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侯门医妃有点毒 第393章 想要个孩子

时间:2018-11-15作者:我吃元宝

    湖阳郡主拉着顾玖的手,呜呜咽咽哭了起来。

    顾玖一脸懵逼。

    裴氏紧皱眉头,湖阳又在搞什么名堂。

    湖阳哭着道:“本宫命苦啊!”

    裴氏眉眼抽动,很想问湖阳一句,要脸吗?郡主府养着那么面首,还敢叫命苦,真是臭不要脸。

    湖阳哭诉道:“大侄子媳妇,本宫也是有心的,本宫也盼着两个孩子都好好的。可是没人能理解啊!

    陈律那个臭子,一言不合就搬回了陈家,这么长时间,就没回过郡主府一次。他是个没良心的人啊。

    本宫也想话和顺些,也想支持他,可是你看看他的态度,本宫一看到就气不打一处来。就算要从军,也该等成娶妻生子之后,好歹给陈家留点血脉。

    呜呜呜……我命苦啊,驸马死了,儿子同我反目,闺女也不理解我。大侄子媳妇,如今只有你能真正理解本宫心中的苦。”

    不,我不理解,我什么都不知道。

    湖阳郡主,你还是去找你的高僧吧。高僧一定理解你。

    顾玖想抽出自己的手,可是湖阳却抓得死死的。

    “姑母,你先擦擦眼泪。我知道你心里苦。”

    “大侄子媳妇,知道本宫为什么稀罕你吗?因为你善解人意。不像某些人,恨不得本宫早死早超生。”

    这话的时候,湖阳还特意朝裴氏扫了眼。

    裴氏大怒,板着脸道:“没人盼着你早死早超生。”

    “哎呦,原来嫂嫂也知道我在谁啊!看来嫂嫂还是有点自知之明。”

    裴氏气得不行,“湖阳,你嘴上没把门吗?话如此难听,难怪你的两个子女都不待见你。”

    湖阳嘀咕,“得好像你儿子很待见你似得。”

    顾玖嘴角抽抽,不忍直视。

    裴氏一把抄起茶杯,下一刻就想朝湖阳砸去。

    千钧一发之际,顾玖大叫一声,“湖阳姑母,你还不赶紧给母妃道歉。”

    听到道歉二字,裴氏手一顿,茶杯幸免于难,没有被砸。

    湖阳郡主气得跳脚,一脸不服,“本宫凭什么给她道歉。”

    “今天大哥儿满周岁,本该喜气洋洋。姑母又是骂,又是哭,喜气都被冲淡了,姑母难道不该一声抱歉?”

    顾玖盯着湖阳。

    湖阳莫名有点心虚,“行了,行了,本宫不和她一般计较。”

    裴氏咬牙切齿,仿佛下一刻就会原地爆炸。

    顾玖当机立断,赶紧将湖阳拉走。

    马上就要过年了,姑嫂二人要是干起来,这年还要不要过?

    陈敏跟在顾玖身后,急匆匆离开了春和堂。

    裴氏恼怒道:“本王妃迟早有一天会被湖阳气死。”

    “娘娘息怒,等王爷回来就好了。”

    “好不了!”

    等宁王回京,湖阳更有理由到王府撒野。

    裴氏心累。

    有时候她也会问,宁王脑子进水了吗?为什么总是宠着湖阳。

    就算是唯一的亲妹妹,也不该如此宠着。

    可是宁王每次都是打哈哈,总是用“她是本王唯一的妹妹”当做理由敷衍她。

    反倒是淑妃娘娘,精力充沛的时候,还会对湖阳管教一二。

    裴氏对下人吩咐道:“下次湖阳上门,直接让大夫人应酬她。本王妃没精力同湖阳纠缠。”

    顾玖有本事尬夸湖阳,自然有本事应酬。

    裴氏累得慌,干脆将湖阳这个烫手山芋直接交给顾玖负责。

    顾玖带着湖阳到了花厅。

    丫鬟上茶。

    “姑母喝茶,敏妹妹也喝茶。”

    陈敏怯生生的,“多谢表嫂。”

    顾玖冲她笑了笑。

    陈敏回她一个羞涩的笑容。

    湖阳不知是真难过,还是假难过,拿出手绢擦拭眼角。

    “大侄子媳妇,本宫是真的命苦。”

    顾玖点点头,“我都懂,姑母别哭了。”

    湖阳朝陈敏招手,“敏敏,你过来,让我好好看看你。”

    陈敏有些胆怯。

    顾玖鼓励她,她才起身来到湖阳身边。

    湖阳握住她的双手,上下打量,“我家敏敏一转眼也成了大姑娘,该给你一门婚事。”

    陈敏低头,很不好意思,“女儿还。”

    “没关系,可是先慢慢相看婚事。”

    陈敏不知道该什么才好,只好朝顾玖求助。

    顾玖问湖阳郡主,“姑母有看中哪家儿郎吗?”

    湖阳摇头,“还不曾相看。”

    顾玖笑道:“敏妹妹的婚事不着急,姑母可以慢慢相看。”

    顿了顿,顾玖又道:“陈律表弟去从军,可以去京营,保证安全。姑母不必太过担心。”

    “就算去了京营,总有一天也要换防。”

    “换防就当历练。而且有王府罩着,姑母还担心陈律表弟吃亏吗?”

    湖阳皱眉,问陈敏,“你哥真打算从军?”

    陈敏点头,“哥哥很早前就过要从军。”

    这事顾玖也听过。

    湖阳哼了一声,“既然要从军,还读什么书。当心读傻了。”

    陈敏张口结舌,不知道该什么才好。

    顾玖道:“读书明理,有条件自然该读书。而且读书读好了,对当兵打仗也有帮助。”

    湖阳哈哈一笑,“还是大侄子媳妇有见识。跟着你表嫂好好学学。”

    湖阳提点陈敏。

    陈敏默默点头。

    顾玖发现自陈家发生变故以来,陈敏越来越沉默,越来越内向,也越来越胆怯。

    想来陈敏心里头也有很大的压力。

    姑娘才这么一点大,就要承受不该她这个年龄承受的压力,难怪活得如此心翼翼。

    对此,顾玖并没有什么太好的办法。

    这是心理问题,不是两三句话就能解决的。

    如果湖阳肯多花点心思在陈敏身上,陈敏或许会变得开朗一些。

    不过湖阳注定是一个不负责任的母亲。

    湖阳心里头谁最重要,当然是她自己。

    但是,陈敏并不需要湖阳全心全意的爱,只需要一点点爱就好了。

    湖阳只需要分一点点注意力在陈敏身上,就能缓解陈敏的心理压力。

    “姑母,你和敏妹妹多相处相处。敏妹妹不能天天看见你,心里头肯定很想念你。”

    完,顾玖又给陈敏使了个眼色。

    陈敏有些害羞,难为情,唯独没有抗拒。

    顾玖趁机离开花厅,将空间留给母女二人。

    她回到东院,刘诏已经在书房坐着。

    她走过去,先喝了一口茶,“陈律人呢?”

    “在练武场,有赵三陪着。”

    他伸手,将顾玖揽进怀里,“姑母有为难你吗?”

    顾玖笑了起来,先是在刘诏脸颊上啵了一下,然后才道:“姑母不会为难我。”

    刘诏笑了起来,“王府内,可能只有你认为姑母还有一点可取之处。”

    “不是一点,是很多。世上任何人,都有他的可取之处,不要急着去否定一个人。当然,我也不是替湖阳姑母好话。湖阳姑母的缺点一目了然,不配为妻,为母,私生活又混乱,各种惹是生非。然而,只要用对了地方,她就是一把利刃。”

    刘诏笑了起来,“我家娘子对人心的把控已经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

    顾玖笑了起来,“一般一般,比不上公子。”

    刘诏在顾玖的唇上落下一个温柔的吻。

    每次看她忽悠人的时候,刘诏就有一种她在发光,光芒耀人的感觉。

    顾玖光芒越盛,他就越发稀罕。

    他将她抱得紧紧的,不舍得松手。

    顾玖倒是没察觉他的想法,她问道:“陈律真的要去从军吗?”

    刘诏点头,“从文他没资格,从军是他唯一的路。即便他有资格从文,以他的学识和才智,也拼不过那些自幼饱读诗书的豪门子弟。”

    顾玖轻声道:“姑母反对陈律从军,主要是因为陈律还没成亲,担心他有个三长两短,陈家就断了血脉。”

    刘诏低头,嘲讽一笑,“没想到姑母竟然会在意陈家的血脉传承。”

    “她和陈驸马好歹多年夫妻。”

    刘诏摇摇头,“你太高看姑母。她对陈驸马但凡有一丝感情,也不会在陈驸马热孝未过,就在外面养面首。

    她反对陈律,或许有担心的原因,更重要的是她想要彰显自己的权威。她要陈律听她的摆布。”

    顾玖道:“你对湖阳姑母怨气不浅。”

    刘诏自嘲一笑。

    任谁像他一样,三天两头替湖阳擦屁股,也会心生怨气。

    湖阳在外面闯祸,宁王首先就是让刘诏去处理。

    一次两次就罢了,十次百次,圣人也会发怒。

    “不她,她来气。”刘诏不欲提起湖阳。

    顾玖笑了起来,她捧着刘诏的头,笑道:“以后我来应付湖阳姑母,帮你减轻负担,如何?”

    “好娘子,我该怎么谢你?”

    顾玖笑着反问:“你觉着你该怎么谢我?”

    “我会在床上狠狠谢你。”

    滚!

    ……

    吃酒席的时候,一切恢复如常。

    湖阳郡主乐呵呵的,不像是吵过架的样子,还特意给裴氏敬酒。

    裴氏给她面子,喝了酒。

    湖阳笑道:“嫂嫂喝了我这杯酒,就当冰释前嫌,既往不咎。”

    裴氏似笑非笑,“你倒是心大。”

    湖阳得意道:“我最大的优点就是心大。”

    倒是有自知之明。

    湖阳这话也没错,她的确心大。

    一个人心大,好处就是不积攒负面情绪,凡事不放心上。我行我素,哪管他人议论。

    缺点就是,凡事不放在心上,到最后连人也不放在心上。想什么就什么,也不管出话是不是合适,对方听了会不会生气,会不会伤害到别人。

    裴氏懒得搭理湖阳,她可没有湖阳那么心大。

    在座的还有萧家人。

    裴氏转眼同萧夫人聊了起来。

    两亲家面上和善,着客气话。至于心里头怎么想,只有她们自己知道。

    陈敏偷偷拉了下顾玖的衣袖。

    顾玖回头看着她。

    陈敏羞涩一笑,“谢谢表嫂,今日多亏了你。”

    顾玖笑道:“敏妹妹不用客气。你和湖阳姑母相处得还好吧?”

    陈敏嗯了一声,点点头,“挺好的。母亲想给哥哥亲,一直没遇到合适的,挺着急。”

    “婚姻大事,急不来。”

    “我也是这么的。可是母亲,哥哥要去从军,就得赶紧成亲。早日为陈家留下血脉。”

    “姑母果然是关心你们的。”

    陈敏有点开心,端起酒杯,“我敬表嫂一杯。”

    顾玖欣然答应。

    大哥儿满一周岁,穿着棉袄,白白胖胖,很可爱。

    奶娘抱着他,他一个劲挣扎,要下地自己走路。

    刘议看着儿子,很满足,“放他下来,叫他自己走。”

    大哥儿已经学会了走路,虽然走得不是很稳当,不妨碍他喜欢自己走路。

    看他像鸭子摇摇摆摆,在花厅里面走来走去,大家都乐不可支。

    “大哥儿一看就是聪明孩子。”

    “孩子长大了一定有出息。”

    听着众人的议论,萧琴儿很满足。

    生下大哥儿,可能是她这辈子做得最成功的一件事。

    她朝刘议看去,她想为大哥儿再添一个弟弟或是妹妹。

    趁着众人的注意力都在大哥儿身上。

    萧琴儿来到刘议身边,悄声道:“我们替大哥儿添个弟弟吧。”

    刘议闻言,扭头看着她。

    萧琴儿眼中满是期盼之色。

    刘议张张嘴,本想“再吧”。可是话到嘴边,他又改了口,“你来安排。”

    萧琴儿大喜过望。

    这么久了,刘议第一次在这件事情上如此温柔答应。

    她喜上眉梢,“今晚上或许……”

    “晚上再吧。”

    刘议没什么兴趣。

    似乎已经看透了夫妻之道,男女之情。

    男男女女,不就是那么回事。

    他想要解决,很简单。拉着丫鬟随便哪里都能解决。

    只是,没意思。

    若非为了生育嫡子嫡女,他真的想一辈子不要踏进萧琴儿的卧房。

    被伤害的自尊,不是对方做低服,温温柔柔,就能挽回的。

    至少在刘议这里不行。

    刘议有他自己的骄傲,甚至他比大部分男人更骄傲。

    萧琴儿将他的骄傲撕下来,丢在地上,还不忘踩上几脚。这件事犹如一根刺扎在心口,伤口永远都无法愈合。

    即便有一天伤口愈合,也会留下疤痕。提醒他曾发生过的事情。

    萧琴儿发现,她已经看不懂刘议。

    过去的刘议,在萧琴儿的眼里几乎是透明的。

    对于刘议的想法,她能猜个七七八八。

    但是如今,她完全猜不到刘议的想法。

    她咬咬嘴唇,试着道:“今晚你要是不方便,那就改到明日吧。”

    “都依着你,你来安排。安排好了,叫人通知我一声就成。”

    萧琴儿点点头。

    顾忌场合,她不和刘议吵架。

    大哥儿跌跌撞撞,差点摔倒。在摔倒的前一刻,被顾玖扶住。

    大哥儿咯咯咯笑得很开心。

    顾玖想抱抱他,又担心萧琴儿会疑心。

    她最终没抱大哥儿,只是逗逗他。就这样,大哥儿都笑得很开心,真是个开心果。

    顾玖突然发现,孩子也没那么讨厌,反而很可爱。

    要是她和刘诏有个孩子,会不会比大哥儿更可爱?

    以她和刘诏的颜值,不管生男生女,孩子的颜值也一定很高吧。

    真想要一个漂亮的娃娃,整天逗着玩。

    很神奇,大哥儿竟然激发了顾玖想生一个孩子的愿望。

    在这之前,顾玖对生孩子真的没那么渴望。

    她知道自己必须生孩子,而且最好能多生两个。

    但是那种心情,就像是完成任务一样。

    就像是到了年龄就该结婚,结了婚就该生孩。国家放开二胎,就生两个,最好一儿一女,类似于这种心情。

    内心深处,对孩子并不是多渴望,也并不会全身心去爱。

    更想要的是自我,自己的生活。

    但是初次和大哥儿接触,而且只是短短的接触,莫名的顾玖就产生了一种生个孩子也挺好的想法。

    从完成任务似的生孩子,到主动想生孩子,可是有差别的。

    此刻,顾玖正在体会这种差别。

    奶娘将大哥儿抱走了。

    顾玖望着另外一桌的刘诏,笑了起来。

    刘诏的确要加把劲,更努力哦。

    多努力几次,不定就有了。

    突然间,顾玖有点泛酸,心口憋闷难受。

    她伸手给自己号脉,咦,不会吧!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侯门医妃有点毒》,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