。这样的人好对付。

    结果见到人,才发现根本不是他想的那样。

    年轻是真年轻,心思深沉也是真深沉。

    真没先到,她会将湖阳请出来。

    承恩伯眼睛微微眯起。不过顾玖打错了算盘,真以为湖阳能左右结果吗?年轻人想事情还是太简单。

    他哈哈一笑:“诏夫人太客气了。老夫唤你一声小玖,可好?”

    顾玖颔首,笑道:“承蒙伯爷不嫌弃,便叫我小玖吧。”

    承恩伯亲自给她斟茶。

    她连忙站起来,“伯爷折煞晚辈。”

    “都是亲戚,小玖不必拘束。湖阳,你也喝茶。”

    湖阳端起茶杯,随意地喝了一口。挺好喝的,今年的新茶,茶香悠远。

    不过湖阳不爱喝茶,喝了一口就将茶杯放下。

    承恩伯并没有将湖阳放在心上,他的目标是顾玖。

    “小玖,你可知老夫为何邀你喝茶?”

    “晚辈不知,请伯爷明示。”

    承恩伯目光炯炯地盯着顾玖,“老夫听闻,你在南城门建房子,就为了安置那些流民。压力很大吧?”

    “伯爷说到我心坎上了,压力的确很大。好在我如今有孕在身,真有什么事,都是湖阳姑母在处理。”

    顾玖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将承恩伯给气坏了。

    偏偏湖阳郡主还恬不知耻,认下了功劳。

    承恩伯笑了笑,“小玖太过谦虚。与其说你是在南城门外建房子,不如说你是在养那几万流民。你做了别人做不到的事情,养活了几万人,给朝廷减轻了极大负担,老夫深感佩服。此功,陛下也该明发旨意褒奖你。”

    “伯爷说笑了。晚辈只是一介内宅妇人,干不了这么高大上的事情。伯爷总给我戴高帽子,我人小力微,怕是撑不住。”顾玖一副弱弱地模样。

    承恩伯郁闷坏了。

    他都将话说到这个份上,顾玖若是识趣,就该顺杆子上,接住话头,这天这就聊起来了。

    可是顾玖偏不,偏要装傻。还老把话题往回拉。

    承恩伯微蹙眉头,是他太含蓄,还是顾玖不乐意和他谈?

    于是乎,他直言问道:“小玖可是对老夫不满?”

    “晚辈不敢!”

    “哼!”湖阳恰如其分地表达了自己的愤怒和鄙视。

    承恩伯朝湖阳看去,“湖阳啊,你是坐不住吗?”

    湖阳郡主似笑非笑,“我是不满有人仗着长辈身份,以大欺小。眼红别人赚钱,就想中途插一脚,早干什么去了啊?

    工程没开工之前,怎么不肯拿钱出来?无非就是不见兔子不撒鹰呗。本宫最讨厌这种人,市侩,无耻,臭不要脸!”

    承恩伯涵养再好,被小辈当面骂无耻,臭不要脸,一张笑脸也绷不住了。

    承恩伯脸色一垮,怒道:“湖阳,老夫原本不想和你计较。可是你说话实在是缺少分寸,你若是不满老夫,你请吧。老夫这伯爵府也不欢迎你。”

    “走就走!本宫还不稀罕来你这里喝茶。小玖,我们走。”

    顾玖听话地站起来,作势离开。

    承恩伯瞪大眼睛,“小玖,你不用走。老夫诚恳邀请你喝茶,你坐下坐下。”

    顾玖摇头,“晚辈同郡主娘娘一起上门做客。如今郡主娘娘被伯爷赶走,晚辈也没资格继续留下来。伯爷独斟独饮也很有乐趣,晚辈今儿叨扰,告辞!”

    湖阳郡主哈哈一笑,十分得意。

    眼看两个人都走出了凉亭,承恩伯大吼一声,“都不能走!”

    “怎么着,想拦着本宫?承恩伯,你好大的胆子。”湖阳横眉竖眼,挽起袖子,就准备开干。

    承恩伯气了个半死,湖阳这根搅屎棍,怎么不滚远一点。

    他忍了又忍,压着怒火,哈哈一笑,“湖阳,你还和小时候一模一样,动不动就发脾气。快坐下,快坐下。茶都没喝两口,哪能就离开。传出去,别人还以为伯爵府待客不周。”

    可不是待客不周吗?

    湖阳郡主朝顾玖看去。

    顾玖眨眨眼,垂首点头。

    湖阳呵呵两声,“既然伯爷挽留,本宫就勉为其难喝两口茶。我可先把丑话说在前头,你要是敢占我大侄子媳妇的便宜,先过了我这关。否则别怪本宫翻脸!”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侯门医妃有点毒》,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