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侯门医妃有点毒 第400章 祸害遗千年

时间:2018-11-21作者:我吃元宝

    “王爷来了!”

    一声王爷来了,让顾玥喜不自胜。

    自她进王府以来,这是楚王第一次主动踏进她的房门。怎能不喜,怎能不惊。

    她不顾五六个月的大肚子,带着一阵香风,跑到门口迎接。

    “王爷!”

    一声王爷,又柔又魅。

    楚王面色晦暗不明,伸出手撩起她的下颌,迫使她仰着头。

    顾玥一颗心扑通扑通乱跳,满目春意。

    即便知道自己现在挺着肚子不能侍寝,却不妨碍她对楚王施展魅力,为产后得宠做准备。

    “明明是亲姐妹,怎么相差这么大?”楚王很疑惑。

    顾玥比他还疑惑,她还以为自己听错了。

    她小心翼翼地问道:“王爷说什么,妾身听不明白。”

    楚王嘲讽一笑,“诏夫人怀孕了。”

    顾玥先是“啊”的一声,紧接着一脸欣喜地问道:“姐姐怀孕了吗?她嫁给公子诏两年,总算有了身孕,可喜可贺。王爷,妾身能去看望二姐姐吗?”

    楚王哼了一声,“诏夫人不仅怀孕,皇祖父还特意派陈大昌前往宁王府赏赐礼物。”

    顾玥一脸震惊。

    就算她不懂朝堂,是个后宫小白,却也知道天子因为皇孙妻怀孕而赐下礼物,绝对是头一回。

    顾玥何德何能,竟然有这等殊荣。

    楚王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刘诏娶一妻,犹如获得千军万马。不仅得了人,有了钱,如今还有了皇祖父的格外重视。同样是顾家人,你们还是亲姐妹,怎么差距这么大?”

    顾玥嘴唇张张合合,她该说什么,她能说什么?

    她脸色苍白。

    就算她不了解楚王的脾气,也从楚王的双眸中看出浓郁怒火。

    楚王动了真怒。

    “诏夫人名动天下,你身为她的妹子,却一文不名。甚至不能和她有丝毫亲近。你说,本王要你何用。”

    楚王对顾玥的嫌弃,根本不加掩饰。

    而且他捏着顾玥的下颌骨,力量越来越大。

    顾玥吃痛,面色委屈,“王爷,不是这样的。我和姐姐之间只是一点闺房小误会,说开就好了。”

    楚王笑了起来,“你的意思是,你有办法和诏夫人亲近一二?”

    顾玥连连点头,“妾身不骗王爷。”

    楚王神色不明,眼神幽深,好一会才做出决定,“好好待着吧,别想着出府。”

    顾玥意外。

    她不死心,“王爷,妾身真的和姐姐亲近。”

    楚王轻蔑一笑,“那又如何?”

    顾玥一脸懵,“王爷刚才不是说……”

    “本王说了什么?难道本王需要去讨好刘诏,还是需要讨好你的姐姐?”

    顾玥知道自己说错了话,连连摇头,“妾身不是这么个意思。妾身的意思是……”

    “不管你是什么意思,给本王老实待着。”

    楚王连着两次打断顾玥的话,显然已经很不耐烦。

    他一把推开顾玥,目光十分嫌弃。紧接着转身离去。

    楚王来去如风,顾玥神色变幻莫测。

    “良娣……”

    啪!

    顾玥一回头,一巴掌直接甩在丫鬟葡萄的脸上。

    葡萄条件反射一般,跪在地上请罪。

    顾玥咬牙切齿,“我已经嫁到楚王府,已经做了妾,顾玖为什么还不肯放过我。你说啊?”

    “良娣,当心孩子。”葡萄劝道。

    顾玥冷哼两声,“闭嘴。孩子,孩子,整日就是为了孩子。若非为了这个孩子,我能受这么多苦吗?

    顾玖她为什么要害我?怀孕就怀孕,哪个女人不会怀孕,为什么就她最高调,为什么陛下独独看重她?

    她怀孕,和我有屁关系,我却要因为她受这无妄之灾。你说我无辜不无辜?”

    “良娣自然无辜。”

    顾玥冷笑,“我当然无辜。同样是怀孕,我在这院子里,这么长时间无人过问。顾玖呢,却可以得到所有人的祝福和重视,凭什么?”

    葡萄匍匐在地上,连头都不敢抬起。

    她心里头还保留着一点点自我想法。

    她想说,就凭顾就是诏夫人,而顾玥只是王府良娣,所以顾玖能得到大家的祝福。

    良娣再好,也是妾。

    没人会祝福一个妾怀孕,这不是打脸原配嫡妻吗。

    这条路是顾玥亲自选的,被抬进王府的时候,她就要有这个觉悟。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有了对比,感觉自己不配活在世上,差距太大了,太刺激人了。

    都姓顾,都是嫡女,还是姐妹,这才几年时间,差距就已经这么大。这不是刺激人吗。

    顾玥满心愤怒,却又无可奈何。

    别说找顾玖的麻烦,她连王府二们都出不了。

    王妃一声令下,门房婆子才不会管她是不是良娣,直接将她轰走。

    想出府,做梦。

    除非她有本事得到楚王的宠爱,让楚王给她撑腰,才有资格同王妃掰手腕。

    可是王妃上面还有太妃孙氏。

    顾玥这条路不好走啊。

    她哭了!

    委屈到哭了。

    她突然意识到,自己同顾玖之间的差距,仿佛是一道天堑。

    她得付出多少努力,才能将这道天堑填平。

    明明当初在娘家的时候,她们是姐妹,她们不分伯仲,根本无所谓差距。

    不,她和顾玖是有差距的。

    当初她是顾家骄傲的三姑娘,父母宠爱,她甩了顾玖十条街不止。

    不知道什么时候,顾玖悄悄追赶上来,填平了两人之间的差距。然后不动声色间,偷偷同她拉开了距离。

    似乎从二人婚事定下那一刻,一切都注定了。

    明明起点一样的姐妹,短短几年,差距却如此明显,到底是哪里出了差错。

    顾玥哭够了,她擦擦眼泪,问丫鬟葡萄,“我美吗?”

    葡萄点头,“良娣很美,怀着身孕也很美。”

    这算实话。

    顾家人无论这男女,无论嫡庶,都有一张好皮相。

    用现在的话说,高颜值家庭。

    顾玥又问道:“我聪明吗?”

    葡萄真心实意地说道:“聪明。”何止聪明,简直是精明厉害得过分。

    “我又美又聪明,家世也好。你说我为什么会沦落到今天?为什么处处不如顾玖?”

    葡萄张嘴,不敢说。

    “说!我要听实话。”

    葡萄小心翼翼地说道:“奴婢以为良娣关键时刻,总是选择错误。”

    第一次错,选择了海西伯府的赵二郎,自食其果。

    第二次错,选择了楚王。至于结局,再等几年来看。

    顾玥面色扭曲,“你是说我蠢,选了一条错误的路吗?”

    “奴婢不是这个意思。”

    “那你是什么意思?”

    “奴婢,奴婢,奴婢想说婚姻大事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如果当初良娣听从老爷和太太的安排,如今也是当家少奶奶,风光无限。”

    啪!

    一巴掌狠狠地甩在葡萄脸上。

    她指着葡萄,“你敢嘲笑我,滚!”

    葡萄如蒙大赦,跑了出去。

    顾玥心中有狂意,她想毁灭一切。

    然后她不敢。

    这屋里的摆件,她敢砸烂一件,王妃就从她的月例里面扣钱,毫不手软。

    她身上的钱有限,她不敢拿自己的钱开玩笑。

    忍了忍,总算忍住了。

    她颓废而坐。

    午夜梦回,她也曾想过这个问题,她真的选择错了吗?

    当初,她如果听从老爷太太的安排,真的会有一门良缘吗?

    这很难说。

    但是一定能完美避开海西伯府赵二郎这个坑货。

    她不嫁给赵二郎,哪里会沦落到今天。

    “呵呵……”

    原来真的是选择错误。

    啪!

    顾玥狠狠抽了自己一巴掌。

    得承认,她是个狠人。对别人狠,对自己也狠。

    “既然已经错了,不妨一错到底。事情再坏,难道能坏过现在吗?”

    顾玥咬着牙,给自己加油鼓劲。非要一条道走到黑。

    其实真实情况是顾玥已经没了回头路。

    从她坐上小轿,被抬入王府的那一刻起,她就没了回头路。

    做了楚王的女人,就算是死,也必须是楚王的鬼。

    ……

    顾珽挨打了。

    被他老子顾大人暴揍一顿。

    顾大人快要气死了。

    “逆子!”

    同意顾珽从军,已经是顾大人容忍底线。

    结果顾珽不声不响,自己打报告,主动申请到西北换防。

    换防就算了,还主动申请加入战损最大部队。

    是活腻了吗?

    战损最大的部队可不会躲在城墙上放箭,他们只会和敌人在原野上拼白刃刺刀,白刀子进红刀子出。

    这个部队,是真正的九死一生。

    “你有几条命,非要去鲁侯麾下效命?你想找死,本官这就成全你。”

    顾大人抄起棍棒,就朝顾珽打去。

    顾珽满院子躲闪,“我自己的命我自己决定,我的名字已经在名单上,你们休想阻止我。”

    顾大人心累,他怎么就生出顾珽这么个逆子。

    好好的顾家三少爷不做,非要去边境打仗,还美名其曰建功立业。

    建个屁的功,立个屁的业。

    命都没了,拿什么建功立业。

    “你以为打仗是儿戏吗?幼稚!”

    “我才不幼稚,我早就做好了准备。这两年的历练,全是为了去西北,去鲁侯麾下效命做准备。”

    顾珽梗着脖子,寸步不让,直接顶撞顾大人。

    顾大人快要被气死了。

    由此看出,顾珽应该是鲁侯裴仁的脑残粉。对鲁侯的崇拜犹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

    顾琤得知消息,及时赶到,拦住顾大人。

    “父亲息怒。事已至此,不如想想该怎么替三哥打点,让三哥到西北后直接领轻省的差事。”

    “你们不准替我打点。领了轻省的差事,我还怎么建功立业。”怎么替妹妹撑腰。

    顾珽根本不领情,顾琤都给气笑了。

    他发现顾珽就是一根筋,认定的事情,九头牛都拉不回来。

    他要去鲁侯麾下,就一定要去。

    他要去战损最高的部队,谁都拦不住。

    一根筋的人,有时候真的能将身边人给气死。

    因为你说破了嘴皮子,也无法改变他们的决定。

    此刻,顾琤很心塞。

    顾玖还特意请托他,将他帮着顾珽。

    可是顾珽这个态度,他怎么帮?

    顾大人既心塞又心累。

    生出这么个儿子,一定是上辈子做了孽。顾珽就是俗称的讨债鬼。

    顾大人将棍子一扔,“既然说什么你都不听,你要自己找死,本官不拦着你。”

    顾珽喜笑颜开,嬉皮笑脸,“多谢父亲成全。”

    “滚!”

    顾大人是成全吗?顾大人是自暴自弃,因为管不了就懒得管。

    遇上顾珽,顾大人只怕要少活五年。

    顾珽哈哈大笑。

    他才不管旁人的态度,他只知道已经无人能阻拦他。开心啊!

    顾珽回军营报到这一天,顾玖亲自相送,并且带了半车行李。

    若非考虑到路途不便,顾玖能给顾珽准备一车的行李。

    行李里面有鞋袜衣衫棉服,有各种配制好的上好伤药,药材,药方,各种干粮,足以吃上十天半月。还有三千两银票。

    顾珽张大嘴巴,“这么多啊!”

    顾玖瞪了他一眼,严肃说道:“这已经是减了再减后的行李,不准扔掉任何一件。

    李串我要了,我派人送他去西北,他就在桂嬷嬷那里当差。每个月,他会跟随黄卓去军营看望你,你有任何需要,就告诉李串,李串会替你办好。

    等到天气冷的时候,我还会派人给你送棉服棉鞋。这些伤药,是我亲自调配的,效果极好。你留在身上保命用。

    这几张药方,同样都是用来保命的,这张伤后发烧用的,这张伤口感染用的,这张伤后调养用的,最后一张是用来打熬筋骨。这几张药方,你一份,李串也有一份,以防万一。药材你不用担心,我已经吩咐下去,西北那边有人准备药材……”

    顾玖说了许多,她怕顾珽忘记,还特意将各种注意事项,一条条写在牛皮纸上,交给顾珽保管。

    顾珽一直笑着,一改过去嬉皮笑脸,戾气深重的模样,显得特别有耐心,特别温和。

    他听着顾玖唠叨,心里头仿佛被什么东西填满了,暖暖的。

    偷偷想着,“有妹妹在,真好。除了不能替我上战场打仗外,什么都替我想好了。我一定是世上最幸福的哥哥。”

    顾玖瞧着他那副傻样,冷哼一声,“哥哥,我说了这么多,你记住了吗?”

    顾珽连连点头,“记住,全都记住了。”

    “那我问你,这个白瓷瓶里面的伤药干什么用的?”

    干啥用?

    顾珽懵逼。

    他嘿嘿嘿笑起来,“刚才走神了。你不是都写下来了吗,我保证全部记下来。”

    顾玖哼了一声,“你最好记住,这些关键时候都能保你一条命。”

    顾珽连连点头,“我知道。妹妹你别担心我,俗话说的话,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像我这种祸害,保证死不了。”

    顾玖捂脸,不忍直视。

    哪有人自己说自己是祸害。

    哥哥啊,你能不能别这么二。

    顾珽自我感觉还挺好的,“妹妹,你看我多有自知之明。战场上,我肯定挑软柿子捏。我要是打不过,我肯定智取。”

    顾玖嘴角抽抽,她想问一句:你有智吗?

    “哥哥此去保重,一定要平安完整的回来。”

    她不忍看到哥哥断胳膊瘸腿,不忍看到他下半辈子在自卑中度过。

    她希望,他永远是那个骄傲嘚瑟的哥哥。

    顾珽有点不好意思,摸摸头,“妹妹,小外甥出生的时候,我赶不回来。这个给你,是我给小外甥提前准备的礼物。”

    顾珽拿出一个木雕,雕刻的是一匹骏马和一个小孩。

    顾玖见之心喜,“这是哥哥亲手雕刻的?”

    顾珽点头,“每一刀都是我亲手雕刻。”

    顾玖拿着木雕,很珍惜。

    “没想到哥哥也会雕刻。”

    顾珽嘿嘿一笑,“军营无聊,就学会了雕刻。没想到我还有这天赋。”

    所你胖你还真喘上了。

    顾玖笑道:“等孩子出生后,我会告诉他,这是他舅舅亲手雕刻的礼物,比任何礼物都珍贵。”

    顾珽摆手,“不用这么说。一块木头,不值什么钱。等下次我找一块红木,再给小外甥重新雕刻一个更好的礼物。”

    “那就说定了。孩子周岁的时候,哥哥的礼物一定要送到。”

    这是兄妹二人的约定。

    哥哥,你一定活着,好好活着。

    孩子的每一个生日,都盼着能收到你的礼物。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article_title?}》,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