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侯门医妃有点毒 第387章 淑妃中毒

时间:2018-11-11作者:我吃元宝

    ,精彩无弹窗免费!

    萧琴儿在刘议跟前抱怨。

    “二房两口子一定贪墨了银钱,少说几万两。”

    刘议面无表情,没搭理她。

    她也不在乎刘议的态度,自顾自地继续说道:“去年你下江南,结果父王和母妃处处挑你的错,还逼着我把银子叫出来。今年二公子下江南,父王和母妃怎么不挑他的错。这分明就是偏心。”

    刘议语气淡漠地说道:“母妃偏心谁,也不可能偏心刘评。”

    二公子大名刘评。

    萧琴儿赌气,坐在刘议的面前,“母妃为何不挑二公子的错?为什么不让二嫂把钱交出来?”

    刘议就跟看智障一样看着萧琴儿,“刘评一共从江南带回来二十多万两白银,你让母妃怎么挑他的错?下江南一去半年,拿一点辛苦费,这是父王默许的。”

    “去年怎么就……”

    “不要再提去年。”

    刘议的脸色突然冷下来。

    去年下江南一事,对刘议来说,就是耻辱。

    他过去没心没肺,可以不在乎。

    但是现在,他不能不在乎。

    耻辱就是耻辱,总有一天会被人提起,用来攻击他。

    但是他不希望这话是从萧琴儿嘴巴里说出来的。

    萧琴儿一脸愕然,嘴唇张张合合,最后气势一弱,低声说道:“我只是不忿二房光明正大地得银子。去年,我们可是什么都没得到。”

    实际上去年刘议贪墨了不少银子。不过有一半多用来养外室。

    结果外室还没养熟,就被萧琴儿给卖了。

    这事刘议心中一直有答案,他认定是萧琴儿动的手,是萧琴儿派人掳走了外室。

    当初他曾愤怒,曾仇恨,而今一切云淡风轻。

    时过境迁,还不到一年的时间,他都快想不起外室的模样。

    如今想起来,他都无法理解当初的自己,为什么对那个外室那么着迷,不惜在她身上花费大量的金钱和时间。还为此和萧琴儿翻脸。

    想不明白,只能用年少轻狂,鬼迷心窍来解释。

    变得成熟理智的刘议,似乎连感情都看淡了。对女人也不再像过去那么疯狂着迷。

    之前,心头一直念着纳妾,想着左拥右抱,而今却无所谓。

    人真是奇怪。

    想法变了,连感情也跟着改变。

    刘议看着萧琴儿,平静说道:“你也不差那点钱,何必斤斤计较。我听说大嫂买下了南城门外大片土地,到时候你投点钱,跟着一起赚一笔不就成了。”

    萧琴儿哼了一声,“南城门外是什么情况,你又不是不知道。能不能赚钱可说不准。”

    刘议挑眉,“你的意思是不投钱?”

    萧琴儿咬着唇,“也不是不投钱,我想先看看情况。”

    刘议良心建议,“要投钱就赶紧做决定。表现出对大嫂的足够信任,方能拉近你们之间的关系。别等到人家做出了一点成绩,你才巴巴去投钱,让人看不起。”

    萧琴儿不高兴,“我拿钱出来,敢情还得不到好。”

    刘议嘲讽一笑,“大嫂差你这点钱吗?是她肯带着你们一起赚钱,不是她非要你的钱不可。你先搞清楚立场吧。”

    “你到底站在哪边?你干什么处处帮大嫂说话?”萧琴儿很不满。

    刘议没有动怒,反而很平静地说道:“我是善意提醒你,别钱花了,却没得到一句好话。既然要花钱,就要花的值。”

    萧琴儿咬着唇,不耐烦地说道:“我知道了。”

    “你知道就好。”

    刘议拿起书本,准备回书房。

    萧琴儿拉住他,“你去哪里?”

    “回书房。”他面无表情地说道。

    萧琴儿眼巴巴地看着他,“不能留下来吗?”

    刘议蹙眉,“你定的日子是今天吗?”

    噗!

    萧琴儿一口血差点喷出来。

    她脸色煞白。

    刘议所谓的日子,是行房的日子。

    也就是说,只有行房的时候,他才肯留下来过夜。

    至于其他时候,只肯睡书房。

    这样的生活,算是夫妻生活吗?

    萧琴儿说道:“我只想你留下来。”

    刘议摇头,掰开她的手指头,“定好日子通知我。”

    萧琴儿心头起伏不定,怒问一声,“我到底是不是你的妻子?刘议,你有心吗?”

    刘议没有回头。

    他满脸讥讽,“我是没心。你有心吗?”

    留下这句话,他果断离开了上房。

    “刘议,你混蛋。”

    萧琴儿气得哭出来。

    ……

    大早上,萧琴儿一脸憔悴地出现在众人面前。

    今日,大家一起进宫给淑妃娘娘请安。

    进宫的机会,欧阳芙不想错过。所以她挺着大肚子出门了。

    “四弟妹,昨晚上你没睡好吗?”

    欧阳芙关心地问道。昨晚上,她倒是睡得挺好,还做了美梦。

    萧琴儿面无表情地说道:“多谢二嫂关心。二嫂昨晚一定休息得很好吧,一大早容光焕发,果然人逢喜事精神爽。”

    欧阳芙抿唇一笑,“我家公子回来了,我自然高兴。不过四公子整日陪在弟妹身边,弟妹应该天天高兴才对。”

    哼!

    哪壶不开提哪壶。

    萧琴儿内心深处咬牙切齿,面上却平静地说道:“二嫂倒是挺关心我们的生活。是因为羡慕吗?”

    欧阳芙笑了起来,“四弟妹真会说笑。你们两口子风风雨雨,我怎么可能羡慕。”

    萧琴儿脸色一变,难堪。

    欧阳芙分明是在讥笑她和刘议三天两头吵架。

    她深吸一口气,打算怼回去。

    这个时候顾玖到了。

    欧阳芙迎了上去,顺便摆脱萧琴儿。

    “大嫂总算来了。”

    顾玖笑了笑,说道:“母妃还没起吗?”

    “已经起了,正在梳妆。大嫂吃了早饭吗?”

    “多谢二弟妹关心,我吃过了。二弟妹和四弟妹吃了吗?”

    “我已经吃过了。不知道四弟妹吃了没?”

    大家都看着萧琴儿看去。

    萧琴儿马着一张脸,“我吃过了,不劳你们操心。”

    欧阳芙用着不大不小的声音说道:“大嫂别见怪,四弟妹昨晚上没睡好,今儿脾气有点大。”

    她说话的声音正好能让萧琴儿听见。

    顾玖了然一笑,“很多人都有起床气。我不介意。”

    “还是大嫂大度。”

    萧琴儿咬碎了银牙,欧阳芙是成心散布她昨晚没睡好的消息吗?

    要不是顾忌到对方怀着身孕,她真的有可能冲上去,撕烂对方的嘴。

    顾玖不插手二人之间的矛盾。

    她又没闲得蛋痛。

    再说了,就算她插手,别人就一定会领情吗?

    裴氏梳妆完毕,略微吃了一点东西,就带着三个儿媳妇,还有沈侧妃罗侧妃进宫给淑妃娘娘请安。

    ……

    长春宫。

    寝宫内燃着香炉。

    淡淡清香扑鼻,掩盖了药味。

    萧淑妃躺在床上修养。

    顾玖跟在裴氏身后,前往请安。

    一段时间没见面,萧淑妃明显瘦了,老了。头上多了一些白发。

    过去那位保养得宜,看不出具体年龄的萧淑妃,一场风寒,让她露出了老态,暴露出真实年龄。

    “给娘娘请安。娘娘好些了吗?”裴氏很担心。

    萧淑妃轻咳两声,示意宫女扶她起来,靠坐在床头。

    “前两天才进宫,今儿怎么又来了?”

    裴氏忙说道:“儿媳不放心娘娘,故此进宫看望。”

    萧淑妃摆摆手,“没什么不放心的,本宫还死不了。”

    “儿媳惶恐,请娘娘保重身体。”

    萧淑妃喘着气。

    她有些呼吸困难,心口难受。

    她朝三个孙媳妇,还有两位侧妃看去。

    “你们都来了啊!都坐着说话吧。”

    宫女搬来圆凳,请大家落座。

    众人从善如流,端端正正地坐在圆凳上。

    萧淑妃盯着欧阳芙的肚子,“快要生了吧?”

    裴氏扫了眼欧阳芙,然后才说道:“还不到一个月就要生了。”

    萧淑妃挺高兴,“本宫就喜欢听到王府添丁进口的消息。”

    她的目光,朝顾玖看去。

    “顾玖还没动静吗?”

    顾玖一副低眉顺眼地样子,没作声。

    裴氏替她说道:“暂时还没动静。他们小夫妻,过去两年聚少离多,怪不得她。”

    顾玖诧异,裴氏竟然会替她说话。转性了?

    萧淑妃眉头微微皱起,“该抓紧时间,赶紧生一个。”

    见顾玖没动静,裴氏就瞪了她一眼。平日里不是挺伶俐的吗,今儿怎么就变成了锯嘴葫芦。

    顾玖收到了裴氏发送的信号,微微躬身,说道:“孙媳妇谨遵娘娘吩咐。”

    萧淑妃轻咳一声,“你是嫡长媳妇,应该担起重任。不要让本宫失望。”

    “孙媳遵命。”

    萧淑妃说了几句话,就觉着累。

    她喘着气,“王爷什么时候回来?”

    裴氏忙说道:“估摸着要等到明年开春,才有机会回京。”

    “是吗?”

    萧淑妃突然捂着胸口,一阵剧烈咳嗽,将所有人都吓坏了。

    “娘娘,您没事吧?”

    裴氏赶紧起身,替萧淑妃拍背,缓解咳嗽。

    顾玖趁机上前,明着尽孝,实际上是替萧淑妃诊脉。

    咦?

    这个脉象,的确是风寒的症状。

    可是她怎么觉着还是有点不对劲。

    噗!

    一口鲜血喷出来,洒在裘被上。

    萧淑妃吐血了!

    萧淑妃竟然吐血了!

    不是说风寒吗?

    风寒为什么会吐血。

    裴氏吓得大惊失色,“快叫太医,快啊!”

    顾玖拿出手绢,替萧淑妃擦拭嘴角的血迹。

    一张素净的手绢,被鲜血染红。

    太医提着药箱急匆匆赶来。

    寝殿内,满是人。

    顾玖趁机退到角落,拿着手绢,细细嗅着,分辨气味。

    她希望能从血液中,闻出点什么来。

    闻不出来,就直接尝。

    果然有问题。

    顾玖的脸色剧变,心跳加快。

    她盯着床前的太医,又朝宫女内侍看去。

    目光从每个人身上扫过?

    到底哪里有问题?

    萧淑妃中毒了!

    这是顾玖的判断。

    萧淑妃不是单纯的风寒,而是中毒引起身体衰弱,抵抗力减退,才会得风寒。

    什么时候中的毒?

    毒药从哪里来?

    在哪里中的毒?

    饮食?

    日常用品?

    谁有嫌疑?

    顾玖的脑子快要爆炸了,竟然有人对萧淑妃下毒!

    这很惊悚。

    下毒之人,究竟是如何突破重重防备,做到神不知鬼不觉?

    她收起手绢,没敢声张。

    此等大事,需刘诏出面。

    因为她没办法解释,她怎么会知道淑妃娘娘中毒?毕竟连太医都被瞒过了。

    从脉象看,从症状看,的确就是常见的风寒。太医没发现淑妃娘娘中毒很正常。

    若非淑妃娘娘突然吐血,她也被瞒过,差点误诊。

    顾玖面色阴沉。

    她早就交代过周苗,要保淑妃平安。

    周苗拿了钱不办事,是想过河拆桥吗?

    此刻,顾玖很暴躁,也很警惕。

    长春宫的所有人,在她眼里都很可疑。

    因为想要神不知鬼不觉给淑妃下毒,只有她身边亲近的人能做到。

    因为只有亲近的人才能近身。

    萧淑妃喝了药,沉沉睡去。

    裴氏紧张地询问太医。

    太医也是眉头紧皱。萧淑妃突然吐血,他们也唬了一跳。

    只是一个风寒,为何会严重到吐血?

    诊治了半天,也没找出原因。

    而且从脉象上看,除了身体有点虚弱外,并无别的大毛病。

    面对裴氏的询问,太医没办法,只能万金油式地回答,“王妃放心,娘娘的病情已经稳住了。好好休养,很快就能痊愈。”

    “果真?”

    裴氏一脸严肃。

    太医再三保证。

    裴氏哼了一声,“那你告诉本王妃,娘娘为何会吐血?”

    太医开始忽悠,如心情郁结,担忧过甚诸如此类的万金油理由。

    反正任何病,都可以往心情郁结上面套。

    裴氏拿太医没办法,又不能翻脸,只能阴沉一张脸将人打发下去。

    她很担心,担心萧淑妃有个三长两短。

    一旦萧淑妃有个万一,首当其冲,宁王不仅仅是失去母亲,还会失去宫里内援。

    天子也不需要再看萧淑妃的面子。等下一次宁王落在天子手中,后果堪忧。

    王府上下,都要守孝,等等诸如此类的负面影响。

    更关键的是,萧淑妃万一没了,也就意味着一次新的势力洗牌。

    宁王府首当其冲,会被各方势力打压,蚕食。

    这是谁都不愿意见到的情况。

    裴氏很紧张,为何宁王偏偏这个时候不在京城?

    如果宁王在,她还有一个主心骨。

    顾玖走到裴氏面前,提醒道:“母妃,该派人通知几位公子,叫他们进宫。”

    裴氏醒过神来,“对对对,赶紧叫刘诏刘议进宫。”

    宁王不在,儿子就是她的主心骨。

    顾玖走出寝殿,叫来方嬷嬷。

    “嬷嬷有没有办法联络到周苗?”

    方嬷嬷面色迟疑,“奴婢离开皇宫多年,宫里又接连数次大清洗,奴婢不敢保证能联络上周苗周公公。”

    顾玖咬了咬唇,说道:“那就想办法先联系上江淑仪。让江淑仪通知周苗过来见我。”

    她得亲自问问周苗,说好保护淑妃安全。到底是怎么保护的?

    淑妃中毒,这事肯定不简单。

    方嬷嬷应下,“奴婢试着联系江淑仪。”

    方嬷嬷从青梅手中拿了十几个荷包,荷包里面装着银票。然后她出了长春宫,找过去的关系,试着联络江淑仪。

    ……

    刘诏刘议两兄弟,在得到淑妃娘娘吐血的消息后,急匆匆赶到宫里。

    裴氏见到两个儿子,着急地说道:“赶紧给你们父王去信,无论如何,叫他赶紧回京。”

    刘议忙说道:“母妃稍安勿躁。父王要回京,必须得到皇祖父的许可才行。”

    裴氏厉声说道:“那就赶紧去求陛下。你们兄弟一起去。娘娘病得这么厉害,万一出现意外,王爷必须即刻回京。”

    刘诏说道:“皇祖父那里,儿子会去。娘娘现在是什么情况?”

    裴氏担心得脸色发白,“太医也说不清楚。”

    刘诏紧蹙眉头。不是风寒吗,怎么会说不清楚?

    裴氏催促两兄弟,“你们先别管这里,赶紧去见陛下。”

    刘议朝刘诏看去,“大哥,我们一起去见皇祖父吧。”

    刘诏点点头,率先朝外面走去。

    顾玖追上去,“等等!”

    “大嫂有什么话,不如等我们回来再说。”刘议有些不耐烦。

    顾玖说道:“就说两句话。”

    她将刘诏拉到边上,附耳说道:“娘娘是中毒,不是风寒。”

    刘诏面色一沉,“确定?”

    顾玖肯定地说道:“很神秘的毒,外表根本看不出来。若非娘娘吐血,我也不会发现。”

    “有解吗?”

    “我会想办法。此事要怎么做,你得拿主意。”

    刘诏点点头,“此事我自有主张。”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