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侯门医妃有点毒 第394章 小玖有喜

时间:2018-11-15作者:我吃元宝

    “怎么了?”

    吃过酒席,顾玖回到东院书房窝着。

    刘诏不太放心,跟着走进来。

    顾玖眉眼含笑,朝他招手。

    他附耳倾听,顾玖悄悄了一句话。

    向来表情欠缺的刘诏,在这一刻,他脸上的表情是前所未有的丰富。

    从最开始的震惊,到最后的惊喜,仿佛过了一生。

    他紧握着顾玖的手,突然又担心自己不知轻重伤了人,赶忙放开。

    “真的吗?”

    他问这话的时候,激动得声音都在颤抖。

    顾玖抿唇一笑,“时间太短,还不能确定,不过应该是真的。”

    “太好了!”

    此刻,他像是一个傻子,嘿嘿偷笑。眉梢眼角都是喜意。

    他不会,他只想做。

    他蹲下来,将头轻轻贴着顾玖的腹部,“他现在是个豆芽吗?”

    顾玖嘴角抽抽,缺乏常识啊。

    她微微摇头,“他现在什么都不是。”

    “不,他是我们的孩子。”刘诏掷地有声地道。

    顾玖不和他争论,“你先别声张,这事就你一个人知道。”

    刚进来的时候刘诏就注意到,丫鬟们都不在。

    他道:“我不放心。就算不对外声张,也该让丫鬟们知晓,让她们好好照顾你。”

    顾玖摇头,“不急于此时,晚几天也没关系。”

    她这么年轻,身体养得也挺好的。才刚开始怀孕,不需要那么紧张。

    真正能让顾玖紧张的事情是生孩子。

    她是挺怕生孩子的。

    不知道要经历什么样的疼痛,才能将孩子生出来。

    她反倒不担心怀孕的过程。

    只要身体素质好,受精卵正常着床,怀孕过程正常情况下还算轻松。

    刚怀孕轻松,心口就有点泛酸。

    不会孕吐吧。

    听人孕吐超级难受。

    顾玖希望自己千万不要孕吐。

    “怎么会没有关系,我担心你,更担心孩子。”

    顾玖笑了起来,她捧着刘诏的脸,“我保证不会拿自己的身体开玩笑。还有,你别忘了我就是大夫,我的身体我清楚。”

    刘诏蹙眉,他很奇怪,“为什么不想告诉丫鬟们?”

    因为她不想大张旗鼓,不想因为怀孕就改变生活习惯,这样不行那样不能做。

    这不是现代社会,会有各种污染辐射,各种添加剂,各种人工合成食品。

    这是在古代,是在王府。吃的喝的,全都是纯天然无污染,也不用担心会有污染辐射。

    她想在怀孕期间,保持一如既往的生活节奏。该吃吃,该喝喝,该出门就出门。

    这个时候就告诉丫鬟们,她都能想象到,青梅她们会有多紧张。肯定会在耳边唠叨。

    她对刘诏道:“我想多过几天自在生活。”

    怀了孕,生了孩,也就意味着生活将因为孩子的到来发生翻天覆地地变化。

    再想轻松自在,估计很难啦。

    因为要围着孩子转啊!

    因为有了为人父母的责任,心理上是会发生改变的。

    此时此刻,这般轻松闲适的心情,两人世界没有孩子的闹腾,将来恐怕再也体验不到。

    她要珍惜这一刻,牢牢抓住有限的二人世界,牢牢记住这一刻的心情。

    这一刻,她感觉自己还是仙女。

    等到昭告所有人她有了身孕后,仙女的翅膀也跟着飞走了。

    在所有人心中,她将多一个身份:准妈妈。

    就让她珍惜剩下不多的二人时光吧。

    刘诏无法理解。

    就像是男人无法理解女人,此刻他也无法理解顾玖的想法。

    顾玖笑着问道:“女人生了孩子,意味着什么?”

    刘诏想都没想就道:“自然是做了母亲。”

    母亲啊!

    “母亲就意味着家庭,责任。母亲这个称呼仿佛同年轻,同青春没有半点关系。”

    顾玖有些惆怅。

    莫非是怀孕,影响了她的情绪,让她变得多愁善感吗?

    刘诏似乎明白了顾玖的想法。

    他握着她的手,“你是怕自己生了孩子就变老了吗?”

    “你才老。你是老男人。”顾玖龇牙,就像是炸毛的猫咪。竟然敢她老,臭男人,会不会话。

    刘诏忍着笑,道:“对,我是老男人。你会永远年轻美丽。”

    顾玖扭头,很是傲娇,“哼,夸人一点都不走心,一听就知道很敷衍。”

    刘诏笑道:“你是担心让人知道你有了身孕,就不再年轻了吗?你这纯粹是杞人忧天,想太多。”

    顾玖嫌弃他,“你不懂。”

    “我不懂你教我啊。”刘诏很理所当然地要求。

    顾玖道:“你太笨,我不想教。”

    刘诏很心塞,平生第一次被人笨。自幼上学堂,他就是夫子口中的天才学生,和笨半点不沾边,好不好?

    顾玖什么眼神,一定是眼瘸,才会认为他笨。

    刘诏轻轻抱着她,生怕力气大,会伤着她。“那就依着你,先不声张。”

    顾玖满意地笑了起来。

    刘诏接着问道:“你什么时候昭告所有人?”

    顾玖回忆了一下上次月事的时间,算着日期,“等过完元宵再告诉大家也不迟。”

    刘诏蹙眉,“那么久?”

    “不久。等到元宵,也才四十天出头。”

    四十天左右,基本上就能准确判断出受精卵有没有顺利着床,会不会出现胚胎发育不良,或是宫外孕的情况。

    当然,这个四十天,是以最后一次来月经的第一天开始计算。

    所以现在时间太短,脉象很弱。怀孕都不准确。

    她才不想声张,万一误诊,又是一场是非。

    她问刘诏,“万一我误诊,我没有怀孕,你怎么办?”

    刘诏明显愣了下,似乎都忘了反应。

    “你会误诊吗?”

    “这个可不定。”

    “那你再诊断一次。”

    “时间太短,脉象很虚,做不到准确诊断。只是初步判定,可能是有了。”

    刘诏闻言,掷地有声地道:“一定是有了。你不会出错,相信你自己。”

    顾玖抿唇一笑,“你这么相信我?”

    刘诏点头,“那是当然。”

    他抱着她,嗅着她颈项间的气息,很温暖,很熟悉,很安心。

    “玖,我们要生很多很多孩子,最好生他七八个。”

    顾玖一把推开他,还用脚踢他,“你当我是母猪吗?生七八个,我还有命吗?”

    刘诏握住她的脚,轻轻揉捏,“那你生多少个?”

    顾玖眉眼上挑,“最多生三个,不能再多了。”

    其实她只想生一个。

    不过生一个不太现实,三个刚好。

    “听你的,那就生三个。”

    刘诏抱起她,让她躺得更舒服一些。

    她靠在他怀里,地龙烧得很热,只穿了一件薄薄的棉质里衣,全身放松,很舒服。

    她缓缓闭起眼睛,随口道:“大哥儿挺可爱的。四弟妹脾气虽然坏,带孩子还行。”

    刘诏亲吻她的颈项,“我们的孩子会更可爱,更聪明。你会是最好的母亲。”

    “千万别我是最好的母亲,我当不了最好的母亲,也不乐意当最好的母亲。基本合格就行了。”

    顾玖对自己的要求真的不高。

    做父母,她和刘诏都是生手。

    又没有培训班,什么样的父母是最好的,有标准吗?

    没有标准,谁敢保证自己的教养方式,是对孩子最好的?

    自以为自己是完美母亲,不定所谓完美的教育方式正在毁掉孩子。

    一样米养百样人,孩子出生那一刻,就有了自己的脾气性格。

    对待脾气性格不同的孩子,自然要用不同的方式教育。

    就算是月子里头给孩子喂奶,也是不同的吧。

    有的孩子吃了就睡,半点不闹腾,好养得很。

    有的孩子半夜醒来,吃个奶能哭一两个时辰,将大人折腾疯。

    有的孩子没人挨着睡,就没安全感,总会惊醒。

    这些不同脾气的孩子,能一样养吗?

    肯定不能。

    刘诏道:“你总喜欢反世俗而行。”

    顾玖笑道:“因为世俗标准不一定是适合自己的。你有见过最好的父亲吗?”

    刘诏摇头,承认没有见过所谓最好的父亲。

    看起来很不错的父亲,也会有这样或是那样的缺陷。

    顾玖勾着他的手指头把玩,“世上没有完美的人,自然也不会有完美的父母。我们尽自己的能力,做个合格的父母,让孩子健康成长,这样就很不错。”

    刘诏抱紧他,同时心不碰到她的腹部,“你总是有许多大道理。”

    顾玖笑了起来,“那是因为我比你聪明,比你想得多。”

    “你都是闲的。”刘诏故意同她抬杠。

    顾玖哼了一声,轻轻踢了他一脚,“我也就最近比较闲。之前几个月,我比你都忙。”

    “闲的时候也别胡思乱想,想多了伤身。”

    顾玖哈哈一笑,“想不开才会伤身。我可是很想得开的一个人。你就是属于想不开的人。”

    刘诏没有否认她的话。

    顾玖将手伸到脑后,摸着他的下巴,有胡渣渣,扎手。

    她问道:“晚上把胡子刮了。”

    刘诏用下巴蹭着她的手。

    粗糙的感觉,有种强烈的男人味,扑面而来。

    顾玖心跳加速,有点心猿意马,“别乱动。”

    “我不乱动。”

    刘诏是真的不敢乱动,他怕伤着她,伤着他们的孩子。

    “娘娘中毒的事情,你还在查吗?”

    刘诏嗯了一声。

    “有没有线索?”

    刘诏轻声道:“别操心,我会料理。”

    顾玖问道:“金吾卫那边,你有消息吗?”

    刘诏咬着她的耳垂,“又抓了几个人,可惜人死在半路上。”

    “怎么会死在半路上?”

    “听抓到的那几个人,自知是死路一条,早在金吾卫赶到的时候就已经服下了毒药。等走到半路上,毒药发作,全都死了。”

    闻言,顾玖皱起眉头,“陛下岂不是极为震怒。”

    刘诏嗯了一声,“韦忠跪在兴庆宫外请罪,整整跪了一天,皇祖父才让他起来。”

    “这个天气跪一天,怕是膝盖都会跪烂。”

    “总比以死谢罪强些。皇祖父最近脾气很坏,你也听了吧,朝堂上但凡敢反对的人全都被罢了官职。”

    顾玖嗯嗯两声,这事她听了。

    天子乾纲独断,朝堂竟然无人能辖制。

    也就是天子足够强硬,手握大权,才能乾纲独断。

    换一个稍微软弱一点皇帝,文臣武将分分钟教你怎么做皇帝。

    如今,天子以个人权威压制住了朝堂上所有反对的声音。

    但这绝不是长久之计。

    朝堂不能只有一种声音,这是一种极度危险的情况。

    朝臣们也不会允许朝堂只有一种声音。

    压制时间过长,自然会反弹。

    压制得越厉害,反弹的时候也就越疯狂。

    “京城会乱起来吗?”顾玖轻声问道。

    刘诏安慰她,“别担心,乱不了。武将们都没动静。”

    顾玖放心下来,“这么,父王他们一时半会回不了京城?”

    刘诏点头,“现在太敏感,皇祖父对父王他们十分忌惮,这个时候不会允许任何一个皇子回京城。”

    顾玖轻声一笑,“倒是便宜了李德妃和皇子。”

    宫里,只有皇子。别的皇子,全都被赶出京城。

    要不是拐子案牵涉到李家,给了李德妃重创。这会李德妃该挟皇子,独宠后宫。

    现在这个时机,对别人来是灾难,是李德妃来则是转机。

    只要能抓住机会,她就能借助皇子,重新复宠。

    刘诏道:“李德妃想要复宠也没那么容易。最近宫里最受宠的除了新进宫的美人外,就是江淑仪。”

    顾玖了然一笑,“宫里又添了新人。”

    “宫里从不缺新人。”

    顾玖道:“皇宫真不是个好地方,住着压抑。”

    刘诏沉默了片刻,试探着问道:“你想过有一天住进皇宫吗?”

    顾玖沉默。

    刘诏皱起眉头,神色昏暗不明。

    许久,顾玖才道:“没认真想过。如果真到了那一天,我会接受。我的适应力很强的。”

    刘诏抱紧了她。

    他感觉得出来,顾玖并不乐意住进皇宫。

    如果有一天,她愿意住进皇宫,也都是为了他。

    所以他觉着他有理由对顾玖更好。

    顾玖却继续道:“等住进了皇宫,我非得改改那些破规矩。”

    刘诏笑了起来,他就知道顾玖不是一个坐以待毙的人。

    他好奇地问道:“你打算改哪些规矩?”

    “没仔细想过,反正肯定要改。”

    她打了个哈欠,有些犯困。

    吃饱了就想睡,她会变成肥猪。

    摸摸腹部,腹平坦,让她暂时可以心安理得地享受一把吃了睡的幸福生活。

    顾玖只是想睡个午觉,结果睡醒的时候天已经黑了。

    她人已经不在软塌,而是在床上。

    被窝很暖和,翻了个身,卷着被子不想起来。

    听到动静,青梅走进来,“夫人醒了。厨房做了乌鸡汤,正温着。”

    想喝!

    听到乌鸡汤,顾玖肚子咕咕咕乱叫。

    青梅笑了起来,“奴婢伺候夫人洗漱。”

    顾玖终于从床上爬起来,问道:“公子人呢?”

    “公子临时有事,出门去了。他叫夫人晚上不用等他,可能会回来很晚。还晚上要是没回来的话,可能会在外面耽误两三天,叫夫人别担心。”

    顾玖意外,“有什么事吗?还要耽误两三天,应该不是事。”

    青梅摇头,“奴婢问了,公子没。”

    顾玖琢磨,难不成淑妃中毒一案有了线索?

    还是宫里出了事?

    天一黑,翠从外面回到东院。

    她打听到一个新八卦。

    “夫人,奴婢刚刚听人,二公子收下了淑妃娘娘赐下的两个妾室。”

    “真的?”顾玖诧异。

    欧阳芙眼看就要生了,二公子就这么着急,急着纳妾?

    翠点头,“此事千真万确。是喜乐堂那边的婆子传出来的。”

    顾玖揉揉眉心。

    当初裴氏从宫里领回八个美人,萧琴儿闹了一场,却只是拖延了刘议纳妾的时间。

    八个美人,依旧养在王府,没有一个被打发出去。

    顾玖知道二公子迟早会纳妾,却没想到他会这么着急。

    就不能等欧阳芙生完孩子,做完月子吗?

    她问翠,“二夫人什么反应?同意了吗?”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侯门医妃有点毒》,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