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侯门医妃有点毒 第395章 妥协

时间:2018-11-15作者:我吃元宝

    “二夫人同意二公子纳妾。”

    “真的?”

    顾玖感到不可思议。

    欧阳芙怎么会同意?她明明是不愿意的,明明可以用怀孕在身要求二公子暂缓纳妾。

    她有足够的筹码,至少在孩子生下来之前,她的筹码是够的。

    她为什么不用手中筹码?

    翠连连点头,“这事千真万确,奴婢不敢胡。”

    顾玖揉揉眉心,叫来马六,“你出去打听打听,二公子和二夫人到底什么情况。”

    马六领命而去。

    翠道:“夫人,打听这种事情该派奴婢去啊。奴婢同喜乐堂的好几位姐姐都很熟悉。”

    顾玖笑了起来,“看见了吗,天已经黑了。你熟悉的姐姐们,现在出不了门,你去打听只会吃闭门羹。

    相反,二公子身边的厮内侍可没有门禁,马六正好找他们喝酒,打听消息。”

    “还是夫人想得周到。”翠有点不好意思。

    顾玖笑了笑,问青梅,“今日酒席,我吃了一半就回来了。后面没出什么事吧。”

    青梅摇头,“没出事。王妃同萧夫人冰释前嫌,亲热得很。湖阳郡主还给了陈律少爷两千两,是给他置办年货的钱。”

    顾玖听闻,哈哈一笑,“没想到铁公鸡湖阳,也舍得拿钱出来给陈律。”

    “是啊,当时大家都很意外。夫人没看见,陈律少年那个表情,都快吓死了。”

    “湖阳郡主给他钱花,他还害怕?”顾玖好奇。

    “估计是怕利滚利,将来湖阳会叫他还钱吧。奴婢开玩笑的。”

    顾玖问道:“湖阳郡主有没有给敏妹妹零花钱?”

    “给了,给了五百两。”

    “没要接敏妹妹回郡主府?”

    “没。”

    看来湖阳也清楚自己的郡主府太乱,不适合一个姑娘在里面生活。

    湖阳的转变,让顾玖感到意外。

    欧阳芙竟然会同意二公子纳妾,更是让她意外。

    马六带着一身寒气,回到东院。

    先换了一双干爽的棉鞋,等身上暖和了才去见顾玖。

    他怕过了寒气给对方。

    这会顾玖已经吃完了晚餐,在房里走了几圈消食。

    见到马六回来,就问道:“打听清楚了吗?”

    马六躬身道:“回禀夫人,二夫人已经同意二公子纳妾。的还听,明儿就会摆一桌酒席,让两个妾室进门。”

    “怎么回事?有没有打听到二夫人为什么会同意二公子纳妾?”顾玖急切地问道。

    欧阳芙改口,一定有原因吧。

    纳妾还要摆一桌酒席,那两个妾室是有多尊贵?

    这里面肯定有名堂。

    马六声道:“的打听到,好像是二夫人娘家兄弟出了点意外,需要银钱周转。欧阳府那边具体的情况,的打算明日出门打听。”

    顾玖恍然大悟。

    原来是娘家出了事,欧阳芙才不得不妥协。

    只是二公子趁机要挟纳妾,是不是太过分?

    ……

    喜乐堂,欧阳芙坐在窗前,已经好几个时辰。始终一动不动,仿佛灵魂已经离开了躯壳。

    丫鬟很担心,又不忍打扰她,

    眼见着时间越来越晚,丫鬟声提醒道:“夫人,夜已深,该歇息了。”

    好一会,欧阳芙灵魂归位,终于回过神来。

    “什么时辰?”

    “子时一刻。”

    没想到已经这么晚。欧阳芙苦笑一声。

    “扶我起来。”

    两个丫鬟急忙上前,扶着她起身。

    欧阳芙脚下一踉跄,差点摔倒在地。

    坐了太久,血液不流通,腿酸胀麻木,十分难受。

    欧阳芙凄苦一笑,没想到要强了一辈子,也会沦落到今天。

    丫鬟打来热水,给她泡脚。

    “夫人要不要吃一点?饭菜都还温着。”

    她摇头,“不了,我不饿。”

    她现在哪里感觉到饿,早就被气饱了。

    她随口问了一句,“公子在哪里?”

    “公子在书房歇息,要叫公子过来吗?”

    欧阳芙想了想,点头应承,“叫他过来吧,就我有事情同他商量。”

    “奴婢遵命。”

    一个丫鬟急匆匆出了房门,去请二公子。

    欧阳芙神情落寞,心如死灰。

    若不是为了腹中的孩子,她真的想不管不顾地大闹一场。就像萧琴儿那般,闹他个天翻地覆。

    可是萧琴儿前车之鉴不远,欧阳芙不敢拿自己的孩子,自己的前程去赌。

    她怕输!

    男人到底有多冷酷,她早已经领教过。

    她没男人那么冷酷,也没有男人那么多筹码。

    洗漱完毕,身体总算活了过来。

    她本想端正地坐在椅子上,只是腰身酸痛得厉害,不得不上床,垫上好几个枕头靠坐在床头。

    二公子刘评来到卧房,迟疑了一下,最后还是关心地问道:“怎么样?身体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欧阳芙低头,嘲讽一笑。

    “公子关心我吗?”

    “我自然是关心你的。”

    她望着他,神情悲戚,“可是公子明日就要纳妾。”

    “此事我们已经好,你不要再提好吗?当心身体。”

    二公子轻言细语,像个暖男,做出的事情却又那样冷酷无情。

    欧阳芙心头一紧,难受。

    “公子既然担心我的身体,为什么就不能不纳妾?”

    二公子微蹙眉头,“你还要同我争吵吗?你知道的,我不乐意同你争吵。”

    欧阳芙的眼泪差一点就落了下来。

    她点点头,“我知道了。你放心,我不会反对你纳妾,只是酒席就免了吧。好歹给我一点体面。”

    二公子握住她的手,“那两个妾室都是良家子,其中一个娘家还是地方父母官。也得给她们一点体面,你对不对?”

    欧阳芙咬着唇,“她们的体面是体面,我的体面就可以当随意丢弃吗?”

    “你不要胡搅蛮缠。你看你正怀着身孕,不管是谁,都越不过你。你永远是我的原配嫡妻,那两个妾室进了门,也得听你的管教。”

    二公子的语气依旧不紧不慢,温和有礼,衬托得欧阳芙很不讲理。

    欧阳芙心很疼,“你就没想过,你在这个时候纳妾,万一我受不了刺激早产,该如何是好?还是,你根本就不在意我,也不在意我肚子里的孩子?”

    “我当然在意。我若是不在意,根本不需要经过你的允许就可以自行纳妾。你不要胡思乱想。”

    欧阳芙一脸哀伤地看着二公子,“我只有一个要求,明日不要摆酒席。”

    二公子含笑摇头。

    他依旧那么温柔,却又那么残忍。

    他替她掖了掖被子,“你早点睡吧,明日还要早起。”

    欧阳芙很伤心,“如果我哥哥将钱还回来,你可以不纳妾吗?”

    二公子反问,“你哥哥能还钱吗?”

    欧阳芙心很痛。

    她的哥哥,差事上出了纰漏,被上官知晓。上官给他机会,将窟窿填满,此事既往不咎。

    四五万两的亏空,哪里有那么多钱。

    不得已之下,欧阳少爷只好求到欧阳芙跟前,请欧阳芙帮忙。

    欧阳芙将自家哥哥骂了一通,骂了之后还是拿出三万两,替哥哥填补窟窿。

    她借出去的三万两,正是二公子从南边拿回来的三万两。

    三万两白银,还没焐热,就借了出去。

    是借,这辈子能不能要回来,都是个问题。

    银子已经借出去,二公子不要求欧阳芙将银子拿回来,只提出一个条件,他要纳妾。

    迫于无奈,欧阳芙只能答应。谁让她理亏。

    三万两银子不是数目,她用了,就得承担后果。

    可是真的很不甘心。

    心真的很痛。

    她以为他对自己好歹还有一点怜惜,二人感情怎么也还和睦。

    却没想到,在金钱面前,一切都现出了原形。

    她能怎么办?

    除非她能填补三万两的亏空。

    她无奈妥协,她同意他纳妾。只是不想摆酒,不想让人可怜她,同情她,更不想让人看她笑话。

    这么一点的要求,他也不同意。

    她捂着心口,凄凉一笑,“你狠心起来,真是将我往死里逼迫。”

    二公子握住她的手,“你总爱胡思乱想。你看我,去了南边一趟,没有养外室,也没有不经过你同意就带女人回来。

    不仅如此我还带了几万两银子回来交给你,对你还不好吗?

    现在我要纳妾,也是征求了你的意见,你已经同意了。莫非这会就要反悔?”

    “我不反悔,你要纳妾尽管纳。我只恳求你不要摆酒,好歹给我给孩子一个体面。”

    “不就是一桌酒席,你何必斤斤计较。”

    “既然只是一桌酒席,取消就取消,你又何必非摆酒不可。你让我如何吃这顿酒席?非要逼死我吗?”

    欧阳芙一副伤心欲绝的模样。她的要求真的不高,只求不要摆酒。

    二公子笑了笑,“罢了。既然你强烈要求不摆酒,我就依着你的意思。现在满意了吗?”

    欧阳芙如释重负,长出一口气。

    她总算不用在人前丢脸。

    虽然她已经很丢脸,至少不用面对众人的目光。

    “我累了!”

    她真的很累,身心俱疲。甚至想要自暴自弃,就这样吧,活着真没意思。

    肚子里的孩子似乎感受到她的心情,正在剧烈的活动。

    原来孩子也在害怕吗?

    她轻抚腹部,以此安抚躁动不安的孩子。

    二公子点点头,“累了就早点歇息。明日新人敬茶,一切顺顺利利。”

    欧阳芙低头一笑,公子是在敲打她吗?叫她不要为难新人?

    她点点头,“你放心,我不会为难新人。”

    二公子含笑道:“日此甚好。其实你不用担心,新人进门,并不会威胁到你的地位。”

    这话听听就算了,千万别当真。

    欧阳芙此刻不想见到他,也不想同他话。

    “你也回房歇息吧,别累着。”

    到了这个时候,她依旧维持着贤良淑德的表象。

    “你好好休息,我走了。”

    二公子起身离去。

    欧阳芙疲惫到动弹不得。

    这一夜,有多少人无眠?

    时间不会随着人的意志而停止。

    天亮了,王府从沉睡中醒过来,吵吵闹闹,到处都是生活气息。

    刘诏昨晚没回来,显然是被差事缠住,要在外面耽误两三天。

    顾玖将钱富叫来,开门见山地问道:“知道公子干嘛去了吗?”

    钱富躬身道:“兵部军械库出了问题,公子正在善后。”

    顿了顿,他又道:“此事还牵扯到欧阳郎中。”

    郎中是官职。欧阳郎中就是欧阳芙的兄长。

    顾玖诧异,她似乎摸到了欧阳芙同意二公子纳妾的真相。

    她问道:“事情严重吗?”

    钱富点头,“涉及到几十万两白银的去向,偏偏又是陛下最暴躁的时候,处理不好,兵部从上到下都会吃挂落。”

    几十万两白银的去向,此事摆在天子案头,那就是大案。

    以天子如今暴躁的脾气,不定又是人头滚滚。

    上次马政案,兵部从上到下被撸了一串人,砍头的就有十几个。

    这回军械案,要是不能及时处理,恐怕又是一串人头落地。

    顾玖问道:“欧阳郎中牵扯其中多深?”

    “不算太深,及时补上亏空,应该能够从轻发落。”

    “多少亏空?”

    “少也有六七万两。”

    顾玖彻底明白了,欧阳芙同意二公子纳妾,估计还是钱闹的。

    她问道:“公子有牵连其中吗?”

    钱富摇头,“公子自然没有牵连其中。但是因为公子是上官,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他必须抓紧时间善后。等陛下问起来的时候,方能交差。”

    顾玖心中了然,“我知道了。你告诉公子,叫他好好保重身体,别光顾着差事,一日三餐要准时吃。”

    “的遵命。夫人还有别的吩咐吗?”

    “替我盯着南城门外,任何风吹草动都别放过。”

    钱富有点为难,他实话实,“不瞒夫人,因为人手有限,还要调查淑妃娘娘中毒一案,恐怕抽不出人帮夫人盯着南城门外的动静。”

    顾玖当然知道钱富手下已经没人了。

    她之所以提出这个要求,就是为了将话题转移到淑妃中毒一案。

    她微蹙眉头,问道:“淑妃娘娘中毒,你们查了这么久,什么东西都没查出来吗?”

    钱富羞愧,“的无能!”

    “连个怀疑目标都没有吗?”

    “倒是有几个怀疑目标,只是还有许多疑点。”

    “看,你们都怀疑谁?”

    钱富突然闭上了嘴巴,“请夫人见谅,的不能。”

    “不能?”顾玖盯着钱富,目光不善。

    钱富点头,他真的不能。公子特意叮嘱他,不准吐露一个字。

    顾玖问道:“无论我怎么逼你,你都不能?”

    钱富点点头,“夫人想知道什么,不妨亲自问公子。要是没别的吩咐,的告辞。”

    钱富跑了,跑得飞快。生怕被顾玖抓住逼问。

    顾玖嘲笑他,没想到你是这样的钱富。

    下人禀报,“夫人,四夫人求见。”

    顾玖意外,萧琴儿竟然会来见她。

    “将四夫人请进来。”

    “奴婢遵命。”

    萧琴儿带着一阵香风,走进书房。

    “大嫂今儿气色不错。”

    “四弟妹请坐。今儿什么风,将四弟妹吹了过来。”

    萧琴儿抱着黄铜手炉,在顾玖的对面坐下。

    “今儿来见大嫂,是有事情相求。”

    顾玖挑眉,“四弟妹客气。有什么事,你先来听听。”

    萧琴儿抿唇一笑,“我听大嫂买下南城门外大片土地,等开了春就要动工。我想着,银子闲着也是闲着,不如投给大嫂,也能赚点零花钱。”

    真是稀奇,萧琴儿竟然主动投钱。

    顾玖含笑道:“多谢四弟妹对我的信任。南城门外的项目还没动工,等动工的时候,我会一一告知,到时候再投钱也不迟。”

    “那就定了。”萧琴儿喜笑颜开,“我投三千两,大嫂可别嫌少。”

    顾玖笑着道:“当然不会嫌少。”

    只要是钱,别管三两,还是三千两,顾玖从不会嫌弃钱多钱少,她只嫌弃人。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侯门医妃有点毒》,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