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侯门医妃有点毒 第403章 没以前好忽悠

时间:2018-11-21作者:我吃元宝

    傍晚,太阳还挂在西边,红通通。

    明日又是一个艳阳天。

    李胜吃饱喝足,怀揣四个窝窝头,外加八个铜板,正式下工。

    窝棚区东南角,有个临时集市。是东家特意划出来的。

    京城周边,小商小贩,渐渐聚拢在此,使得集市越来越热闹。

    这些小商小贩,白天就在京城内,或是京城附近的乡镇走街串巷做买卖。

    等到下午,他们就挑着担子来到窝棚集市。

    如今聚焦在南城门外的流民,已经今非昔比。不再是当初人见人嫌的模样。

    小贩们都清楚,这些下苦力的流民,手上有钱。

    一天十个铜板的收入,一个月就能拿到三百文,还包两餐。

    这样的待遇,让不少本地人都心动,都想到工地上做工。

    不过工地上的活太苦太累,每天天不亮就要起来上工。一般人还真吃不了那个苦。

    有本地人去工地上干了两天,就灰溜溜的走了。

    好在干不了苦力,可以做技术活。

    工地上大部分的工匠都是本地人,待遇极好。一个月下来,少说能拿到一两银子的工钱,引得不少人羡慕。

    李胜走在集市上,这里人山人海,魔剑擦掌。

    就算不买,到集市上凑个热闹也是好的。

    这个时候,也是大姑娘小媳妇们倾巢出动的时候。

    她们穿上自己最好看的衣服,用清水净面,梳着麻花辫,几个人一起,叽叽喳喳。

    当有年轻力壮,下工回来的未婚青年经过的时候,她们都会大胆的朝那人看去。

    这集市,俨然成了流民相亲的地方。

    小伙们被姑娘们相看,一边涨红了脸,一边又十分得意。

    在流民窝棚区,能上工的人,无论从心理还是物质还是地位,显然都比旁人高出一等。

    李胜糙老爷们,没有受到大姑娘们的青睐,他也不稀罕。

    他有婆娘,有孩子,他还等着一家人团聚。

    他手里有八个铜板,他打算给自己买一双结实的草鞋。

    他赤着脚,已经很久很久没穿过鞋子。

    等有了鞋子后,他打算再攒点钱,买两件成衣。

    他早就打听过,集市上草鞋用料足,又结实就是李老头家卖的草鞋。

    李老头也是流民,家里没有壮劳力,但是有做草鞋的手艺,还会打造家具。

    集市开起来后,李老头就开始做草鞋卖,生意还不错。

    光是卖草鞋就足以养活一家人,还有余钱。

    只可惜流民里面没人置办像样的家当,他的木工手艺无可用之处。

    李胜买了一双草鞋,五个铜板。

    临走的时候,他突然说道:“听说东家在卖房子,可以一间屋一间屋买,还可以分三年,或是五年付清房款。我听人说,西边工地那边有不少人打算买房。到时候你就可以帮人打造家具。”

    李老头还是头次听说这个消息,“真的?”

    “当然是真的。这种事哪能作假。”

    “多少钱?”

    李老头这几个月靠着卖草鞋攒了点钱,对买房子有兴趣。

    李胜说道:“听人说正屋一间八两银子,三年付清就九两,五年付清就要十两。厢房只要六两银子……还有小二层,可以分楼上楼下买。另外还有一种一排的单间房子,不过没有水井,也没茅厕,也没灶房。”

    李老头将这事记在了心里,“谢了啊!我还不知道这事。”

    李胜好奇问了一句,“你要买房吗?你不回老家吗?”

    李老头摇头,“回老家做什么?回老家又养不活一家人。京城挺好。只要一家人齐齐整整在一起,在哪里都没关系。”

    李胜闷着头,好一会才说道:“我还听说,买了房可以在京城落户。将来还能开荒种田。”

    “这是好事啊!”李老头乐呵呵的。

    李胜嗯了一声,的确是好事。

    如果他家人在身边,他一定会攒钱买房。别管三年还是五年,总得有个自己的家。

    回老家?

    李胜也想过。

    可是老家什么都没了,为了活命卖房卖地,就差卖儿卖女。

    回去又能做什么?给大户当佃农,一年到头吃糠喝稀,别说吃肉,连吃饱都是妄想。

    这么一想,留在京城也不错。

    他摸着口袋,里面还有三个铜板。

    他要攒钱。

    他要攒钱买房子。

    就算只有一间屋,也好过窝棚。

    说不定哪天就找到家人,他可以骄傲地带着家人住进新房,让家人有片瓦遮身。

    ……

    王建根回到自家住的窝棚,进门的时候迟疑了一下。

    周围好像不同了。

    仔细看看,终于发现不同之处是因为附近的垃圾堆没了。残留的臭味,同过去相比,不值一提。

    他早上就听人说了,东家招工清理巷道,粪便,垃圾。

    没想到第一天成效就这么显著。

    仔细想一想,回来的路上的确比过去干净些。

    他走进家门,所谓家门,不过是一扇脆弱的木板。

    “我回来了。”

    话音一落,他就看见当做饭桌的木板上放着两个窝窝头。

    闻着味道,还很新鲜。

    “回来啦!这两个窝窝头,是二根带回来的。”

    王连氏脸上多了笑容,“二根被选上,每天有四个窝窝头,三个铜板。”

    二根在一旁,一脸兴奋,却憋着不作声。

    王建根闻言,大喜过望,“二根被选上,这是好事啊!娘,要不我去买点酒菜回来,给二根庆祝。”

    “不了,不了。有窝窝头就够了。”王连氏连连摆手。

    二根嘿嘿嘿得笑起来。

    大哥的夸奖,让他很满足。

    如今他也能挣钱,不再是吃闲饭的人。

    王建根带回来四个窝窝头,放在木板上。加上二根带回来的,一共六个窝窝头,够娘亲和弟弟妹妹们吃到明天中午。

    这样一来,大家都不用饿肚子,真好!

    “二根,跟我去担水。”

    二根从床板上跳下来,挑着小一号的木桶跟着王建根出门。

    两兄弟一前一后,来到三四里外的水井。

    不分老幼男女,大家都自觉地排队打水。

    这些流民都没意识到,他们从混乱无序到养成了排队的习惯,也才短短两个月时间而已。

    在东家建房子之前,谁懂排队啊。

    都是抢的。

    身强力壮欺负老弱。

    家里人口多的欺负家里人口少的。

    儿子多的欺负儿子少的。

    男的欺负女的,粗壮的妇人欺负小媳妇大姑娘……

    几万人的流民窝棚,俨然就是一个残酷的丛林社会。

    面对这一切,没人觉着这有什么问题。

    因为从第一天逃荒开始,他们就是这么过来的。

    一路逃,一路抢,才能活着到达京城。

    直到东家派了人过来,直到东家开始在流民里面招工,这一切都发生了改变。

    不需要说教,那些侍卫会用手中棍棒让每个人自己学会排队。

    这口井,也是东家出钱打的。

    没有水井之前,大家都是去河里打水喝。

    只是河水太脏,喝了河水,常常闹肚子痛。

    有了井水后,大家都每再闹肚子痛。

    一开始,还需要侍卫手持棍棒维持队伍。

    如今每个人自觉排队,侍卫已经不用出面。

    王家两兄弟将水桶放在队伍中,然后找个石墩坐下。

    王建根问二根,“干活累吗?”

    二根一张脸被晒得出油,“不累。就是没肉汤喝。”

    王建根笑了起来,“好好干。表现好的话,将来东家招工,会优先我们。”

    “东家还要招工吗?”二根咋舌。

    王建根在工地上干了两个月,耳濡目染,也长了些见识。

    “这才到哪里啊。我听人说,将来所有的窝棚都要拆掉,这里会建上新房子,很多很多房子。”

    “拆了窝棚,我们住哪里啊?”二根慌了。

    王二根笑了起来,“不怕,我们买新房。”

    二根彻底傻了。

    饭都吃不饱,还能买房。

    他整个人都是懵的,回到窝棚后,他都没回过神来。

    “娘,有件事我想和你商量。”

    听到这话,二根立马打起了十二万分精神。大哥是要商量买房吗?

    “什么事?”

    王连氏什么都没察觉。

    王建根舔了舔嘴唇,有些紧张。

    “下工后,我去了胡婶子家。胡婶子答应将绢子嫁给我。”

    王连氏闻言,喜极而泣。

    老大终于要成亲了。

    她擦着眼泪,“那还得再搭建一间窝棚。”

    王建根摇头,“不用搭建窝棚。”

    王连氏一听,脸色煞白,“不搭窝棚,难道你要入赘?”

    王建根可是家里的壮劳力,入赘后,一家大小怎么活?

    王连氏浑身抖了抖,可是又说不出让王建根不成亲的话。

    绢子一家不嫌弃他们家穷,她怎么能挑剔。

    儿子错过了绢子,再想找到愿意嫁到他们家的姑娘可就难了。

    王建根说道:“不是入赘,我打算买屋。”

    “买屋?”王连氏一脸懵逼。

    王建根重重地点头,“对,就是买屋。东家建的房子,可以一间一间的买,还可以分三年,五年付清房款。胡婶子说了,只要我买了屋,就将绢子嫁给我。聘礼看着给都行。”

    “这这这,我们家买得起吗?”王连氏回过神来。明明之前还在为吃饭担心,怎么一转眼就说起了买屋。

    王建根说道:“我一个月能拿三百文钱,一年下来能攒三两五钱银子。两间屋分五年付清,一共十六两。我的工钱刚好能买下房子。

    二根再过两年,也能到工地上下苦力,也能拿一个月三四百文的工钱。二根的工钱,一半给他攒起来,一半用来贴补家用。这样一来,家里就能过下去。等绢子嫁过来,她每个月还能挣钱。”

    王连氏脑子跟浆糊一样,“要,要五年才能买到房子。五年时间,绢子等得了吗?”

    王建根笑了起来,“娘,不是你那样算的。先付五百文,就可以住进新房。剩下的房款,后面五年,每个月还一点。”

    “有这么好的事情?”

    王建根重重点头,“东家心善,给了我们一个安家落户的机会。”

    “那,那以后没工做,去哪里挣钱还给东家?”

    王连氏担心死了。

    王建根说道:“工地上没了活计,工坊里面还有。我听人说,东家要在这边建工坊,需要大量的人。说不定下一次招工,娘也能被选上。”

    王连氏张口结舌,“东家怎么那么有钱。这都招了几千人,还要招工?”

    “至少要招几万人。每家每户都能做工挣钱养活一家人。等窝棚拆了,房子建起来,这边就是个大乡镇。不做工,还能做点小买卖。”

    王连氏看着大儿子,“你想好了,真要买屋?”

    王建根重重点头,“这回我们先买两间屋。等二根说亲的时候,再买两间屋。我们一家人就算是在京城安顿下来。”

    一想到能离开脏臭的窝棚,住进新房子,能扎根在京城,二根兴奋起来,“大哥,我的工钱全给你。我一个月也有九十文钱。”

    王建根笑了起来,“你的工钱交给娘,攒多一点,年底添两件棉衣,两床棉被。”

    王连氏频频点头,“你大哥说的没错。京城冬天冷,要攒钱添两床棉被。”

    去年冬天,他们一家人没被冻死,真是万幸。

    一人都因为即将买屋,全都沉浸在兴奋地情绪中。

    ……

    一大早,顾玖坐着马车,来到少府衙门。

    经过通报,她被请进了签押房。

    “见过老祖宗!”

    顾玖躬身一拜。

    少府家令哈哈一笑,“不要多礼。你现在是双身子,当心身体。”

    顾玖含笑说道:“多谢老祖宗体谅。”

    “怀孕了还好吧?自开年,就没见你出门,今儿怎么有空出来我这里?”

    顾玖抿唇一笑,“今儿我来,就是想找老祖宗喝茶。”

    “哈哈……你找我喝茶,我高兴。不过光喝茶可不行,说说吧,是不是又有什么新点子?老夫可是很期待。”

    顾玖笑道:“果然瞒不过老祖宗。这里有两份贷款协议,请老祖宗过目。”

    咦?

    少府家令很意外。

    他没急着询问,而是拿起桌上的贷款协议翻看起来。

    顾玖端坐一旁,保持安静。

    一盏茶的时间,少府家令看完了贷款协议。

    他摇摇头,哭笑不得,“小玖啊,你这算盘打得也太精了吧。敢情建房子是从少府贷款,如今卖房子还要从少府贷款。你就拿着少府的钱,在外面钱生钱,赚得盆满钵满。”

    顾玖浅笑,反驳道:“老祖宗这话有失公允。你看看我的定价,六两银子一间屋,这价格根本是在倒贴钱。

    我贴钱安置流民,解决京城周边的安全问题,等于是替陛下替朝廷解决了一个极大的隐患。

    此功功不可没,利国利民。既然是利国利民,少府不应该支持吗?”

    少府家令有被顾玖忽悠吗?当然没有。

    他笑呵呵地说道:“老夫来和你算笔账。南城门外的土地,老夫以六两一亩的低价卖给你。

    算上工钱,料钱,伙食钱,一亩地从土地变成房子,成本不会超过一百两。

    老夫看了你的规划书,一亩地要建六十间屋,如果是小二层还得翻倍。以一间屋六两计算,一亩地能卖出三百六十两。

    去掉成本,怎么着还能剩下两百六十两。而且小二层的价格还会翻倍。如此一算,一亩地可不止收益三百六十两。

    这么高的利润,还能说倒贴钱。小玖啊,做生意也该讲点诚信吧。”

    顾玖:mmp,怎么一个二个都变得这么精明。没以前那么好忽悠了。

    她会因此认输吗?

    当然不会。

    她轻咳一声,说道:“老祖宗少算了税钱,还有借贷少府的利息。街道,下水道,水井,清理垃圾山林,这些都要另外花钱,也没算进去。

    全部加起来,一亩地建成房子,成本可不止一百两,少说需要一百七八十两。

    那么点利润,还要分给各位股东。最后真正能落到我手中的银子,一亩地也不过区区几十两而已,还没有种地赚钱。”

    少府家令嘴角抽抽,顾玖又在哭穷。

    什么才几十两利润,统统都是假的。

    南城门外一期项目,房价的确很低,可是架不住房子多啊。

    少府家令可是亲自去工地上看过的,一眼看去,密密麻麻全都是新建好的房子。

    那么多房子卖出去,上千亩的面积,单顾玖一个人少,少说就有数十万两的利润。

    后续还有二期工程,三期工程,四期工程……

    越到后面,房价越高。然而修建成本并没有增加多少。

    到时候,钱会像流水一样流入顾玖的口袋里面。

    少府专门和钱打交道。

    过去缺乏见识,不懂这里面的门道,被顾玖忽悠着差点找不到北。

    自从和顾玖有了合作后,少府衙门的官吏全都醒悟过来。也知道这账该怎么算。

    少府家令揉着眉心,语重心长地说道:“小玖啊,你怎么好意思在老夫面前叫穷啊。老夫才是真的穷啊!”

    顾玖抿唇一笑,“南城门外的利润,哪里比得上雨花巷。这么一点利润,却要费比雨花巷多十倍的精力,还有多十倍的人员,你说我为什么要做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

    当然是为了替陛下,替朝廷分忧,尽快将这些流民安顿下来。少府钱庄成立时候的初衷,就是为了民生社稷。

    安顿流民,功在千秋。让流民能有片瓦遮身,少府更是责无旁贷。而且又不是无息贷款。这不是有利息吗?”

    少府家令很心塞,“三年一两的利息,五年也才二两利息,这叫利息?少府也要赚钱吃饭。”

    顾玖轻声笑道:“赚钱吃饭有我啊,还有其他商户。我一年交给你们少府的利息就有几十万两。

    然而贷款给小民,则是为了解决民生。老祖宗,这可是在陛下面前刷功绩的机会,你确定你要拒绝我?”

    少府家令面色迟疑。

    顾玖见状,再接再厉,再添一把柴火。

    她说道:“等到流民住进新房,有了带头作用,京城内几十万一家七八口人挤一间屋的小民会不会心动,要不要买房?

    老祖宗以为我修房子,只是为了安顿流民吗?错!

    我之所以选择在南城门外廉价房,主要是为了安置京城几十万需要房子的小民。他们才是我的主要客户。

    老祖宗,你自己想一想,让几十万小民有片瓦遮身,民有所居,此举是不是利在当代,功在千秋?是不是在陛下跟前刷功绩的绝好机会?

    老祖宗只要同意少府低息放贷给这些小民买房子,这份功劳就是老祖宗你的,谁都抢不去。

    有此功绩,后世史书上,也会替老祖宗立传。老祖宗将名传千古,成为开耀年间文臣武将中最夺目的人物。此等殊荣,老祖宗真要放弃?”

    少府家令的呼吸变得粗重,双眸发亮。

    他这把年纪,求什么?无非就是求生前身后名。

    后人在史书上替他立传,这是何等的殊荣。

    前朝三百年历史,也只有一百多人被立传。

    他下意识地问了句:“老夫真有机会被后世立传?”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article_title?}》,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