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侯门医妃有点毒 第401章 希望

时间:2018-11-21作者:我吃元宝

    盛夏午后。

    树叶打着卷儿,仿佛要被阳光吸干。

    蝉鸣此起彼伏,听着就觉着燥热。

    天空中仿佛有一层光圈,让人眼睛都睁不开。

    东院小书房内,放着冰盆,透着丝丝凉意。却不足以压下人们心头的燥热。

    开耀三十七年的夏天,格外的热,来得也格外的早。

    还不曾好好感受春天的温暖,天气一下子就进入了烧烤模式。

    顾玖挺着五个多月的肚子,行动很灵活。

    她怀这一胎,怀得异常得轻松。

    没有孕吐,没有整夜睡不着,胃口也正常。口味同怀孕之前相比,没有什么改变。

    既不会特别想吃辣,也不会特别想吃酸,就是正常的口味。

    也没有腰酸背痛,晚上睡觉也挺安稳。

    胎动也很正常。

    一切都很正常,就是最大的喜讯。

    天气热,她吃了两片冰冻西瓜,本来还想吃,结果青梅将西瓜收走了。

    还美名其曰,“西瓜性凉,夫人不能多吃。”

    顾玖有点心塞,“你去削一根黄瓜,我啃黄瓜吃。”

    “黄瓜也性凉。今儿吃了西瓜,就不能再吃黄瓜,明儿再吃黄瓜吧。”

    顾玖有点烦躁,“那我能吃什么?”

    “夫人喝汤吧。喝汤养身。”

    “不喝!”

    顾玖拒绝得很干脆。

    其实她也不是多想吃西瓜,黄瓜。就是心头有火气,俗称上火,想吃点凉的东西压一压火气。

    要说怀孕对顾玖最大的影响,就是情绪起伏不定,变幻莫测。

    上一妙还高高兴兴,因为刘诏的一句话一个眼神,下一妙她就可能翻脸。

    实际上刘诏就是正常的说话。

    她站起来,在屋里走动。

    从小书房走到卧室,又从卧室走回来。

    她问青梅,“小翠去哪里了?”

    “启禀夫人,小翠找喜乐堂的几位姐姐说话。”

    喜乐堂是二房的院落。

    正月里头,欧阳芙如期生产,一个女孩,五斤六两重。

    欧阳芙生孩子的时候,顾玖没过去。没看到二公子得知生的是个女孩的时候,脸色有多失望,有多吓人。

    她还是听小翠说的,说是稳婆将孩子抱到二公子跟前,二公子扫了眼,吩咐了几句,之后直接甩袖离去。

    自始至终,都没想要去看看欧阳芙,也没问稳婆欧阳芙的情况好不好。似乎欧阳芙是死是活都不在意。

    小翠还说,欧阳芙得知生的是个闺女的时候,还没从产房出来就已经哭了一场。

    总而言之,当时场面很难堪,很尴尬。

    欧阳家的人当时也在场,却因为欧阳芙生的是闺女,心虚没底气,连一句话都不敢说,更别说要替欧阳芙撑腰。

    孩子洗三的时候,顾玖去看望了孩子。

    孩子长得挺好,才出生几天,就能看出是个漂亮的小姑娘。

    欧阳芙从鬼门关走了一趟,人很憔悴。看上去就像是自孩子出生后,就一直没有好好休息。

    顾玖有心过问,然而欧阳芙并不想将自己凄惨的一面坦露在人前。

    顾玖也只能作罢。

    二公子对闺女的不喜,有眼睛的人都看得出来。

    听闻,欧阳芙坐月子期间,二公子只踏进卧房两回,每回停留的时间没超过半个时辰。

    孩子的名字他也不取,似乎彻底忘了这件事。

    还是欧阳芙出了月子后,求到王妃裴氏跟前,按照辈分,给孩子取名刘念。

    宁王一脉,这一辈的女孩都是心字辈。

    取了大名,到少府上了族谱,小姑娘总算有了身份。

    裴氏虽然很遗憾欧阳芙没能生出儿子,却也没有苛责她。还送了一份厚礼贺孩子满月。

    至于二公子,裴氏懒得过问。

    沈侧妃因为欧阳芙生的是闺女,对她一直没什么好脸色。

    好几次,顾玖亲耳听到沈侧妃责骂欧阳芙,话里话外的意思都是嫌弃欧阳芙的肚子不争气。

    原先这一对婆媳,是很和睦的。沈侧妃多年来对欧阳芙都还不错。

    一朝生女,一切都变了。

    顾玖见到后,实在是不满。生个姑娘就这么遭嫌弃吗?不生姑娘,你儿子能取上老婆,能有后代?

    忍了忍,好不容易才忍住她的暴脾气。

    因为欧阳芙生的是闺女,二公子更有理由宠爱两个妾室。似乎是将生儿子的希望寄托在了妾室身上。

    顾玖没事干,给自己号脉,做产检。

    脉象强健,一切都很正常。就是心情很烦躁。

    刘诏去衙门当差,顾玖想打人都找不到对象。

    因为怀孕,她甚至对做生意赚钱都提不起兴趣。

    所有的事情,全都交给下面的人办。只有当下面的人无法决断的时候,顾玖才会出面。

    南城门外的项目,第一期工程在上个月开始动工。

    那些聚集在城门外的几万流民,不是那么好打发的。

    想要一二三期工程同时动工,得先将人迁走。

    没办法,顾玖只能先在外围,专门划出来一块地方,先修建最廉价的安置房。

    好叫流民们看到希望,利于后续的工作开展。

    走动了一盏茶的功夫,小翠顶着如火骄阳回来了。

    摆放在屋里的冰盆,让小翠大呼舒服。她干脆直接拿起一块冰块放在手里,透心凉,冰冰凉。

    青梅问她:“又去哪里野了,一身臭汗。”

    靠近了小翠,仿佛都能闻到一股阳光的味道。

    小翠嘿嘿一笑,“我去了喜乐堂,又去了西院。和姐姐们嗑瓜子聊天。”

    顾玖笑着问她,“有听到什么八卦吗?”

    “有啊,有啊。”小翠眼睛圆圆的,很是兴奋。

    顾玖随口说道:“说来听听,谁的八卦?”

    小翠笑嘻嘻地说道:“二夫人今儿给那两个妾室立规矩。”

    咦?

    这倒是稀奇。

    自二公子纳妾后,欧阳芙的态度一直是不管不问,怎么突然想到要给妾室立规矩?

    “有什么原因吗?”

    “奴婢听喜乐堂的姐姐们说,她们在背后说念姐儿的坏话,还传到了二夫人的耳朵里。所以二夫人要她们立规矩。”

    “这事二公子还不知道吧?”

    “应该还不知道。”

    顾玖了然点点头。

    青梅有些担心,“二公子不会和二夫人吵起来吧。”

    顾玖想了想,最后摇头,“应该不会。”

    二公子绵里藏刀,不会直接为了两个妾室同欧阳芙撕破脸。

    而且他还指望着欧阳芙为他生一个嫡子。

    是的,嫡子。

    儿子宝贝,可如果不是嫡子,总归不美。

    青梅说道:“不吵起来就好。这几个月,二夫人受了许多磋磨,我们做下人的看在眼里,也替二夫人感到不值。”

    顾玖笑了笑,没作声。

    小翠就很直接,“夫人这一胎万一也是个闺女,那如何是好?公子会不会同二公子一样,对夫人冷眼相待吧。”

    “不会说话就别说话。”青梅气坏了。小翠整个就是嘴上没把门。

    她很担心顾玖听了这话会多想。

    顾玖却笑了起来,“你们放心,二公子是二公子,公子和他不一样。只要是我生的,公子都喜欢。”

    顾玖就是这么自信。

    青梅笑了起来,“公子对夫人是没得说,爱屋及乌,自然很稀罕肚子里的小宝贝。”

    顾玖靠在软榻上,打算眯一会。

    下人禀报,说邓存礼求见。

    顾玖睁开眼睛,“叫他进来。”

    邓存礼这个时候过来,肯定是出了什么事。

    邓存礼洗掉身上的臭汗,换了一身轻薄的长衫才走进冰凉凉地小书房。

    真舒服啊!

    他躬身行礼,“老奴给夫人请安。”

    “免礼!坐着说话。”

    “多谢夫人。”

    邓存礼在杌凳上坐下,不等顾玖询问,他率先说道:“老奴今儿过来,是有件事需要夫人做主。”

    “你说!”

    “今儿少府派人询问,余下的贷款还要不要?不知夫人怎么打算?”

    一提起钱的事情,顾玖牙痛。

    倒不是因为钱少,而是因为钱多。

    开了春,先是王府家令给她送来十万两白银,说是宁王出京的时候交代的事情。

    十万两,有五万走公账,剩下五万是宁王的私房钱。裴氏都不知道宁王手头上还有这么多私房钱。

    王府家令还特地嘱咐顾玖,不要声张,不要让裴氏得知五万两私房钱的存在。做账的时候,也要另外做一本。

    顾玖勉为其难收下这笔银子。

    加上姐妹们的银子陆续送来,还没动工,顾玖手头上已经有近二十万两启动资金。

    她准备找少府将剩下的八十万两贷出来的时候,陈大昌派人送钱来了。

    美名其曰,天子看好她的项目,所以要投点钱,赚点零花钱花。

    一出手就是一百万两。

    差点没将顾玖吓死。

    不是被钱吓死,而是被天子吓死。

    本来一百万两的盘子,天子一出手就是一百万,几个意思啊?

    这是想中途将项目抢走吗?

    再一个,南城门外的项目真没有想象中那么赚钱。

    她从一开始的定位,就是薄利项目。

    所以顾玖很干脆地拒绝了天子地一百万,美名其曰,“受不起。”

    因为这事,天子口谕,召她进宫。

    到了兴庆宫,又是一番你来我往,各种讨价还价。

    最后顾玖勉为其难收了天子三十万两的投资。

    天子郁闷坏了。

    指着顾玖说道:“比刘诏奸诈了一百倍。”

    顾玖嘴角抽抽,很想怼回去,天下最奸诈的人就是陛下您。

    顾玖没从少府借贷,手头上已经有六七十万的启动资金,所以她干脆押后了借贷时间。

    第一期工程,用不了多少钱,手头上的启动资金足够周转。

    她对邓存礼说道:“你告诉少府,我肯定要贷款。但是因为南城门外的流民搬迁,比原定计划要慢,暂时所需款项不多,所以叫他们等一等。”

    邓存礼微微躬身,“少府也考虑到这个问题,他们问要等到什么时候?”

    顾玖反过来问他,“你认为要等到什么时候?”

    邓存礼说道:“按照计划,半个月就会有人主动开始搬迁。”

    “会顺利吗?”顾玖尽管因为怀孕,没怎么操心南城门外的项目,但是心里头有数。

    搬迁是个大工程,任何意外都有可能发生。

    邓存礼说道:“老奴预估,最低限度,能将二期工程的土地让出来。顺利的话,至少能搬迁一两万人。”

    “看来第一批房子快要建起来了。”

    “正是。”

    顾玖来了兴趣,“改天我要去现场看一看。”

    青梅一听,急了。

    “夫人怀着身孕,可不能去那种地方。万一被人冲撞,出现了意外如何是好。”

    邓存礼频频点头,“夫人还是部要轻易涉险。虽说在流民中没有发现大奸大恶之人,但是那地方依旧不安全。夫人出现在哪里,恐怕会引起大量人围观,出现意外。”

    “罢了,我就不去了。”

    顾玖从善如流。其实她也是怂,不为自己考虑也要为孩子考虑。

    南城门外上万亩土地,光是今年一年,肯定修不完。

    等她生下孩子,养好身体后再去也不迟。

    邓存礼得了准信后,便起身告辞。

    工地上还有许多事情等着他拿决定,他不能长时间离开。

    ……

    清晨。

    东边刚刚吐白,南城门外流民窝棚区,已经是人声鼎沸。热闹得仿佛集市一般。

    放眼看去,一个个茅草窝棚,低矮,狭小。除了小孩,大人进出都必须弯腰。

    窝棚内黑漆漆,一点光亮都透不进去。

    不仅如此,里面还散发着古怪的味道,能将人熏翻。

    人畜粪便,就堆积在窝棚外的巷子。苍蝇大早上已经开工,嗡嗡嗡,挥之不去。

    这里集黑暗,肮脏,贫穷为一体。

    在过去,每个人的脸上都是麻木的,活一天是一天。

    对于身处环境是如何的脏脏不堪,没有人在意。

    人都活不下去了,谁又会在意旁人是不是在大街上拉shi。

    但是在最近几个月,这些流民脸上,尤其是青壮劳力,渐渐有了血色。

    他们麻木的双眼中,又有了光芒。

    过去连窝棚都没有的人,也有余力给自己搭建一个窝棚。

    离着垃圾粪便不远的一个低矮窝棚,从里面走出一个十七八岁的青少年。

    他很瘦,裸露的上身,根根肋骨清晰可见。

    “根子……”

    紧随其后,一个矮小黑瘦的妇人从窝棚里面走出来,手里头还拿着一个窝窝头。

    窝窝头嘿嘿的,硬邦邦的。

    妇人将窝窝头给他,“你拿去吃。

    王建根摆手,“我不用,工地包吃。”

    “工地只包中餐和晚餐。早上不吃东西,那么多活,你受得了吗?拿着!”

    王建根咧嘴一笑,“我受得了。工地有苦荞茶喝,喝茶就能喝饱。娘,你把窝窝头给弟弟妹妹们吃吧。”

    窝棚门口,露出几双黑亮黑亮的眼睛。全都盯着妇人手中的窝窝头。

    妇人回头看了几个孩子一眼,突然抹起眼泪,“要是你死鬼爹还活着的话,我们这个家也不用靠你一个人支撑。你也不用……”

    “娘,别说了。现在每天都有窝窝头吃,还有工钱拿,多好啊。“

    妇人王连氏连连点头,“你说的没错。只可惜你弟弟们太小,工地上不要他们。”

    咚!咚!咚!

    三声锣鼓响。

    整个窝棚区听到这三声响动,为之一静。

    紧接着,整个窝棚区沸腾起来。

    因为这是招工的信号。

    原本就鼎沸地窝棚区,仿佛加了一滴油,人们全都朝大槐树下跑去。生怕去晚了,工作被人抢了去。

    妇人王连氏望着大槐树方向,“不知这回招什么样的人,我也去看看。”

    “娘,你身体还没好,你别去。”王建根阻拦。

    王连氏摆手,“我没事,你带回来的药汤很好,我喝了都没咳了。窝窝头你赶紧吃,别迟到。我先去那边看看,万一是轻省的活,也能替你减轻点。”

    王连氏带着几个半大孩子,赶到大槐树下。

    这里早已经里三层,外三层被围了起来。

    所有人都眼巴巴地望着土台上的人。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article_title?}》,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