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侯门医妃有点毒 第373章 王八蛋用钱砸

时间:2018-11-08作者:我吃元宝

    “下面乱糟糟的,什么时候才有结果?”

    天子指着大厅,似乎有些不满。

    天子想知道他的墨宝,到底能卖多少钱。

    人都有好奇心嘛,天子也不例外。

    白仲一头冷汗,“陛下稍等片刻,下面已经有人开始投标。”

    “哪里?”

    天子很好奇,他怎么没看见有人投标。

    白仲指着大厅一角某个拿着扇子装逼的年轻商人,“陛下请看,就是那个人,他要投标了。”

    哦?

    天子眉眼微动,眼神很复杂。

    其他皇孙也是表情奇怪。

    因为那个拿着扇子装逼的王八蛋,是天子的亲亲外孙,在场诸位皇孙的表兄弟,姓黄名去病,

    黄去病自幼身子骨弱,常年养在温暖南方。

    长大一点,回到京城,也是常住北邙山温泉别院,极少回京。

    京城熟悉他的人很少,很多人甚至没见过他,下意识会忽略他这个人。

    但是对于皇孙们来,再不熟悉,自家表弟还是认的出来。

    瞧着黄去病舞着一把扇子,假充风流倜傥,作为表亲,真的好尴尬。

    貌似,天子比皇孙们还要尴尬两分。

    摊上这么个外孙,有点心塞。

    天子轻咳一声,问身边的陈大昌,“他什么时候回来的?朕怎么不知道?”

    陈大昌在认出黄去病的那一刻,脑子已经转动起来。

    对于天子接下来要问的各种问题,心中早已经有了腹案。

    他躬身回答,“启禀陛下,去病公子是三天前回京,专程为了参加今天的竞标大会。”

    天子冷哼一声,显然不满,“难得回京一趟,都不知道进宫请安吗?”

    陈大昌玩笑道:“去病公子比较爱钱。”

    “朕看他是钻到了钱眼里面。”

    顿了顿,天子又问道:“他竞拍的是什么商品?他想要金字招牌,怎么不知道进宫问朕讨要?”

    陈大昌不好。

    天子转头,点刘诏的名字,“你看,去病想要金字招牌为何不直接问朕要,偏要花钱来买?”

    刘诏脑袋转动,躬身道:“或许买来的,更能让人信服吧。”

    天子哼了一声,“照你这么,朕亲自送出去的金字招牌全都名不副实,是吗?”

    楚王站在一旁,幸灾乐祸。

    他倒是要看看,刘诏怎么回答这个送命题。

    刘诏不慌不忙,道:“皇祖父亲自赐下金字招牌,当然是莫大的荣誉。只是这背后,难免会牵扯到权势。人们是冲着金字招牌,还是冲着背后的权势而去,不得而知。但是从这里,从这个大厅买到的金字招牌,无关权势,只关乎商业信誉。”

    楚王闻言,微蹙眉头。刘诏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能会道,竟然轻松就化解了这道送命题。

    楚王偷偷打量刘诏,莫非刘诏是跟着顾玖学的?

    顾玖还真是刘诏的贤内助。

    天子点点头,显然认可刘诏的法。

    “照你这么,商业就不能有权势掺和其中?”

    刘诏躬身道:“孙儿的确认为商业不能有权势掺和其中,否则就无法公平竞争,无法优胜劣汰。

    一个商户,售卖发霉变质的粮食,如果他没有权势,很快就会倒闭。现实会教会他生意就是生意,不能弄虚作假。

    但是一旦他拥有了权势,别发霉变质,就算是有毒粮食,他也能照卖不误,不用担心破产倒闭。不定还能垄断一地一城的粮食生意。”

    “诏弟,你口口声声生意不能掺和权势。那么弟妹做的这些生意,算不算掺和了权势?”楚王出声质问。

    包间内的气氛瞬间冷下来,有点剑拔弩张的感觉。

    天子却没有阻拦。

    刘诏笑了笑,指着外面大厅,“楚王看看外面,这是生意,还是权势?我家夫人担着一个皇孙妻的身份,然而她有权吗?她有用权势压人吗?

    再一个,少府开办的钱庄,有没有权势?有。但是少府有在生意中,以权压人吗?有利用权势抢夺生意吗?没有。

    少府的钱庄,一切按照生意规则运行,只谈生意,不谈权势。皇祖父,孙儿认为少府开办的钱庄,开了一个很好的头。”

    楚王还要反驳,天子摆手制止。

    楚王只能将未出口的话全部咽下去。

    天子指着外面大厅,“大家都仔细看看,看清楚了。回去后就此事各写一篇政论交上来。”

    有几个皇孙面露苦色。

    写文章,而且还是写政论,要命啊!

    读书的时候就是不学无术,长大了还逃不过写作业,苦命得一逼。

    以前,这些压力都是由皇子们承担。也就是在场各位皇孙的老子承担。

    而今,成年皇子全都被赶出京城,美其名曰巡视地方。

    于是乎,这种像布置家庭作业一样的写政论,就落到他们这些苦兮兮的皇孙头上。

    苦命啊!

    大家齐齐朝楚王,朝刘诏怒目而视。

    斗什么斗,也不看看场合。

    家庭作业布置下来,你们两个帮我们写吗?

    楚王捏捏鼻子,哼了一声。一群肚子里没墨水的蠢货,耻于同这些人做兄弟。

    刘诏饶头,写政论,如果事关朝政,他没问题。洋洋洒洒,一撮而就。

    但是写关于经济民生的政论,他有点抓瞎,不知道该如何下笔。

    看来只能求助自家亲亲娘子。

    大厅里,陆陆续续有人开始投标。

    七号包间,少府家令问顾玖,“你猜他们会花多少钱购买”皇家专供“的金字招牌?”

    顾玖喝着茶,半点不担心,“几万,十几万,几十万都有可能。得看他们的生意规模大。”

    比如烧砖的肯定比烧琉璃瓦的赚钱。

    为什么?

    因为烧砖的用处广,只要建房子就要用到砖头。

    琉璃瓦可不是什么房子都能用。

    那么,想要拍下用于砖头上面的“皇家专供”金字招牌,肯定要比琉璃瓦多花一点钱才行。

    少府家令问道:“能凑齐陛下需要的一百七十万两吗?”

    顾玖笑了起来,“老祖宗放心,只会多不会少。”

    这是金字招牌诶!

    天子亲笔书写,不仅有天子的私人印章,还有通常只用于国书的传国玉玺印章。

    这是何等的荣耀。

    将“皇家专供”四个字,外加两个印章往砖头上一刻。就算是最最普通的砖头,有了这四个字和两个印章,也变得高大上起来。

    谁家里建房子,没几块金字招牌砖头,能体现自家的逼格吗?

    不能!

    身为官员,家里不收藏几张金字招牌宣纸,不建个金字招牌园林,有逼格吗?

    没有!

    身为土豪,整栋宅院不用金字招牌砖头,瓦片,木材,石材建造,有逼格吗?

    没有!

    这是金字招牌吗?

    是!

    但它更是逼格。

    对顾玖来,不管是金字招牌还是逼格,统统都是钱。

    没错,她就是钻到钱眼里去了。

    她都快穷疯了。

    今天刘诏一万两,明天周苗两万两,她又不是取款机,光吐钱不存钱。

    而且她的商业帝国还如此的弱,处处都需要花钱。

    人们光看到雨花巷赚了多少,却没看到顾玖这一年花出去多少钱。

    她花出去的钱,是以十万做为单位。

    这回,她要是不能从这帮土豪身上扒下几根汗毛,这年没法过了。

    因为没钱。

    所以,她才要二壮完全按照她的设计,先将整个场子炒热。

    人在兴奋的状态下,是容易冲动消费的。

    冷静的时候,可能你只会花费五万两拍下金字招牌五年使用权。

    多一文钱,都会犹豫半天。

    但是当一个人兴奋激动的时候,别多一文钱,就算是多一倍的价钱,五万变十万,也是舍得的。

    冲动嘛!

    土豪们冲动的时候最爱干什么,当然是斗富。

    顾玖给在场的土豪,提供了一个能获取利润的斗富现场。

    尽管斗,往死里斗。

    斗得越厉害,她就越兴奋。

    而且她还非常体贴的,采取匿名竞拍的办法,让竞拍成功的土豪们先暗爽一把。

    之后大家换个场合装逼,在竞争对手的面前亮出自己的金字招牌,多有逼格啊!顺便气死竞争对手。

    土豪们最爱这种戏码。

    当场斗富,真没意思,还显得没教养,土包子。

    只有当不经意的告诉对手,老子赢了,你输了,看着对手备受打击的模样,那才爽爆!

    场子很热,顾玖很满意。

    二壮圆满地完成了她交代的任务,没有辜负她对二壮的期望。

    等这件事结束后,二壮可以担负起更多的重担。

    伙计敲门进来,“启禀夫人,老大人,顾大人来了。”

    顾玖愣了愣,“老爷来这里做什么?”

    “是长长见识。”

    顾玖眨眨眼,“你将老爷安置在三号包房,我一会过去。”

    伙计道,“同老爷一起来的,还有户部尚书。”

    顾玖这下明白了,顾大人怎么可能无缘无故跑这里凑热闹。原来是陪户部尚书过来凑热闹。

    顾大人向来是看不上她搞的一些事情。

    比如雨花巷,顾大人就曾经语重心长地劝她,身为皇孙妻,相夫教子才是她应该做的。

    做什么生意,搞什么雨花巷,根本是本末倒置,没事找事。

    一个女人家,出风头不好,丢人。

    女人,就不该成为别人议论的对象。不管这个议论是好的还是坏的,总归都是丢人。

    赚钱了又怎么样?

    难道王府能少了她吃,还是少了她穿?

    对于顾大人的大男人思想,顾玖向来是左耳进右耳出,不予理会。

    她准备拖一拖,不忙着去见顾大人。

    等下面有了结果再去也不迟。

    顾大人陪着户部老大人坐在三号包间。

    户部老大人看着大厅里面热闹的场面,感慨一声,“顾大人,你家闺女不简单啊。”

    顾大人尴尬一笑,他是真尴尬,他没将这话当成夸奖。

    他老脸一红,“都是瞎搞。”

    “怎么能是瞎搞。她是奉天子口谕办事,以老夫看,办得很不错嘛。”

    顾大人不知该笑,还是该做别的表情,就是有些不自在。

    户部老大人却很自在。

    他提拔顾大人,不是因为顾大人多能干,多有才华。

    而是因为顾大人是个合格的执行者。

    顾大人缺少独到的见解,也拿不出什么行之有效的施政方案,这些老大人都清楚。

    但是不可否认,顾大人的执行力很强。

    上官吩咐的事情,顾大人基本上都能不打折扣的完成。

    所以,顾大人适合坐在侍郎的位置上,而不是京城府尹的位置。

    顾大人自己也觉着,自己在户部如鱼得水。

    因为他不用操心户部该做什么,要做什么,如何应付天子。他只需要操心怎么能将上官交代的事情办好。

    户部老大人不需要一个才思敏捷,见解独到的下属。

    他需要的就是顾大人这种踏实肯干的执行者,完美地执行他的施政方针,而不是和他针锋相对。

    这也是为什么,顾大人才干一般,在户部却混得还不错的原因。

    顾大人有些坐立难安,还有些不满。

    这份不满,是冲着顾玖。

    他都来这么长时间,顾玖怎么还不露面?

    他不知道,顾玖这会根本不乐意见他。

    投标的人越来越多,二壮面前已经有一摞投标书。

    伙计们正在分门别类的登记,一会要在所有人面前公示结果,争取做到公正公开。让所有人知道,四海商行信誉昭著。

    这样做,对四海商行的下一个大项目,有着极大的好处。

    顾玖的下一个大项目,依旧需要这些豪商们捧场。

    众人拾柴火焰高嘛!

    纷纷扰扰,最后一份报价送到了二壮手里。

    二壮拿着喇叭,高声问道:“还有没有要报价的?没有的话,我们就要公布结果了。记住,价高者得。谁要是不服气,都憋着。下次再有这样的机会,记得多准备点钱。”

    众人哄笑。

    笑过之后,又紧张起来。

    二壮拿到第一份报价结果。

    看着上面一串的报价,他面色潮红,因为太激动了。

    他高声呐喊,“砖头竞拍结果是八十九号,二十八万九千一百七十两。恭喜这位八十九号老板,你获得了未来五年,砖头”皇家专供“金字招牌。”

    轰!

    话音一落,场子炸裂。

    将近二十九万两白银的价格,单独拍下砖头,我靠,这价格要逆天啊!

    众人四下张望,谁是八十九号?

    哪位老板如此大手笔?

    真正的八十九号老板,心头暗爽。学着大家的样子,也四下张望。

    看着大家又羡又妒,还懵逼的样子,八十九号老板心头爽得不行,好不容易才克制住扬起的嘴角。

    二楼,八号包间。

    天子下意识惊叹了一下。

    一个不起眼的砖头,竟然就能拍出将近二十九万两的价格额,今天得赚多少钱啊?

    天子不动声色地朝刘诏看去。

    哪来的狗屎运,几百上千个京城闺秀,偏偏刘诏就选中了顾玖。

    偏偏顾玖就是名副其实的招财童子。

    天子心头,莫名其妙,竟然生出丝丝缕缕地羡慕之情。

    他怎么没这样的眼光,娶一个招财童子摆在皇宫?

    怨念!

    三号包房,顾大人睁大了眼睛,不敢置信。

    “二十八万两?不是两万八?”

    户部老大人捋着胡须,“诏夫人招财童子的名声,果然名不虚传。顾大人,下次诏夫人还有什么赚钱地买卖,可别忘了同老夫一声。老夫也想赚点棺材本。”

    顾大人尴尬得不行,“这这这,不会是念错了吧。”

    户部老大人哈哈一笑,“错不了。白纸黑字贴出来,那能有假。”

    没错,有关砖头的报价,被登记在一张大大的宣纸上,张贴在竖起来的木板上。

    硕大的字眼,保证每个人都能看清楚。

    参与砖头报价的人,一共有七个。

    七个报价,从高到低一溜排下来。

    排名第二的报价,只比排名第一的报价少了一万两千两。

    六十三号的商人,暗自捶胸顿足。

    他就是排名第二的报价者。

    只差一万两千两啊,他就和金字招牌擦身而过,他快要气死了。

    八十九号是哪个王八蛋?

    抢了他的金字招牌,从今以后,两家势不两立。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侯门医妃有点毒》,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