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侯门医妃有点毒 第378章 高高兴兴分银子

时间:2018-11-08作者:我吃元宝

    有了天子这句话,少府家令将来就可以理所当然,在同等条件下选择顾玖作为合作对象。

    他替顾玖叩谢天子。

    迟疑了一下,他道:“陛下,诏夫人还有个疑问,需要请教陛下。”

    天子没好气,“什么疑问?她怎么那么多毛病?”

    少府家令有点紧张,不过他还是道:“诏夫人让微臣问问陛下,竞标大会的银子要不要缴税?因为律法没规定类似的收入要如何缴税,诏夫人很苦恼。

    她还问,如果要缴税,她的十五万和陛下的两百八十五万是不是都要缴税?”

    “荒唐!朕的银子怎么能……”

    余下的话,天子不下去了。

    刚才还在骂天下的王八蛋都是吸血鬼,上至皇亲国戚下至世家大族都不缴税。

    转眼天子自己打自己的脸。

    天子要不要纳税?

    天子如果纳税,臣民还有什么理由不纳税?

    可是天子纳税,等于是将私库里的钱拿给户部那帮王八蛋开销。

    天子肉痛。

    天子咬咬牙,“你告诉她,该纳税就必须纳税。一切按照商税标准来纳税。”

    白白得了十五万,还不纳税,做梦吧。

    “陛下的钱也要纳税吗?”少府家令斗胆问道。

    天子怒目圆瞪,“你要是当不好家令,那就换人来当。”

    “微臣知罪,微臣知道该怎么做,请陛下开恩。”

    “退下!”

    少府家令赶紧退下。

    结果才走出几步,又听到天子高声喊道:“回来!”

    少府家令停下脚步,回头,聆听天子训示。

    天子吩咐道:“听雨花巷马上要分钱,你替朕盯紧一点。事后给朕一份名单。”

    少府家令领命而去。心头揣测天子的用意,天子难道是见钱眼开?

    天子鼻端发痒,哪个王八蛋胆大包天,竟然敢在背后他。

    天子冷哼一声,他果然太仁慈。

    ……

    湖阳郡主喜气洋洋来到王府。

    她想了想,虽然银子要紧,不过礼数不能废。

    所以她决定先去见王妃裴氏。

    哎呦喂,湖阳郡主也开始讲究礼数,真是破天荒第一次啊。

    湖阳郡主哈哈一笑,本宫今儿分银子,心情好得不得了。

    其实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因为淑妃了她两回。

    湖阳郡主是个搅屎棍,也是惹事精。

    萧淑妃自感精力越来越发不足。湖阳郡主将来还得靠王府照应,她总是和裴氏吵吵闹闹也不行。

    所以萧淑妃压着湖阳郡主,叫湖阳郡主对裴氏客气点。

    湖阳今儿心情好,所以就将淑妃的话放在了心上,先去见裴氏。

    裴氏可不乐意见湖阳郡主。

    尤其是知道湖阳是来分钱的,更是不爽。

    顾玖本是她的儿媳妇,有赚钱的生意不想着王府,反而把心把肝照顾湖阳,哼,明显是胳膊肘往外拐。

    裴氏心头不满顾玖,自然也不满湖阳。

    见到湖阳的时候,面色冷冷的,无丝毫热情。

    湖阳笑嘻嘻的,偏要撩拨,“谁惹嫂嫂生气了?你告诉我,我去教训他?”

    裴氏道:“不劳你费心,本王妃好得很。”

    湖阳捂嘴一笑,“我听刘议挨了打,没残废吧。”

    裴氏恼怒,“你做姑母的,有这么诅咒自己的亲侄儿吗?”

    湖阳连连摆手,“嫂嫂别动怒啊,我就是随口这么一,你还当真了啊。要我,刘议摆不平萧琴儿,他就别想着纳妾。不就是纳个妾,闹得鸡飞狗跳不,还让全京城看笑话,真是丢人现眼。”

    裴氏心头不爽,“刘议再这么不好,他也是你的亲侄儿。你这么编排他,真合适?”

    湖阳哈哈一笑,“瞧嫂嫂紧张的样子,至于吗?哪是我编排他啊,外面都这么他。所有人都在看他的笑话。嫂嫂这些天没出门,还不知道这事吧。”

    裴氏冷哼一声,“此事不劳你费心。”

    “我做姑母的,能不费心吗?最近我总在想,刘议要是有刘诏一半能干,嫂嫂能省下不少事情。不过刘议要是太能干,他和刘诏两兄弟岂不是闹得更加厉害。这么一想,刘议笨一点也有好处。”

    “胡八道。”裴氏怒斥一声,“刘议哪里笨了?他们两兄弟一般聪明,刘议很多时候比刘诏还要聪明。”

    湖阳笑了出来,“嫂嫂这话也没错。刘议的确很聪明,可他不用功啊,还总喜欢耍聪明。也不知道他这脾气像谁。

    你他为什么不肯踏踏实实做事,就喜欢走捷径。这世上哪有那么多捷径给他走?嫂嫂,你刘议的性子到底像谁?

    王兄在他这么大的时候,可不这样。王兄那时候可努力了。啊,我知道了,刘议应该是像嫂嫂,刘诏像王兄。”

    裴氏气了个倒仰,“湖阳,你是在指桑骂槐,辱骂本王妃爱耍聪明吗?你放肆!”

    湖阳欣赏着自己新作的指甲,“嫂嫂可别误会,我只是就事论事。还有啊,刘议老大不了,刘诏在他这个年纪的时候,常年在外历练。刘议还天天窝在府里,成何体统。

    嫂嫂,不是我你,你就是太宠刘议。就该按照王兄培养刘诏的办法,丢出去,叫他自生自灭。”

    裴氏听完,不管有没有道理,先怼回去再。

    “你都没做到自生自灭,有什么资格要求刘议自生自灭。我们王府的事,还轮不到你来三道四。本王妃乏了,你走吧。”

    裴氏完全不给湖阳面子,直接赶人。

    当然,湖阳也没给过裴氏面子。

    姑嫂二人,从年轻的时候斗到中年,并且还将继续斗下去,斗到老年,斗到死。

    萧淑妃指望湖阳同裴氏和解,好好相处,是不可能的。

    这二人,互相看不惯,怎么可能好好相处。

    湖阳起身,“我不耽误嫂嫂,我先走了。我要去看望大侄子媳妇,今儿可是分钱的日子。啊,听二侄子媳妇也有钱分。啧啧,就嫂嫂没钱分,难怪嫂嫂今儿火气这么大。”

    完,湖阳就跑了。

    她是真的跑出去的。

    背后传来裴氏的一声怒吼,“湖阳!”

    接着,就是砰的巨响。裴氏又砸东西了。

    湖阳跑出春和堂,哈哈一笑。

    她真机智。

    完就跑,不给裴氏任何反驳的机会。裴氏恐怕快要气死了。

    湖阳来到东院。

    欧阳芙也在。

    刘诏竟然没去衙门。

    湖阳问刘诏,“诏儿,你今天怎么没去衙门?”

    “休沐!”刘诏站在屋檐下吹风,言简意赅。

    湖阳啧了一声,“你是不放心顾玖,还是不放心银子?”

    刘诏面无表情,“姑母想太多。玖正等着你,你赶紧进去吧。”

    湖阳往房门走了两步,又停下脚步,“这回分银子,有你的份吗?”

    刘诏莫名心塞,“无可奉告。”

    完,他甩袖离去。

    这地方没办法待了。

    人人都要问他一句分银子吗?还要不要人活?

    难得休沐一天,本想和顾玖二人世界。结果别二人独处,连话的机会都没有。

    怨念丛生。

    他干脆去练武场练武,发泄浑身上下多余的精力。

    湖阳郡主喜滋滋地走进书房。

    “大侄子媳妇,本宫来了。”

    “姑母快请坐。”

    顾玖含笑招呼。

    湖阳刚坐下,欧阳芙起身给她行礼。

    她忙摆手,“别,你挺着个大肚子,一切礼数免了。”

    “多谢姑母体谅。”欧阳芙笑眯眯的,心情很好。

    湖阳随口问道:“二公子什么时候回来?”

    欧阳芙忙道:“来信已经出发在路上,估摸着还有几天就能到京城。”

    “二公子一走就是大半年,将你一个人留在家里。等他回来,你他,叫他明年别出门了。”

    欧阳芙抿唇一笑,“多谢姑母关心。正事要紧,他留在府中也帮不上我什么忙。”

    湖阳哈哈一笑,“你们两口的事情,本宫不干涉。”

    接着,她又问顾玖,“你和刘诏还好吗?”

    顾玖点头,“挺好的。姑母怎么突然问起我们?”

    “刚在外面碰到诏儿,我看他脸色挺臭,担心你们吵架。”

    顾玖笑了起来,“多谢姑母,我们没吵架。他就是这个脾气,整日都难得笑一笑。”

    湖阳道:“这么起来,你对他还是很了解的。别人你们夫妻感情不好,我是不信的。就凭诏儿没纳妾,你们感情就差不了。”

    “谢姑母吉言,我们和别的夫妻没什么区别,都是床头吵架床尾和。”

    湖阳大笑出声,“这才是能好好相处下去的夫妻。夫妻嘛,就得吵架。但是也不能吵得太过分,得拿捏好分寸。分寸恰当,怎么吵也不伤害感情。”

    没想到湖阳还能出这么有见地的话。

    看来湖阳对婚姻生活还是有诸多的体会。

    闲聊完毕,顾玖拿出账本,分别放在湖阳和欧阳芙的面前。

    “姑母,二弟妹,你们先看看账本。确定没问题,我就让人给你们算钱。”

    欧阳芙正要伸手去拿账本,结果湖阳抢先一步道,“看什么看,本宫信你。这么大的生意,你也不会贪墨我们那点钱。”

    欧阳芙默默地将伸出去的手缩了回去。幸亏,手藏在桌下,要不然多尴尬啊。

    顾玖笑了起来,“多谢姑母信我。没有规矩不成方圆,亲兄弟明算账,我们更不该含糊。请姑母,二弟妹过目账本。只有你们确定账目清楚无误,我才敢分红。要不然账目含含糊糊,你们拿着银子,心里头也不得劲吧。”

    “你把话到这个份上,本宫不看都不行。好吧,本宫依着你。”

    湖阳拿起账本翻看。

    欧阳芙偷偷松了一口气,跟着拿起账本翻看。

    生意上的账本,顾玖向来做得清楚工整,让人一目了然。

    不懂账目的湖阳,翻开账本,也能看明白。

    哎呀,赚得不少啊。

    人人都雨花巷赚了大钱。

    具体赚了多少钱,湖阳心里头也没个数。

    来之前,她估摸着能有一倍的收益,她就满足了。

    毕竟她一文钱没出。

    她的五千两本钱,本是顾玖答应给她的好处费。

    当初罗先生过世,福雅公主悲痛欲绝,昏迷不醒。太医,如果醒不来,就永远醒不来了。

    顾玖没办法,花钱请湖阳出面。

    湖阳很给力,言语刺激,真将福雅公主给唤醒了。

    为了这事,福雅公主一直看湖阳不顺眼,甚至下了命令,不准湖阳上公主府。湖阳敢踏进公主府,福雅公主就敢将她打出去。

    事情办成,顾玖本该给湖阳五千两报酬。

    不过那时候,顾玖就是个穷光蛋,忙着江南的项目,别五千两就连五百两都没有。

    于是乎,顾玖忽悠湖阳,把五千两这算成本钱,投入雨花巷。

    就这样,湖阳上了顾玖的船。

    当初她的一个的决定,在今日变成了真金白银。

    翻到账目最后,看到自己能分到的银钱数目,湖阳倒吸一口凉气。

    她不确定地问道:“大侄子媳妇,本宫真的能分到一万五千两?”

    顾玖点头,“当然是真的。”

    扣掉所有费用,扣掉顾玖的那一份,剩下的钱,能让每个人分得本钱三倍的利润。

    这是暴利啊!

    投资回报比太高了。

    湖阳激动地脸色涨红,分红加上本钱,她能拿走两万两。

    太爽了!

    欧阳芙也很爽。

    当初她只投资了一千两,换回三千两的收益。

    此刻,她只恨自己缺乏魄力,为什么才投一千两?但凡多投个两千两,接下来几个月她都不用为钱发愁。

    欧阳芙痛并快乐着。

    “啊啊啊……”

    湖阳激动得叫起来,叫过之后,又哈哈大笑。

    她一把抱住顾玖,“大侄子媳妇,你就是本宫的福星。本宫决定了,下次还有这样的机会,你一定要叫上本宫。”

    顾玖笑道:“下一回可没这么高的利润。雨花巷能有这么高的收益,是因为地段好。像雨花巷这样的好地段,现在很难找到啦。反正京城内,再也找不到第二个这样的好地方。”

    湖阳闻言,很是失望。

    欧阳芙却道:“利润少一点也没关系,只要有钱赚,我们都很乐意投钱。”

    “对对对,只要有钱赚,本宫就给你投钱。”

    顾玖摇摇头,“生意有亏有赚,不可能次次都赚钱。不定下一次就会亏本。”

    欧阳芙愣了下,有点迟疑。

    湖阳却很坚定,“没关系。亏钱怕什么,下次就能赚回来。本宫对你有信心。”

    欧阳芙附和着。

    顾玖笑道:“多谢姑母,二弟妹如此信任我。如果真有好项目,我会提前和你们一声。”

    “那就定了。”

    顾玖问道:“账本有问题吗?”

    湖阳将账本还给她,“没问题,分钱吧。”

    欧阳芙也没问题。

    顾玖收回账本,问道:“要银票还是要现银?”

    “有现银吗?”湖阳好奇问了一句。

    顾玖点头,“从少府那边兑换了几箱现银,如果需要的话,我让人抬出来。”

    湖阳犹豫了一下,她嫌弃现银太重,带着不方便,于是决定,“我要一千两现银,剩下都给银票。”

    欧阳芙则道:“我全要银票。”

    顾玖朝青梅点点头,青梅领命,转身出去。

    没多久,她又回到书房,后面跟着两个黄门,抬着一个箱子,看着很沉。

    箱子打开,白花花的银子露出真容,全是官平银,一共一千两。

    湖阳看见银子,就跟见了亲娘似得,眉开眼笑。

    还特意拿起一绽银子,放在嘴里咬了一口。不如此,不能体现她的激动心情。

    顾玖忍俊不禁。

    青梅抱着两个木匣子,往桌上一放。

    顾玖笑着道:“姑母,二弟妹,里面装着的就是你们的本利,打开看看。”

    湖阳迫不及待地打开木匣子,厚厚一叠银票,看着真亲切。

    她将所有银票拿出来,先是亲了口,然后点数。

    她怕顾玖误会,还解释道:“大侄子媳妇,不是本宫不相信你。而是本宫今天太激动了,克制不住想要点一点银票。”

    顾玖笑道:“我知道,姑母尽管清点数目。二弟妹,你也清点数目。”

    欧阳芙笑眯眯地道:“我听大嫂的。”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侯门医妃有点毒》,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