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侯门医妃有点毒 第385章 来自灵魂深处的醒悟

时间:2018-11-11作者:我吃元宝

    ,精彩无弹窗免费!

    谢实面无表情,五官硬朗。

    他不动声色地扫了眼顾玥,目光又朝其他地方看去,嘴唇张张合合,说道:“你说呢?”

    顾玥顿时红了眼眶,“我一直惦记着表哥。”

    谢实自嘲一笑,“家母正在替我张罗婚事。”

    顾玥愣住,“你要成亲了?”

    她很震惊,甚至是不敢置信。

    谢实嘲讽一笑,“难道我不该成亲?难道我要守着你一辈子?”

    “不,我不是这个意思。只是这个消息来得太突然。”

    谢实语气冷硬地说道:“你都嫁给了王爷,我当然也要成亲。”

    顾玥委屈,“那我们的孩子怎么办?”

    谢实变了脸色,“住嘴!以后休要胡说,那是王爷的孩子。”

    顾玥一声抽泣,“你竟然凶我。以前你从不……”

    “够了。他们回来了。”

    顾玥立马止住了抽泣,一切恢复如常,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

    车夫和丫鬟一起回来的。

    两个丫鬟叽叽喳喳,并没有发现任何异常。

    马车继续前行,回楚王府。

    ……

    顾玖回到王府,先回房换了一身棉衣,才去春和堂请安。

    裴氏眉宇间有愁色。

    “今儿本王妃进宫给娘娘请安,娘娘身体略有不适。”

    “不要紧吧?”萧琴儿很担心。

    裴氏说道:“太医说,娘娘只是偶感风寒,想来应该没有大碍。改明儿,你们跟随本王妃进宫,给娘娘请安。”

    “儿媳遵命。”

    裴氏嘴上说着没有大碍,心里头还是很担心。

    萧淑妃毕竟快六十的人,很长寿。

    这个年龄生病,又是寒冷的大冬天,真怕有个三长两短。

    要是宁王在,她还能找宁王拿主意。

    如今宁王不在,她只能将两个儿子叫到跟前询问意见。

    刘议一听萧淑妃生病,嚷嚷着要进宫看望。

    裴氏瞪了他一眼,“老大不小了,别一遇到事情就咋咋呼呼。跟你大哥学学,遇事要稳重。”

    刘议不敢置信,母妃竟然让他和刘诏学习。

    过去,母妃可是一直很嫌弃刘诏,叫他千万别和刘诏学。

    于是他就真的没和刘诏学。

    如今母妃又改口,叫他和刘诏学习,转变未免太快了点。

    刘议顿时有了危机感,不敢再咋呼。

    “诏儿,能不能联系到你父王。娘娘生病,他不在身边,如何是好。”裴氏很担心。

    “母妃莫慌。明日儿子进宫先看看情况。至于父王那边,就算现在写信送过去,年前也未必收的到。而且路上冰冻,行走不便。万一父王因为担心娘娘安危,忙中出错,又该如何是好。”

    刘诏的声音,仿佛拥有安抚人心的作用。

    裴氏听了他的话,果然没之前那么紧张。

    她深吸一口气,“明日,你们两兄弟一起进宫看望娘娘。本王妃打算去庙里,为娘娘祈福。”

    “母妃也要保重身体。”刘议满脸担心。

    裴氏见了,心里头安慰,没白疼这刘议,终于知道关心人。

    她笑道:“议儿别担心母妃,我身体很好。”

    “儿子还是不放心。”

    “没什么不放心的。明日进宫,不可调皮。”

    “儿子听母妃的。”

    看着那对母子母慈子孝,刘诏内心毫无波动。

    这么多年,他早已经习惯了。

    他借机告辞,没有多做停留。

    刘议见状,笑得越发灿烂。

    刘议真不笨,他不仅不笨,反而很聪明。过去他只是太懒,懒得动脑筋,懒得去努力。

    反正他想要的一切,只需说一声,就有人双手捧到他面前。

    一切来得如此容易,何必努力,何必费脑。

    但是现在不行了。

    刘诏将他远远地甩在后面,兄弟二人的距离越来越远。

    更要命的是,母妃竟然说出让他和刘诏学习的话。

    这让刘议产生了强烈的危机感。

    他很快意识到,他已经不能像小时候那样,需要什么,张嘴说一声就能得到。

    他想得到王府的资源,想要得到父王母妃的宠爱和信任,就必须拿出真本事来。

    刘议低头一笑。

    刘诏,你等着。我会迎头赶上的。

    刘议耐心地陪着裴氏说话,将裴氏哄得很高兴。

    裴氏夸他有孝心。

    刘议自然要谦虚。

    自始至终,他没有说过刘诏一句坏话。

    他不是笨蛋,在背后说人闲话,实属小人行径。

    而且他和刘诏是兄弟,背后说刘诏闲话,只会被人鄙视。

    刘议拿捏着分寸,一直等到天黑,才告辞回到西院。

    萧琴儿很担心萧淑妃的病情。

    见到刘议,她就说道:“明日我想和你一起进宫看望娘娘。”

    “不要胡闹。”

    刘议说话不轻不重,萧琴儿却觉着刺耳。

    果然,他现在和自己说话,都觉着不耐烦。

    萧琴儿咬着唇,“我担心娘娘的安危。”

    “谁不担心。明日我和大哥先进宫看看情况。母妃要去庙里给娘娘祈福,你也去,好好表现,不可耍小性子。过几天,你再和母妃一起进宫。”

    萧琴儿问道:“母妃明日去庙里请安吗?”

    “明日日子不太好,得后日才能去。”

    刘议看着她,见她一副委屈的样子,就问道:“你又怎么了?”

    萧琴儿深吸一口气,“我没事。”

    “没事的话,我就去书房歇息。”

    自从上次两口子因为纳妾的事情闹翻后,刘议再也不肯进她的卧房。

    当然,那三个妾室,也被送走了。

    这段时间,刘议一直睡在书房。

    “等等!”

    萧琴儿叫住他,“大哥儿一直嚷着要你,你不去看看他吗?”

    大哥儿在卧房内。

    刘议朝里面看了眼,“改日吧。”

    “刘议,你可以不进我的卧房,但是你不能不关心大哥儿。”

    萧琴儿不再忍耐,直接捅破窗户纸。

    刘议皱眉,“你想多了。”

    “我是不是想多,你心里头最清楚。还有,我想替大哥儿添个弟弟或是妹妹。”

    刘议眉头紧皱,“这事以后再说。”

    萧琴儿委屈极了,“以后是什么时候?明年,后年?等你纳妾后,有了庶子再来和我谈论生嫡子的事情吗?”

    “你不要无理取闹。”

    萧琴儿自嘲一笑,“我不是无理取闹,我只想要个孩子。”

    刘议咬牙切齿,忍着怒火,问道:“好,你说什么时候行房,我就什么时候过来。我一定满足你。”

    萧琴儿心中悲痛欲绝。

    和她行房,在刘议眼中,俨然成了一项酷刑。

    她捂着心口,“你非得如此吗?”

    刘议深吸一口气,内心告诫自己,不要动怒,不要动怒。

    他压着火气,说道:“我已经答应你的要求,你还要我如何?”

    “不如何!罢了,你还是去看看大哥儿吧,我不会对你怎么样。”

    两个人都在克制。

    两个人都很难受。

    刘议迟疑片刻,走进卧房,这么多天,第一次抱起大哥儿。

    萧琴儿坐在外间,无声落泪。

    萧夫人当初告诫她的那些话,成真了。

    刘议对她有了芥蒂,已经不愿意碰触她。

    她后悔吗?

    她不后悔。

    再来一次,她依旧要大闹一场。

    她萧琴儿绝不是委曲求全的女人。

    她看着刘议的背影,你若不仁,那么也别怪我不义。

    这辈子,只有我有资格生下你的孩子。

    ……

    刘诏回到东院,一身寒气。

    他等身上暖和后,才走进小书房,抱住顾玖。

    顾玖拍拍他的背,问道:“娘娘生病的事情,你知道了吧。”

    “嗯,我和四弟明日一早进宫,先看看情况。后日,母妃要去庙里给娘娘请安,你也去。”

    顾玖点头应承。

    “娘娘的病要不要紧?要不要我进宫替娘娘看看。”

    “这事之后再说。太医说只是普通兵风寒,希望能早日好起来。”

    萧淑妃只是风寒,然而大家之所以这么紧张,因为萧淑妃年龄大了,再过两年就满六十周岁。

    上了年纪的人,一个小风寒,就有可能要了性命。

    所以大家都有些提心吊胆。

    都盼着萧淑妃能够早日痊愈。

    ……

    相国寺烧香最灵,裴氏决定去相国寺烧香。

    一大早,王府全都动了起来。今天没人睡懒觉。

    裴氏带着几个儿媳妇,以及沈侧妃她们,坐马车前往相国寺。

    刘议特意请了一天假,陪在裴氏身边。

    刘诏则照常去衙门当差。

    对此,裴氏心里头是有想法的。

    她私下里同刘议说道:“你大哥自小为人就冷漠。”

    “大哥责任心重,放不下衙门的差事,母妃理解理解。”

    刘议竟然替刘诏说好话。

    裴氏诧异。

    刘议神色如常,“他毕竟是我的亲大哥。这回父王离京,儿子深切感受到,上阵父子兵,打虎亲兄弟这句俗语的含义。过去儿子太过幼稚,太不成熟,才会和大哥斤斤计较。从今以后,儿子会敬重大哥,以他为榜样。”

    裴氏不确定刘议说这话,到底是真心还是假意。

    她内心感到欣慰。

    “好孩子,你总算长大了。”

    刘议面色愧疚,“以前不懂事,总让母妃操心,是儿子不孝。儿子以后会努力上进,不辜负母妃的期望。”

    “真该让你父王看看你现在的模样,真好。”

    刘议笑道:“我会给父王写信,禀报府里的情况,让父王不要担心。”

    “好孩子,你是该给你父王写信。”

    母子二人说了许多。

    裴氏觉着,刘议是真的改好了。

    她就说,她的儿子怎么可能没有出息。

    刘议过去只是太贪玩。

    现在长大了,迟早会有出息的。

    刘议低头一笑。

    路程一半,他去骑马吹风,冷静冷静。

    相国寺为了迎接宁王府一家,特意在今日关闭了山门,不让其他人上山。

    方丈亲自出门迎接,同裴氏寒暄。

    得知是为萧淑妃祈福,相国寺拿出了最高规格。

    众人跪在蒲团上,虔诚祈祷。

    欧阳芙有些难受。

    她挺着八个多月的肚子,跪在蒲团上,好不容易才支撑到祈福结束。

    起来的时候,身子都在摇晃。

    幸亏站在她旁边的顾玖扶住了她。

    “二弟妹没事吧。”

    欧阳芙喘了一口气,“多谢大嫂。我还好,还撑得住。”

    “二弟妹可别强撑。”

    欧阳芙摇摇头,“我就是腰使不上力,没别的问题。”

    顾玖没怀过身孕,也不钻研妇产科,说不好这个情况该怎么缓解。

    沈侧妃特别紧张地来到欧阳芙身边,“没事吧!”

    欧阳芙好不容易才怀上这个孩子,可不能出事。

    “我没事,就是跪久了,有些不舒服。”

    “赶紧去后院躺着,眼看快要生了,可不能有半点差池。”

    沈侧妃就二公子一个儿子,她还指望着欧阳芙这一胎一举得男,好让她扬眉吐气。

    等王爷百年后,王府分家,她就可以跟着儿子孙子一起过日子。

    所以欧阳芙万万不能有半点差池。

    沈侧妃亲自扶着欧阳芙去了后院。

    偷偷埋怨裴氏。

    “昨日我就说了,你挺着大肚子,不方便出门。王妃非说人到齐才显得有诚意。既然如此,怎么不叫三夫人出门?哼,我看王妃就是故意折腾你。她巴不得你出点意外。”

    “婆母息怒。母妃是真的担心娘娘的安危。”

    沈侧妃冷哼一声,“谁不担心娘娘的安危,就她一个人担心吗?你啊,就是太实心眼,这都快生了,还要往外面跑。要是有个万一,我看你怎么办。”

    欧阳芙笑了笑,“婆母不用担心,我就是累了会,休息一下就没事了。”

    “最好没事。”

    将欧阳芙安置在厢房,沈侧妃又命人准备吃的喝的,还叫欧阳芙多吃点。

    欧阳芙拒绝多吃。

    “吃得太多,胎儿过大,容易难产。”

    “呸呸呸,好好的说什么难产。”

    欧阳芙还是拒绝多吃,她怕难产,怕孩子有意外。

    所以她一直尊照医嘱,听从顾玖的提点,自怀孕起就不敢多吃。

    整个孕期,她就重了十来斤。肚子倒是不小,身上却没长肉。

    她觉着这样挺好。

    胎儿个头小一点,生的时候才会容易些。

    沈侧妃见欧阳芙说什么都不肯多吃,她也放弃劝说。

    “罢了,罢了,只要为了孩子好,我就不和你计较。你现在就是我的祖宗。”

    欧阳芙有些难堪,“让婆母担心,是儿媳不孝。”

    “说这些虚的没用。给二公子添个儿子,才是最要紧的。”

    “我知道了。”

    欧阳芙也盼着这一胎是儿子。

    顾玖带着人到厢房看望欧阳芙。

    “二弟妹没事吧。母妃得知你身体不适,特意吩咐我过来看看。”

    “累母妃担心,我好了很多。大嫂请坐。”

    顾玖给沈侧妃见礼,然后才坐下。

    她握住欧阳芙的手,一边说话,一边悄悄诊脉。

    “二弟妹气色好了些,见你没事,我就放心了。”

    欧阳芙的脉象有些虚弱,看来是累着了。

    “二弟妹还是躺着休息吧,别坐着。坐久了腰受不住。”

    “大夫人说的没错,你快躺下。”沈侧妃附和顾玖的话。

    欧阳芙只好躺下。

    这个时候,有丫鬟急匆匆跑进来。

    “侧妃娘娘,二夫人,二公子到京城啦。”

    “公子回来了吗?”

    欧阳芙猛地坐起来。

    顾玖眼疾手快,赶紧扶着她,“二弟妹当心。”

    欧阳芙也有些慌乱,她定了定神,问丫鬟,“公子真的回来了吗?”

    “回禀二夫人,二公子已经回到王府。家令大人特意派人上山告知。”

    欧阳芙长出一口气,“谢天谢地,总算回来了。”

    夫妻二人分开半年,欧阳芙挺着肚子,对二公子甚是想念。

    沈侧妃也在谢天谢地,谢菩萨。

    二公子平安回京,这就是最大的喜讯。

    高兴过后,欧阳芙又问道:“知不知道二公子这回带了多少银子回来?”

    “奴婢不知。”

    “这种事情怎么会随便说出来。等回到王府,再问他不迟。”

    沈侧妃还偷偷给欧阳芙使了个眼色,叫她多个心眼。

    没看到大夫人顾玖也在吗。

    张口就问带了多少银子回来,不合适。

    顾玖低头一笑。

    沈侧妃的小心思真多。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