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侯门医妃有点毒 第406章 撬墙角

时间:2018-11-21作者:我吃元宝

    二壮的话,给顾玖打开了新思路。

    她怎么那么笨,简直是一叶障目。

    过去只想到自己培养人才,怎么就没想到挖墙脚。

    不过这第一轮锄头就挖向刘诏,似乎不太好吧。

    不过除了顾玖,还有一个人的墙角可以试着挖一挖。那就是顾老爷子。

    顾老爷子在私生活上面,是个妥妥的渣男。顾大人在这方面也算是一脉相承。

    但是顾老爷子年轻力壮的时候,在事业也是有所建树,身边有一群忠心耿耿的老部下。

    他退下来后,他的那些老部下,大部分也跟着他一起退下来,在顾家当差过活。

    如今顾府很多护卫,都是当年的老部下,或是老部下们的孩子。

    顾大老爷身边几个得用的人,也是从老部下里面挑选出来的。

    顾玖先让二壮去忙,然后开始琢磨起这件事情地可行性。

    天色渐渐暗下来。

    刘诏今儿回来得早,天还没黑,人已经到家了。

    他先去洗漱。

    天气热,衙门离着王府有点距离,一路回来出了一身臭汗。

    洗漱过后,换上轻便的家居服,来到小书房。

    见顾玖皱眉深思,他伸出手在她眼前挥一挥,“醒醒!”

    顾玖回过神来,“你回来了。什么时候回来的?”

    “想什么事情这么认真,我都回来一会你都不知道。”

    “我在想怎么挖你的墙角。”顾玖笑嘻嘻地说道。

    刘诏来了兴趣,“你想挖我墙角?说说看,你看上了谁?”

    顾玖站起来,走动了两圈,活动活动腿脚。

    她对刘诏说道:“我手头上缺可用的人才,你身边的小厮黄门内侍,个顶个,都很能干。不如匀几个人给我,怎么样?我用重金聘请他们。”

    刘诏哈哈一笑,笑过之后,掷地有声地说道:“不行!”

    顾玖打算翻脸了。

    刘诏抱着她,说道:“我身边的人,全都有差事在身,没办法借给你用。不过你既然缺人,我可以帮你想个办法。”

    “什么办法?”顾玖好奇。

    刘诏说道:“你没管王府,只管着厨房,应该不知道王府名下到底有多少人吧。”

    顾玖点头,她只知道王府内当差的人有近千号人。

    但是王府名下具体有多少人,那些人都在哪里,没有差事靠什么养活,她都没去了解过。

    “我知道。”刘诏轻声说道:“登记在王府名册内的人口一共有五千五百多人。除掉在王府,田庄,铺子当差的人,再除掉王府侍卫部曲,还有两三千闲人。

    这里面有年老做不动活的老人,也有年幼还不能当差的孩子。剩下一半都是十六到五十岁的青壮年,男女都有。”

    顾玖恍然,“你是意思是,叫我从这些没差事青壮年中挑选人才?”

    刘诏点头,“如果你担心他们的忠诚,我可以叫家令大人将他们的卖身契过户到你个人名下。从此他们就属于你一个人奴仆。”

    顾玖微蹙眉头,“这里面有能用之人吗?”

    “不仅有,而且还不少。”

    顾玖来了兴趣,“说来听听。”

    刘诏斟酌了一下,“上千名闲散人员,有部分真的因为木讷不讨喜,容貌丑陋,没能力没关系才拿不到差事。而另外一部分人是有能力有见识能写能算只因为得罪了人,才会被罢去差事赶出王府。”

    顾玖好奇问了一句,“那些人被赶出王府,王府却还捏着他们的卖身契?”

    刘诏理所当然地说道:“这是当然。这么多年,王府放出去的人屈指可数。在王府当过差事的人,绝不能轻易放走。万一他们拿着卖身契,进入别家府邸,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害了王府。”

    顾玖了然。

    “你和我说说这帮得罪人被赶出王府,卖身契却依旧捏在王府手中的人,都是些什么样的人?”

    刘诏捡了几个印象深刻的人,给顾玖一一介绍。

    顾玖听完后,问道:“这些人现在靠什么过活?”

    “通常都是打短工,或是做点小买卖。”

    “王府不干涉?”

    刘诏点头,“这些人没有差事就没收入,可人总要吃饭穿衣。王府不管他们,却也不能彻底断了他们的生路。

    打打短工,做做小买卖,王府一直是默许的。

    你问问你身边的丫鬟,她们的头绳,珠花,基本上都是从这些人手上买来的。他们靠着做王府下人的小生意,差不多就能养活一家人。”

    顾玖朝青梅看去。

    青梅摆手,“奴婢从不去后门那里买东西。这事小翠清楚。”

    顾玖了然,“把小翠叫来,我问问她。”

    很快,小翠来到小书房。

    顾玖盯着她,“小翠,你头上的头绳找谁买的?”

    小翠有点紧张,夫人怎么问起此事。难道她头上的头绳有问题吗?

    青梅提点她,“夫人只是好奇,没别的意思。你如实告诉夫人就行。”

    小翠松了一口气,“启禀夫人,奴婢的头绳是从徐三娃那里买来的。以前是徐有福在卖,最近换了他儿子徐三娃。”

    “徐有福是谁?”顾玖很好奇地看着刘诏。

    小翠有点懵,不明白夫人为何对徐有福感兴趣。

    青梅摆摆手,叫小翠先出去。

    小翠知趣地退出小书房。

    刘诏斟酌了一下,说道:“徐有福原先是父王身边的一个笔墨小厮,后来因为行为不检点,偷偷睡了王碧玺阁的一个丫鬟,就被赶了出去。我没想到他已经生了三个孩子,孩子还这么大了。”

    顾玖:“……”王爷身边的下人,犯错都犯得这么似主,果然是有什么主子就有什么下人。

    她好奇问了句,“他和那个丫鬟成亲了吗?”

    刘诏点头,“睡都睡了,自然要承担起责任。两个人都被赶出了王府,据我所知很快就成了亲。”

    顾玖又问了一句,“徐有福这些年还在犯男人都会犯的错吗?”

    刘诏楞了一下,才了解到顾玖这话的真义。

    “原来这是男人都会犯的错啊。改天,本公子也去犯个男人都会犯的错。”

    “你敢!”

    顾玖凶巴巴地模样。

    刘诏笑了起来,刮了下她的鼻子,“小醋坛子。”

    顾玖哼了一声,“管好你的下半身,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有你在,我哪敢说半个不字。”

    “你知道就好。青梅,你叫上钱富,你们一起去见家令大人,问他要一份待业人员的名单。最好是那些曾在王府当过差,能写能算能做事的人。有好苗子也可以推荐给我。”

    青梅迟疑,“家令大人会给吗?”

    “告诉他是本公子要名单,他会给。”刘诏抢在顾玖面前说道。

    顾玖笑了起来,“对,你就打着公子的旗号,家令大人不敢不给。”

    宁王不在,王府就是嫡长公子刘诏做主。

    刘诏发话,家令大人不敢不从。

    青梅如释重负,出门叫上钱富,一起去见家令大人。

    说起宁王,这事变得越来越麻烦。

    顾玖问道:“陛下还是不松口?”

    刘诏点头,“我和赵王府,燕王府一起使力,却依旧无法让皇祖父改变主意。”

    “你说陛下是太过恐惧,还是太过自信?”顾玖压低声音,偷偷问道。

    刘诏面色微微一变,目光扫过她的双眸,同样压低声音说道:“依着我看,既有恐惧,也有自信。”

    天子恐惧死亡,恐惧被成年皇子取而代之的同时,又十分自信自己还能活个一二十年。

    天子的自信来自于哪里?

    来自于六七十岁年纪,依旧能让李德妃,江淑仪先后怀孕。而且李德妃还生下了一个健康的小皇子。

    因为恐惧,天子将成年皇子们赶出京城。

    因为自信,天子咬定不松口,不准成年皇子们回京。

    顾玖微蹙眉头,“这就麻烦了。父王想要回京,必须得找个契机。”

    刘诏看着她,不说话。

    顾玖挑眉,摸摸自己的脸颊,“看着我做什么?”

    “或许契机就在你身上。”

    “别开玩笑。”

    顾玖坐远一些,拉开同刘诏的距离。免得被他给卖了。

    刘诏拉着她的手,不肯松开。

    他说道:“我们已经各种办法。如今想来,朝堂上的手段,恐怕打动不了皇祖父。”

    顾玖哼哼两声,没接话。

    “朝堂手段不行,那么就只能另辟蹊跷。”

    顾玖盯着他,“你想让我怎么做?”

    刘诏只说了三个字,“南城门。”

    顾玖皱眉,“让我想想。”

    “此事不勉强。实在不行,就让父王继续在外面受苦吧。”

    顾玖特别嫌弃地看了他一眼,“少来这一套。你心里头恨不得父王明日就能回京城。父王他们在外地,每多停留一天,京城就多一分变数。陛下年龄渐老,说不定哪天就……到时候京城乱成什么样子,谁都说不清楚。”

    刘诏低着头,从她手背上擦过。

    “知我心忧者唯有娘子。”

    顾玖很想怼他一句:臭不要脸。

    为了叫她帮忙,连美人计都用上了。

    不过,她就是吃这套。

    刘诏一张脸,再配上苏苏的情话,啊,真是极致的享受。

    犹如三伏天喝下一大杯冰镇西瓜汁。爽爆!

    顾玖没有被美色迷惑,却没有一开始那么坚决,“这事还要再想想。我这边不一定能找到契机。”

    “我知道。所以不要勉强自己。若有机会,你告诉我,我来操办。”

    “你不懂。”

    顾玖很直白地表达出自己对他的嫌弃。

    刘诏很心塞。

    顾玖理直气壮,“你本来就不懂经济民生这一块。你上学堂的时候,夫子有教吗?”

    “夫子教导要轻徭薄赋!”

    “光教结论,却不教具体的操作手段,全都是耍流氓。看来教你的夫子,也是个半桶水响叮当,没什么真本事。”

    刘诏闷笑,“夫子是天下知名的大儒。”

    “儒家学派,从来都解决不了经济民生的问题。没钱了就只知道加税,或是提一些假大空的口号忽悠人。什么圣人之治,就是最大的忽悠。”

    刘诏笑而不语。

    顾玖说完了,突然有点心虚,“我是不是离经叛道,说错了?”

    刘诏摇头,“没有,我认为你说的很有道理。夫子是大儒不假,但是他解决不了任何问题。不过跟着夫子读书,修身养性倒是不错。”

    顾玖心虚一笑,“你的夫子是大儒,肯定有真才实学。”

    刘诏点头,“夫子的文章写得花团锦簇,旁人的确比不了。你知道吗,当初我模仿夫子的写作模式,写了不少政论,人人见了都说好,都说我才学一等一。唯有皇祖父说不好。

    我到现在还记得很清楚,皇祖父对我的文章评价了四个字:华而不实。从那以后,我再有没有模仿过夫子,我怎么想就怎么写怎么做。

    然后我发现,其实我做不来花团锦簇的文章。我真正喜欢的还是白刀子进红刀子出的干脆利落。”

    所以打嘴炮,你打不赢那些文臣。

    顾玖在内心默默吐槽刘诏。

    刘诏不擅长打嘴炮,顾玖嫁给他后就慢慢了解到这一点。

    但是刘诏能力很强,学习能力也是一等一的强。

    “你感激你的夫子吗?”

    “自然是感激的。但是却再也不想聆听他的教诲。”

    顾玖闻言,笑了起来。

    “你夫子要是知道了,会气死的。”

    “气不死。他早就知道我和他意见相左。他曾说,我是第一个让他感受到挫败感的学生。因为我不认同的他,我甚至会直言反对他。”

    “然后你就被全体文臣拉黑。”

    刘诏眉眼一抽,“差不多吧。文臣们更喜欢楚王,楚王的文章就做得花团锦簇,深得夫子喜欢。”

    “原来你和楚王不仅是堂兄弟,还是同窗。”

    刘诏很心塞,顾玖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我们不说楚王。”

    顾玖了然一笑。

    刘诏同楚王之间的矛盾,恐怕从启蒙的时候结下了梁子。难怪这两人,都看对方不顺眼。

    青梅顺利拿来名册。

    顾玖很干脆,将名册丢给刘诏,“你替我初选,我来复审。”

    刘诏摇头笑笑,提笔圈人。

    他一口气给顾玖圈了八十个人,“这些人全都能写能算,拿来稍加裴训就能用。至于他们的人品如何,这些年是怎么过来的,可以让钱富做个调查。”

    顾玖点点头,说道:“钱富,你都听见了吧。接下来这八十个人就全交给你,希望你能替我严格把关。”

    钱富很心塞。

    他已经忙得脚不沾地,结果公子还主动给他加工作。

    嘤嘤嘤!

    他听公子的,公子听夫人的,归根结底他还是听夫人的。

    夫人已经发了话,他能怎么办。

    只好接下这个差事。

    “因为人员有些多,调查起来比较费时。请夫人多给老奴一点时间。”

    顾玖想了想后面的计划安排,“我给你半个月的时间,够吗?”

    “多谢夫人体谅。”

    钱富这边需要半个月,顾老爷子那边可不需要。

    顾老爷子一听说顾玖要人,二话没说,就列了一张名单,挑选了二十个人给顾玖送来。

    这二十个人堪不堪用,顾玖不知道。

    她直接将人交给二壮,让二壮去考察他们。

    只要能用,没大毛病,就可以留下。

    若是毛病比较深沉,不好意思,只能送回顾府,将人还给顾老爷子。

    时间咻的一下过去,转眼就到了初一,南城门外一期工程开盘。

    今天,所有工地放假。

    天刚亮,太阳还没出来,低矮的窝棚内,响起了起床的动静。

    王建根搓了一把脸,清醒了些。

    他先挑了两桶水回来。

    然后叫醒全家人。

    简单洗把脸,将昨晚上带回来的窝窝头热一热。一家人分着吃两个窝窝头,就是他们的早饭。

    还剩下两个窝窝头,就是全家人的中餐。

    今天工地放假不上工,也就意味着没有收入。

    王建根挺心疼的。

    心疼伙食,心疼钱。

    转念一想到今天要去买房子,他整个人又兴奋起来。

    吃完最后一口窝窝头,他整了整衣衫,将身份铭牌挂在脖子上。

    然后他特别自豪地说道:“我们一家人一起去看房。”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侯门医妃有点毒》,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