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侯门医妃有点毒 第376章 关我屁事

时间:2018-11-08作者:我吃元宝

    顾玖回到王府,迎接她的是众人崇拜的目光。

    紧接着就听下人提起,四公子刘议被人打了。

    “四公子被谁打了?怎么回事?”

    门房婆子是合格的八卦传播者,滔滔不绝地道:

    “奴婢听,是被萧家几位少爷给打了。堵在巷子里,麻袋一套上,那是往死里打啊。四公子连打他的人长得什么样子都没看清,就被打到趴在地上。”

    “既然没看清打他的人是谁,怎么知道是萧家几位少爷动的手?”

    “有人在四公子被打的附近,看见了萧家人。这事,除了萧家不可能有别的人。府里都在议论,四公子会不会打回去。”

    顾玖讥讽一笑,“四公子有证据证明是萧家少爷打了他吗?既然没证据,凭什么打回去。”

    要她,刘议被打,纯粹就是活该。

    接着她吩咐翠去打听打听,现在是什么情况。

    翠领命而去。

    她刚回到东院,刚喝了一口茶水,欧阳芙就来了。

    “大嫂,恭喜恭喜。陛下交代的任务,你总算完成了。连我这个整日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大肚婆,都听了你的事情。如今大嫂成了全京城的名人。”

    “二弟妹请坐。”

    顾玖招呼欧阳芙坐下。

    “大嫂招财的本事,当真让人羡慕。我就指望着,以后跟在大嫂后面喝点肉汤。”

    顾玖笑了起来,“二弟妹真会笑。这回我也是恰逢其会,赶上了好时候。以后还有没有这样的好机会,我自己都不准。”

    欧阳芙笑道:“准不准没关系,我是相信大嫂赚钱的本事。有赚钱的生意,大嫂千万别忘了我。”

    顾玖点点头,“二弟妹信任我,我自然愿意大家一起合作。”

    “别的不论,赚钱这方面,我是百分百信任你。”

    顾玖趁机提起雨花巷的房子,“再过几天,等收到剩下的房款,就可以给大家分红。”

    欧阳芙一听,又高兴又叹息,“早知道雨花巷这么赚钱,当初我就该多投点钱,分红的时候也能多分点。”

    顾玖笑而不语。

    欧阳芙突然压低声音,“大嫂回来的时候,应该已经听了四公子被打的事情吧。”

    顾玖点头,“听了。传闻是萧家几兄弟动的手。”

    “这事虽没证据,不过大家心里头都清楚,这个时候动手打人的人除了萧家几位少爷,不会有别人。”

    顾玖好奇一问,“现在是什么情况?”

    欧阳芙道:“萧夫人和萧大奶奶一起上门,看望四弟妹。这会人正在西院那边。”

    “四公子被打,王妃没什么吗?”

    欧阳芙四下看了看,“王妃娘娘心虚啊!我听,萧夫人前天进宫给淑妃娘娘请安,淑妃娘娘得知四弟妹流产,很是震怒。

    要不是因为美人是淑妃娘娘赐下的,淑妃娘娘一定会派人严惩四公子,甚至连王妃娘娘都要吃挂落。

    我估摸着,萧家几位少爷之所以敢对四公子动手,十有九八是因为淑妃娘娘站在了四弟妹这边。

    淑妃乐意看到萧家出面教训四公子,萧家人动起手来,自然没了顾忌。

    要不是考虑到四弟妹将来还要和四公子过下去,萧家人肯定会冲到王府打人,而不是半路敲闷棍。”

    顾玖点点头,欧阳芙的有理。

    刘议再混蛋,那也是皇孙。

    殴打皇孙,此事严重也严重,没事也没事。

    淑妃首肯的话,那就肯定没事。

    不过萧家还是选择了比较稳妥的办法,敲闷棍。而不是亲自打上门,就是不想两家直接撕破脸面。

    王府同萧家如果真的撕破脸面,萧琴儿将来还怎么在王府过下去?

    正所谓凡事留一线,日后好相见。

    只是刘议被打,王妃裴氏能咽下这口气?刘议本人能咽下这口气?

    不能吧!

    ……

    西园。

    萧夫人同萧大奶奶,正陪着萧琴儿话。

    萧琴儿靠坐在床头,脸色煞白。

    短短几天,瘦了一圈。

    萧琴儿的怒气,并没有完全消掉。

    她心里头生了恨意,岂是那么容易就原谅的。

    她恨着萧夫人,恨萧夫人在她最无助最需要帮助的时候,没有替她出头,反而替刘议出头。

    母女二人之间的气氛,明显古怪得很。

    别扭!

    疏远!

    萧大奶奶一看,自己不得不出面。

    “琴儿妹妹,你的几位哥哥一起将四公子打了一顿。你听到了吗,四公子这会正在床上叫唤。”

    萧琴儿没作声。

    萧大奶奶又道:“琴儿妹妹,婆母为了你的事情,亲自进宫请示淑妃娘娘。当着娘娘的面,还替你哭了一场。要不然,淑妃娘娘也不可能松口。你快消消气,母女之间哪有过夜仇。”

    萧夫人期待的目光望着萧琴儿。

    萧琴儿扭头,飞快瞄了眼萧夫人,不话。

    萧夫人满脸失望。

    萧大奶奶道:“琴儿妹妹,你气性太大了些。刘议被打,少半个月下不了床。我们作为你的娘家人,已经替你出了气,怎么连个谢谢都没有。”

    萧琴儿心头不爽,“嫂嫂若是对我不满,大可不必来看望我。”

    萧大奶奶不高兴,“你这话太令人伤心。我和婆母,这几天费心费力替你奔走,结果你连个好脸色都不肯给我们。”

    萧琴儿咬着唇,“我出事的当天,你们如果肯替我出头,我的孩子不定不会流掉。我也不用受这份苦。”

    萧大奶奶替萧夫人辩解,“婆母当初那些话,也是替你着想。毕竟你和四公子要过一辈子。真要闹翻了,你们将来要怎么过下去?”

    萧琴儿却道:“将来是将来的事情。我连现在都过不下去,还考虑什么将来。嫂嫂,你的好意我心领了。哥哥们替我出头,我心里头特别感激,我也感激嫂嫂来看望我。只是有的事情,你们要给我时间,让我自己想清楚。”

    萧大奶奶朝萧夫人看去,她已经尽力了,萧琴儿油盐不进,她也没办法。

    萧夫人叹了一声,“是母亲对不起你,不知道你当初那么难受。”

    萧琴儿扭头,很不争气,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她告诫自己,绝对不能哭出来。

    哭出来就是王八蛋。

    萧夫人继续道:“母亲保证,以后有任何事情,母亲一定站在你这边。”

    萧琴儿抬手,偷偷擦了擦眼角。

    萧夫人也在哭,无声流泪。

    萧大奶奶看不下去,“好了,好了。琴儿妹妹你就消消气,婆母都低声下气给你道歉,你可不能继续任性。”

    萧琴儿哇的一声大哭出声。

    萧夫人趁机抱住她。

    萧琴儿挣扎了两下,放弃了。

    母女两人抱头痛哭,不能自已。

    萧大奶奶被影响,也跟着抹眼泪。

    她很庆幸,这一场风波,总算过去了。

    至于四公子刘议,管他去死。

    男人没一个好东西。

    母女二人哭了半个时辰,才止住眼泪。

    两人眼睛都是红红的。

    这时,下人过来邀请。

    王妃准备了酒席,招待亲家。

    萧夫人擦擦眼泪,“走,我们去会会她,看看她能什么。这么欺负我们家琴儿,这事不给个交代,没完。”

    萧大奶奶重重点头,“儿媳听婆母的。”

    萧夫人叮嘱萧琴儿好好养身体,她去应付裴氏,非要将这件事撕撸清楚不可。

    ……

    裴氏面对萧夫人,当然不会怂。

    但是她也需要有人帮忙撑人气。

    于是将欧阳芙,顾玖叫来作陪。

    裴氏这几天忙着萧琴儿的事情,都没功夫关心顾玖天天往外面跑,更没心思过问竞标大会的事情。

    反正她只需要知道顾玖完成了任务,不会牵连到王府就成。

    春和堂。

    顾玖和欧阳芙先后到来。

    “来了,都坐下吧。”

    裴氏轻咳一声,继续道:“一会亲家过来用饭,你们都警醒点。”

    欧阳芙偷偷同顾玖交换了一个眼神。

    她出声问道:“母妃想让我们怎么做?”

    裴氏面色清冷地道:“不用特意做什么。主要是凑个人数,活跃一下气氛。”

    “儿媳明白了。”

    下人禀报,萧夫人到了。

    裴氏道:“随本王妃去迎一迎。”

    欧阳芙暗暗咋舌。

    王妃是有多心虚,贵为王妃,竟然还要亲迎萧夫人。

    顾玖笑了笑,裴氏可能真的有点心虚,也有可能是一种策略。

    主动降低身段,客客气气的,大家都是要脸面的人,萧夫人真的好意思直接翻脸吗?

    “亲家,你可总算来了。”

    裴氏笑呵呵的迎了上去。

    萧夫人先是一愣,接着应对自如。

    两位都是场面上的人,面上都是乐呵呵,着自己都不相信的吉利话。而且还特别真诚。

    裴氏硬是拉着萧夫人的手进了花厅,亲如姐妹。

    大家分别落座。

    裴氏还亲自斟茶,斟酒,给足萧夫人面子。

    这个时候不讲究王妃身份,单以亲家身份论家常。

    裴氏前所未有的热情,聊着各种话题,就是不提萧琴儿刘议一句。

    萧夫人好几次想要发作,结果都被裴氏四两拨千斤给化解了。

    弄得萧夫人无比郁闷。

    谁和你喝酒啊。老娘是来找你算账的。

    看着这一幕,顾玖暗暗点头,这一局裴氏赢了。

    裴氏爱发脾气,那是在王府,当着自己人的面。

    在人前,她手腕厉害得很。

    能稳稳当当坐在王妃的位置上,除了娘家给力,自身也要有真本事才行。

    裴氏是有真本事的人。

    瞧她将萧夫人压制得那样惨,就知道她的手腕有多厉害。

    一场酒席下来,萧夫人愣是没机会将话题转到萧琴儿刘议身上。

    全程,都是被裴氏带着节奏跑。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眼看酒席即将结束。

    萧夫人咬咬牙,豁出去了。

    “了一晚上,怎么没听亲家提到一句有关琴儿的事情?琴儿嫁到你们王府,替你们王府生下嫡长孙,你们就是这样欺辱她,害她流产。亲家,你们是不是该给我们一个法?莫要当我们萧家无人。”

    气氛瞬间冷下来。

    全场安静。

    丫鬟们甚至屏住了呼吸。

    裴氏提起茶壶,给萧夫人斟茶,不急不缓,特别心平气和。

    “亲家别急。琴儿的事情,我早就骂过刘议。平日里我也提醒他要和琴儿和睦相处,不可淘气。这回的事情,纯粹是一场意外,谁都不想发生这样的意外。

    但是既然已经发生了,我们就往前看。怎么做对两口是最好的,我们就怎么做。亲家,你意下如何?”

    萧夫人似笑非笑,眼神轻蔑,“那我就听听亲家的意见,你要怎么做?”

    裴氏很干脆,“刘议有错,直接打吧。打他一顿不够,就打两顿,叫他长长记性。亲家觉着我这办法怎么样?”

    萧大奶奶替萧夫人问道:“谁动手打?打到什么程度?”

    裴氏轻声一笑,“往死里打,打死打残都行,本王妃不心疼。就怕琴儿委屈,陪着一个残废过下半辈子,多憋屈啊。

    如果没残废,直接打死了,就当一了百了。只是委屈琴儿要做寡妇,大哥儿也没了父亲,可怜的孩子。”

    完,裴氏拿出手绢,抹着眼泪。一副替大哥儿伤心难过的模样。

    萧夫人气得浑身颤抖,“亲家这话,好没诚意。”

    裴氏拿下手绢,一脸委屈,“我都答应将刘议交出来,随你们打,打死打残都行。亲家竟然还我没诚意?莫非要将刘议扒皮抽筋才算诚意吗?”

    萧夫人冷哼一声,“一边着打死打残,一边又琴儿做寡妇,陪着残废过一辈子如何憋屈。你这分明是激将,赌我们萧家投鼠忌器,只能将这口气憋着。你打的好算盘,可惜我们不上当。”

    裴氏将手绢一扔,扔在餐桌上。

    她脸色微冷,“既然我的办法,亲家不接受。那依着亲家的意思,这事要怎么处理?”

    萧夫人板着脸,道:“先将那三个妾室卖了。”

    “之后呢?”裴氏随口一问。

    萧夫人又道:“在琴儿生下第三个嫡子之前,刘议修想纳妾。”

    裴氏一听,眉头就跟着皱了起来。

    “万一琴儿一直没身孕,或是怀了身孕生的却是姑娘,岂不是要刘议一辈子不纳妾?这不可能。刘议是皇孙,皇孙身边有几个妾,过分吗?

    比起别的皇孙,我们家刘议身边才三个妾,简直是不可思议。看看赵王府的几个公子,谁不是左拥右抱,谁没有七八个,十几个妾室?亲家不要逼人太甚。”

    萧夫人冷笑,“你们王府将琴儿逼得流产,竟然还敢指责我们逼迫。”

    裴氏同样冷笑。

    萧大奶奶再次出面,道:“不如这样,琴儿妹妹生下嫡次子之前,四公子不能纳妾。”

    裴氏摇头,“不行!本王妃最多只能答应,一年内刘议不纳妾。这一年内,琴儿要是能再次怀孕生子,那自然最好。要是没有,那就是天注定。

    一年后,刘议必须纳妾,这是底线。别忘了,刘议可是皇孙。堂堂皇孙不纳妾,像话吗?”

    萧夫人突然指着顾玖,“大公子没纳妾,同顾玖不也一样过着日子。”

    裴氏冷哼一声,“今日讨论的是刘议,不是我家刘诏。刘诏同顾玖,那是另外一码事。”

    萧夫人指着顾玖,“大夫人,这事你怎么?”

    顾玖:关我屁事!

    不过她还是道:“父王不在,此事自有母妃做主。”

    裴氏挑眉一笑,“亲家,你就别节外生枝。这事就照着我的办,以一年为期。”

    “两年!”

    “不行,只能一年,这是底线。如果亲家不答应,那就没得谈。本王妃耗得起,就怕琴儿耗不起。”

    萧夫人气得半死。

    裴氏欺人太甚。

    这就是身为女子的悲哀之处。

    男人耗得起,有大把时间耗下去。

    女人青春有限,真的耗不起。

    而且萧琴儿作为王府的儿媳妇,肯定是要住在王府。

    娘家人不可能天天跑到王府替她出头。

    日子得萧琴儿自己过。

    为了萧琴儿能在王府好好过下去,萧家就必须妥协,做出让步,不能同王府撕破脸。

    虽然内心深处,真的很想撕破脸。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侯门医妃有点毒》,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