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侯门医妃有点毒 第392章 不要太过分

时间:2018-11-15作者:我吃元宝

    顾玖过了两天吃了睡,睡了吃,猪一般的幸福生活,萎靡不振的精神总算重新焕发光彩。

    大哥儿满周岁,别人不请,湖阳郡主同萧家不能不请。

    湖阳郡主一大早就来到王府。

    她没顾上裴氏,而是先去看望闺女陈敏。

    自上次陈敏被湖阳郡主的面首欺负后,就一直住在望府,同刘婳她们作伴。

    几个姑娘每日聚在一起,倒也自在。

    湖阳郡主见到闺女,指望她有愧疚,亏欠之类的情绪是不可能的。

    母女两一见面,湖阳郡主就问道:“你哥呢?怎么还没来?”

    陈敏的哥哥陈律,因为湖阳养面首一事,跑回了陈家。半大子,独立支撑门户。

    母子二人,已经快有一年没见面了。

    湖阳知道闺女陈敏同陈律一直有联系。

    陈律的情况,问陈敏,一问准清楚。

    陈敏其实有点怕湖阳郡主,她低着头,声道:“哥哥还没到。”

    “这么你哥哥今天会到王府?”

    陈敏微微点头,声如蚊蝇,“王府给哥哥下了帖子,叫他过来喝酒。哥哥他会过来。”

    “既然要过来,怎么现在还没到?”湖阳郡主一脸不满。

    她都到了,陈律还没到,岂有此理。

    陈敏替陈律辩解道:“哥哥忙,可能要晚一些才能到。”

    “他在忙些什么?”

    陈敏偷偷看了眼湖阳郡主,“母亲不知道吗?”

    “本宫哪里清楚他的事情。你哥到底在忙什么?”

    陈敏迟疑了一下,“哥哥在忙着读书,忙着打理产业。”

    湖阳郡主嗤笑一声,“他又不能考科举,读什么书?陈家还剩下多少产业给他打理?臭子,骨头还真硬。这么长时间,愣是不回郡主府看一眼。他是怎么和你的?是不是成心想和本宫断绝来往?”

    陈敏连连摇头,“哥哥没这么。”

    “那他了什么?”

    陈敏咬咬牙,道:“哥哥只要撑起陈家的门户。”

    湖阳郡主满眼鄙视,“就凭他,十年八年都撑不起来。他要不是本宫的儿子,恐怕连媳妇都娶不上。”

    陈敏暗自腹诽,就因为你是我们的母亲,才没有人家愿意将闺女嫁给哥哥。

    陈律半大不,婚事差不多也该提上议程。不过目前看来,陈律的婚事会很难,属于高不成低不就。

    一是因为陈家被抄家灭族,家族产业都被抄了。陈律独自支撑门户,一穷二白。

    当初还是宁王出面,替陈律从少府那里要回一部分陈家产业,又接济了银钱,陈律才不至于饿肚子,才能养得起仆人。

    二是陈律有个名声很臭的母亲,湖阳郡主。

    正经人家,都不乐意和湖阳做亲家。

    “怎么不话?”湖阳郡主不满地提醒陈敏。

    陈敏有点茫然,“什么?”

    “你哥的打算,他到底是怎么想的?”

    陈敏迟疑了一下,才道:“哥哥暂时不想成亲,晚个十年八年也没关系。”

    湖阳郡主皱眉,“他真这么?”

    陈敏点头,“哥哥打算从军。”

    虽然不能考科举,但是不限制从军。

    陈律想要重振陈家门户,要么从文,要么从武。得到一官半职,建立功勋,让世人侧目,才算真正意义上的重振门户。

    从军,就是陈律的选择。

    湖阳郡主哼了一声,“他想从军,有问过本宫的意见吗?”

    陈敏咬着唇,没作声。

    “怎么着,他以为他搬回陈家,本宫就管不了他了吗?”湖阳郡主满面寒霜。

    陈敏声道:“哥哥不想做混吃等死的二世祖,也没资格做二世祖。母亲何不成全哥哥。”

    湖阳郡主呵呵两声,“叫本宫成全他之前,让他先到本宫跟前磕头请罪。”

    陈敏眼眶红了。

    陈律一心一意想要摆脱湖阳郡主的控制,不惜母子翻脸,也要回陈家。又怎么可能巴巴来到湖阳跟前磕头请罪。

    偏生这个时候,下人进来禀报,陈律到了王府,正在春和堂请安。

    湖阳郡主闻言,“本宫也去春和堂,给嫂嫂问个好。”

    湖阳郡主走了。

    陈敏很担心,想了想,跑出房门,去找大表哥刘诏。

    她来到东院,“表哥,表嫂,能不能请你们帮帮我哥哥。我娘去找我哥哥,她一定不会放过他的。”

    “敏妹妹先别急。”

    顾玖安抚陈敏。

    陈敏哪能不急,急得眼眶泛红,就差哭出来。

    “表哥,表嫂,求你们帮帮我吧。哥哥不是母亲的对手,哥哥一定会被她刁难的。哥哥已经很艰难了,母亲怎么就忍心处处为难他。”

    顾玖同刘诏交换了一个眼神。

    刘诏道:“我先过去看看情况。”

    刘诏走了。

    顾玖命人打来热水替陈敏洗漱。

    陈敏很伤心,很难过。

    “哥哥要从军,母亲肯定不会同意。她会想方设法阻拦哥哥。哥哥怎么这么惨,父亲没了,母亲又是这样……呜呜……”

    顾玖安慰道:“敏妹妹先别哭,事情未必有你想的那么严重。”

    湖阳郡主的确很混账,但也不至于将陈律往死里逼。

    而且对付湖阳郡主,不能用硬的,当然也不能用软的。

    因为湖阳软硬不吃。

    对付湖阳,就得循循善诱,将她脑袋忽悠晕了,一切都好谈。

    陈敏眼巴巴地看着顾玖,“表嫂一定有办法吧。表嫂这么厉害,一定有办法劝阻我母亲。表嫂能不能随我前往春和堂,我不放心哥哥。”

    顾玖拿出手绢,替她擦拭眼泪,“行,我这就走一趟春和堂。你先回房等消息。”

    陈敏摇头,“我也想去春和堂。”

    “你确定?湖阳姑母可能会出很难听的话。”

    陈敏低着头,有点委屈,“再难听的话我都听过,我没事。”

    “那好吧,你随我一起到春和堂。”

    顾玖领着陈敏,带着丫鬟婆子来到春和堂。

    还没进门,就听见湖阳郡主高声叫骂。

    啪!

    裴氏恼怒无比,一巴掌拍在桌上,“湖阳,你看清楚,这里是王府,不是你撒野的地方。”

    “我管教我儿子,嫂嫂也要干涉?嫂嫂未免管得太宽。”

    “你要管教陈律,本王妃的确管不了。但是这里是王府,不是你的郡主府。要管教你儿子,回郡主府去。”

    陈律脸上有个鲜红的巴掌印。

    陈敏见状,哇的一声哭出来,跑到陈律面前,“哥哥,你挨打了吗?痛不痛?”

    陈律摇头,很硬气地道:“没事!”

    顾玖无声询问刘诏怎么回事。

    刘诏悄声道:“我来的时候,陈律已经挨了打。”

    若非刘诏护住陈律,陈律还得挨打。没看到陈律这会都是躲在刘诏背后。

    陈敏很愤怒,非常大胆地,用愤怒的目光盯着湖阳。

    湖阳郡主大怒,指着两兄妹,“反了你们。本宫是你们母亲,本宫打你们又怎么样?就算本宫将你们打死,官府也不会过问。”

    “官府不过问,王府要过问。”刘诏很不满。

    他其实不乐意同湖阳打交代。

    因为湖阳太难缠,总是蛮不讲理。

    湖阳冷哼一声,“刘诏,你给我让开。今儿我还非要狠狠教训这两个不孝子女。”

    刘诏轻蔑一笑,“他们兄妹由我护着,姑母是不是连我也打?”

    “刘诏,这是本宫的家务事,你非要插手吗?”

    “插手又如何?”刘诏寸步不让。

    裴氏早就看不惯湖阳,“来人,把湖阳郡主请出去。”

    “嫂嫂好大的威风。别忘了,这是王府,是我王兄的府邸。当心王兄回来,我到王兄跟前告你一状。”

    裴氏冷笑,“这些年,你告的状还少吗?”

    刘诏也道:“父王不在,王府由我做主。姑母再不收敛,休怪侄儿不客气。”

    “你要怎么不客气?你啊?”湖阳大怒,跳起来指着刘诏。

    “够了,都少两句吧。”

    一直沉默地顾玖突然出声,厉声呵斥。

    “湖阳姑母,你信我吗?”顾玖很认真地问道。

    湖阳郡主见到顾玖,有点扭捏。转眼她又笑了起来,“我自然是信你的。”

    “那能不能听我两句。”

    “你。”

    顾玖道:“姑母之所以如此恼怒,非要教训陈律表弟,莫非就因为陈律表弟想要从军?”

    湖阳郡主狠狠剜了眼陈律,“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货色,屁本事没有,就敢去从军,找死吗?”

    陈律攥紧拳头,血液冲上头顶,脸颊通红。

    他异常愤怒。

    敢情在母亲眼里,他就是个货色,连人都不是。

    他内心很痛苦。他无数次的问自己,上辈子到底造了什么孽,这辈子才会投生到湖阳的肚子里。

    有时候真的恨不得死了算了。

    死了就一了百了,不用再遭受来自亲人的羞辱。

    可是一想到陈家只剩下他一个男丁,想到自己死了,没人替妹妹撑腰,他就丧失了死的勇气。

    顾玖扫了眼陈律。

    一个话太难听,一个偏又将每句话听进心里,这对母子能好好相处才怪。

    顾玖上前,拉住湖阳的手,将她安顿在椅子上坐好。

    又倒了一杯茶,放在她的手边。

    接着,她柔声道:“姑母的心情我理解。姑母就只有陈律一个儿子,从军打仗难免会有伤亡。姑母只是太担心陈律表弟,怕他从军后再也回不来,连个孩子都没留下,才会一力阻止他去从军。”

    湖阳郡主一时间百感交集,总算有人能理解她的心情。

    “还是大侄子媳妇知道我的心意。我一心一意替臭子考虑,结果他还不领情。你瞧瞧他的眼神,就跟看仇人一样。”

    陈律面无表情,他不会相信一个字。

    什么担心,什么关心,统统都是假的。

    顾玖柔声一笑,“姑母明明是关心陈律表弟,可是出口的话,总是让人误会。姑母是不是该将真正的心意出来。”

    “什么。本宫是他亲娘,本宫不准他去从军,难道有错。”

    湖阳冷哼一声,还不忘瞪了眼陈律。

    陈律面色铁青,一言不发。

    顾玖道:“姑母这话,有失偏颇。陈律表弟已经是独自支撑门户的大人,姑母和他话也该和顺点。关心就关心,为何偏要口不择言,叫人误会。

    姑母也希望陈律表弟能知道你是在关心他吧,可是依着姑母这态度,他历练那么少,哪里看得透姑母的真实心意。”

    湖阳郡主嘴硬,“我是他娘,我和他话还要考虑他的想法?荒谬。”

    顾玖压低声音问道:“姑母真的希望陈律表弟一直误会你?”

    湖阳郡主语塞。

    顾玖又提高音量,“姑母明明一片慈母心肠,可是却拉不下脸面,出的话仿佛是刀光剑雨。陈律表弟和敏妹妹都还,哪里受得住这样的阵仗。要知道,之前我都差点被姑母给吓坏了。姑母的威风,可不是人人都承受得起。”

    刘诏抿唇偷笑。

    顾玖又在忽悠人。

    湖阳郡主目光闪烁,她笑着问顾玖,“本宫向来都很威风,对吧?”

    顾玖点点头,“那是当然。姑母巾帼不让须眉,当真威风凛凛。”

    坐在上首的裴氏,听着顾玖不遗余力的捧着湖阳,牙齿都快酸掉了。

    难怪顾玖能哄住湖阳。昧着良心,颠倒黑白,尬夸湖阳,真是好本事。

    裴氏冷哼一声,叫她尬夸湖阳,耐心哄着湖阳,她可做不到。

    她情愿直接甩湖阳一个大嘴巴子,将人赶出去。

    反正裴氏怎么看湖阳,都看不顺眼。

    对于看不顺眼的人,裴氏可没多少耐心。

    湖阳郡主扫了眼陈律陈敏兄妹,然后道:“还是大侄子媳妇了解本宫。本宫一片好心,却被这两个不孝子女当成了驴肝肺。屁本事没学到,就想去从军。就不怕死在外面,没人继承陈家的香火。”

    陈律脸色难看,“不管我有没有本事,我都要从军。母亲要么支持我,要么就别管我,就当没生过我这个儿子。”

    “你放肆!”湖阳拍着桌子,大怒。

    眼看母子二人又要开战,顾玖赶紧拦住湖阳。又给刘诏使眼色,叫刘诏赶紧将陈律带走。

    刘诏拉着陈律离开。

    湖阳气呼呼的,指着陈律大骂。

    “姑母,你忘了我和你的话吗?”

    顾玖沉下脸来,提醒湖阳,不要太过分。不仅不能对孩子过分,也不能在王府撒野。

    “大侄子媳妇,你刚才都看见了。陈律那个臭子,你看看他是什么眼神。”

    “姑母,陈律表弟今年才多少岁?正儿八经论起来,他还是半大子。姑母真要和他计较?”

    湖阳郡主张张嘴,“他就是欠教训。”

    顾玖问道:“陈驸马死得那么惨,加上一夕之间,陈家人都没了,你叫陈律表弟怎么办?姑母应该庆幸,他没因此疯掉。

    他一个人能撑到今日,在我看来已经非常了不起。换做旁人,谁能在家破人亡之后,还能振作起来独自支撑门户?有这样的儿子,姑母应该感到骄傲才对。”

    躲在角落里的陈敏,听到这番话,忍不住红了眼眶。

    没想到最了解大哥的人,会是表嫂。

    表嫂的太好了。

    湖阳姑母有点尴尬。

    顾玖再次道:“自陈驸马过世后,姑母很快走出阴霾。那是因为姑母的亲人都还在,有一双儿女,有王爷,有娘娘,还能得到亲人支持。

    然而陈律表弟又得到了谁的支持?在陈律表弟心目中,最亲的人就是陈家人。可是陈家人死光了。

    敏妹妹那么还需要人安慰,他指望着最亲近的母亲能安慰他,可是姑母作为母亲对他只有横加指责,不曾安慰过一句。

    你想想看,他心里头得多难受。他和你对着干,顶撞你,无非是想获得你的关注,以及来自你的支持。

    他想从军,无非是想重振门户,想将陈家立起来。这些,姑母真的要视而不见吗?”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侯门医妃有点毒》,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