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侯门医妃有点毒 第408章 小玖火气很大,后果很严重

时间:2018-11-21作者:我吃元宝

    青梅接到消息,今日只做登记,不办手续。

    她很快反应过来,肯定是有人在浑水摸鱼。

    她收了流民手中的合约,替人做了登记,然后说道:“十天后来签字拿钥匙。”

    “要十天?不是说今天交了钱就能拿钥匙吗?”

    青梅面无表情地说道:“少府下令,要审查每一套房,每一份合约。我们也没办法。不过大家放心,我们东家会督促少府,尽快审核。说不定不用十天,七八天后大家就能拿到钥匙。”

    大厅里嗡嗡嗡,大家议论纷纷。

    “七八天之后拿钥匙也行,我还能多赚几天工钱。等拿了房子,还能添置了两张椅子。”

    “说的也是。七八天就七八天吧。”

    “钱都准备好了,今天却不能拿钥匙,耍我们玩啊。”

    “之前办手续的那些人,也没拿到钥匙吗?”

    当然没有。

    虽然账房们都在很努力的工作,但是架不住买房的流民问题多,听不懂,效率慢啊。

    加上白仲他们很快就发现了问题,所以当邓存礼下令的时候,还没有一个购房者拿到钥匙。

    傍晚,结束一天的喧嚣。

    已经签了协议,登记买房的人个个喜气洋洋。

    然而在宁王府东院,气氛却有些凝重。

    邓存礼他们连夜赶回王府,向顾玖汇报情况。

    顾玖翻着账册,神色不明。

    开盘第一天,局面大好。

    登记了一千二百套房,**千间屋。

    这比原定的销售计划,多出了几千间屋。

    原定计划,第一天能够卖出去四五千间屋,就算是超额完成任务。

    销售局面大好,然而顾玖却高兴不起来。邓存礼他们同样高兴不起来。

    如果顾玖只是一个唯利是图的开发商,那没问题。

    都是卖房子,卖给谁不是卖。

    别人有钱,一口气别说四五百套房,就算一口气将坊市给包圆了,只要价格合适,都行。

    然而顾玖不是普通的开发商,被人包圆的买卖不符合她的利益。

    一期工程所有房子,一旦被有钱人包圆,那么后续的流民搬迁计划,要怎么弄?

    当有流民代理买房中吃到了甜头,谁还会老老实实照着顾玖的步骤搬迁?谁还会按照顾玖制定的规矩做事?

    浑水摸鱼的人,看似只是雇人买房,做个包租公,问题好像不太严重。

    实际上,问题超级严重。

    首先就会影响到顾玖对几万流民的掌控,等于有人在挑战东家的权威。

    其次,这个行为百分百会耽误到二批流民搬迁计划。

    要知道,顾玖现在每天的开销都是天文数字。

    流民搬迁每拖延一天,她都要付出大量的成本。

    背后的王八蛋,用给流民的超低价格炒房子不说,还耽误了她的大事。等于是间接害她亏损,简直是十恶不赦。

    就比如今天开盘,原定计划买房者信息真实有效,首付一给,就能拿钥匙搬进新屋。

    第一批搬进新屋的人,他们原先住的窝棚就会腾出来。

    招工的时候,其实很有讲究。

    是从西边窝棚区,逐渐往东边窝棚区蔓延。

    也就是说,西边窝棚区的流民是最先拿到工作,最先挣钱,手中积蓄相对而言也比较多。

    只要这些流民拿了钥匙搬进新屋,西边窝棚区将腾出一大片空置的窝棚。

    拆迁工作也就可以顺其自然开展下去。

    从西到东,逐步蚕食搬迁。只要拆迁出足够的土地,就可以开工二期工程。

    计划很好。然而计划赶不上变化。

    因为有人浑水摸鱼,雇人买房,以至于顾玖的第一批搬迁计划不得不推迟十天。

    十天时间,每天都是几千两的开销。

    耽误她十天时间,等于是害她损失了几万两银子。

    正所谓断人财路,犹如杀人父母。

    不管背后的人是谁,这事她要死磕到底。

    啪!

    顾玖将账册丢在桌上,发出巨响。

    她咬牙切齿,因怀孕,脾气十分暴躁。

    “查,必须彻查此事。”

    钱富躬身问道:“请问夫人要怎么查?”

    顾玖双目通红,“分两步查。一是查流民,凡是被人雇佣买房的人,全部开除工地,重新招工。

    必须给这些人一个教训。吃了我的,喝了我的,关键时刻胳膊肘往外拐,真当本夫人是做慈善吗?

    若有人胆敢闹事,直接通知绣衣卫,叫绣衣卫抓人。绣衣卫那边我会打招呼。”

    咦,夫人什么时候和绣衣卫的关系这么好了?

    邓存礼的关注点好像偏了。

    他不知道,去年的拐子案,刘诏忽悠绣衣卫的徐仙之一起查案。使得绣衣卫硬生生压了金吾卫一头。

    从那以后,绣衣卫就和宁王府结下了善缘。

    加上顾玖拉拢绣衣卫投资南城门项目,如今项目出了问题,绣衣卫责无旁贷也该出出力。

    顾玖继续说道:“搜集所有线索,务必将雇人买房的雇主找出来。就算对方天王老子,敢在我的地头上搞事,我要让他将吃进去的全都给我吐出来。”

    钱富斟酌着问道:“夫人的意思是,就算对方是皇亲国戚,世家大族,也不用客气。”

    “为什么要客气?”顾玖反问钱富,“对于坏我计划,害我损失钱财的人,我为什么要客气?不用客气。不仅不要客气,还要尽可能地搜集对方的黑材料。就算是到御前打官司,本夫人也得口说有凭才行。”

    钱富微微躬身,“老奴知道怎么做了。老奴这就去去办。”

    “赶紧去,早一日查清楚事情,早一日解决。”

    钱富领命而去。

    顾玖朝邓存礼白仲看去。

    她揉揉眉心,“你们前期摸排调查工作做得不够好,才让人有机会钻空子。我早就说了,一期工程就是为了安置流民。窝棚区几万流民,统统都要搬进一期工程。

    结果流民被人雇佣,虚假买房,老邓,你有不可推卸的责任。试问,两千八百套宅院,被人买走一千套,剩下的流民我怎么安置?

    二期工程的定位,主要针对京城小民。你认为京城小民乐意同流民住在一个坊市?这回的事情如果不能解决,等于二期工程彻底夭折,后面的计划都没办法开展。”

    邓存礼也很惭愧,“是老奴小看那些人的胆量。夫人放心,后续保证不再出现类似的情况。”

    顾玖点点头,“拿出手段来,不用同情那些吃里扒外的人。狠狠整治整治他们,才知道东家不是光做慈善。东家也是怒目金刚。”

    “老奴明白。”

    顾玖挥挥手,邓存礼躬身退下。

    小书房内就只剩下白仲。

    白仲有些紧张。

    顾玖斟酌了一番,说道:“你年轻,历练不足。这次你帮着老邓做事,是一个很好的历练机会。如果有一天,你能历练出钱富那样的眼光和洞察力,你就算出师了。”

    白仲面有难色,“钱公公实在是太过厉害,只是扫一眼,就能看出谁有问题。小的万万比不上。”

    顾玖突然语重心长地说道:“不用妄自菲薄,用心学习吧。能学到多少就看你的造化。你,黄卓,容信,你们三人年轻,又是第一批。我对你们寄予厚望。

    邓公公年龄毕竟大了,等他干不动的时候,你们就得挑起大梁。你和黄卓容信多多沟通,你们三人都要争气,不要辜负我对你们的期望。”

    白仲心情激荡,此时此刻他就像是打了鸡血一样。

    “我听夫人的,一定用心学习。”

    顾玖点点头,“你五忙吧。”

    “小的遵命。”

    等她这里忙完,刘诏才进来。

    “何必发那么大的火,当心孩子。”

    他端来一碗银耳羹,放在顾玖的面前。

    顾玖此时没胃口,气还没消。

    “有人断我财路,我岂能不火。让我查出是谁在背后阴我,这笔账我得和对方慢慢算。就算是到御前打官司,我也不怵。”

    刘诏替她按摩肩膀,“真要追查到底?”

    “不然呢?别人都打上门来,暗搓搓使一些见不得光的手段,我若是不回敬一二,别让当我是软柿子,可以随便拿捏。”

    刘诏闻言,轻声一笑,“你当然不是软柿子。有什么需要我做的?”

    顾玖当即顺杆爬,“把你的人都借个我。你最近没有什么要紧的差事,正好人尽其用。”

    刘诏嘴角抽抽,“你确定我的人都很闲?”

    “不闲吗?”顾玖很无辜地问道。

    刘诏笑而不语。

    他的人每天忙得脚不沾地,哪里闲了。

    “用王府的人吧,我的人都有任务在身,实在是抽不出身。”

    顾玖皱起鼻子,“娘子有难,夫君不帮忙,等赚了钱没你的份。”

    “好娘子,为夫给你赔礼道歉。”

    “晚了!本夫人不稀罕。”

    最后,刘诏还是借出了四个人给顾玖,都是能独当一面的人物。

    ……

    徐有福整了整衣衫,问他婆娘,“我看着怎么样?”

    “极好的。”

    徐有福过去是宁王的笔墨小厮,长得自然不差。

    歪瓜裂枣可没资格到王爷跟前伺候。

    要不是因为偷偷睡了碧玺阁的丫鬟,也就是他现在的婆娘,他也不会被赶出王府。

    这么多年,一直靠着打零工,做小买卖生活。

    看似一家人不愁吃喝,其实内心深处还是非常不安,很想回到王府当差。

    这就好比在现代,即便有人拿着上万的月薪,内心还是很羡慕捧着铁饭碗的公务员。

    尤其是人过四十,上有老下有小的时候,公务员的优势太明显了。绝非私企员工能比。

    徐有福就是这么一种心态。

    就算做小生意能混个衣食无忧,他还是想回王府当差。不能回到王爷身边,能被大夫人看中提拔,他也心满意足。

    今日是他第一次到南城门外当差。上面说了,只要干得好,就会被留下来。

    干不好统统赶走。

    他还听说,原本他们这一批从王府闲散人员中选拔出来的人,原定计划是要跟随陈二壮下乡上山。

    因为南城门项目临时出了问题,不得不改变计划。他们也得以逃过上山下乡,得以前往南城门外当差。

    南城门外好啊!

    那里才是他出彩的地方。

    “时辰不早了,我要赶紧去上工。去晚了会给管事留下不好的印象。”

    他婆娘不敢耽误他的差事,“那你赶紧去,千万别耽误了夫人安排下来的差事。”

    “行了,我知道。”

    徐有福来到王府后巷巷口集合。

    他们这一批,一共有六十人。

    据说原本有八十人,其中二十人在背景审查的时候没通过,给刷下去了。

    六十人集合完毕,坐上大棚车,前往南城门外。

    这个时候天才刚刚亮,太阳还没出来。

    顺利出城。

    城门外,宋正带着百十个兄弟等候多时。

    他朝白仲点点头,“走吧。邓公公哪里还等着我们。”

    宋正手底下这百十个兄弟,其中只有十个是王府侍卫。剩下的人,全都是他奉顾玖的命令,招募的护卫。

    这些护卫经过一年的操练,上战场打仗估计还不行,但是处理普通的突发事件绝无问题。

    钱富也带了几十个人过来,这些人都是从刘诏的亲兵里面抽出来的。

    一位绣衣卫百夫长带着人也赶了过来。

    他们今日负责撑场子,必要的时候还要抓人。

    一群人,浩浩荡荡来到流民窝棚区。

    各自找到自己的位置,迅速分餐开。

    咚咚咚咚……

    铜钟被敲响,这是集合的信号。

    所有在东家手下干活的人,听到这个信号,都必须在一刻钟内赶到大槐树下集合,由各个小队的队长清点人数。

    原本空旷的大槐树广场,陆陆续续被这黑压压的人给填满。

    一眼看去,望不了头。

    宋正第一次见识这种场面,悄声问道:“这里得有多少人?”

    白仲悄声说道:“登记在册的人员共计八千人,涉及到五千多个家庭。”

    王建根有些紧张。

    自从他买房后,窝棚区的气氛就有些古怪。直觉告诉他,可能或许是房子出问题了。

    李顺站在人堆里,很不起眼。

    他四下打量,心中揣测。

    他是工地小队长,消息比别人又要灵通一些。

    他从管事偶尔流露出的只言片语中猜测到,估计是有人犯事了。事情还不小。

    咚!

    一声锣鼓敲响,所有人安静下来。

    邓存礼手那铁皮喇叭,站在土台上。

    他声音不高,但是气势十足。

    “有人知道为什么会召集大家在这里集合吗?因为有人吃里扒外!”

    他猛地拔高音量,全场八千多人,加上围在外围的那些家属,上万人心头齐齐一震。

    邓存礼挥舞着手臂,指着所有人:“你们自己想想,三四个月之前,你们过得是什么生活?你们过得是猪狗不如的生活,你们被所有人遗忘,欺辱,践踏,你们就是一具具等死的尸体。

    再对比现在,你们过得又是什么生活?你们现在过得是人过的生活。这一切是谁的功劳?是东家的功劳。

    这么大的京城,真以为招不到人,非要你们流民干活吗?不是!只要我们贴出招工告示,会有无数的京城小民应征报名。

    他们比你们健壮,干活比你们踏实,而且他们吃的还比你们少。东家不用每天给四个窝窝头,让他们带回家给一家老小当晚饭。

    东家之所以用你们,是想给你们一个出路。你们扪心自问,你们能有尊严的活着,你的家人能吃饱穿暖,能有钱改善伙食,靠的是谁?靠的是东家。

    东家不仅养活了你们这八千人,还养活了你们身后的家人。也就是说,这里所有的流民,都是靠着东家养活的。然而,令人寒心的是,有人吃着东家的饭,却吃里扒外,勾结外人谋害东家。”

    轰!

    人群乱了!

    这是真的吗?

    真的有人勾结外人谋害东家?

    谁?

    将他抓出来!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侯门医妃有点毒》,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