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侯门医妃有点毒 第398章 看破不说破(三更)

时间:2018-11-21作者:我吃元宝

    顾珊被谢氏气哭了。

    幸亏今日不是初一,要不然谢氏又有借口将顾珊臭骂一顿。

    顾珊哭着跑出花厅,感觉自己就像是多余的。

    只要顾玥肯回头,谢氏身边永远都有她的位置,凭什么?

    顾玥做了那么多残忍的事情,凭什么可以被原谅。

    顾珊不服!

    顾玖不肯给谢氏面子,让谢氏憋了一肚子火气,自然要朝顾珊发泄。

    顾珊一走,谢氏也气呼呼地走了。

    “太太糊涂了吧。”顾珍嘀咕道。

    胡氏说道:“太太也不是第一天这么糊涂。说太太偏心,这话实在是太公正。太太不就偏心三姑奶奶。”

    顾珍好奇,“太太为什么想见顾玥?”

    顾玖笑了笑,说道:“无非就是想问问顾玥好不好,有没有笼络住楚王的心。顺便教导一些闺房手段,为顾玥上位助一臂之力。”

    “她一个王府良娣想上位,难不成还能做王妃吗?”

    “说不定真有这个想法。”顾玖淡漠一笑。

    顾珍感觉不可思议,“顾玥的野心真是没有一点理智。”

    顾玖说道:“既然是野心,哪来的理智。”

    朝着**的最终目标进击,这就是顾玥。

    顾珍坚定地说道:“顾玥一定会自食恶果。”

    ……

    顾玖从丫鬟那里听说,谢氏最近半年,脾气越来越暴躁。

    莫非是更年期到了。

    青梅说道:“六少奶奶夺了太太的管家权,太太如今不管事,就尽挑毛病。看谁都不顺眼。”

    顾玖笑了起来,“太太甘愿被六嫂夺权?就没闹腾?”

    “老爷亲自发话,叫六少奶奶打理二房内务,太太闹腾也没用。”

    果然要顾大人出面,才能压得住谢氏。

    胡氏手段不俗,竟然能压得住谢氏。

    这门亲事,还是顾琤自己选的,眼光不错。

    顾玖问青梅,“哥哥人呢?”

    身为妹妹,她也要尽到责任,催婚。

    顾琤比他小都成亲了,顾珽半点不着急。

    青梅说道:“三少爷在外院。奴婢听说,三少爷伙同其他少爷,要灌公子酒。说要把公子灌醉。”

    顾玖闻言,笑了起来,“我还真不知道公子的酒量如何。你去告诉林书平,叫他照顾好公子,提前准备好醒酒汤。盯着点,别闹腾得太厉害。”

    “奴婢遵命。”

    中午吃酒席的时候,顾珊还红着眼睛,很委屈。

    她都没理会谢氏。

    谢氏一肚子火气,想骂人,结果被大太太张氏拦住。

    “姑奶奶们难得回来一趟,二弟妹和善点。就算不是你亲生的,她们也要叫你一声母亲。”

    谢氏想说不稀罕,结果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因为她怕被顾玖打脸。

    因为顾玖从未叫过她一声母亲,永远都是称呼太太。

    客客气气,却透着鄙夷。

    是的,谢氏感受到了顾玖的鄙夷。

    这比杀了她还让她难受。

    一个继女,有什么资格鄙夷她?

    更可气的是,顾玖一个病秧子,还能嫁入王府,并且在王府混得风生水起。

    她的亲闺女顾玥,却只能在王府做妾。

    无数个夜晚,谢氏越想越不甘心。

    她觉得顾玖现在拥有的一切,都该是顾玥的。顾玖才应该去王府做妾。

    顾玖并不知道谢氏心中所想。

    她要是知道的话,非给她一个大耳刮子不可。

    顾玥自甘堕落,上赶着做妾,还臭不要脸说不甘心。

    不甘心个屁。

    不过谢氏闹腾了半天,顾玖也嫌她烦。

    于是她心里头有了个主意,此处暂且不表。

    吃过酒席,顾玖去侯府请安。

    她在侯府听到一个消息。

    魏三姑娘病了!

    病得很重很重,已经下不来床,太医也是束手无策。

    柱国公府魏家,正在商量着同楚王府退亲。

    “魏三姐姐同楚王府三公子的婚事由陛下指婚,退婚也该陛下同意吧。”

    顾玫点头,“听说江淑仪怀孕,陛下心情极好。柱国公府打算趁着极好,赶紧退亲。”

    顾玖此刻心情有些复杂。

    当初她只是随口为魏三想了个办法,就是置之死地而后生。没想到魏三不仅听进去,而且还说服了父母亲,真的用即将病死的理由退婚。

    这才多少天,还不到一个月吧,够果断的。

    由此也看出,魏三退婚的想法很坚决。

    她说道:“希望柱国公府能顺利退亲。”

    顾玫不知道真相,她以为魏三是真的病了。

    她很担心,“我很担心魏三妹妹,怕她三长两短,她还这么年轻。”

    “玫姐姐放心,魏三姐姐吉人自有天相,一定能好起来。”

    顾玫忧心忡忡,“要不是我怀着身孕,怕过了病气,我就去看望她。”

    “玫姐姐别太担心,要相信太医。”

    相信柱国公夫妻,不会为了退亲真让魏三身亡,所以魏三这回一定是有惊无险。等顺利退亲,魏三的‘病’就能好起来。

    辞别侯府一众人,顾玖又回到顾府。

    刘诏被顾家几兄弟联合起来灌酒,酒量再好,也醉了。

    林书平在他身边伺候。

    顾玖去厢房看了眼,走到门口就闻到一股酒臭味,快熏死她了。

    她捂着胸口,难受。

    受不了酒臭味,有点恶心,有点想吐。

    她没勉强自己,“我先不进去。林书平你好好照顾公子,不许离开他身边半步。”

    “老奴遵命!”

    顾玖急忙逃开,走得远了,才缓过气来。

    青梅很担心,“夫人,你怎么了?要紧吗?”

    顾玖摇头摆手,“我没事。”她就是觉着有点恶心反胃。

    原来怀孕后,连酒味都闻不得。

    她给自己诊脉,脉象已经比较明显,她的的确确是有了身孕。

    再过**个月,她就会生下一个小宝宝。

    想到自己也将为人母,顾玖还有点不好意思。

    她现在还有懵,不知道孩子生下来后,要怎么带孩子。

    顾玖还打算去看望顾老爷子。

    结果顾老爷子更厉害,满院子酒味,她都没敢踏进去,太难受了。

    她吩咐马小六进去,叮嘱顾老爷子按时服药,注重养生。

    她闻着酒味,顾老爷子的酒精依赖症是越来越严重了。

    顾老爷子听闻顾玖来了,披上外袍就跑了出来。

    “二丫头,来了怎么不进去。”

    “请老爷子见谅,我身体不适,闻不得酒味。”

    顾老爷子很担心,“你身体出了什么问题?怎么会闻不得酒味。难道刘诏那小子欺负你了吗?”

    顾玖摇头,“不关刘诏的事,是我的问题。”

    “什么问题,你和老夫说清楚。”

    顾玖捂着嘴,胃里泛酸,差一点吐出来。

    “老爷子,哪天你不喝酒,我再来看望你。我先走了。”

    她怕当着顾老爷子的面吐出来,于是急匆匆走了。

    顾老爷子在风中凌乱。

    他小声嘀咕,“小玖这模样,难道是有了身孕?嗯,估计月份太浅,所以不想声张。”

    顾老爷子浑浊的双眼,闪烁着一道光芒,那是人老成精的光芒。

    他叫来老部下,“把这个信封交给二姑奶奶,就说老夫提前贺喜她。”

    老部下有点懵,“这里面是?”

    “是什么你别管,你只管交给她,叫她好好保重身体。”

    老部下领命而去。

    顾玖原本还想找顾珽,尽一尽妹妹的责任,催催婚。

    但是经过刘诏和顾老爷子后,她直接打消了想法。

    顾珽肯定也是满身酒气。

    她没想到,自己竟然受不了酒臭味。

    明明酒席上的时候,姐妹们喝着果酒,她闻着味道一点感觉都没有。

    看来还是酒水的品种问题,亦或是男人喝了酒,酒也变臭了。

    青梅几个丫鬟,十分担心顾玖的身体。

    反倒是方嬷嬷,目光探究,神色古怪。

    顾玖回头,直面方嬷嬷的目光,然后冲她笑了笑,示意她看破不说破。

    方嬷嬷向来严肃刻薄的表情,突然间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容。笑容有点僵硬,但是看得出来真的真的很高兴。

    青梅几个丫鬟有些惊悚,“方嬷嬷,你没事吧?”

    方嬷嬷瞬间收起了笑容,又恢复了严肃刻薄的模样。

    她冷声说道:“当然没事。”

    青梅几个丫鬟有点心塞。

    因为夫人和方嬷嬷都不太正常。

    ……

    等到刘诏醒了酒,顾玖命人扶他上马车。

    她辞别了顾大人他们,准备启程回王府。

    就在她准备上马车的时候,府中一位家丁跑过来,“二姑奶奶,这是老爷子给您的,说是提前恭喜您,还叫您保重身体。”

    顾玖懵逼了一下。

    提前恭喜她?

    难不成?

    她接过信封一看,里面装的都是银票,除此之外,什么都没有。

    她问道:“老爷子还说了别的吗?”

    家丁摇头,“老爷子只让夫人好好保重身体。”

    顾玖笑了起来。

    姜还是老的辣。

    没想到只是一点点蛛丝马迹,老爷子就猜到她有了身孕。

    她笑着说道:“告诉老爷子,礼物我收到了,我很满意。叫他少喝酒,两张方子要按时服用,有空出来走动走动,就当活动身体。”

    “小的会将二姑奶奶的话如实转告老爷子。”

    顾玖还有点不放心,“老爷子若是有难处,记得告诉我一声。”

    “小的明白。”

    顾玖有些不舍,不过最后还是坐上马车,启程回了王府。

    刘诏醉得厉害,走路摇摇晃晃。

    顾玖直接命下人抬来软轿,将他抬回东院。

    她不能近身,因为她闻不得刘诏身上的酒臭味。吩咐下人伺候他,洗漱之后,直接丢床上呼呼大睡。

    顾玖揉着眉心,哥哥顾珽今日疯了吧,让刘诏喝成这样。

    刘诏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半夜,万籁俱静。

    所有人都睡了,就他醒着。

    他有醉酒后的记忆,他也是第一次醉得这么厉害,并且第一次知道他醉酒了竟然还知道周围发生了什么。

    他摇头苦笑,顾珽这个大舅子,真的是一如既往地看他不顺眼。竟然联合起所有兄弟灌他酒。

    他不喝还不行。

    女婿上门,岂能拿乔。

    舅兄敬酒,岂能拒绝。

    他还记得醉酒躺在厢房的时候,顾玖去看望他。结果酒臭味将人给熏走了。

    他下了床,来到顾玖的卧房。

    人睡得很沉,似乎是梦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脸上还带着笑容。

    他也跟着笑起来,心里头暖洋洋的。

    俯下身,轻轻地在顾玖额头上落下一个吻。

    在自己熟悉的环境里睡觉,周围都是自己人,顾玖睡得特香,没有丝毫防备。

    她并不知道刘诏此刻站在床边看着她。

    要是这会她醒来,黑夜里看到一个人影,非吓出心脏病不可。

    刘诏停留了一会,起身去了小书房。

    下半夜,他就捧在一本书,在小书房度过。

    ……

    整个正月,顾玖和刘诏一直在走亲访友吃酒席。

    今儿这位王叔请客,明儿那位公主姑母请客,后日裴家请客……

    吃不完的酒席,应酬不完的人。

    这样的场面,顾玖游刃有余。只是天天这么来,有些累。送出去的礼物就跟流水似得。

    轮到宁王府请客,更是忙到脚不沾地。

    顾玖想要和顾珽聊一聊,都得偷个懒,才能抽出时间。

    下人将顾珽请到厢房,没一会顾玖也到了。

    “妹妹!”

    顾珽咧着嘴大笑,特别开心。就是人晒黑了,长高了,更加健壮。已经有了男人的体魄,不再是一个少年。

    顾玖瘫坐在椅子上,“哥哥,别笑得那么傻气。”

    顾珽抓抓头,“很傻气吗?我觉着自己挺帅气的。”

    顾玖哈哈一笑,“哥哥在军营过得怎么样?”

    顾珽兴奋地说道:“很不错。军营就是我的归宿。”

    “哥哥不打算成亲吗?”顾玖随口一问。

    顾珽说道:“暂时还没成亲的打算,我要先建功立业。用妹妹的话说,有了本钱之后,我才有选择的权利。”

    顾玖揉眉,有点淡淡的痛。

    她是不是将哥哥给忽悠瘸了?

    “可是建功立业和成家并不冲突啊。”

    “那不一样。现在我看得上的人,人家都看不上我。看得上我的人,我却看不上对方。等我立了功,升了职,我自然可以挑选更好的。”

    顾玖很好奇地问了一局:“这么多年,哥哥就没喜欢的人?”

    顾珽嘿嘿一笑,回答得特别干脆,“没有!”

    顾玖忍俊不禁,“好吧,我也就是随便催个婚,尽个责任。哥哥既然打算暂时不成亲,那就依着你。只是想要建功立业,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这个我知道。今儿我正想和你说这件事,我已经和上官说了,等开了春,我要去西北边境换防。我要在鲁侯麾下建功立业。”

    顾玖愣住。

    “你说什么?你要去西北边军?你疯了吗?”

    西北边军战事最多,也是战损最多的部队。尤其是鲁侯麾下,打的都是硬仗,每一次都是死伤惨重。当然也是升官发财最快的部队。

    顾珽神色坚毅地说道:“妹妹可曾记得,当初在西北的时候,我说要去从军,你是怎么说的?”

    顾玖语塞。

    她当初说的是既然要从军,就得练好本事,做个文武双全的好儿郎。还逼着顾珽学习文化课,研究历代兵书。

    顾珽说道:“我已经准备了三年,在军营里也历练了两年。时不待人,我认为我现在该上战场,见识一下什么是真正战争。”

    顾玖有些难过,“我担心你。”

    顾珽咧嘴大笑,“妹妹放心,我命大,死不了。”

    顾玖龇牙,还笑,还笑得出来。

    她心情有些激动,心口发闷,难受。

    她试着问道:“就不能换个地方,非去西北不可?”

    “要去就去最强的军队。妹妹,你不要担心我。过个三五年,我会让所有人刮目相看。到时候我给你撑腰,谁敢欺负你,我揍他。”

    顾玖扭头,擦了擦眼角,然后问道:“这事大伯父知道吗?”

    大伯父也在京营。

    当初顾珽从军,就是大伯父安排的。

    顾珽有点心虚,“这事我还没告诉家里人,妹妹是第一个知道的。你替我保密。”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article_title?}》,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