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侯门医妃有点毒 第382章 男人的直觉

时间:2018-11-10作者:我吃元宝

    ,精彩无弹窗免费!

    礼物用金丝楠木箱子装着,不曾打开。

    先不论箱子里面装的是什么礼物,单是金丝楠木箱子,就价值千金。

    顾玖微蹙眉头,先是翻开礼单。

    礼单上面大片空白,唯有龙飞凤舞的两字“周谨”。

    什么意思?

    以特异独行的办法,彰显存在感吗?

    顾玖问马小六,“送礼的人是谁?”

    “是个管事。”

    “说了什么?”

    “说这份礼物是他们家公子特意吩咐人,千里迢迢从南边送来。为了恭贺夫人新春大吉。”

    顾玖笑了笑,“还说了别的吗?”

    “管事说他们家公子最近很忙,没办法来京城。等到明年开春,或有机会到京城住一段时间。还说,他们家公子很乐意同夫人合作,希望两家的合作能长长久久维持下去。”

    顾玖似笑非笑。

    她将人派到江南,就是为了做海贸。

    但是海贸也不是那么好做的。

    暂时,她的人还没有机会出海。

    但是同周谨的合作已经开始了。

    周谨在南边的能耐不小。不管顾玖想要什么货物,他都能供货,而且价格公道。

    珍宝斋的珠宝首饰明显上了一个档次,就是托了周谨的福。

    周瑾手中,捏着大量的珠宝首饰,都是常年海贸从海外带回来的。

    珠宝这东西,得惜售,决不能抛售。抛售就不值钱。

    多年惜售,周谨手中有大量的珠宝库存,品质上乘。

    冲着这些珠宝,顾玖就不能拒绝同周瑾合作。

    只是眼前这份礼物,到底几个意思?

    青梅问道:“夫人不打开看看吗?”

    顾玖嗯了一声,打开金丝楠木箱子,一尊一尺高,半尺宽,价值万金的玉雕出现在顾玖面前。

    紫玉葡萄,黄玉玉米南瓜,绿宝石枝叶,红玉果子……

    晶莹剔透,水色绝对上乘。

    更珍贵的在于,数种色彩的玉,竟然完美的生长在一起,简直就是奇迹。

    唯有大自然,才能造出这等鬼斧神工的天然玉石。

    顾玖明显听到了下人的惊呼声。

    纵然身在皇室,见多识广,眼前这尊玉雕,依旧刷新了大家的认知。

    “竟然是一个整体,太神奇了。”

    谁能想到,数种颜色地高品质玉石竟然会生长在一起。而且被人开采出来,依着形状色彩雕刻成如今模样。

    这尊玉雕,顾玖得承认,太珍贵了。恐怕百年难遇。

    说这尊玉雕是世所罕见的宝物,绝非夸张。

    因为罕见,所以珍贵。

    顾玖呼吸沉重,没有丝毫欣喜。

    周谨无缘无故送她这么贵重的礼物,到底几个意思?

    顾玖将玉雕放入箱子内,问马小六,“管事还在吗?将他叫来,本夫人有话问他。”

    马小六领命而去。

    不久之后,一个留着山羊胡子,肤色黝黑,身体健壮的中年男人被领进偏厅。

    顾玖将对方从头到脚打量了一番,问道:“你就是周谨手下的管事?”

    “回禀夫人,草民胡安,周公子正是小人的主人。”

    顾玖点点头,“原来是胡管事。你可知道,你送来的礼物是什么?”

    胡安摇头,“小的不知。小的只是奉命给夫人送礼。”

    顾玖笑了笑,“周谨除了让你送礼,没交代别的事情吗?”

    胡安再次摇头,“公子目前不在京城,无从交代。”

    “你家公子现在人在何处?”

    “小的不清楚,可能是在南方,可能在西边,也可能在北边。”

    敢情是全天下瞎跑。

    顾玖对青梅颔首,青梅打开金丝楠木箱子,“胡管事你看看,这就是你送来的礼物。”

    胡安朝箱子里面看了眼,也吃了一惊。

    顾玖说道:“礼物有多贵重,不用本夫人说,你也清楚。如此贵重的礼物,本夫人不能要,你带回去吧。”

    扑通!

    胡安直接跪在了地上,“请夫人务必收下礼物。要是公子知道小人没有完成任务,小人一定不得好死。”

    顾玖蹙眉,“本夫人不收礼物,你就会不得好死?周瑾莫非还能因为一件小事,打杀你吗?”

    打杀算什么?如果只是打杀,他丝毫不怕。

    他家公子收拾人的办法,足以止小儿夜哭。

    想起曾经地老伙计落到公子手里的下场,胡安下意识地哆嗦了一下。

    他干脆给顾玖磕头,“求夫人收回成命,小人感激不尽。”

    顾玖不满,“周瑾好大的脾气,本夫人不收礼物,他就要打杀你。”

    “是小人没有办好公子交代的差事,不关公子的事。”

    顾玖观察对方,她发现胡安是真的害怕,而非做戏。

    没想到周瑾长得温和无害,像个世家公子,对待手下的人却如此心狠手辣。

    顾玖沉吟片刻,说道:“礼物我暂且收下。等周瑾到了京城,派人知会一声。如此贵重的礼物,本夫人要亲自退还给他。”

    胡安愣了下,“夫人真不打算收下礼物吗?”

    顾玖面无表情地说道:“如此贵重的礼物,本夫人同周谨无亲无故,有什么理由收下?就算是亲眷,也不可能相互间送贵重的礼物。除非你家公子有所求,而且所求甚大。”

    胡安低着头,心中想着:夫人敏锐,我家公子的确所求甚大。他求的不是财,不是名,他所求是你这个人。

    然而,这话,打死他都不可能说出来。

    他磕头谢恩,“多谢夫人体谅。等到来年开春,我家公子到了京城后,小人会第一时间禀报。”

    顾玖嗯了一声。

    “小人告退。”

    顾玖盯着金丝楠木箱子,眉头不展。

    这么贵重的礼物,她要如何处置?

    “夫人,要将东西收起来吗?”

    “收起来吧,放进库房。”

    “什么东西放进库房?”

    刘诏今儿回来的倒是早。

    他带着风雪寒意,走进偏厅,一眼就看见放在桌上的金丝楠木箱子。

    身在皇室,别的本事不敢说多厉害,鉴别玩赏宝物的眼力见还是有的。

    “金丝楠木?”

    还是这么大个箱子。

    “我不记得府中有这样一个箱子。”

    顾玖暗叹一声,“别人送来的。”

    刘诏上前,当他看见箱子里面的玉雕,眉头顿时皱起。

    “谁送来的?可是有人请托办事?”

    紧接着,他又看见桌上的礼单,直接拿起来翻开一看。

    很有个性的礼单,因为只留下了一个名字。

    “周瑾!”

    这名字从刘诏嘴里吐出来,莫名的就让人感觉到寒意。

    “这是什么人?为何送礼?”

    他的自觉告诉他,这个周瑾不是个好人。

    哪有人无缘无故送如此贵重的礼物。

    请托办事,也不该是这个样子。

    只留一个名字的礼单,可不是请托办事该有的态度。

    顾玖轻描淡写地说道;“一个海商,出身淮安周家,同楚州周家是出了五服的本家亲戚。我和他之前见过两面,有些生意来往。这回他派手下管事送礼,说是恭贺新春。

    我看这礼物太过贵重,就打算退还给他。不过那管事胆小怕事,不敢收回去。所以等明年周谨到了京城后,再还给他。”

    刘诏眉头紧皱,心头窝火。他也不清楚这火气怎么来的。

    反正一个陌生男人给自家亲亲娘子送如此贵重的礼物,他就是不爽。

    他开门见山地问道:“这个周瑾多大年龄?”

    顾玖想了想,随意地说道:“二十出头的年龄,和你差不多吧。”

    如此年轻?

    刘诏咬着后槽牙,更不爽了。

    “长得怎么样?”

    “没你好看。”

    说完,顾玖白了刘诏一眼,“你又在胡思乱想什么。”

    刘诏哼了一声,“一个生意人,送你这么贵重的礼物,还不许本公子多想想?”

    顾玖闻言,笑了起来,“瞧你这模样,不知情的人还以为你在吃醋。”

    刘诏想说,他就是吃醋,都快被酸死了。

    想他堂堂皇孙,都不曾送小玖如此贵重的礼物。

    一个生意人,还是个长得还行的年轻生意人,竟然斗胆送小玖如此贵重的礼物,他能不多想吗?

    哼!

    “等这个叫周瑾的人到了京城,记得告诉我一声。”

    顾玖随口问道:“你要做什么?”

    刘诏哼哼两声,“放心,本公子不会弄死他。”

    一个生意人,哪来的胆子,送这么贵重的礼物给自家亲亲娘子?

    送礼也是很讲究的。

    不是所有的礼物,都必须贵重。

    这里面的分寸,刘诏就不信,一个走南闯北的生意人会不懂。

    既然懂得分寸,为何又要做出没有分寸的事情?

    刘诏担忧顾玖的安危。

    担心这个叫周谨的人,有其他企图,会对顾玖不利。

    所以,等周瑾到了京城后,他必须亲自审查。

    顾玖命人将礼物带箱子放到库房锁起来。

    等下人一走,刘诏就缠着她,“以后生意上的事情,就交给下面的人去办。你不用露面。”

    顾玖笑了起来,“你怕我跑了啊?放心吧,我很少露面。都是吩咐白仲,老邓他们去办。”

    刘诏紧紧地抱着她,“出门在外,记得遮住容貌。”

    顾玖嫌弃地看了他一眼,“至于吗?”

    “至于。”

    顾玖笑道:“我出门,向来都是前呼后拥,你认为谁能不经允许靠近我?你就是胡思乱想,想太多。”

    刘诏死不承认自己想太多。

    男人也是有自觉,好不好?

    他自觉这个叫周瑾的人不是好东西,意图不轨。

    当然,他也不会没证据就胡说八道。

    过去,他尽量不干涉顾玖的生意,让顾玖自由发展,野蛮生长。

    但是现在,他做了一个决定,他有必要替顾玖把关一下生意场上的人。

    此事还得吩咐钱富去办。

    周瑾的送来的礼物,并没有掀起太大的波澜。

    很快就被抛之脑后。

    ……

    风雪一停,连着几天好太阳,天气总算没那么冷。

    顾玫趁着天气好,邀请姐妹们到代侯府做客,赏花喝酒。

    代侯府后花园,种了一片梅花。

    梅花盛开,正是赏花的好时节。

    将宴请的地点,就定在梅花边上的花厅内。

    花厅镶嵌了琉璃窗户,既能赏花,又不用担心冻着。

    顾玖带着礼物,来到代侯府。

    马车一直到二门停下。

    顾玖下了马车。

    顾玫亲自迎接,“小玖妹妹,你可是稀客。”

    “玫姐姐又取笑我。玫姐姐身体可好?”

    顾玫又有了身孕,已经满了三个月,前段时间才对外公布。

    顾玫拉着她的手,“小玖妹妹,你替我看看。”

    顾玖欣然答应,伸手诊脉。

    脉象平稳有力。

    顾玖笑道:“玫姐姐身体很好。”

    顾玫笑了起来,“有小玖妹妹这话,我就放心了。”

    她扫了眼顾玖的腹部,小声问道:“你还没动静吗?”

    顾玖笑了起来,她知道顾玫是关心她。

    她笑着说道:“玫姐姐不用担心我,我不着急。”

    “你和公子诏成亲两年,也该着急了。你一直没动静,王妃就没说什么?”

    顾玖悄声告诉她,“前段时间,才因为这事,我家四弟妹好不容易怀上的孩子流掉了。如今王妃安静得很。”

    顾玫啊了一声,“这事我也听说了,只是不知道萧琴儿竟然流产。难怪公子议会被萧家人敲闷棍。”

    顾玖闻言,笑了起来,“玫姐姐也知道是萧家敲刘议闷棍?”

    “数遍全京城,除了萧家,谁敢敲堂堂皇孙的闷棍。外面都在议论,两家为了几个妾室闹得这么厉害,将来还能好好做亲家吗?”

    顾玖笑道:“亲家还会继续做。我家王妃还答应萧家,保证刘议一年内不纳妾。”

    “真的啊?”顾玫像是听到了天大的八卦一样,很惊讶。

    顾玖点头,“此事千真万确。”

    顾玫说道:“萧家倒是有本事。”

    “不是萧家有本事,而是萧淑妃对刘议不满,我家王妃不得不让步。”

    要不然以裴氏的脾气,哪会坐下来,耐心同萧夫人讨价还价。

    萧淑妃的面子,裴氏无论如何要给的。

    萧琴儿流产,无论如何也是要给个说法。

    一年内,不让刘议纳妾,这就是对萧淑妃的交代,也是对萧琴儿的交代。

    纵然萧琴儿满腔委屈,不满,事已至此,她也只能打落牙齿和血吞。

    现实就是这么冷酷。

    顾玫说道:“我本以为,我们府上就够乱的。结果和你们王府一比,都不算什么。”

    顾玖问道:“可是曲姑妈给你难堪?”

    顾玫咬咬牙,这才说道:“自从我有了身孕后,我家老夫人就惦记着给世子纳妾,纳良妾。”

    良妾和婢妾可是有天大区别的。

    良妾等于是侧室,偏房。生下的孩子,虽然也是庶子,地位上却比婢妾生的孩子高多了。

    而且一旦正房过世,良妾是有机会扶正的。

    比如谢氏。

    当年谢氏就是以良妾的身份嫁给顾大人。

    等到顾玖的生母苏氏一死,谢茂又得了仁宣太子的青睐,顾大人就趁机将谢氏扶正。

    如果谢氏是个婢妾,或是贱妾,那是万万没资格扶正的。

    顾玖担心地看着顾玫,“玫姐姐,那你怎么办?”

    顾玫笑了笑,说道:“你别担心我。她们以我有身孕为由,想替世子纳妾。我也可以以怀有身孕为由,阻止纳妾。”

    顿了顿,她又说道:“世子可以有通房姨娘,但是绝不能有良妾。”

    这是顾玫的底线。

    良妾生下的孩子,是有机会同嫡子竞争。

    顾玫可以不在意韩世子睡了谁,但是她绝不允许有人威胁到孩子的地位。

    顾玖意外,她没想到,顾玫竟然接受韩世子有通房姨娘。

    顾玫笑了笑,面色坦然。

    她对顾玖说道:“小玖妹妹,等你有了孩子后,你就会发现男人也就那么回事。只要有孩子在身边,你的心里眼里都是孩子,男人俨然成了多余的东西,最多就是想怀孕的时候用一用。”

    顾玫很洒脱,因为她已经不在乎。

    她有孩子就足够了。男人,也就那么回事,干什么把心把肝,要死要活,委屈自己。

    一旦想通透,顾玫感觉天地为之一宽,就连空气都仿佛带着清香味。

    顾玖却觉着心酸。

    想当初,顾玫同韩世子也是两情相悦。

    这才几年,感情就被消磨得一干二净。

    生活真是个操蛋的玩意。

    ------题外话------

    今天周五,会有加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