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侯门医妃有点毒 第372章 大把大把的钱

时间:2018-11-08作者:我吃元宝

    经最顶尖装裱老师傅的手,装裱的一张顶级宣纸,被伙计抬了上来。

    宣纸上“皇家专供”四个大字,能够闪瞎每一个人的眼睛。

    左边猩红的玉玺印章,外加一枚皇帝私章,不仅能闪瞎人眼,还能让人心跳停止。

    “这是真的?”

    “这是天子墨宝?”

    “不能是假的吧?”

    “老夫活了几十年,没想到有朝一日不仅能看见陛下的墨宝,还能看见玉玺印章。够本了。”

    大厅内,乱套了。

    这帮豪商,别看家财万贯,穿金戴银,一省总督都是他们的座上宾。

    然而面对天子亲笔墨宝,都是一群土包子,疯狂迷弟。

    每个人纷纷冲到前台,想要近距离观察天子墨宝。

    所有人都在问:“这是真的吗?”

    四海商行到底有多大能耐,竟然能搞来天子墨宝。

    难道今日的拍卖,就是拍卖天子墨宝。

    不对吧!

    天子墨宝能够随便拿出来买卖吗?不怕杀头吗?

    天子富有四海,能穷到拍卖自己的墨宝吗?

    不能吧!

    激动中,豪商们还保持着冷静理智。

    不错,不错。

    二壮见火候差不多,气氛也热了起来,于是拿起喇叭大声吼道:“大家看清楚了,没错,这就是天子墨宝。货真价实,童叟无欺。大家要相信四海商行的声誉,四海商行绝不做杀头的买卖。”

    “多少钱?”吴大彪真的很彪,开口就问多少钱。

    本地商人,心惊胆战。

    无知者无畏啊。

    竟然敢问天子墨宝多少钱,找死吗?

    这是无价之宝,可以当做传家宝的无价之宝,懂不懂?

    果然是土包子。

    二壮在台上,哈哈一笑,“这位老爷问的好,天子墨宝多少钱?大家心里头一定在嘀咕,天子墨宝能拿出来卖吗?今儿我告诉大家,能!而且不是卖一家,谁都有机会买下。

    那怎么买?大家听好了,接下来我的话,事关大家前程,不可漏掉一个字。”

    每个人都竖起了耳朵,伸长了脖子。

    此刻,大家不是见多识广的豪商,而是饥渴难耐的汉子,赌徒。恨不得冲上去抢下墨宝就跑。

    二壮牢记顾玖提醒他的话,别人激动的时候,他绝对不能激动,他要比任何人都要冷静。这样才能控场,才能带着豪商们跟着他的思路走。

    “大家知不知道,陛下为何要赐下这份墨宝?天子日理万机,特意抽空赐下墨宝,那是因为这一切都是陛下对天下商人的褒奖……”

    二壮按照顾玖的稿子,开始了他人生第一次大忽悠。

    一开始他还很紧张。

    但是到后来,他越来越冷静,不他越来越兴奋。

    尤其是看着场下叱咤风云的豪商们,因他的话而激动,而兴奋的时候,他的人生在这一刻得到了升华。

    但是并非每个人都会被二壮的话影响。

    八号包厢。

    天子阴沉着一张脸,扫了眼刘诏,“下面那人的话,都是你媳妇教的吧。”

    刘诏瀑布汗,“玖的事情,孙儿向来不过问。”

    “哼!”

    天子不高兴了。

    那份墨宝,分明是顾玖讨价还价的条件,到了顾玖的嘴里怎么就成了天子对天下商人的褒奖?

    荒唐!

    看着台上的人舌灿莲花,分明深得顾玖忽悠人的精髓。

    不对,台上那人的话,分明就是顾玖的意思。

    台上那个人,不过是将顾玖的稿子背下来,然后当着大家的面背出来。

    听着二壮大忽悠,天子都快听不下去了。

    偏偏大厅内的豪商们,个个嗷嗷叫,场子彻底炒热。

    就在天子不耐烦的时候,二壮话锋一转。

    “天子富有四海,可是天子住的地方却破破烂烂,我们身为子民忍心吗?”

    天子眉头抽搐,谁他住的地方破破烂烂。他不要面子吗?

    这一刻,八号房所有人都朝刘诏看去。

    刘诏啊,你媳妇玩的是哪一出啊?

    刘诏瀑布汗,他也不知道啊!

    顾玖的事情,他从不详细过问。他也不知道顾玖卖的什么药。

    只听二壮继续大忽悠。

    “……现在有个机会报答天子的厚爱。花钱卖下这份墨宝,未来五年,你家的相关商品上面都可以刻上“皇家专供”四个大字。

    比如张家烧砖头,你们家烧的砖头上就能刻上“皇家专供”四个大字。你们张家,就是烧砖行业名副其实的第一。

    记住,有效期五年。在这五年内,你们张家,但凡砖头,都能打上“皇家专供”四个金子招牌。天子作保,童叟无欺。”

    轰!

    场子沸腾了。

    “我家卖茶叶,能不能买下墨宝?”

    “我家做布匹生意……”

    “我家做瓷器……”

    “我家做皮毛……”

    豪商们激动,是真激动,而不是被忽悠的激动。

    皇家专供,一字千金。金光闪闪的金字招牌,虽然只有五年期限,但有了这个招牌,不用五年,一二年就能回本。剩下几年,凭借这个金字招牌,绝对大赚特赚。

    特么的,这回来对了。

    四海商行搞出来的玩意,果然不能觑。

    就雨花巷,第一批房子才刚刚交付,房价已经上涨了一倍。

    原来四千两买来的房子,短短几个月,出手就是八千两。转手就是四千两的赚头。

    当初买房子的人,全都赚了。

    而且看雨花巷码头的势头,雨花巷的房子还会继续上涨。

    短短几月,雨花巷码头已经扩大了两倍。

    每天都有几十艘,有时上百艘的船只来来回回。

    船上拉的是什么,那是钱啊!

    白花花的钱啊。

    钱是什么?

    钱就是人气啊!

    货物在雨花巷码头卸货,第一站就是雨花巷。

    开发雨花巷的东家太精明了。

    从一开始,他们规划的房子,就是针对商人,开铺子或是当仓库用,而不是住家。

    如今的雨花巷,从早到晚都是人。

    人来人往,很多人都乐意跑雨花巷买东西,或是看热闹,或是找活做。

    雨花巷各个铺子的东家,都是大豪商,也就是俗称的批发商。价格要比别的铺子便宜。

    偶尔不忙的时候,他们的伙计也会出来招呼一下路过地散客,做做零散买卖。

    于是乎,很多市井民,为了省钱,都乐意到雨花巷买东西。即便要多走几条街也没关系。

    就这样,雨花巷的房子还没全部交付,那地方就已经热闹起来,人气很旺。

    当初买雨花巷房子的人,大部分都是外地商户。

    本地商户各种嫌弃,于是就错过了这一波甜头。

    这一回,京城本地商人吸取教训,他们开始抱团。

    很明显,“皇家专供”五年使用权,这是一个金光闪闪地吸金利器。

    数个本地豪商低头窃窃私语,商量着大家合作,势要要拿下这回的竞标。决不能让外地土包子赚走这波甜头。

    咦?

    邓存礼发出一声惊呼。

    顾玖问他,“怎么回事?”

    邓存礼悄声道:“老奴看见了几个熟人。一个是薛家的管家,一个是裴家的管事,还有一个赵王妃娘家人。”

    少府家令捋着胡须,哈哈一笑,“估计是听到了风声,临时决定过来掺和一脚。玖,这些人一来,不好办啊。”

    顾玖轻声一笑,“没什么不好办。在商言商,商场上我们只看钱,看信誉,看实力,不看面子。谁要是让我不痛快,我让他一辈子不痛快。”

    少府家令蹙眉,“玖,听老夫一句劝,火气不要那么重。”

    顾玖笑了起来,“老祖宗的对,和气生财。老邓,你下去盯着点,帮忙维持场子秩序。顺便问问白仲跑哪里去了。马上就要开始竞标,他却不见了,不像话。”

    “老奴遵命。”邓存礼躬身领命,去了一楼。

    白仲这会正伺候在天子身边,替天子讲解。

    天子听着二壮唾沫横飞,哼哼两声,表达不满。

    敢情当初顾玖讨价还价,要他的墨宝,是为了干这事。

    五年“皇家专供”四个金字招牌的使用权,能有多值钱?

    天子不懂商业,无法准确的判断。

    所以他决定耐心看下去。

    二壮高声道:“……我提醒大家几点,此次拍卖,首要是为了修缮三大殿。所以在座的各位,要是你家烧的砖质量不行,达不到工部要求,不好意思,最好别举牌参与竞标。

    万一你花钱竞标到‘皇家专供”金字招牌,却供不上合格的砖头,那么不好意思,我们有权收回金字招牌,并抽取三成的竞拍金额,只退还七成的竞标款项。并且将你家的砖头拉黑,公告全天下,你家烧的砖头不行。”

    啥?拉黑!

    污蔑就是污蔑,还拉黑!

    拉黑这词,很陌生。却不妨碍大家理解这词的意思。

    众人窃窃私语,评估各家实力。

    现场有工部人员,还有少府将作监的人。

    他们可以为诸位商户提供咨询,告诉他们,修缮三大殿,所需材料质量标准是什么。

    少府将作监还准备了样品,全都推上台。

    二壮呐喊,“这些都是样品,你家的货物能达到这个品质,就可以参与竞标。不用担心会被我们拉黑。”

    拉黑你全家。

    豪商们在内心吐槽,同时纷纷走上去,查看将作监提供的样品。

    有的豪商不确定,干脆去外面将管事叫进来。自己不懂,管事懂啊。

    管事没问题,豪商就能放心大胆的参与竞拍。

    吴大彪名下有很多生意。其中有一项,就是木材生意。

    他是有资格参与竞拍的。

    不过看着一个个财大气粗的豪商,吴大彪有点心虚。

    前一阵子的拐子案,牵连的人太多,他也损失惨重。

    目前手上能用的钱不多。

    看这个形式,想要独自拍下“皇家专供”金字招牌,恐怕力有不逮。

    他眼珠子一转动,看见几个熟悉的老家伙。

    当机立断,他做出了决定。他要拉人凑份子,大家合伙竞拍。

    和吴大彪有一样想法的人不少。

    大厅里,到处都是串门的人。

    你拉拢我,我拉拢他,大家先抛弃成见,以地域划分。几个老乡合伙,大家一起竞拍。

    二壮接着公布了可以参与竞拍的商品目录。

    凡是有经营以下货物的商家都可以参加竞拍。

    什么车马行,船行,粮食大户,就别来凑热闹了。

    这回没你们的份。

    从砖瓦石材木材,到纸张,雕刻,地板,花木,园艺……

    凡是同修房子有关的项目,全都包含其中。

    少府家令看着人头躜动的大厅,暗暗咋舌。

    他问顾玖,“能拍出去吗?这么多货物,才两百来家商户,不够吧。”

    顾玖轻声一笑,“这回来的商户的确少了些。原本下了五百张帖子,可惜因为各种原因,只有两百多家到场。不过有这两百多家商户,足够支应这次的竞拍。”

    要知道,顾玖邀请的都是各地有名地豪商。

    什么叫做豪商。

    每年做个几万,十几万生意,那不叫豪商。

    豪商,每年的生意至少是五十万起步,家产至少百万起步。

    在场的人,没有一个人低于这个标准。

    粗略一算,在场豪商的身家加起来,少都有几千万两。

    个别豪商,身家足有上千万。

    当然,这些千万豪商都比较低调,不显山不露水。不知道他们身份的人,根本猜不到他们足有上千万的身家。

    区区一百七十万两的目标,绝对能轻松完成。

    乱糟糟的场面,逐渐安静下来。

    豪商们已然心中有数,都回到位置上坐好。

    三声铜锣响过之后,今天的重头戏开始了。

    二壮高声道:“为了保护每个人的身份**,我们这回决定用暗拍的方式。每个人的请帖内页,都有几张带有号码的空白纸张。将你们要竞拍的商品种类,还有价格写下来,交到我这里。

    之后,我们会当场揭晓结果。请记住自己的号码,记不住,就多翻翻请帖。

    提醒大家一句,如果张家只烧砖头,那么就只能竞拍砖头的金字招牌,不能去竞拍琉璃瓦。

    做琉璃瓦的不能我有窖,我也能烧砖头,我也去竞拍砖头。不好意思,这不行。

    跨商品竞争,就算拍下“皇家专供”的金字招牌,我们也会收回金字招牌。”

    豪商们一听,每个人都松了一口气。

    大家是喜欢显摆,喜欢斗富。

    但是没人希望在天子脚下斗富。就怕被官府盯上,成为待宰的肥猪。

    用暗拍的方式,不记名,只记号码,这就免去了当场被人拆穿身份的担忧。

    豪商们暗暗点头,这个法子不错,考虑得很周到。

    只是,暗拍就无法知道对手出价。想要拿到“皇家专供”金字招牌,就得多费些心思。

    暗拍,就怕自己有钱,却一个都没拍到。

    而且还不能跨商品竞拍。

    那么一个烧琉璃瓦的人想要竞拍砖头,就只能拉拢一个烧砖头的家伙合作竞拍。

    这下子,场子又开始乱哄哄。

    大家再一次开始串门。

    我家做纸,你家做石材雕刻,不如合作一把?

    你家做木材,我家做窗棂,不如合作吧。

    你家烧砖头,我家烧琉璃瓦,双方合作,珠联璧合,一举拿下金字招牌。

    天子想笑,却没有笑。

    堂堂天子,怎么能随便笑。不要面子吗?

    场子一看就很热闹,豪商们对金字招牌都是势在必得。

    这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钱!

    大把大把的钱。

    天子暗暗点头,顾玖别的本事不见得多厉害,但是她很懂借势,更懂造势。

    借力打力,玩得贼溜。

    瞧瞧这场子多热闹。

    很快,这些豪商就会为了五年的金字招牌使用权,掏出大把的银子。

    天子看向刘诏,突然了一句,“经济民生,你不如顾玖多矣!”

    刘诏嘴角抽抽,“皇祖父的是。经济民生,孙儿的确不如玖。”

    “知道自己不足,还有救。”天子轻描淡写地评价,却惊了其他皇孙。

    楚王皱眉,不爽刘诏。

    刘诏无声冷笑。

    打仗,刘诏没怕过谁。

    朝堂争斗,他也没怕过。

    但是到经济民生,到钱生钱,他是不懂的。

    但是,他懂花钱啊。

    花钱,他就没怵过。

    用他家亲亲娘子,顾玖的话:能用钱解决的问题,都不是问题。

    顾玖用钱搞定了湖阳郡主。

    接下来,她将用钱搞定天子。

    龙颜大悦,只是差了一笔钱。一笔钱不够,就用两笔钱。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侯门医妃有点毒》,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