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侯门医妃有点毒 第407章 钻空子

时间:2018-11-21作者:我吃元宝

    马六坐在凉棚下面,盯着伙计登记每个前来房的人。

    他在工地上混迹了这么长时间,虽然无法叫出每个人的名字,不过都着眼熟。

    而且流民有种区别于本地人的气质,一眼就能分辨出来。

    王建根带着一家人来到凉棚下面做登记。

    王连氏着前方的一排排整整齐齐,青砖黑瓦的房子,呼吸都乱了。

    她整个人处于神魂放空的状态,内心不停地在询问:我们真能住上这么好的房子?这么好的房子真的只要六七两银子一间?

    这这这……

    东家能有这么心善?

    东家不赚钱吗?

    她很懵,手脚都不知道该怎么放。

    王建根拿出铭牌交给伙计做登记。

    马六朝他们一家人去,他认识王建根。

    年龄不大,干活很卖力。听说父亲死在逃荒的路上,一大家子就靠他一个人养活。

    咦?

    来他的信息有些滞后,王家的情况发生了改变,他家如今又多了一个挣钱吃饭的人。

    马六到了挂在二根脖子上的铭牌,心中了然,难怪王建根肯舍得花钱买房。

    等王建根做好登记,马六提醒他,“你们家来得早,赶紧进去挑房,挑两间向阳的。”

    王建根咧嘴一笑,“谢谢马管事。”

    马六挥挥手,叫他赶紧走。

    王家人朝区里面走去。

    整整齐齐的两排房子紧挨着,能并排过两辆马车的街道往前延伸。

    街道铺着青石板,走在上面,让人下意识地挺直了背脊。

    王连氏很紧张,“建根,我们真的能在这里买房?”

    王建根点头,“那是当然。”

    王连氏又回头了眼凉棚,“那么年轻的伙子,竟然已经做了管事,真了不起。”

    “娘可别马管事,那是东家亲自调教出来的人物,能写能算,做事又通透。”

    “原来是读人,难怪年纪轻轻就能做管事。”

    犹豫了一下,王连氏又说道:“等以后一家人安顿下来,不如让三根也去读。他学会了,就教给老大还有二根。能识字,总能多挣点钱。”

    王建根很诧异,他没想到自家胆懦弱的娘亲还有这等见识。

    王连氏见老大盯着她,就有点紧张,“老大,我是不是说错了?读要花钱,家里钱紧张,不如三根就别去读。”

    还不到十岁的三根,还很茫然。他模模糊糊知道读是一件好事,可是要怎么读他却不知道。感觉不读也没坏处。

    只是当大哥王建根的目光朝他扫过来的时候,他擦了下鼻涕,突然挺直了腰背。

    王建根收回目光,说道:“娘的主意很好,等我和二根再攒点钱,争取明年就送三根去读。”

    二根没意见,“我听大哥的。到时候三根回来再教我。”

    四妞弱弱地说道:“我也想读。”

    她倒是比三根聪慧一些。

    王建根笑了起来,摸摸四妞的脑袋,“让三根教你。”

    四妞望着三根,特别认真地说道:“三哥,你要认真学,学好后回家教我。”

    三根擦了下鼻涕,重重点头,算是答应了妹妹的要求。

    一家人说说笑笑,透着喜意。

    王建根带路,一家人围着区逛了一遍。

    王连氏被惊住,“这得多大啊,多少套宅院啊?”

    王建根天天在这个工地上上工,对这里的情况很熟悉。

    他说道:“一共十五条街道,每条街道上面有最多两百二十栋宅院,最少的也有一百五十栋宅院”

    王连氏长大嘴巴,扳着指头算账。

    王建根直接说出答案,“一共有两千八百套宅院。”

    王连氏惊叹连连,“那岂不是有几万间屋,这得住多少人啊?”

    王建根笑了起来,神情很骄傲。

    这些房子,都是他们一砖一瓦建起来的。如今,他们将买下自己修建的房屋,很快就能住进新家,难掩激动神色。

    他对王连氏说道:“宅院有大有。有的宅院有十多间屋,有的只有四五间屋。”

    “大哥,我们是买大宅院的房子,还是买宅院?”

    “宅院贵,我们买大宅院。”

    宅院方便一家人住,独门独院,相应的价格也很高。

    他们一家人来到最后一条街,这里是坊市的边缘位置。

    围墙已经修了一截,高高的围墙,阻挡了外人的进入。

    整个坊市,都会被围墙包围,成为一个独立的区域。围墙上会开几道门,方便人们进出。

    和王家一样想法的人不少。

    大家手中财力有限,买不起独门独院的宅院,只能选择在大宅院里面挑选两间屋。

    到熟人,王建根熟络得和人打招呼。

    然后背过身,对家人说道:“我们赶紧挑。晚了向阳的房子就被人挑完了。”

    王连氏说道:“我还以为没几个人买房子,没想到这么多人。”

    一条街上,每个宅院都有人进进出出。

    之前王连氏还在想这么多房子卖给谁,没想到有如此多的人来房。

    王建根悄声说道:“我听人说,东家以后招工会优先选择有房子的人。”

    “真的啊?”

    王建根点点头,“这事娘亲知道就行,千万别说出去。等我们买了房子,说不定娘亲也有机会被东家录用,挣一份工钱。”

    王连氏立马激动起来。

    她做梦都盼着能有活干,能挣一份工钱,为老大老二减轻点负担。

    她声说道:“那,那我们赶紧买房。”

    买了房就能住新房,就能挣工钱。

    王家人挑挑选选,终于选定了两间屋。

    王建根拿着铭牌,揣着银钱,急急忙忙去巷口登记。

    “十五巷,一百零九栋,五号六号房。”他一口气报出自己选出的房子。

    伙计翻着登记册,“你来晚了,一百零九栋五号六号房已经被人选了,正在里面办手续。”

    王建根脑袋轰的一下,竟然有人捷足先登。

    他回过神来,急忙问道:“还有哪些向阳的房子没别挑选?”

    伙计翻着册子,说道:“一百三十栋之后的房子,基本上都还空着。赶紧吧,晚了又被人选走。”

    王建根点点头,走出两步,又跑回来,朝零时搭建的账房里面了眼。

    他想知道到底是谁抢先一步买了他中的房子。

    靠!

    还是熟人。

    同住一个窝棚区的老乡,而且总欺负他们家就他一个壮劳力。

    王建根心头窝火,怀疑对方一定是不是故意抢他的房子。

    日头渐高,来房的人越来越多。

    王建根心头慌乱,不敢再耽误,赶紧走了重新去挑房。

    “老大,房子定下来了吗?”

    “没了,被人抢先一步。我们赶紧去挑房,这一次一定要赶在其他人前面。”

    王家人一听,也都跟着乱起来。很怕好房子都被人选走了。

    他们跟着王建根,直接跑起来,跑到街尾,开始挑选房子。

    向阳,向阳……

    他们对房子的要求就是向阳。

    王建根又一次挑中了两间屋,嘱咐王连氏守着房子,他带着二根去街头做登记。

    “十五巷,一百四十一栋,五号六号房。”

    伙计闻言,开始拿出册子翻阅。

    王建根紧张地盯着伙计的手,十五巷一共只有一百五十套宅院,他很担心房子又被人选走了。

    着伙计的手指头,一点点往下移动,终于找到了一百八十一栋宅院的记录。

    “把铭牌拿来,登记吧。”

    王建根如释重负。

    取下脖颈上的铭牌交给伙计做登记。

    伙计提笔刷刷登记,又在格式合同上面填上王建根的姓名,然后将铭牌以及白纸黑字的格式合同交给王建根。

    “去里面找账房办手续。要是不识字,那边有夫子帮忙解说,免费。”

    伙计指了指树荫下一个老夫子。

    老夫子也是流民,做不动活,幸亏能写能算,生计不成问题。

    前几天,东家零时招一批会解读格式合同的夫子,老夫子应征报名,被选上了。

    今天,他只需要坐在树荫下,给每个找上门的人解说合同,就能挣一百文钱,外加包两餐。

    这是他背井离乡,来到京城后收入最高一份工作。真想一直干下去。

    王建根对二根说道:“你去找娘,叫他们过来。我在这里办手续。”

    二根听话,撒腿就跑走了。

    既然是免费,王建根当然要请教一下老夫子。

    老夫子拿着合同,逐字逐句给他解说。

    “你买的这个房子,六两一间,这是全款一次性付清的价格。你要是贷款三年就是七两的价格,五年就是八两……”

    “我贷款。”

    老夫子心中了然,来咨询的人几乎都是贷款,“贷款的话,你就要到里面找账房先生,再签一份合同。

    也就是说,你得签两份合同。一份是和东家签的,一份是和少府钱庄签的。

    还有一件事情你要牢记,房子可以自由买卖,但是如果贷款没还清就想卖房子的话,必须卖给东家。其他人不行。过些日子,东家会在坊市内设一个房屋租赁买卖中心,方便大家。

    另外,你身上的铭牌就是你的个人印章,买房卖房还款做工,只要你在这个坊市里面住着,你就得用到铭牌,千万别丢了。”

    王建根一听,握紧了脖颈上的铭牌,说道:“丢不了。”

    老夫子将合同还给他,“赶紧去办手续吧。今儿人多,怕是要排队。”

    王建根点点头,起身朝人进人出的房子里走去。

    果然里面已经开始排队。

    十几个账房,一溜坐着。

    手持算盘,同每个人讲解买房的程序,每个月如何还款。

    青梅穿着厮衣服,也来帮忙。

    不是她想凑热闹,而是人手不够,顾玖不得不将她派出来。

    不光是她,青竹,方嬷嬷,翠,王依全都来了。

    一下子,顾玖身边的几个大丫鬟一走而空,只剩下丫鬟在身边伺候。

    顾玖甚至找王府家令,借了二十个账房过来帮忙。

    若非王府家令自持身份,老古板,顾玖都想将家令大人忽悠来,帮她坐镇。

    另外,顾玖还问湖阳郡主要了点人。

    湖阳郡主不靠谱,但是郡主家令,以及郡主府的账房都是极为靠谱的。

    顾玖一开口,湖阳二话没说,将人全都送了过来。

    郡主家令很心塞,他好歹也是朝廷命官,怎么就和一群账房一起卖房子呢?

    只是在湖阳郡主的淫威下,郡主家令也只能捏着鼻子认了。

    白仲跟在钱富身边,带着人四处巡视。

    没错,钱富也被忽悠来了。

    刘诏亲自发话,钱富不得不从。

    好在只需要忙三天。三天之后,他就能回王府做他的内侍。

    每条街道都有一个房产办理点,十五巷是人最多的。

    因为十五巷的房子是最便宜的。

    钱富走进房产办理点,双目微微眯起来,不动声色地打量大厅里面的人。

    白仲声问道:“钱公公,有问题吗?”

    钱富擅探听消息,更擅人。

    他压着嗓音,对白仲说道:“右前方,穿褐色短衫,脚踩布鞋的那个人,派人去。”

    白仲半信半疑,叫来一个伙计去办事。

    伙计领命,亲自上前,同褐色短衫男子交谈。

    “大哥,你也买房啊!你那是哪一栋?说不定我们买在一个地方,将来做邻居。”

    伙计有个特点,天生路人缘,羡慕不来。

    褐色短衫男子一开始还有些防备,在天生路人缘的伙计面前,也得败下阵来。

    两个人热情的交流起来,连带着其他人也加入其中。

    确信掏了褐色短衫男子的底,伙计借口告辞,回到白仲身边。

    这个时候,白仲和钱富正在里间喝茶。

    他直接问道:“怎么样,打听清楚了吗?”

    伙计点头,“都打听清楚了,这是他的身份信息,是在工地上做工的流民,家里人口还挺多的。一共要买四间屋。”

    白仲着身份信息,没问题啊。

    钱富问道:“贷款还是现款?”

    “贷款三年。”

    钱富面无表情地说道:“这家人,上个月还到钱庄借了银子,理由写着病买药。转眼就有钱买房。据我所知,四间屋,他得准备二两银子的首付款。他哪来的钱?”

    钱富手里头拿着流民名册,已经翻到褐色短衫男子的那一栏。

    这不仅仅是一份名册,更是一份档案。记录了流民衣食住行各个方面。

    钱富一边翻,一边感叹,一边学习。

    这法子不错,给所有人建一份档案。想要查谁,翻档案一目了然。

    白仲闻言,也觉着有些问题。

    一个还在欠债的流民,手头上突然冒出二两银子买房,的确不正常。

    “会不会上个月借的银子没用完?”

    钱富摇头,“这个人家里有八口人,母亲做浆洗,兄弟做零工,就他和他婆娘有正经活干。

    两口子挣的那点钱,只够老父亲的医药钱,更别提吃饭也要花钱。可以说,这家人一穷二白,只能勉强维持生计。

    二两银子,对他们这样的人家可不是数目。就算他要借债买房,也该买两间屋。

    可是他却一口气买了四间屋,钱从哪里来?流民里面谁这么富有,能一次借他二两银子?

    据我所知,流民里面的地痞流氓,高利贷全都被收拾干净,不存在地下借贷。

    钱庄也没有多余的记录,他手中的二两银子不觉着可疑吗?”

    白仲一听,顿时也觉着褐色短衫男子有问题。

    钱富合上名册,对白仲说道:“派人查吧。估计和褐色短衫男子类似情况的人还有不少。”

    “钱公公的意思是,有人买通这些流民,有意囤房?”

    钱富板着脸,“不排除这种可能。这边房子好,人又多,很快就会兴旺起来,有人中这里的房子想要囤房,不是没可能。因为购房限制只能流民购房,那些不差钱的购买者只能通过收买流民来囤房。”

    白仲龇牙,真叫夫人料中了。

    他叫来伙计,“你去见邓公公,将这里的情况告诉他。叫他赶紧下令,今天只做买房登记,晚几天放款拿钥匙。”

    伙计领命而去。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侯门医妃有点毒》,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