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侯门医妃有点毒 第379章 堂堂皇孙被逼成了劫匪

时间:2018-11-08作者:我吃元宝

    分了钱,众人皆大欢喜。

    裴芸还特意派了婆子到王府道谢。

    顾玫则下了帖子,请顾玖改日上代侯府赏花喝酒。

    代侯府的腊梅已经结了花骨朵,再过些日子,就会盛放。

    届时不光有她,顾家的姐妹都会去。还有魏家姑娘等等。

    顾玖欣然答应。

    刘诏歪靠在软塌上,顾玖就枕着他的大腿。

    屋里烧着地龙,极为暖和。

    她只穿了一件单衣,都快出汗了。

    刘诏直接敞开了衣衫,露出结实的胸膛。

    就刘诏这一身腱子肉,顾玖怎么看都看不腻。

    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帅气,再配上高贵的皇孙身份,对女人有着致命的诱惑力。

    一时忍不住,顾玖在他的腹肌上咬了一口。

    刘诏蹙眉,毒舌发作,“昨晚上没喂饱你吗?”

    顾玖:啊啊啊啊,王八蛋,能不能别提昨晚的事情。

    开了荤的男人,真的招惹不得。

    昨晚上,她不过是稍微主动了那么一下下,结果就遭受到狂风暴雨般的攻伐。

    她差点没死在床上。

    顾玖哼了一声,“都男人做多了,肾虚。你怎么不肾虚?”

    刘诏眉头抽动,眼睛深邃如海,却透着危险的光芒。

    “你希望我肾虚?你看上哪个白脸?”

    顾玖又咬了他一口,“我看上你这个白脸,行吗?”

    刘诏点头,当然行,特别行。

    顾玖又道:“你就是不知道节制,我累得很。现在年轻没事。可你别忘了,后面还有几十年,当心哪天腰不好。”

    “你怀疑我腰不好?”刘诏目光透着意味不明的光芒。

    顾玖翻了个白眼。听人话能不能好好抓住重点?为嘛每次的重点都像是拐了十八道弯。

    她的重点是节制,好不好?

    “没你腰不好。”

    “你刚才明明是在怀疑我腰不好。”

    “真没有。”

    “你有!”刘诏像个中二青年,非要逼着顾玖承认怀疑他腰不好。

    顾玖捂着脸,“我不想和你。”

    刘诏拉开她的手,“我会证明我的腰到底好不好。”

    “是是是,你腰力最好了。”

    刘诏面无表情质问,“我都没证明,你怎么知道我腰力好不好。你分明是在敷衍。”

    真不是敷衍。

    “你不用证明。昨晚上我已经知道了你腰力很好。”

    “昨晚是昨晚。而且昨晚如果真的很好,今天你为什么会怀疑我腰力不好?可见昨晚我表现得还不够好,至少腰力还不足以让你满意。夫人,趁着今儿难得空闲,我们到卧房深入交流一番,为夫会证明腰力到底有多好。”

    “不要!”

    顾玖刚喊出要字,嘴唇就被堵上了。

    接下来,刘诏用实际行动,证明了他的腰力到底有多好。

    等完事后,顾玖趴床上,悔不当初。

    她为什么要去撩刘诏,为什么最贱非要提腰。

    嘤嘤嘤!

    总有一天她会被干死的。

    刘诏一副满足的模样。

    不受日期限制,想做就做的生活,果然很美。

    他一副温柔深情的模样,“我替你按摩腰部。你看看你,其实你的腰才真正不好。”

    顾玖咬着枕头,无语凝噎。

    得了便宜还卖乖,臭不要脸。

    “多吃点补药,把身体补壮实一点。”

    “像你这么壮实吗?”

    “那倒是不用。”

    他俯身,在顾玖耳边道:“养得白白嫩嫩,好吃。”

    吃?

    王八蛋,竟然一直想着吃她。

    顾玖想踢开他,却被他一把抓住脚踝。

    “别乱动!我不介意再来一回。”

    顾玖:这日子没法过了。

    他的手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了她的腹部,轻轻地揉揉。

    这里什么时候才会有一个生命?

    他都这么努力,怎么还没动静?

    难不成是因为他努力得还不够。

    “别乱摸!”顾玖拿掉他的手。

    他俯身,从背后抱着她。

    光滑白嫩的肌肤,丝绸般顺滑,令人流连忘返。

    温热的气息喷洒在她的耳边。

    浑厚低沉的男中音在耳边响起,“一定是为夫不够努力,所以才一直没有动静。”

    “胡八道。”

    顾玖扭头,白了他一眼。

    “我是早产儿,自幼身体虚弱。这几年身体长开了,才逐渐好起来。等到来年春天,天气温暖,不定就会有动静。”

    “真的吗?”刘诏狂喜。

    顾玖趁机给自己诊脉,“我的身体比起刚嫁给你的时候,好了很多。所以,开春之前你要节制。”

    节制是不可能节制的,这辈子都不可能节制。

    他抱着她,一句话不,却自有默契。

    沉默,也是一种温暖。

    他亲亲她的额头,“等我们有了孩子,你一定全天下最好的母亲。”

    顾玖却摇头,“我当不了最好的母亲,我最多只能当个及格线以上的母亲。”

    刘诏不解。

    顾玖突然问道:“全心全意为孩子付出,心里眼里只有孩子,连自己都没有的人,真的好吗?”

    刘诏不懂,“父母难道不该对孩子付出吗?”

    他是宁王和裴氏的长子,然而自所得到的父爱母爱很有限。

    他想过,等他有了孩子,他不会吝啬对孩子的喜爱。

    顾玖趴在床上,随口道:“人是独立的个体,就算有了孩子,也该有自己独立的人生。而不是从早到晚,从睁眼到闭眼都围着孩子转动。”

    “自然不用一天十二个时辰都围着孩子转,不过给孩子的关心一点都不能少。”

    顾玖笑了起来,“道理,你是一套又一套。等我们真有了孩子,我倒是想看看你能不能做到。”

    刘诏的目光如星辰一般,盯着她看,“我若是做不到,你就提醒我。我会努力。”

    他一直都很努力。

    他努力学着做个好丈夫,将来还要努力学习怎么做父亲。

    顾玖笑笑,没将他的话放在心上。

    身为皇孙,很多时候身不由己。

    比如天子派下一件差事,刘诏能我要回家带孩子就拒绝吗?

    身在皇室,没有权势,甚至无法让孩子平安顺遂的长大。

    想要权势,就得拿命去拼。

    想要不付出,权势就从天而降,纯粹是做梦。

    顾玖和刘诏成亲两年,一直没有身孕。然而顾玖依旧有底气怼王妃裴氏,甚至怼萧淑妃,不给宁王面子,为什么?

    并不是因为她多能干,多能赚钱。

    身在王府,赚钱永远都是次要的。

    她之所以有底气生活得如此肆意,凭着心意生活,因为她背后有刘诏。

    刘诏凭本事在外面打拼,每立下一次功劳,顾玖就多了一份底气。

    换做二公子,三公子的情况,打个比方,裴氏要往二公子,三公子房里安排女人,欧阳芙同三夫人蔡氏能拒绝吗?

    她们没底气拒绝。

    因为二公子,三公子身无功绩。

    欧阳芙这回还是仗着自己有身孕,拒绝了裴氏的安排。

    等她生下孩子后,裴氏给二公子安排女人,到时候她能怎么办,她也只能捏着鼻子认下。

    若是二公子如刘诏一般,凭自己本事立下功劳,得到爵位,欧阳芙妻凭夫贵,自然有底气对裴氏不。

    顾玖一直活得很清醒。

    刘诏吃软饭也好,他性格有缺陷也罢,其实都是调侃。夫妻情趣。

    在王府,没有刘诏替她撑腰,恐怕她连二门都出不去。

    裴氏一声令下,就算她有三头六臂,也休想飞出王府。

    裴氏之所以拿她没办法,就是因为刘诏一直站在她背后。

    所以裴氏不敢对她动家法,不敢拿什么破规矩约束她。

    怼顾玖,裴氏好歹占着婆母的理。

    怼刘诏,裴氏完全没胜算。

    刘诏是嫡长子,又有镇国将军的爵位,再进一步就是郡王。

    这个时候,裴氏必须给予刘诏足够的尊重。不能单纯将他当做儿子看待。

    就比如,太后能将皇帝儿子单纯当做儿子看待吗?

    肯定不能!

    裴氏如果敢对顾玖动家法,刘诏就有借口掀了桌子,改了王府规矩,直接架空裴氏。

    以刘诏的脾气,他真的干得出这种事情。

    到时候,输的人肯定是裴氏。

    王府上下,没有人是真正的蠢货。

    裴氏心头门清,底线究竟在哪里。

    她怼顾玖,挑剔顾玖,顾玖的不是,言语敲打顾玖,但凡有丝毫不满就发泄出来,从不委屈自己。

    裴氏做了这么多,唯独不会做踏破底线的事情。

    不得不,裴氏很有分寸。

    只要她不破底线,她和顾玖之间,就是简单的婆媳矛盾。

    刘诏身为男子,无权干涉,也不该干涉。

    顾玖也不会让刘诏干涉这种内宅鸡毛蒜皮的事。

    裴氏玩这种把戏,玩得很溜。

    她对顾玖怒目而视,言语敲打又怎么样?

    身为婆婆,难道敲打儿媳妇的权利也没有吗?

    刘诏见了,也只能忍着。

    因为裴氏守住了底线,没有动用家法,没有搬出规矩。刘诏也必须守着底线,不得插手内宅琐事。

    这种事情,不会有人挑明了,全凭彼此默契。

    裴氏有默契,刘诏有默契。

    顾玖经过摸索,也摸到了底线到底在哪里。

    所以,平日里裴氏无论怎么挑剔顾玖,顾玖都是左耳进右耳出,根本不放在心上。

    不爽了就怼两句,撩拨一下裴氏的怒火。

    心情好的时候,就多听听,让裴氏发泄一下怒火。

    婆媳之间相处,看似充满了火药味。

    其实早有默契。

    萧琴儿就没有领悟到婆媳相处的真谛,不知道底线在哪里,也没把握好分寸。

    故此,好多次她都被裴氏不留情面的责骂,丢尽脸面。

    她只当裴氏看她不顺眼,偏心。

    其实裴氏看哪个儿媳妇都不顺眼,对谁都偏心。

    区别就在于,顾玖和欧阳芙知道拿捏分寸。

    顾玖比欧阳芙更强的地方,在于她要是不爽,她敢怼回去,甚至敢打裴氏的七寸。

    欧阳芙不敢这么做,因为她没底气。她怕裴氏对她动用家法。

    她知道,真到了动用家法的时候,二公子根本帮不了她。

    非不愿,而是不能。能力不足,怎么帮?

    顾玖不怕。

    因为她知道,真走到撕破脸皮的地步,刘诏会站出来为她撑腰。

    大不了掀桌子,重新制定游戏规则。

    不过顾玖没有掀桌子的爱好。

    她忙死了,外面的事情都忙不完,哪有心思管王府的事情。

    维持现在的平衡,挺好。

    她嘟哝一声,靠在刘诏的怀里,有点昏沉沉,想睡觉。

    “先别睡,吃了晚饭再睡。”

    “不吃!没胃口。”

    “怎么就没胃口?你不是赚了钱吗,按理你该胃口大开。”

    顾玖打了个哈欠,“我手头上哪里存得住钱啊。挣的钱全都花出去了。”

    “我听了,你卖下南城门外几万亩土地。你买那么多土地做什么?”

    “当然是建房子。”顾玖理所当然地道

    刘诏蹙眉,“南城门外上万流民,你打算怎么处理?流民问题不解决,你的房子可建不成。就算建成了,也卖不出去。”

    别达官显贵,就算是京城民,也不乐意同那帮一无所有靠吃救济粮过活流民住在一起。

    在京城民心中,也是有一条清晰的鄙视链。

    民心中,聚集在城外的流民,连乞丐都不如。

    民允许乞丐在自家屋檐下躲风雪,但是绝不允许流民出现在自家屋檐下。一旦发现,统统打走。

    流民代表了不稳定,贫穷,偷鸡摸狗,杀人放火。

    只要发生什么案件,京城人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城外那帮不安分的流民。

    顾玖又打了个哈欠,困得很。

    她撑着眼皮,道:“你觉着包两餐,外加工钱日结,能不能解决城外那帮流民?”

    刘诏蹙眉,“上万流民,你真这么做,钱够吗?”

    他内心觉着这办法不靠谱,纯粹是烧钱。

    顾玖有多少钱拿去烧?

    顾玖懒懒地道:“所以我找少府借贷了一百万两。少府那边,已经支付了二十万两,剩下的八十万两等到开春再给我。”

    刘诏面色一冷,“你可真敢借。一百万两,将你我二人卖了也还不起。”

    顾玖哈哈一笑,“我才舍不得卖你。你也太看我,区区一百万而已,我怎么可能还不上。”

    刘诏此刻的心情,仿佛跌入了十八层地狱。

    他已经开始脑补,一年后,顾玖还不上钱,他要怎么办?

    找少府求情,宽限日子?

    找皇祖父求情,卖身为奴?

    要不等开了春,他就去一趟西北打草谷,去草原上干几票。抢点值钱的东西回来变卖,替顾玖还债。

    或是到海上,打劫海商。干他两票,钱就够了。

    刘诏脑海里,已经开始评估这两种方案哪个投资回报更高,更易执行。

    他手下的儿郎,骑兵居多,去草原优势更大。

    不过草原上那些部落,很多都是穷鬼。

    想要凑足一百万,外加二十几万的利息,他得打劫多少个部落?

    以投资回报比来,去海上更划算。那帮海商个个富得流油,一船货物,少几十万两。

    运气好的话,不定一船货物出手,就能凑足一百多万两,还给少府。

    只是他手上会水的儿郎太少。

    看来他有必要招募几十上百个水兵,至少要凑足一个船队。

    于是他对顾玖道:“你给我两万两,我有大用。”

    一听到刘诏要钱,顾玖立马清醒了,脑子一点都不困。

    “你要钱做什么?”

    刘诏一本正经地道:“我打算私下里偷偷招募水兵。”

    这事他没打算瞒着顾玖。

    顾玖糊涂了,“你招募水兵做什么?你又不出海。”

    “谁我不出海?”

    哼!他决定了,在别院建个池子,先学会游泳。

    等开了春,就去渭水练习水性。

    不光是他,手下儿郎统统都要练习水性。

    “你要出海?出海做什么?陛下让你出海吗?你堂堂皇孙去海上,陛下不怕你出事?你就没想过我的感受?”

    顾玖连珠炮问。

    刘诏却道:“你先给钱,我不一定会出海。”

    “钱是事,你先告诉我出海做什么?”

    刘诏皱眉,不作声。

    堂堂皇孙,岂能明目张胆地花钱招募人手,就为了当劫匪。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侯门医妃有点毒》,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